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一帘风月九重天 > 第83回
    定远侯已醒的消息传入宫中,翌日的辰初,一辆遮挡严实的马车停在侯府的门口。来人相当低调,披着斗篷,用帽子把脸庞彻底遮住,令人看不到长相。

    把附近宅子派出来的眼线们急得,直跳脚。

    进了府门,此人掀起帽子,露出真容。侯府外院的管事见罢立刻拜倒,门房和侍卫们纷纷跟着跪下。

    来人正是今上丰元帝,他身边的孙德成同样乔装打扮,示意侯府的这些人莫要大声喧哗。让管事前方带路,陛下来探望定远侯,勿要惊动后院妇人和孩子。

    在管事的引领之下,丰元帝来到北院。季管事出来迎接,将一行人迎入内室。

    当看到原本精神矍铄的定远侯变得面容憔悴,昏昏沉沉地躺在榻上,连榻边站了人都察觉不出,哪里还有年青时的丰神俊朗,意气风发?

    丰元帝倍感心酸,挥退欲上前唤醒侯爷的季管事,自己来到榻前,轻声唤道:

    “阿彦,阿彦?”

    定远侯的眼皮动了动,终被唤醒,精神恍惚了好一阵才看清楚来人,“陛下?!”连忙吃力起身。

    “免了免了,”丰元帝按住他,道,“你就躺着吧。”

    “谢陛下,”定远侯依言躺着,露出英雄迟暮、志力已衰的感伤,道,“唉,老了,臣恐怕不能再为您,再为武楚效力了。”

    “说什么混帐话?”丰元帝佯装生气,轻拍他的肩膀一下,“在培养出能力胜于你的武将之前,你爬也得给朕爬起来!不许垮!”

    哈哈,定远侯干笑两下,深知他是在安慰自己。

    世事就是如此微妙,两人的前半生既是主仆,又情同手足;到了后半生,身份反转的两人情似手足,更有着不可僭越的君臣之别。

    个中滋味,只有他俩心里最清楚。

    丰元帝在侯府逗留了一顿饭的时辰,知道定远侯是被宋府逃婚一事气倒。考虑到这桩亲事他也首肯过,有点内疚。

    如今闹成这样,须得作出补偿。

    于是,他给了定远侯一名上佳的人选,旧朝的尚书令,今朝的太子太傅之庶出的孙女。选庶出的孙女并非存心羞辱侯府,而是严太傅家只剩一名庶女适嫁。

    “长嘉今年21,此女子朕见过,年方18,淑德端庄,慧质兰心……”

    严太傅是个比宋祭酒更妙的妙人,他在暴君年间担任尚书令,按部就班,工作方面从不出错。

    任暴君辱他骂他,他一概唯唯诺诺地受着,让滚立马就地滚。

    折腾这种人毫无成就感,最后连暴君都懒得多瞅他一眼。相反,为了少看他一眼,无论他汇报什么事,暴君一律准了,只求他尽快滚出自己的视线范围。

    像这种上了年纪且富有处事经验的臣子,虐死无益,不如留着好好替他处理政务。

    就这样,当年的严尚书平平安安地在暴君眼皮底下混到北苍国破家亡。等到新朝,新君让他干什么就干什么,和面对暴君一样。

    新君问他有何意愿,他说但凭主上安排。

    说他敷衍,可他把每一件事都办得妥妥贴贴;说他热衷功名利禄,他又极擅长遇难而退,从不挣扎。

    先帝觉得此人只会混水摸鱼,难成大事;丰元帝却认为他擅长生存之道,让他当了太子太傅。其子乃史台令史,掌管图书典籍的,乃侯世子仲和的上峰。

    父子俩都是虚职,是朝中的小透明。但,太子太傅这个头衔使严家在京中小有声望。

    娶将其庶出的孙女,也不算辱没了侯府。

    “不算,不算!”定远侯听完介绍,乐得脸色都好了许多,“谢陛下,让陛下费心了。”

    “朕倒不费心,一早有这个成算。可你那夫人,朕的好妹妹,看上国子学宋祭酒的嫡孙女。唉,她打什么主意朕明白,无非是希望儿子在朝中有个得力的岳丈。

    用心良苦,朕不好逆她的意,只好应了。没想到……总之,此次朕也有错,得知你醒了,特意赶来跟你提这件事。好让你安心静养,不要再为儿女烦心。”

    本来,他想作媒,把有参政大权的赵太傅之嫡孙女许给侯府三郎。无奈,朝臣本就忌惮侯府的敏感身份,再让朝中重臣与之联姻,恐怕会出大乱子。

    为保朝堂安宁与稳定,丰元帝只好退而求其次,替侯府选了严太傅的庶孙女。

    定远侯万般感激,强撑着向帝王谢了恩。

    丰元帝是微服私访,不便久留,等凤氏闻讯赶至,她皇兄的车辇早已去无踪。但是,得知皇兄亲临,不仅是关心侯爷,更为自己孩儿作媒娶得一门贵女。

    她感激涕零,率儿女来到庭院,朝皇宫的方向诚心诚意地叩拜一番。这才稍稍缓和激动的情绪,心情极好地问元昭:

    “昭儿,平常你来得最早,可曾见到你的姑父陛下?”

    “不曾。”元昭摇头,“阿爹昨晚见我跪祠堂跪得膝盖青肿,免了孩儿的晨昏定省,错过了。”

    “无妨,下回二娘带你进宫面圣,顺便去探望你的姑母月贵人。”即使是几个孩子的娘了,凤氏依旧保持着小姑娘的清纯笑颜。

    “好!谢二娘。”元昭正愁出不去,乐得听从,“二娘,有姑父陛下作媒,三哥这次的亲事一定顺利。有什么需要跑腿的?正好我是姑娘家,有些事迟早要学的,不如让我也跟着到严府串串门?”

    “串串门?”凤氏疑惑。

    “认门。”元昭抿了抿唇,解释道。

    凤氏一听,顿时乐得眯了眼睛,指头轻点她的额头,笑道:“昭儿,你才多大,哪有未婚女子跟着媒人抛头露面的?不害臊啊?”

    “害什么臊?这不是正当职业吗?”元昭蹙起小眉头。

    “昭儿,”姜氏已经听不下去了,自从女儿开口,她脸上的笑容实难维持,“不许胡闹!今儿的早课上完了吗?上完了,阿娘再给你安排两门……”

    “还没呢!”元昭也听不下去了,竖起小眉头,向在座的长辈行了一礼,“我先去给阿爹请安,再去三娘那儿学琴。阿娘,二娘,孩儿告退。”

    片刻之后,元昭气鼓鼓地从北院出来,到三娘的院里学琴去。

    得到陛下作媒,而非具有强制性质的指婚,那是严府、侯府莫大的荣耀。这次,无须凤氏亲自登门,严府的老夫人便已带着长房媳妇登门洽谈小辈亲事。

    无论是对凤氏,还是侯府皆谦恭有礼。不仅凤氏满意,定远侯与姜氏也格外欣喜。唯独准新郎北月礼无动于衷,一心一意在演武场与侍卫或府兵们训练。

    偶尔有嫡妹上场陪练,方才露出笑脸,像个无忧无虑的少年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