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美人记 > 479.帝都风云之三一
    第479章

    阿曦完全不知道她家阿珍哥是个火爆性子啊~

    在阿曦的记忆里,阿珍哥脾气最好不过,自小就偏着她,她哥但有欺负她半下,阿珍哥必然要帮她的。而且,阿曦跟阿珍哥相处这些年,不要说看阿珍哥揍人了,阿珍哥板着脸的次数都能数得过来。

    哪怕阿珍哥后来到帝都做了侍卫,但在阿曦的心里,阿珍哥也是再斯文不过的侍卫了。

    就这样斯文的阿珍哥,直接就把薛显揍翻了。

    阿曦眼睛都有些发直,简直不能相信眼前之事。

    纪珍的行动很俐落,手下人也都是好手,三两下就打跑了薛家这一伙。双胞胎还给阿珍哥鼓掌叫好,跳下车关心阿珍哥,看阿珍哥有没有伤着,心下很遗憾没有给他俩大展拳脚的机会。

    纪珍站在车边跟阿曦妹妹说话,“别担心,没事。”要纪珍说,也就是在帝都,这还算客气的。要是在北靖关,就薛显这样的,纪珍不扒了他的皮。

    阿曦满眼担忧,道,“阿珍哥你以后出门可千万得小心。”担心阿珍哥被薛家报复。

    “我心里有数。”岳父在朝为官,而且,身为长辈,不好动手。纪珍可没这些顾虑,纪珍年少,而且,他爹是边关大将,他也不会在帝都八面玲珑的去经营关系,那是找死呢。桀骜一些,对纪珍不是坏事。何况,有人敢这样对自己未婚妻无礼,叫谁谁能忍?!

    纪珍揍完薛显,下人买回蜜糖糕,先送阿灿等人回家,再送小舅子们和未婚妻回家,纪珍就留在岳家吃的晚饭。双胞胎素来存不住事,回家就把阿珍哥打架的事说了。看他俩说的那个兴奋,至于阿珍哥为啥打架,双胞胎还不知道哩。反正,他俩觉着,阿珍哥肯定是正义的一方。哪怕阿珍哥不是正义的一方,他俩身为小舅子,也是帮亲不帮理的啊。

    何子衿忙问纪珍怎么打起来了,纪珍道,“看薛显就是一幅欠揍样。”

    何子衿就知道是为啥了,何子衿先是劝阿珍几句“年轻人脾气盛,这也没啥”,然后正色道,“以后出门切不可一人,多带些侍卫,不防君子,只防小人。”还下厨给女婿做了两个小菜压惊。

    阿念回家听闻纪珍揍薛显之事也没说啥,在阿念看来,那薛家小子自然欠揍。要不是阿念这把年纪,眼瞅要做公公\\岳父的人了,不大好出手,他早把薛显捶扁了。

    于是,纪珍打了人,还得了岳家低调的表扬。

    江家人一向实惠,从来不搞那面子工程一套,心里觉着阿珍打得好,就是打得好了。

    只是,晚上难免应双胞胎的要求,继续一人一碗及第粥。

    纪珍把人打了,心中恶气总算出了。

    薛家却是炸了,寿婉大长公主先是打听了是哪个混账打了她家孙子,一打听是个御前侍卫,再一打听,原来就是个驻边将领家的穷小子。寿婉大长公主气的晚饭都没吃,就要着人去拿纪珍。

    公主府自有侍卫三千,寿婉大长公主还真不差人手。不过,寿婉大长公主到底这把年纪,也知道不能直接派人宰了纪珍。寿婉大长公主别看在教养孙子上不咋地,为人颇具心机,她先打听出纪珍的出身,寿婉大长公主也没觉什么,自来驻边大将必有妻小留于帝都,这是惯例,纪容想坐稳北靖大将军之位,将长子送至帝都,这是纪容明白。

    寿婉大长公主乃今上姑祖母,哪里会将寒门出身的纪家放眼里。

    只是,纪珍身处御前侍卫,这不大好办。

    无他,现在任侍卫内大臣的是巾帼侯江行云。江行云是太皇太后第一心腹,这倒是没什么,只要太皇太后亲近的人,寿婉大长公主即便不好亲近,但也会给些薄面。譬如,江念一介翰林侍读亲自来她家告状,她不就责骂了长孙么。这无非就是看在江太太何恭人时能出入慈恩宫的面子上了。不然,难不成还看在江侍读面子上啊!江侍读可没这面子!

    江恭人不过是太皇太后打发时间时说话的人罢了,皆因江恭人善奉迎,竟能在太皇太后这里谋个差使,做了大长公与嘉纯郡主的武先生。

    同样是太皇太后跟前的红人,江恭人的红在巾帼侯面前就逊色多了。巾帼侯江行云,这是与太皇太后手帕交的交情,俩人据说十岁时就认识了。当然,太皇太后十岁时认识的人多了。但,巾帼侯是唯一一位能因战功封侯的女人。

    就像宫里的侍卫内大臣,向来是朝臣担任,巾帼侯自江南回朝后,太皇太后便将此位给了巾帼侯。

    要是别个女人来担任此职,不要说朝廷同不同意,就是那些都有些出身的御前侍卫,能不能心服都两说。巾帼侯不同,她的战功,举朝皆知。她接手侍卫内大臣一职,无人敢有异议。

    依寿婉大长公主的八面玲珑,应该与巾帼侯交好才是。但就因巾帼侯为人颇是不近情面,寿婉大长公主嘴上不说,心下对此人当真是一肚子意见。无他,当年孙子年岁渐长,寿婉大长公主就在先帝面前给长孙求了个差使,便是搁在御前做侍卫。先帝为人温和,寿婉大长公主又是做姑妈的,何况,又不是求什么高官,先帝也有些让年轻人做侍卫的习惯,便让薛显进了侍卫班。

    从此,御前当值。

    这差使原本体面,结果,先帝去后,太皇太后召巾帼侯回帝都,巾帼侯接手侍卫之事,没三天就把薛显请回家去了。说请是好听,其实直接就是给侍卫班开除了。

    寿婉大长公主原本想帮孙子说说情,巾帼侯却是根本没看她这位大长公主的面子,当下回绝。寿婉大长公主大失颜面,从此不与巾帼侯府来往。

    如今,这纪家小子就是在侍卫班里当差。

    所以,寿婉大长公主想从官位上折腾纪珍,就比较困难了。因为,侍卫内大臣巾帼侯不一定买她的账。

    寿婉大长公主到底不是个没法子的人,她思量半日,定下计量,便进宫去了。

    寿婉大长公主虽辈份高,那是因着接连两代帝王寿数都不大长的缘故,实际上,她年不过五旬出头,比太皇太后小好几岁呢。而且,这样的身份,保养上自不会差。以往寿婉大长公主进宫,多是收拾的年轻喜庆。今日却是未多着颜色,带着些憔悴就给太皇太后请安去了。

    太皇太后正与宫里的太后太妃太嫔们说笑,还有在帝都的几位大长公主,除了诸大长公主们的姑妈文康大长公主外,大家闲了都会过来,陪太皇太后说说话什么的。

    太皇太后摆摆手,不令寿婉大长公主行礼,让她坐了,一面笑道,“寿婉妹妹每次进宫都是这般多礼,你又是常来的,坐就是。”太皇太后对几位大小姑子一向不错,哪怕先时与她有些旧怨的,大家都这把年纪,太皇太后并不是个计较的人。当然,寿婉大长公主与太皇太后是绝对没有旧怨的。

    寿婉大长公主见太皇太后话间带着亲昵,一笑坐了,方道,“娘娘宽厚,我们再不能失礼的。”

    寿婉大长公主的长姐永福大长公主就说了,“以往你都是最早的一个,怎么如今今儿反落在我们后头?”嗯,永福大长公主是与太皇太后有旧怨的那个,不过,太皇太后为人宽宏,关键是,纵有旧怨,都是永福大长公主被太皇太后收拾。太皇太后她老人家自年轻到现下,那是一点儿亏都没吃过,吃亏的永远是永福大长公主,所以,太皇太后她老人家当然是不记旧怨了。倒是永福大长公主,这位太宗皇帝嫌出的公主,如今已是认命了,知道自己是无论如何也干不过太皇太后的。别看永福大长公主与太皇太后年轻时就不大和睦,但,直至如今,太皇太后都与内阁一道执掌朝政了,永福大长公主仍是摆着太宗皇帝嫡出公主的派头。又因诸姐妹中她年纪最长,于是,在宗室中,永福大长公主的地位也很有些特殊。正因永福大长公主性子强硬,她才有些看不上性子柔婉的寿婉大长公主,觉着这个妹妹除了会拍马屁,完全没有帝室公主的气派。

    不过,今日永福大长公主这话,正好为寿婉大长公主引出下言,寿婉大长公主心下很是感谢了这个长姐一回。如同永福大长公主不大瞧得上寿婉大长公主的柔婉,寿婉大长公主也不大看得上长姐的强横,除了横冲直撞,这位长姐还有什么才能吗?好在,今天长姐做了件好事。永福大长公主随意一问,寿婉大长公主抓住这时机,叹口气,“我也就来娘娘这里,心里才痛快些。孩子们没一个叫人省心的。”

    太皇太后也不能当没听到这话,何况,太皇太后身为皇室的长辈,对宗室公主的事也不好不闻不问。但在太皇太后心里,这些家长里短委实不是什么大事。太皇太后一思量就晓得,道,“是不是阿显又叫妹妹着急了?”太皇太后也知道寿婉大长公主最惜这位长孙。

    “可不是么。以前每天晚上都来我这里定省的,昨儿没来,我以为是有什么事,着人去问才晓得在外头被人打了,不好意思来与我说。”寿婉大长公主叹,“都这样大的人了,还在外头打架,我呀,一辈子松不了心。可这些话,又与谁说去,只得来娘娘这里,与娘娘和姐妹们念叨一二罢了。”

    永福大长公主哪怕性子直些,也明白寿婉大长公主这是来告状的。她本不喜这个妹妹,但永福大长公主能在宗室里占据特殊地位,就因为,她对诸公主们的权力很是维护。永福大长公主向来帮亲不帮理,便道,“谁这么天大的胆子,连大长公主家的长孙都敢打?”

    今日,寿婉大长公主对这位长姐几乎称上得感激了,她叹道,“也不一定就是人家的不是。阿显也淘气些,随他吧,外头吃些苦头才学个乖。不然,我倒能护他一时,可咱们都这把年岁了,还能护他一世不成?让他长些教训也好。”

    不得不说,寿婉大长公主这以退为进的策略不错。

    哪怕就是薛显有错,给寿婉大长公主一说,大家竟也觉着,纵薛显的不争气在诸大长公主这里不是什么秘闻,但是想想,这毕竟是大长公主的长孙。就是算起辈份来,薛显也得给几位大长公主叫一起姨祖母。就这么叫人给揍了,是叫人心里有些个不是滋味儿。

    太皇太后问,“谁打的?寿婉可知为什么打架?”

    这就是太皇太后的老辣了,不同于永福大长公主的冲动直接,太皇太后直接抓住寿婉大长公主的疏漏处,刚寿婉大长公主一幅不大知情的受害者模样。可这都能进宫告状了,太皇太后就不信寿婉大长公主没调查清楚。

    寿婉大长公主当然不缺心机手段,但,她那些心机手段也就是家宅内闱上用一用了。相对于能与内阁相抗衡的太皇太后,寿婉大长公主的心机城府明显不大够。

    一句话就问的寿婉大长公主脸上有些挂不住。好在,寿婉大长公主有了年纪,脸皮跟着年纪长,她仍旧一幅痛心模样,“哎,都是小孩子争执,不值一提。他们先时还一处当差呢,同僚,那孩子,我也极喜欢,唉哟,叫什么名儿,一时还想不起来了,就是长得特俊的,先帝赞过的。”

    太皇太后不似寿婉大长公主还装短暂性失忆,什么想不起来的话。太皇太后不会如此作态,太皇太后直接道,“是纪珍吧。”

    “对对,就是这孩子。”

    “当初先帝在位时的确喜他生得俊俏,当差亦是勤勉。后来还是先帝为他赐的婚。啊,说来,他定的就是何恭人家的长女。那丫头,闺名阿曦,说来,我也见过。”太皇太后日里万机的人,还能记住纪珍,显然不会是因为纪珍本身的缘故。

    苏太后心下思量,江家与自家有姻亲啊,江曦的兄长江晔,定的就是自己三叔祖家的孙女。苏太后又一向是跟着婆婆走的,听婆婆这话音,苏太后就晓得婆婆对纪珍的印象当是不错的。苏太后笑道,“是,上遭阿曦来宫里给母后请安,咱们都见了的。”虽不好为纪珍直接说话,但也得叫寿婉大长公主明白,不能欺人太甚。就寿婉大长公主那孙子,苏太后这在宫里的都听说过,极不争气,被巾帼侯撵出侍卫班的。相对而言,纪玉树一直名声不错,以往也没听说过经玉树不稳重爱打架什么的。如今两方冲突,大家虽然是帮亲不帮理,但能在慈恩宫有一座儿的,都不是糊涂人。便是永福大长公主心下都觉着,两方名声一对比,纪玉树错在先的可能性不高。总不能纪玉树突然发疯,跑去揍翻寿婉大长公主的孙子。

    太皇太后当然不会觉着何恭人的私人关系比寿婉大长公主更亲近,太皇太后继续问寿婉大长公主,“到底为什么打架,你知不知道?”

    寿婉大长公主道,“为两句话,我翻来覆去的琢磨,也没觉着这两句话有什么过错。”

    “什么话?”

    寿婉大长公主道,“他俩以前是同僚,都在御前做侍卫,大街上见着着,阿显过去打招呼,说了两句‘纪兄,好巧。’就这两句,阿显便被纪玉树一拳揍倒了。”

    饶是帝都稀奇事多,但这般稀奇的,大家还是头一遭听闻。

    诸大长公主不由面面相觑,太皇太后道,“纪珍身为御前侍卫,打人自是不对,但既然并不大严重,也不好立把人下了大狱,叫行云查一查原委。倘他无缘无故就打阿显,我定不能坐视阿显这样被人欺负的。”又问了问薛显的伤情,令宫人拿两瓶活血散瘀的药给寿婉大长公主带回去。

    太皇太后就要着巾帼侯查此事原委,女官捧上今日请见的名册。每天来太皇太后这里请安的人不知有多少,太皇太后不一定每个都见,一般都是诰命或者宗室提前递牌子,太皇太后都是想见的见一见,其他的,只好继续排队,或是等初一十五来慈恩宫请安。

    太皇太后见这名册有何子衿的名字,便指了指,道,“正巧,让何恭人过来,纪珍是她家女婿,看她可知晓缘故。”

    如此,不过一刻钟,何子衿就到了慈恩宫。

    何子衿多灵光的人哪,纪珍把人打了,江家却是早在先前就打听了永毅侯府薛家一番,知道薛家嫡支近年无甚建树,全靠寿婉大长公主撑着呢。至于寿婉大长公主,何子衿在慈恩宫也见过好几遭,何子衿就担心寿婉大长公主来宫里告状。这不,她也就试着递牌子想着进宫请安,要是遇着寿婉大长公主,正好把事说开,免得寿婉大长公主暗中下黑手。

    何子衿恭恭敬敬的给太皇太后请过安,太皇太后赐个绣凳让她坐了,这才说了纪珍与薛显打架之事,问何子衿知不知情。

    何子衿就为解决这事来的,一看寿婉大长公主在座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她半点儿不含糊,回道,“禀娘娘,臣妇晓得,昨儿阿珍送阿曦回家,还与我说了。哎,说来,年轻人,尤其男孩子,难免气性大。我都与他说了,当初鬼鬼祟祟跟踪我家阿曦的小厮并不是薛公子派去的,完全是那小厮自己胆大包天,不与薛公子相干的。谁晓得,俩人在街上又打了一架。都年轻,短不了磕磕碰碰的。大长公主这样的慈悲人,定不会与我们阿珍计较的,是不是?”何子衿一幅笑眯眯的模样,当真是把寿婉大长公主气个好歹。

    何子衿不是那等要等人问的性子,她直接就说了,“这事儿,说来话长。有一回,我们阿曦出门看望长辈,因离长辈家近,她也大了,带上丫环婆子几个壮仆,便让她自己去了。待自长辈家出来回家时,就见有人鬼鬼祟祟的跟踪,阿曦以为是刺客呢,就悄悄吩咐壮仆拿下了这鬼祟小子,一审才晓得,是薛公子身边的小厮。那小厮说,是薛公子着他来打听我家阿曦的。这也是稀奇,我家来帝都不过一载光阴,我与大长公主只是在娘娘这里偶尔见了几面,平日间并不得来往,家里孩子们谁都不认得薛公子。这可是叫我们家一头雾水,后来外子落衙回家,得知此事,就将小厮送回,这才晓得,原来都是小厮自己的混账主意,很不与薛公子相干。阿珍与阿曦的亲事,还是先帝御赐的,我们两家,已是定好了今年要给两个孩子办喜事的。也不是我偏着自家女婿,可男孩子,正是年轻气盛的时候,知道有此无礼之事,哪个心里能痛快。其实,也是赶了个巧,阿珍正为这事气不过,结果,转头就遇着了薛公子,为什么不为什么的,可不就打起来了。”

    “要我说,不是什么大事。先时那小厮如此胆大妄为,薛公子总有管教不严之过。要是大长公主嗔怪,我替阿珍给您赔个不是。”何子衿道。

    寿婉大长公主并不是不比何子衿会说,主要是,这事儿说起来,实在是薛家不占理。就什么“都是小厮的主意”之类的话,当时可以用来搪塞四品小官儿江念,可如今被何子衿在慈恩宫说出来,这话骗得了谁?

    便是一向帮亲不帮理的永福大长公主都禁不住面露厌恶,觉着薛显这样的晚辈实在是给公主们丢人。那江姑娘也是官宦人家的闺女,又是先帝赐婚,薛显这种偷偷摸摸打发人跟踪人家姑娘的事,叫人家姑娘的未婚夫知道,能不揍他?不揍死他!

    好吧,两位当事人的长辈都在这里。

    面对面的说了个明白。

    太皇太后见寿婉大长公主面有惭色,也没再多说什么。

    何子衿来得及时,在慈恩宫截了寿婉大长公主的和,自然见好就收。想着,回家还告诉闺女,有礼光自己知道没用,还得叫别人知道才行。像纪珍这事,要是凭寿婉大长公主一人去说,合着全成纪珍不是了。江家,是断不能坐视女婿吃这亏的!

    寿婉大长公主实未料到何子衿这般口齿,且这般敢说,寿婉大长公主叹道,“既是误会,也便罢了。只是,此事毕竟事关令千金名节,何恭人还是不要再到处说了。不然,反叫人误会。”

    何子衿笑道,“这与名节有何相干,不过是有鬼祟之人罢了,我家孩子出门,身边没十个八个壮仆,我都不放心的。再者,为名节二字,咱们女人数千年来忍气吞声的还少了。我看史书,就凤武帝年间,当时有一位名臣,史书中称文妙舍人的沈拙言沈舍人,沈舍人娶妻吴氏。这位吴氏有一桩案子是载入正史的,就是吴氏初入帝都城,为南丰伯之子所玷污。吴氏就是忍不下这口气,怒而上告,最后,南丰伯府除爵去官。吴氏出身不过商户女,最后嫁给沈舍人,夫妻二人一样白头到老,子孙绵延。可见,世间自有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