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他和她们的群星 > 第六百二十四章 国运令人担忧啊
    此时此刻,就在领主峡谷中……应该说物理概念上正在领主峡谷,而空间概念却是位于一个用神秘学开辟的亚空间之中,三个无法无天的恐怖分子vs一个无辜骑士长的战斗,自然是越打越快,在短短的数分钟内,便已经过了几百个回合。

    毕竟都是高位的超凡者,会打成这样也是很正常的。

    如果现在有一个乱入的普通人正在观战,这时候已经一定被快得连残影都看不到把握不了的战斗彻底晃瞎眼甚至搅坏脑子了。

    当然,更有可能已经被层出不穷的人造天灾给轰得连细胞都剩不下来了。

    毕竟这里是个亚空间,怎么胡搞都不会影响到现实世界的自然环境,像赛利奥拉伯爵这样平时和骑士团部下们对练都必须藏着掖着压低输出的半神,自然也就没必要留手了。更何况,说不定全力输出,还真的能一力破万法,生生把这个亚空间给轰碎呢。

    骑士长既然都狂暴了,背身便是进攻方的三人也就没必要留手了。

    于是乎,赛利奥拉伯爵一手握着光矛,一手裹上了用星辰钢打造的拳套。

    紫色的光刃幻化万千,挥洒而出,便已经将整个空间每个角落都笼罩在了一片光影之中。在众人的眼中,要面对的岂止是赛利奥拉伯爵一人,分明便是一支向着自己万炮齐鸣的宇宙舰队。

    同一时刻,右手的拳套卷入风雷,隐带龙吟哮声。紧接着,拳锋便在无穷无尽的紫色光斑中穿出。拳劲看上去悄无声息,但其实无时无刻都在震动着空间,哪怕是轻轻地挨着一下,都会被直接分解成原子。

    然而,在骑士长将自己的一矛一拳展开之前,便已经听得娅妮道:“陨星千烈,本就是雷斯纳特从舰队决战的场景中感悟出来的灵能武技,别指望能防得住。澹台先生,截剑!点他的右肩,那里是发力的灵能节点!菲菲,他用的是裂崩拳!”

    赛利奥拉伯爵的脸色一僵,但既然架势都摆出来,当然也就不得不发了。

    “我知道,原子拳的未升级版嘛。”菲菲大笑起来。她右手依然提着墨剑,左手不知道何时也多出了一个金属拳套,似乎也响起了嗡嗡声。迎着拳风轰了过去。

    澹台靖则是一言不发,灵能从皮肤的每个毛孔中溢了出来,形成一层罡气,一步向前拦在了两个姑娘面前,双手张开,掐指为剑,闪烁着锐利的寒芒。

    君子如玉的他,就这样硬扛着对方斩出来的光点,指凝成的剑直刺向了其右肩处。

    娅妮则又退了一步,伸手一挥,己方三人身上同时多了一层泛着斑驳星光的护膜。数十根数米长的投枪,从赛利奥拉伯爵的背后凭空钻了出来,呼啸地砸了过去。

    随着一连震耳欲聋的金铁撞击声之后,便只看到,赛利奥拉伯爵身后影子中,不知道何时已经长出了一个三米多高的铠甲巨人,威武霸气宛若神人,但可惜没等到发威,便已经被那些投枪打成了马蜂窝。

    那个铠甲巨人是“英灵军势”的一种,乃是“王座”星环的灵能者可以通过精神支配的战斗分身。如果能完全成型从影子中冒出来,局势就会从三对一变成三对二,那结果可能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可惜的是,这个“英灵”却还是被扼杀在了萌芽之中。

    从当前的一幕来看,实在不知道,是赛利奥拉伯爵将其唤出来挡枪,还是刚唤出来,就被预判到这一幕的白毛狐狸小姐轰了个正着。

    当然,考虑到伯爵直接收回了攻势,后者的可能性应该是更大一些的。

    总而言之,有了个磕了药于是反应和语速都能跟得上大家动作,偶尔还能预判攻击对手的“武道**目录”的帮助,双方的战斗便陷入了僵局。在经过了三四百回合的交锋,发生无数险象环生的情况之后,便只好进入中场休息的阶段。

    这倒不是大家都很讲武德,而是因为双方都打定了一定把对方弄死,承担的压力都非常大,就算是高位的灵能者也有点喘不过气了。

    于是,就这么纠缠了好一段时间后,便都很有默契地分开了彼此的距离,暂时停了战。

    一方面,这是为了喘口气恢复一下体力调养一下身心;一方面也是要思考一下现实状况,看能不能有别的办法能取得优势。

    到了这个程度,大家都觉得,如果按照现有的步调打下去,很有可能是同归于尽。这其实是双方都不愿意见到的。

    赛利奥拉伯爵满脸淡然地抹了抹肩头上的刮伤——这是被澹台靖一剑刺中的。然后又活动了一下左小腿的膝盖——这是刚才被菲菲踢到的。到了最后,他才伸出手指一弹,右臂前端还在点着的火便瞬间消散——这是方才被娅妮点着的。

    他一边做着这些动作,身形却依旧昂扬挺拔,渊渟岳峙的绝顶高手范儿完全没有受到影响。他甚至还出神地观察着周围的环境,就仿佛是要从这个竞技场的雕梁画柱中找出一朵不一样的花来。

    到了这时候,骑士长也没有放弃自行突围脱离战场的打算。实际上,他刚才虽然也下了杀手——不来狠的自己早死了好几次了——但其实更多的还是为了自保。

    赛利奥拉伯爵毕竟对政治和战略没什么太精深的研究,依然不知道自己如果砍死一个“联盟公主”会带来什么后果。所以,自己最恰当的做法,还是应该突围,把今天的一切转告枢密院的衮衮诸公,让他们去头疼便是了。

    总之,赛利奥拉伯爵现在显得很淡定,仿佛之前那些激烈的回合对他几乎造不成什么影响。另外,他现在通体的皮肤都已经变成了银色,就仿佛有月光流淌在其间。配合这无懈可击的站姿和扑面而来的威严,倒是真有点神人下凡的味道了。

    那是秘银皮肤。说白了,就是灵能者给自己的皮肤镀上一层灵性转为成固体的护甲,无论是物理还是能量防护都堪比零元素之中的“秘银”,便有了这样的称呼。

    相比起澹台靖溢出体外的护体罡气,这个直接将皮肤变成了零元素的手段,便显得更高明了一筹。

    如果不是他身上那几处伤口实在是太扎眼,赛利奥拉伯爵一定就是传说中的宇宙盖世英雄本熊了。

    当然,相比起他的对手们,赛利奥拉伯爵确实是有资格摆出这样的表情。至少在场面上,对面的三人都比他狼狈。

    澹台靖被他用原子光矛划了一下,但凡是闪躲晚上零点一秒,就能成功将其开膛破肚了。可饶是如此,这家伙的衣服上也被挂出了好大一条口子,伤口则已经被烫焦了,甚至还在冒着点烟。

    那个疑是“黑月伯爵的”地球小姑娘,在开战的时候忽然启动了一道机关,周身便多了一身用纳米机械构成的铠甲,速度和力量顿时便又增大了几分,以招对招,以拳对拳,不断挡住了自己的直击。顺便差还点就用那大名鼎鼎的“墨剑”撕开了自己的秘银皮肤。

    可是,以拳对拳便相当于以硬碰硬,没什么技术含量,比的就是双方的身体强度、绝对力量以及灵能的强度。

    于是乎,对方那包裹在身体上的甲胄,顿时如同被剥开的鸡蛋壳似的开始龟裂。那必然是纳米机械受到结构性伤害的结果。

    那个疑是“黑月伯爵”的地球西姑娘倒是好像没受什么伤,至少脸上的表情很平静。

    可是,赛利奥拉伯爵却猜测,这应该是故作淡然的。他方才的一拳可是自带崩解力场的,威力堪比真空零点爆破,就连无畏舰的主装甲也能拆掉,一件纳米钢甲不可能全部免疫这一击的威力。

    他估摸着,“黑月伯爵”此时已经受了相当程度的内伤。

    然后,便是虹蔷薇的大小姐,此次事件的主谋,娅弥妲·森歌·贝伦凯斯特小姐了。

    ……好吧,这个罪魁祸首状态最好,因为一直都在远距离外加嘴炮输出,但偏偏却是对自己伤害最大的一个。可是,自己却被黑月伯爵和澹台靖缠住,根本没办法攻击到她。

    不过,她毕竟只是个三环。能维持这样的状态,必然靠的是宝具的力量,而这样的状态,势比是有时间限定的。

    “您已经看到了,这样下去,我们谁都占不得什么便宜。趁还没有酿成无法挽回的后果,结束这荒谬的行为吧?”伯爵道。

    “他叫你收手呢,娅妮,外面全是帝**队。”菲菲笑道:“可能是觉得你耐力和持久不行。”

    贝家大小姐斜了菲菲一眼:“我觉得我还能再抢救一下。当然,也要感谢上次的虚境之行,我的耐力和持久可是有了惊人的进步啊!所以,也感谢他了哦,菲菲。”

    “……呵呵呵呵,白毛狐狸,我可是都记着的。等到此事了了,我很乐意把一条毒蛇塞到了你的天鹅绒毯子里。”

    “可是,在此事了解之前,咱们还是都成熟一点嘛。”

    澹台靖看了看唇枪舌剑的两姑娘,然后决定还是装作什么都没看到的好,当下便从兜里摸出一张黄橙橙的符纸,抹了口唾沫黏在了自己胸前的伤口上,精神顿时便焕发了起来,仿佛压根就没有受伤。

    赛利奥拉伯爵大约是觉得自己是被两个姑娘旁若无人的羞辱了,便是以他的涵养都有点挂不住了,便插话道:“就算是真的杀了我,您也绝不可能逃过我们事后搜查的。”

    伯爵说得是正确的。他毕竟是一个七环的半神。在那些占据历史大多数岁月的灵气潮汐低潮的时代,这种实力便已经足以担当帝国和联盟这样超级大国的人形镇国神器了,其性命甚至关系着国运。

    按照某些玄学的说法,这种境界的灵能者一旦死亡,那得叫做“陨落”。而一旦发生,必然会在神秘的灵性领域中产生感应,甚至有可能引发一些天地异象。

    一旦赛利奥拉伯爵真的死在这里,那雷霆震怒的恐怕就不仅仅是两院一府,而是龙临宫了。面对那个已知宇宙最强大的统治者的压力,星见阁和审判庭当然也只能全力以赴,将全宇宙都查个底朝天的。

    “您说得对。至少,若您死了,今天所有的战斗痕迹,所有参与者的气息,我都是能抹去的。可是,最后结束您性命的人,却难免会留下灵魂层面的因果纠缠,是不太可能逃过帝国不计代价的追查。”娅妮露出了歉然的表情:“您毕竟是位半神,而我只是个三环新人。不管怎么算计,也只能做到这个地步了。”

    说虽然这么说,号称是三环新人,却披着一身仿佛神话时代的战甲,气场完全不亚于旁边两人的娅弥妲·森歌·贝伦凯斯特,却依然寸步不让,完全没有让开的意思。

    伯爵微微一怔,觉得对方话里有话,但没等自己开始联想,却听后者又道:“所以啊,我可是做好了流亡准备的。”

    “流亡?”

    “是啊!您难道忘了吗?我其实并没有任何联盟的官方身份,我的一切行为也不代表联盟政府。所以今日发生的一切,都是我的个人行为。不管您是最终死在了我手里,还是逃掉,我都会在帝国做出任何外交反应之前,向联盟政府自首的。”

    她耸肩一笑,继续解释道:“然后,我就可以跑到新大陆躲起来。到时候便在哪个偏远的星系里给自己弄个实验室,当个操纵阴谋的幕后黑手外加毁灭世界的疯狂科学家什么的,其实听起来也是蛮不错的。说实在话,我本来就对钱啊权位啊这些毫无兴趣,就像当个自由自在的研究者。我这辈子最快乐的时候,就是在海洋大学当助理亚研究员,每个月领2000工资的时候啦。”

    菲菲瞥了娅妮一眼,忍笑忍得很辛苦。

    至于赛利奥拉伯爵,这时候已经不知道自己应该还能做什么表情了。

    “好了,言归正传,您要是能突围成功,便将进入大脉冲荒原的北部,现在便可以试试了。另外提醒您一句,我这个状态只能持续三分钟,现在还有59秒了。”

    对方明明在笑,赛利奥拉伯爵却终于感受到了一丝难以言喻的恐惧感。

    他莫名觉得,自己仿佛就像是一只落入了蛛网中的飞蛾,无论怎么挣扎,都是在削弱自己反抗的力量。

    可是,明明他才是货真价实的七环,堂堂的半神啊!

    虹蔷薇家族的下一代领军人物,当真是恐怖如斯。晨曦皇室的下一代,有谁可以和这等人物相提并论的?

    ……啊不,恐怖如斯的,可不仅仅只有这一个女人啊!想到这里,赛利奥拉伯爵也忍不住用眼角的余光瞥了菲菲一眼。

    对,还有一个余连!他现在到底在哪里?莫不是正躲在附近,等着给我致命一击?

    骑士团的年轻人,又有谁能和他,还有面前这个疑是“黑月伯爵”的女人相提并论的?一旦联盟和地球真的沆瀣一气……

    塞利奥拉伯爵顿时被自己预想吓得差点出了一身冷汗,第一次为帝国的国运担忧起来。

    绝不能让这一切发生!他对自己说。

    可随后的情况,却并没有如他自己所想象的那样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