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美人记 > 518.番外之二
    继续福利番外~~~~~~~~~~~

    大家呼唤的双胞胎的番外, 双胞胎的性格呢, 一直不如阿晔稳重,这种性格的产生,除了天生原因,就是双胞胎并不是长子,而只是次子三子的原因。

    古往今来, 大到家族小到家庭似乎都会对第一个孩子要求很多,石头也是老大, 所以, 石头真是从心里表示对老二老三的羡慕啊~~~

    这一章,继续福利, 有些看盗版的朋友不如过来看看正版吧, 只要一个点, 因为,少于167个字, 不能发表,于是, 石头就又啰嗦了一百多字~~

    作者有话要说:番外之双胞胎

    双胞胎是定了亲后才知道自己重新成了婚介市场的香饽饽的,主要表现就是,那个曾在大街上装不认识他们的易翰林突然跑过来重提亲事,然后,被他们爹给收拾到冷衙门去了。

    当然,易翰林调任的事不提,但从易翰林此人的举止,便可知如今帝都的风向标啊。

    何子衿特意嘱咐了双胞胎几句,大意就是,徐吴两家都是咱家落魄时候的贫寒之交,当初多少有交情的人家都远着咱家,徐吴两家待咱家反是亲近,可见两家的门风。主要是担心,双胞胎打小就很会过日子,何子衿怕他们看家境好了,会改主意,更愿意亲近那些家世好的姑娘。

    双胞胎倒并不如他们娘想的那般嫌贫爱富啥的,他俩现在忙着恋爱还来不及,哪里会在意岳家的家境。再者,用双胞胎的话说,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他俩自诩为小君子,就是爱财,也是爱自己攒,双胞胎其实甭看年纪小,很有些大男子主意,媳妇嫁妆什么的,俩人要说没考虑过是假,但依俩人的心眼儿,与徐吴两家来往这么久,早知道两家的家境。倘是在意贫富,就不会总三天两头的往岳家跑了。

    双胞胎的话,“媳妇有没有钱都不要紧,反正我们有钱。”

    所以,双胞胎虽然有些小抠儿,三观还是很端正的。

    而且,随着渐渐长大,双胞胎做人很有一手。他俩去岳家,鲜少空着手的,庄子里的出产,他们娘胭脂铺的胭脂膏啥的,双胞胎还时常去街上买些小礼物送未婚妻。

    两家丈母娘都说呢,“又不是多少时日不来,带些东西倒罢了,你们这隔三差五的就过来,就不要总带东西了,家里都有。”

    双胞胎道,“都是家里土物,并不贵重,家里都用得到。”贵重的就是他们娘胭脂铺里的胭脂膏,双胞胎过去,还不用花钱。

    别说,双胞胎这样热心,虽然时常被老丈人拉着问功课做文章,老丈人们觉着,女婿应该把心放在读书上,这、秀才只是科举路上的开始,后头还有秋闱春闱要考啊。这成天来老丈人家算是怎么回事,担心耽搁了女婿前程。

    两位丈母娘倒是很欢喜,谁不喜欢这样的女婿啊,一看就体贴。再者,因江家官复原职不说,还调到了更有前途的实权部门通政司,所以,老丈人们普遍心宽,因为这年头亲事一定,就鲜有更改的。像吴曹两家,倘不是曹家非得与帝都曹家连宗,吴夫子不耻其所为,不然,纵曹公子婚前有姬妾通房,吴家也不会退亲的。所以,亲事一定,老丈人们基本上就是等着闺女到年龄嫁人了。

    丈母娘们心细,因着江家现在更加兴旺,丈母娘就担心江家会不会觉着自家现在不够显赫啥的。纵不会悔亲,可做亲娘的,不能不担心闺女以后的日子好坏啊。

    女婿这样的殷勤,倒是叫丈母娘们打消了心里的担忧,格外的熨帖起来。

    双胞胎过来,也不全是看望未婚妻谈恋爱啥的,他们还要到舅舅家的举人堂听课,是的,沈素因进士堂的生意好,早在数年前就又开了举人堂,是帮助秀才们考举人的补习班,堪称秀才们的指路明灯。

    双胞胎听课免费,他俩现在已是秀才,就常过来听课,中午在岳家吃饭。

    上进恋爱两不误。

    双胞胎非但岳家跑的勤,他们正式的定亲礼还没举行,就先到朝云祖父那里打了招呼,以后有了儿女,还得请朝云祖父帮着取名儿。

    朝云祖父大悦,赞双胞胎有品味有见识。

    双胞胎道,“祖父,将来那名儿,可得刻在玉牌上呀。”

    朝云祖父道,“那是,我给你们用上等玉做得玉牌,好不好?”

    双胞胎顿时觉着,朝云祖父就是他们的知音啊!

    至于他们的爹是不是也有给孙子的赋名权,双胞胎表示:爹给取名儿,顶多就是把名字写纸上,祖父给取名儿,却是把名字刻玉牌上,当然是让祖父取啦!

    爹表示:老子明天就去进一吨好玉!

    要说,双胞胎这势利眼吧,还分人。

    双胞胎对未婚妻就一点儿不势利,因为三家人先时只是交换了信物,算是小定,大定的日子还没定。大定就是正式的换名帖择吉日写婚书的定亲礼。何子衿卜了吉日,请两家亲家挑选过吉日后,她就得开始准备给双胞胎的定亲礼。

    双胞胎的聘礼要怎么准备,一桩桩的,皆不能马虎。

    好在有长媳苏冰帮忙,阿曦也常过来看看。

    相对于世宦之家的苏家,徐吴两家都是寻常的书香之家,不过,虽然徐山长吴夫子都未出仕,但在这个年代,书香之家皆是清贵人家,很受人尊敬的。何况徐山长是江北岭弟子,吴夫子虽然无功名,才学上却是很受坊间认可。故而,江家给双胞胎结的亲,很受清流的赞誉。

    就是,两家嫁妆不算多,徐家,徐瑶是幺女,小女儿,哥哥姐姐虽然做官的做官,出嫁的出嫁,但知道妹妹定亲,都着人捎了东西和银子回来。徐家的嫁妆在一千五百两左右,吴家就要少一些,吴夫子这个性子,学问是有,却不是能发财的料,吴静的嫁妆在五百两左右。

    好在,双胞胎卜了吉日,俩人的吉日没有一天是相同的,故而,并不在同一日定亲。

    何子衿并不嫌媳妇嫁妆少,何子衿的话,“当初三姐姐和阿文哥成亲,嫁妆也就这些,如今日子多么红火。这日子啊,哪里在成亲时有多少聘礼多少嫁妆,日子都是自己过的。”

    阿念道,“是啊。”倘先时想给儿子寻富贵人家,就不会给儿子定下两家的亲事了。阿念看中的,原也不是两家的富庶。

    江家这些年有何子衿经营,阿念也不是只知做官的呆子,攒下的家当却是不少。何子衿寻思着,要不要多给些聘礼。可又怕亲家为难,因为时下规矩,聘礼和嫁妆基本上是相当的。

    阿念道,“这却不必,两位亲家都是清肃人,咱家出太多聘礼,反叫亲家为难。这样,当初阿晔聘礼约摸在万两左右,双胞胎这里,除去下聘的银钱,把剩下的银子,介时他们成亲后,再给他们。然后就随他们怎么过日子吧。”因近来帝都落马的人家不少,不少宅院田地出售,阿念还在就近置了两处四进大宅,阿念道,“待双胞胎成亲后,咱们就分家。”

    分家啥的,阿念这位原装古人比何子衿这穿来的还想得开,阿念是认为,分家有助于锻炼小两家单独过日子的能力。

    何子衿却是不想这么早把孩子们分出去,她家里人又不多,何子衿道,“再说吧,定亲还没定呢,成亲的日子更远。”

    待何子衿把聘礼单子礼好,双胞胎还要求看了看,因双胞胎渐渐长大,家里的事,何子衿都会与他们说明白,就说了以后再补他们银子的事儿,双胞胎道,“娘,眼下帝都可是有不少好地出手,要不,你现在就把银子给我们,我们趁这个时机置些田地。田地虽不能发财,却是个稳当进项。”

    何子衿想了想,这也成,就把剩下的银子算了算,待双胞胎要置地时再给她要。

    双胞胎为了买地,还跟他们娘举债了,一个借了一千五百两,一个借了五百两。这样,俩人一人置了十顷地。这里头的银钱用项,何子衿也与长子夫妇交待了一声,至于双胞胎借的银子,阿念说了,明年要能全都还清,就不算利息。要是还不了,就按银庄的利息算。

    双胞胎一听一年还不上就要算利息,那是拍着胸脯保证,定能把爹娘的银子还上的!

    至于双胞胎过日子的本领,真是还未成亲就名扬岳家了。

    两家丈母娘都打内心感到欣慰:自己嫁的是不通庶务的臭书呆,到闺女这里,总算是比自己有福啊!

    至于双胞胎成亲后的日子,用何老娘的话说,谁要嫁了双胞胎,想过不好日子都难。便是徐瑶吴静,过门儿后虽有些不大适应官宦人家的应酬,但在婆婆与大嫂的指点下,她们二人都是聪明伶俐的女儿家,也便渐渐的上了手。

    不过,这样顺遂的日子也不是没有烦恼,对于双胞胎,最大的烦恼就是,他们爹总想着分家是闹哪样啊!

    倒不是爹分家偏心眼儿啥的,父母一向公道,就是分家也说了,分四份儿,老房父母这里一份,余下的,三个儿子平分。然后,他们爹还一幅很理解年轻人的口吻道,“我听说,现在的年轻人都愿意自己过日子,自己当家做主的,也自在。”

    反正,不管爹怎么说,双胞胎是死都不分家的!

    干嘛要分家啊!

    双胞胎真是想不通死了!他们就想吃家里住家里好不好!省钱又热闹!

    因为爹总是提分家,双胞胎找来东穆律例给他们爹看,上面清晰写着:父母在,不分产!

    双胞胎表示:不能让爹你知法犯法的呀。

    或者是因分家翻刑律的影响,阿昀竟找到了人生的方向,后来竟然在刑部做的很不错,至于阿晏,这小子天生的理财一把好手,用阿念的话说,“小抠儿也能成才啊。”深觉不可思议。

    何子衿笑眯眯地,“这就叫天生我才必有用。”

    阿念笑,“下一句切不可与双胞胎讲的。”

    因为啊,双胞胎最不喜欢的诗句便是李太白的这句“千金散尽还复来”,用双胞胎的话说,怪道李太白晚年落魄,便是观念所致!

    好吧,双胞胎无甚诗才也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