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你好,我的1979 > 第322章 摊牌,又有人闹事
    听到苏何的请求,何局有些皱眉。

    “昨天那伙人跑了两个,而且那批古董到现在都没找到。昨天对他们进行了审问,说是那批古董不翼而飞了。他们将东西藏在了你们这附近的树林里,结果下午离开之后,晚上再回来,东西就不见了。期间他们只离开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

    苏何的脸色有些古怪,那些东西正是被他拿走了的。

    何局道:“局里的人还要去抓捕这一批人呢。”

    苏何道:“何局,那些人昨天还在附近询问有没有人进了树林。我猜测,那些人是觉得那些东西被附近的人拿走了。

    你看,那些人肯定会盯着咱们的。我们要去学校,他们肯定没办法盯,倒是成博这里,肯定会有人盯着的。

    您不如派人在暗地里盯着成博这里,或许有意外的收获呢?”

    何局奇怪的看了一眼苏何:“你这么说,倒也不是没有道理。”

    苏何又道:“这个事情,我也和李旦说说。他们天天在街上跑跑,一些小道消息还是知道的。或许会有点消息,没准能帮到你们。”

    何局有些奇怪:“你还真招揽了那花衬衫?”

    嗯,这也是被苏何给影响的。

    李旦的名字,他们自己抓回来的,自然是知道的。

    苏何点头:“他们其实也不想在街上瞎逛,这不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么?又没有办法安置,他们也没有办法办理个体户,赚不到钱,没事情干,不瞎逛又做什么?”

    因为苏何说过,他有老汤,所以早饭,又归苏何做了。

    他弄了点糯米粉,做了点糍粑出来。

    又熬了一点糖浆,浇在了糍粑上。

    何浪吃着糍粑,不断的赞美:“味道好极了。不过这时候也有做糍粑的吗?这东西不是很麻烦的么?”

    苏何吃了一口糍粑,摆摆手:“这东西,若是拿糯米做,自然是麻烦。不过把糯米给磨成粉,再用水混合了,活成团。弄成一个个的剂子,这东西其实还很简单,算是懒人做法吧。”

    九叔点评道:“大致味道不错,但缺少点嚼劲,味道比人工捶打的要差一些。”

    苏何点头:“这倒是,不过大部分人其实吃不出来,不是每个人都是吃货,有一条可以分辨出细微感觉的舌头的。所以,这个糍粑,我觉得等一阵,也能上新。”

    叶成博奇怪的问道:“咱们这么多新品,为什么不一起上了?还留着做什么?”

    苏何就笑了起来:“要保持新鲜感啊。每一段时间上新一件,给人很多的新鲜感。

    再说了,这些原材料也还缺乏,没有办法一下子就上来,你也操持不过来不是?

    我这是为了将来开店用的。到时候一个门店,要招几个师傅,然后服务员也要几个。暂时就不要想了。”

    招不了那么多人!

    吃完饭,苏何又去锅里,把焖饭弄出来。

    何局也答应回去就派个人过去看着点,这事情也挺重要的。

    公羊大人也是看着的,个体户这边若是成功,可以推广到全国的。

    个体户这出了问题,不是坏事,反倒是好事,可以给以后的个体户规则做好预警。

    这种事情,在国内还属于先进的,都是摸着石头过河,经验不多。

    不过苏何中午出来的时候,先是遇到了苏蓉。

    苏蓉质问道:“是不是你?”

    苏何奇怪:“我话都没和你多说两句,我还能粘着你?”

    苏蓉脸色一白,就知道苏何肯定是知道了校园里的传闻。

    苏蓉也奇怪,苏何居然没有找自己算账,也没有解释什么。

    苏何摆摆手,就好像驱赶蚊子一样:“你的事情,我都不想多管,随便你怎么作。反正人生是你自己的,但你也别想我帮你,我和你,就保持最基本的平静就好了。我从来不指望你能帮我什么,不过也别靠过来。”

    这是苏何第一次这么明显的表明了自己的态度,苏蓉咬着嘴巴。

    她其实内心也明白,苏何的未来,肯定比她的要强。

    她是有心到城里,做城里人。

    但城里真的能做公主么?

    嗯,如果她知道后世公主两个字的意思,恐怕就不会有疑问了。

    苏何绕过苏蓉,打算出去,苏蓉还是质问了一句:“蒋星洲的事情,是不是你弄的?”

    苏何都懒得搭理她,简直了。

    苏眉在一旁听着,对于这妹妹和弟弟之间的关系,她也是束手无策。

    追了上来,苏眉想说什么。

    苏何却先说道:“正好大姐,我还有事找你。”

    苏眉奇怪,不知道苏何想说什么。

    “大姐,你这一次的月考成绩,你自己还不知道么?我知道你想要赚点钱,但目前,你的目标还是考上大学。你在家里待了一年,书本知识落的有点多,还是抓紧点学习才是。总不能到时候钱锐考上了大学,去了城里,到时候人家眼界高了,看不上你了,你怎么办?”

    钱锐有些讪讪的摸了摸鼻子:“我不是那种人。”

    他刚才看到苏何和苏眉,特意过来的。

    刚过来,就听到苏何的话,也有些尴尬。

    苏何看着钱锐,他其实是有意这么说的,就是给钱锐听到。

    “人能够保持初心的不多,我希望你是。要不然,我也要为我大姐讨一个公道。另外,大姐,大学是不要学费的,还有补助。你到大学,再去勤工俭学也好啊。你这天天的忙碌,浪费了时间,那还不如不来学校了。”

    苏何劝说了几句:“至于苏蓉的事情,你还是不要劝了。苏蓉这个人已经彻底的养坏了。

    说我纠缠她,说自己是燕京城过来的大家小姐,寄居在我们家,又把妈叫做大娘。

    不知道爸妈知道自己疼了多年的孩子,居然变成这样,不知道会不会后悔当初没有把她溺死在水桶里?”

    苏眉张嘴,没想到苏何居然都知道了。

    这个事情还真是,她都不知道怎么说。

    苏何也不多说,嘱咐两人好好学习,就转身往外面走来。

    外面,叶成博的这个摊子,还挺热闹的。

    “又有人闹事?何局的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