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在镇魂司当称魂师 > 第115章 枯木逢春和竹篮腕环
    看着宛如灿烂星河,如瀑银丝,再度从琉璃的头上慢慢长出。

    男童抬起的脚步,下意识顿了一下。

    冷傲琉璃卓绝风姿的影子,桑枝抽得他嗷嗷叫的场景,在她脑海挥之不去。

    男童搓了搓渐起鸡皮疙瘩的手臂,不断给自己暗示打气,这个在渐渐恢复的琉璃,不是她,一定不是她,怎么可能是她。

    他调整越来越急促的呼吸,额角的汗,一丝一丝点滴渗出。

    琉璃明明没有在桑树村那时带给他无穷无尽的压力,但是,每每想起身上闪烁的剑茫,那如蚁附骨比灵魂撕裂还要痛苦的疼痛,男童就止不住心惊肉跳。

    男童犹豫了。

    他甚至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如山河鼓动。

    心口位置的肌肤,都因为心脏的跳跃,鼓鼓消消。

    可见他,此时是何等紧张。

    近了。

    男童只需要伸手,甚至不需要过多的动作,一个简单的动作,就能要了琉璃的命。

    他不断做着心理建设,在心里演练了无数次,如何干脆利落的出手。

    男童的心情很复杂。

    一方面又害怕冷傲琉璃的报复。

    一方面又倔强地不想认命。

    他就像一个,妈妈说,这个烧红的东西会烫手,动不得,自己偏不信,非要试一下才甘心的孩子,充满好奇和蠢蠢欲动。

    他动了。

    快到难以想象。

    快到连男童自己都不敢相信,这是自己的速度。

    “啊……啊啊啊。”

    一声惨叫。

    之后是连续不断的哀鸣。

    男童身上数不清的剑痕,毫无征兆,同时爆发。

    那剑痕,不伤身,不伤骨。

    在男童身上,宛如游走的纹身。

    男童却是痛不欲生,毫无章法挠着全身那深入骨髓的剑痕,恨不得把身上的肉连带着剑痕纹身都抠烂了。

    他痛得满地打滚,身上却是一点伤痕也看不出来。

    冷傲琉璃下的剑禁,玄妙无比,比紧箍咒还要高明。

    紧箍咒还需要念咒,这剑禁,只要心生二心,对琉璃有不轨意图,就即刻爆发。

    这剑禁,堪比心剑,与男童心意相连。

    剑禁的发动,是以男童心里的想法为触发机关的啊。

    男童想要对琉璃不轨,根本就是给自己找不痛快。

    也不知过了多久。

    男童抱着双臂,缩在墙角,冷汗淋漓,瑟瑟发抖,脸色苍白,宛如大病初愈。

    他心有余悸地望着琉璃的背影,又赶紧收回目光,似乎只是一眼,哪怕带有一丝丝的怨恨,无处不在的剑痕,又要爆发。

    他不得不屈辱地认命,这一次栽了。

    堂堂扶桑残木灵韵,沦落至此,也不知是他的不幸,还是命中注定的劫数。

    ……

    处于半连体状态的琉璃和陈风。

    陷入奇妙的感觉。

    男童的异样,根本没有引起丝毫波澜。

    两者在九转金丹药引的改造下。

    阴阳互惠。

    两者就像互为滋补的人体宝药,不断反哺对方,身体恢复的同时,全身舒畅。

    琉璃先一步醒来。

    感受着唇尖犹如春泥的温润。

    她下意识推开了身前的陈风。

    啵的一声轻响。

    琉璃脸颊飞霞云,粉颈生流霜。

    她偷瞄尚未醒来的陈风一眼。

    琉璃仓惶着脸,有些做贼心虚地用拇指擦去唇上的涎。

    琉璃第一时间不是内视自己的伤情,而是看向陈风。

    她看到一个容貌气质,越发出彩的男人。

    她看到一个似乎经历了脱胎换骨,变得更加说不清道不明的男人。

    陈风的肉身,晶莹散发丝丝缕缕的蓊郁,在慢慢恢复寻常的肉色。

    他就像经过煅烧的百炼精钢,已经过了提纯锻造的阶段,在慢慢冷却,只待成品出炉。

    琉璃的眼中带着痴迷。

    杵着脑袋安静地望着陈风,眼神从上往下,再从下往上,不断打量。

    她就像在欣赏一幅绝世美图,又像是在欣赏一把绝世神兵。

    看着看着,琉璃的嘴角下意识就翘了起来,发出痴痴的笑语。

    她也不知道自己笑什么,反正就是忍不住。

    陈风醒来的时候。

    看见一个涎水欲滴,在盯着他傻笑的白痴姑娘。

    还有缩在墙角下,把身体蜷缩成弯曲弧度,抱着双臂隐隐发抖的男童。

    好像一条窝在窝里的奶狗啊……陈风的心里没来由蹦出这么个念头,又惊觉不对,那不是那个在桑树村差点让己方团灭的灵韵男童?

    陈风眼神收缩,猛地一凝,出于本能的第一个动作,是将琉璃拉了过来,挡在她身前。

    陈风如临大敌。

    待看清身处熟悉的小院,又看到毫发无损的自己和琉璃。

    陈风稍加思索就明白了……她,出来过。

    陈风朝琉璃张了张嘴,最终化作一声长长的叹息。

    琉璃知道陈风在顾虑什么。

    她脸上挂着微笑,用额头来回蹭着陈风的鼻尖,轻语道:“没事的,我有分寸的,你看,结局不是挺完美的吗。”

    结局是完美,可我担心你呀,傻丫头……陈风将琉璃拥入怀中,轻柔摩挲着她的后背,生怕有一天,随着主意识的不断出现,这个傻丫头就没了。

    他打量着小院的一切。

    脸上慢慢显出古怪。

    冷傲琉璃傲娇得一匹,嘴上不承认,但还是受潜意识影响,化身往家里叼东西的猫儿。

    院内,有好大一截圆木,看那独特的木质结构和纹理走势,陈风大概能猜中,这就是所谓的扶桑残木了。

    陈风第一时间不是想着把这玩意供着,而是在想……打造家具的材料有了,嗯,肯定比什么黄花梨、金丝楠木、沉香木高级多了。

    还有堆积成小山的桑木疙瘩,甚好,柴火也齐了,冬天的碳木原料也足够了。

    桑木疙瘩下,露出的那半截剪刀样式的是啥玩意?常春化作大大大树人,差点剪断了时空长河的那玩意?冷傲琉璃好样的,你还知道捡尸舔包。

    这玩意吧,不错……陈风抬头望了望越发茁壮的枣树……往后修剪枝丫就不愁没有称手的工具了。

    最重要的,陈风遮眼一开,看透了男童的本质……这是纯纯的扶桑灵韵啊,体内隐隐有小小的剑形态气韵流转,看来是傲娇的她下了禁制,也跟阴阳火灵一样,成为小院私有了,很好,护院守备拔高了狠狠一大截,往后就叫你小桑吧,好好干。

    最最最让陈风觉得意外的,还属被二毛驱赶在场中的两个魂魄。

    银尸自己没有灵智,却是对这种魂玩意,异常敏感。

    两个魂魄浑浑噩噩的。

    按理说,以两者的逼格,就算是阳魂出窍,阴魂游离,其实力也理应不俗。

    如今落得跟个普通魂魄差不多的下场。

    估计也是冷傲琉璃的手笔。

    看着二毛的惨样,结合常春曾经说过“那两头蠢鱼跟你什么关系”,陈风猜测,常春曾经来过自己小院,二毛跟他交过手。

    幸好自己和琉璃在桑树村闹出大动静,转移了常春的目标,否则,自家这小院估计费劲,还会波及到雨前巷。

    陈风第一时间给二毛做了处理。

    炼尸秘法加特制铁线缝补,二毛不用等拆线,不消时日,应该能恢复如初,不过短时间内,还是会行动不便。

    接下来就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称魂工作。

    捉虫郎的魂重上了阴阳册。

    陈风对奖励充满期待。

    以他对阴阳册的了解。

    这两魂给的奖励,都不会差,至少是二星评定往上。

    苍莽的声音响起,陈风脑海中响起了舒服的声音。

    “魂重四两八钱,一星品质,奖励竹篮腕怀。”

    这奖励……名字倒是稀松。

    样式却很别致。

    是一个看上去普普通通,平平无奇的竹片编织手腕怀饰,上面绘有竹篮浅雕的图案。

    整个看上去,跟手表排腕差不多的宽式表带。

    看那说明,却是了不得。

    单单一个10/10的限定次数,就让陈风心惊。

    之前称魂得到的奖励中,有限定条件的只有逆命尺和紫雷剑气,前者是使用时限,十二时辰只能用一次,上下限都很高,能拥有“召唤”冷傲琉璃的BUG。

    后者是一次性消耗品,威力之巨,把能移山填海的大大大树人都给削成了两段。

    而这一次的“竹篮腕怀”,十次限定消耗品,从这条件来看,其价值应该介于紫雷剑气和逆命尺之间。

    再看详细说明。

    依照陈风的理解来说,这玩意就是一规避作用的被动道具,用网游的术语来讲,规避必杀技,无法造成致命伤害,物免魔免效果拉满。

    难怪有次数限定,这玩意神道具啊,如果运用得当,陈风相当于多了十条命。

    这东西的稀罕程度,估计苟神见了都流口水。

    捉虫郎的生平,除了桑树村的点滴,往前推,没什么看头,好吧,其实是“你莫看,看了瞎眼”的屏蔽。

    以扶桑神木一系的位格,当年发生的事,里面的水不仅深不可测,还浑浊不清。

    真相是什么,陈风并不在意。

    他在意的东西不少,但绝对不包括去送死。

    阴阳册给捉虫郎的命格判词也很有意思。

    “一朵鲜花镜中开,看着极好取不来,劝你休把镜花想,竹篮打水一场空。”

    恰如其分,可不就是吗。

    不甘做浇水裁剪枝丫的女佣,勾结外势力出卖了扶桑神木,又贪图扶桑残木的灵韵,想要炼化,第一次就被林小牧三人差点摘了桃子,后面更是不堪,组建个人牙子村庄,大行恶事,被陈风一勺烩了。

    真正的机关算尽,竹篮打水一场空。

    其图册形象,有前后两面,一面柔弱凄迷可怜样,一面青面獠牙凶煞恶,两幅面孔完全相反。

    旁配四字:善伪执事。

    下有一行小字说明:鬼面兽心,辨真假,识伪善。

    这跟当初称魂韩德儒,也就是那个林小牧在斩妖殿的心腹,阴阳册给的形象图册配字差不多。

    韩德儒是一半身黑,半身白,左手刀,右手笔的青面的善恶行者。

    给的说明是左一刀,右一笔,赏善罚恶。

    从字面意思和说明来看,善恶行者属于执行着,善伪执事属于审讯者。

    得,如果陈风造个地狱,鬼差的体系估计是会越来越完善了。

    只不过,这阴阳册还有待开发。

    图册毕竟是死的,如果能当活物召唤……想想就激动,百万阴兵过境,寸草不留。

    称完捉虫郎,再称常春。

    从生平信息来看。

    常春果不其然,只是化名,他真名就是洪国泰,洪府家主洪培源的祖父。

    二十年前,被捉虫郎选为卯兔桑种的容器。

    洪府后苑,那口悬棺,只不过是洪培源的自以为是,里面早就没了洪国泰的身影,而是育种完成,不断**受魄的卯兔蚕宝。

    洪国泰也并非长命百岁,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其肉身已腐,只因融入了灵韵的小部分,还保持着“活”的状态。

    他的生平更加没什么看头,不是“你莫看”,而是看了辣眼。

    “魂重五两,二星品质,奖励枯木逢春。”

    区区二星,陈风有点没想到。

    就算身为普通人,但也跟扶桑灵韵纠缠这么深,竟然只是二星。

    不过枯木逢春的说明,又让陈风释然。

    这个二星,还是可以的。

    差不多是个医疗技,还不用磕蓝的那种疗伤奶妈技能。

    这个技能,不仅能自愈,还能治愈旁人。

    相当于陈风往后不仅拥有了长时间作战的续航能力,还能当充电宝一样给别人充电。

    二星品质,作用堪比一星。

    常春的命格判词是:

    “为利为名终日劳,中年福禄也多遭,老来是有财星照,后人造孽霉运高。”

    喔嚯,看你还造孽不,看你还当人牙子头头不,活该。

    其图册形象半残缺,半腐蚀,有无数虫洞的矮身侏儒形象。

    旁配五字:腐木啃噬鬼。

    下有小字说明:以身为器,吞污净秽,其毒,其巨毒。

    奖励到手,称魂结束,桑树村出品的品质,都很不错。

    陈风舔了舔唇……今天的手气这么好,要不要趁热打铁……他把目光瞄向了缩在墙角的小桑……这可是纯纯的的灵韵啊,跟扶桑神木的关系,啧啧啧,要是称个魂的话,那奖励?

    这一刻的陈风,就跟琉璃看到银子的时候,眼睛里能冒出星星一样。

    是要留个守院子的长久战力细水长流呢,还是直接拿个奖励竭泽而渔呢?

    这其实不是个选择题。

    是一道送命题。

    因为。

    陈风。

    在桑树村吃尽了小桑的苦头。

    要不是真的打不过。

    他真的不介意来个竭泽而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