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美人记 > 508.帝都风云之六零
    第508章

    何子衿发现,双胞胎春心萌动了。

    这种判断,当然不是仅凭双胞胎见着女孩子就耳朵尖儿泛红啥的,耳朵尖儿泛红,也有可能是双胞胎害羞嘛。虽然何子衿一直觉着双胞胎脸皮奇厚,不存在害羞这种东西。不过,以此来判断双胞胎发春也是有些草率的。

    何子衿的判断依据充分的多,那就是,自从见了人徐吴两家的两位姑娘后,双胞胎这最不愿意来郊外乡下的人,竟然一有空就过来,一有空就过来,而且,只要来,肯定会带礼物。还是三份儿,东西都一样,但,一份儿是普通包装孝敬父母的,还有两份儿精包装的,必然是一份儿送去徐家,一份儿送去吴家。开始还要他们娘与他们一道过去,后来处得熟了,就不用娘陪着了,双胞胎自己开展外交。阿晏是与吴家两个小弟成了朋友,阿昀呢,只要过来,放着他爹这么个大探花不请教学问,必然要往徐山长家请教学问的。这种舍近求远的行为,只要不瞎的,都瞧出了点儿门道。

    尤其阿念,阿念还挺生气,私下拍着普装的点心包,与子衿姐姐道,“养儿子有什么用,都是白眼狼,以前也没想过给老子送东西!这送,怎么还两样待遇!”

    何子衿笑道,“都一样的点心,就是包装不大一样。再者,就是一包不给你,你也是亲爹。倒是别人家,不勤快着些,老丈人可能就换别人的了。”

    阿念很不耻双胞胎这种行为,评价道,“完全没有我当年半点儿风范。”

    何子衿心道:你有个啥风范哟~

    何子衿是挺看好双胞胎的,很懂得表现嘛,就凭这主动劲儿,以后也绝打不了光棍儿啊。

    双胞胎这般殷勤,徐太太吴太太都挺喜欢这两个半大小子,主要是,双胞胎殷勤的不讨人厌,大人们与他们俩说话吧,还觉着俩人挺有意思。

    徐太太就很喜欢阿昀,常与丈夫夸阿昀,“江夫子家里也是书香人家,孩子们自小念书不稀奇,难得的是,阿昀这样用功念书,还很知道庶务,会过日子。”

    徐山长道,“要我说,江夫子不该让孩子小小年纪接触庶务,家长里短的,分了孩子的心。”

    徐太太很鄙视丈夫这种想法,道,“光会念书算什么本事,念得明白还好,就怕念不明白反成个呆子。你不还夸阿昀书念的不错嘛,我听阿昀说,去岁在官学,他们考得班里第三,瞧瞧,念书念得多出息啊。”

    徐山长见老妻瞪眼,忙道,“啊啊,太太说的是,阿昀是挺好的。”

    “这还差不多。”徐太太比较满意了,道,“我还听阿昀说,明年就准备考秀才的。”

    徐山长想了想,道,“阿昀的文章啊,考秀才有些勉强,在两可之间吧。明年考怕是秀才有望,癝生就比较难了。”

    徐太太道,“我看阿昀常过来跟你请教学问,孩子这样诚心,咱们与江夫子家与投缘,你就该指点一二。”

    徐山长道,“江夫子也是探花出身,能对家里孩子前程没个筹划?”

    “阿昀说江夫子讲东西不如你讲的好。”看吧,早在丈母娘跟前儿拍下老丈人的马屁了。

    徐山长笑,“这是孩子谦虚,哪里能当真。”

    “唉哟,别个啰嗦了!我告诉你,阿昀诚心来请教,你可不许藏私!”徐太太叮嘱丈夫一句,“我看阿昀这孩子挺好,又体贴又会过日子,会念书还不书呆。”

    徐太太是吾家有女初长成,最喜欢双胞胎这种半大少年,如今看阿昀就很顺眼,只是与江家交往时间还太短,徐太太还是想再仔细看看,要是个好女婿,徐太太可是不会错过的。

    于是,在阿昀还不知道的时候,他就被徐太太列入了女婿的考虑范畴之内。

    阿晏则主要是拍吴夫子的马屁,吴夫子这样的性情,与岳家关系都平平,在闻道堂能入他眼的也没几个,当然,好几个夫子也瞧不上吴夫子那狷狂劲儿,可想而知吴夫子的人缘儿啦。这么个性情独特之人,竟能叫阿晏拍得身心舒泰,这也是阿晏的本领啦。

    阿昀阿晏这么频繁的往郊外跑,连招待同窗兼好友的宋然都没空了,好在,宋然主要是过来吃螃蟹的。要何子衿说,双胞胎小心眼儿,跟人家宋然这么好,带人家来了,就是出门拜访,也不好留宋然一人在自己家啊。这叫什么人呀,何子衿却也明白双胞胎的小心眼儿,要说宋然这孩子吧,哪儿都好,尤其那长得,要是他年长几岁,恐怕现在就不是帝都双玉,得是帝都三玉了。宋然的母亲江行云江侯爵,年轻时便有帝都第一美人之称,宋然肖母,自然生得貌美。就因人家生得好看,双胞胎这估计是怕徐吴两家姑娘相中宋然,故而,坚决不肯把宋然带到徐吴两家去。

    何子衿只好在家里招待宋然,宋然一幅安之若素的模样,他也很喜欢跟江婶婶聊天啦,尤其是在美食上,江婶婶在口味上与他相似。双胞胎中午都没回来吃饭,何子衿与宋然烤螃蟹吃,宋然特别喜欢烧烤,不论是烤螃蟹烤鱼还是烤肉,宋然是来者不拒啊。

    何子衿都怕他吃得上火,煮一壶金银花茶俩人喝。

    宋然还跟何子衿打听,“婶婶,双胞胎不是亲事已经定了吗?他俩这是又看上谁啦?”

    何子衿一惊,连忙辟谣,“谁说双胞胎亲事定了,没有的事。”

    “双胞胎说的,说有一位极好的大人,要把闺女许配给他们。”

    何子衿对于双胞胎这种臭显摆的性子简直无语,笑道,“那是双胞胎的玩笑话,这议亲向来是两家长辈说了算的,谁会与他们说啊。再说,双胞胎这是去拜访长辈,你可不要乱说。”

    宋然一幅自己啥都明白的精明样,道,“要是拜访长辈,双胞胎肯定得叫我一道去,看他俩这鬼祟劲儿,就知道是相中谁家姑娘了。”又宽慰江婶婶道,“这也没啥,我哥以前有个朋友,就是心仪一户人家的姑娘,这会儿也不是前朝那男女不能见面儿的朝代,他那朋友硬要带我哥一道去看,我哥说不去,他非要我哥去。结果,我哥去了,那位姑娘一眼就相中我哥了。把他朋友气得够呛,我哥也很冤啊,我哥亲事早定下了。”

    何子衿实在忍不住,扑哧笑出声来,道,“你们兄弟都生得好。”

    “阿晔哥也生得好。”

    “是啊,双胞胎还小的时候,每回跟着他们大哥出门,就很高兴,回家都与我说收到了很多东西。待大些,他们就不乐意跟着他们大哥出门了。”

    “因为那些女娘的东西都是给阿晔哥的,是不是?”

    何子衿一笑,“那倒不是,双胞胎说,东西不是给他们的还罢了,关键是,都是些巾帕香袋儿啥的不值钱的东西啊。”

    宋然与双胞胎认识两年多了,深知双胞胎有些小抠儿,虽然双胞胎解释为他们那是有条理的过日子,不过,听江婶婶这么说,宋然还是觉着好好笑,不由哈哈大乐。

    爱吃水产与烧烤的宋然童鞋与江婶婶越聊越投机,最后,宋童鞋认为,江婶婶才是他的知音啊。

    事后,何子衿就双胞胎这种吹牛行为进行了批评,何子衿说他俩,“人谁说把闺女嫁你们啊,你们就瞎说,这不是坏人家女孩儿名节么。”

    双胞胎之一阿昀道,“不就是爹的同僚,姓易的翰林。虽然爹没同意,也有这事儿的,是吧?”也不全算吹牛。

    双胞胎之二阿晏道,“肯定是阿然跟娘你说的。娘你还说我们吹牛,阿然那家伙还说他以后会娶公主呢,你说,这不是更吹牛。我们班上的阿明,说自己以后要娶月亮上的嫦娥。”

    何子衿:……

    何子衿哭笑不得,“你们在学里怎么净说这种没边儿的事儿啊。”

    阿昀道,“上回我们就是太实诚,说有人要把闺女嫁给我们,结果,排个最末。还有个姓董的同窗,自称董永转世,以后要娶织女,还要生一儿一女。下回我们就说,我们二郎神转世。”

    阿晏提醒他,“不成,二郎神是光棍儿。”

    阿昀一扬下巴,道,“光棍儿怕啥,官儿大,还怕没好媳妇。”

    阿晏给阿昀鼓掌,“这个主意好。”

    何子衿表示,她是不大懂少年们的世界了。说他们不懂事吧,双胞胎已知慕少艾了,说他们懂事吧,又常说这种二百五话。何子衿道,“行啦,吹吹牛就算了。”你们自由生长去吧。

    只是,双胞胎的少年世界很快受到了打击。确切的说,不是双胞胎,而是双胞胎之一阿晏。

    阿晏近来往吴家去的勤,上到吴夫子下到吴小弟,都处得很好。就在阿晏觉着,他与吴姐姐也能说得上话的时候,吴姐姐的及笄礼到了,要不是他娘说没有男孩子给女孩子及笄礼送东西的事儿,他还想用私房钱给吴姐姐备点儿礼呢。好在,他娘代表家里送了礼。

    吴家是在休沐日办的及笄宴,请的人并不多,却也都是相熟之家。江家一家子都过来参加,然后,参加完吴姑娘的及笄宴,阿宴就受到了一万吨的打击。

    因为,吴姑娘的未婚夫也来了。

    人家未婚夫还不是外人,正是舅家表兄,曹公子。

    亲上加亲且不说,关键,人家曹公子年不过十八,已是举人功名。少年举人已是难得,更难得的是,此人还有一幅爹妈给的好相貌。十八岁的少年,已是长身玉树的身形,因自小生于富贵乡,便天生多了一段精致富贵气。较之十三岁还在长个子,脸型尚有些圆润的双胞胎,肯定更招丈母娘与女孩子喜欢啊。

    关键,人家是名正言顺的未婚夫。

    阿晏回家晚饭都没吃,何子衿去安慰小儿子,阿晏绝对是动了真情啊,还在妈妈的怀里哭了,抽抽咽咽道,“这回,只好去娶易家姑娘了,我看易翰林有点丑,希望他家闺女不像他才好。”

    何子衿哭笑不得,摸摸小儿子的头,道,“以后娘给你说个更好的,干嘛非得易翰林家的闺女啊。”

    “可是,要是阿昀都有心上人,就我没有,我不是很没面子么。”阿晏伤心欲绝之际还要考虑自己的面子问题,也够操心的。

    “你没听过一句老话么,好饭不怕晚。阿昀也没谱儿哪,徐山长家里儿子都是进士出身,他现在连个秀才都不是,徐家根本不会考虑他。”

    “可是,起码他有了努力的方向呀。”

    “要不,你先努力呢,娘帮你寻个方向。”

    “那娘你可得给我寻个好的。”

    “成。”

    “娘你跟我约定个时间,可不能诳我。”

    “就明年春吧,春天节气好,春暖花开,适合寻亲。”

    “好吧,那我就再忍几个月。”阿晏勉勉强强答应了。

    阿晏被他娘安慰好后,足足吃了两碗饭来医治自己失恋的心灵。

    阿晏原本想着,自己这样优秀的少年,再怎么也不能缺老丈人哪。跟吴姐姐,这是有缘无分,君生他未生,他生君已定亲去。但,阿晏一向认为,就是同吴姐姐无缘,起码,他还有个易姑娘兜底。

    但年后,在阿晏十四岁的时候,他忽然明白了世态炎凉的含义,因为,一向见了他就笑眯眯把他当半个女婿的易翰林,突然就不来他家了。不来他家倒没啥,可能是人家差使忙呢。可在大街上见着,他过去打招呼,易翰林一幅咱俩根本不熟的样子是怎么回事?之前什么两家的亲事,更是提都不提了!非但如此,学里好些同窗,以前跟他俩挺好的,现在也远着他们啦。更有些曹家的狗腿子,原来早给双胞胎“折服”了的,如今重又挂上欠捶的嘴脸。双胞胎哪怕年纪小,不知朝政,也敏锐的察觉到,这是仇家要发达的节奏啊。

    双胞胎都能察觉到世态炎凉的时候,已是世态炎凉到一定程度了。因为,今年初,陛下甫一登基,便干了三件大事,第一件,放生母曹太后出寿康宫。第二件,给生母上尊号。第三号,给外家复公爵位,当然,第三件没干成。不然,怕双胞胎体会到的就不只是世态炎凉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