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美人记 > 467.帝都风云之十九
    第467章

    何子衿江太太原就迷之不解的得了太皇太后眼缘,这就令大半个帝都城看不明白这位江太太有何等与众不同的魅力了。何子衿得太皇太后青眼,便时常能得些太皇太后的赏赐。其实,给这种外臣诰命的赏赐,太皇太后一向有分寸,皆是在恰当的范围内,哪怕略好一些,也不会出格。

    这已是令人眼红了,不想,自从这位江太太做了大公主与嘉纯郡主的武先生后,嗬,不只是江太太得赏,如今她家孩子也跟着沾光了。

    大家不见得是眼红那点子东西,能在帝都立足为官的,起码衣食不缺,没人眼红东西,就是眼红江家这运道。

    要说外人如何知道江家孩子得赏赐之事,这简直是不用想,太皇太后当着一屋子太后太妃太嫔的面赏赐了诸皇孙皇孙女,还有跟着沾光的江家孩子。

    而宫里太后太妃太嫔们,但凡娘家人在帝都且有资格进宫请安的,每月初一十五都可进宫递牌子与宫里娘娘们相见。

    这事,再瞒不得人的。

    非但有人眼红江家好运,就是太皇太后都赐了皇孙皇孙女哪些物什,如今在帝都城权贵圈亦非秘事了。

    太皇太后一向待人不错,平日里如大公主、嘉纯郡主这两位住在慈恩宫的女孩子,得太皇太后的赏皆是寻常事。便是尚在襁褓中的二公主也时常收到太皇太后给的东西,二公主虽小,尚不得用,便是苏太后帮着收呢。相对的,皇孙们得赏就没这么频繁,但太皇太后对于皇孙一向也很关心。

    只是,这样正式赏赐,而且,所赏所赐皆是诸多贵重之物,就不禁令消息灵通的臣子多心了。

    如苏太后她爹苏承恩公就特意到自己三叔苏尚书家里念叨了一回这事,苏承恩公道,“可惜二公主年岁尚小,这是多大的恩典哪。”

    苏尚书道,“太皇太后为人,一向大方,她又最喜女孩儿的,二公主又是嫡出公主,便是年纪小,太皇太后也是极为看重的。”

    苏承恩公爵位虽高,但论官职是拍马赶不上自己这位三叔的,如今家族里官位最高的就是三叔,故而,苏承恩公有什么事都是找三叔商量。包括先帝病重之时,闺女恰被诊出有孕,当时先帝的病就已经很重了,已有臣子上书暗示先帝先行立储。可那样一来,让闺女这位先帝元配如何自处呢。更何况,彼时皆不知闺女腹中是皇子还是公主。把苏承恩公愁的哟,就是找三叔商量,不晓得三叔如何运作,但,先帝就此答应待皇后生产后再行册立之事。虽则最终皇后生的是一位公主,但当时如果不是有三叔,这事断难办成。故而,今日苏承恩公听闻慈恩宫赏赐之事,就过来跟三叔念叨一二。

    苏承恩公道,“咱们娘娘只一位公主,我心里是安宁的。只是,有一事,我不晓得是不是想多了。昨日太皇太后赏赐诸皇孙,虽则人人所得皆是珍贵之物,唯韦太昭仪所出六皇子得的是太\\祖皇帝批注的前朝史书。这物,是不是太过珍贵了些。”

    苏尚书沉吟半晌方道,“要说珍贵,娘娘手里比这还要珍贵的东西也不是没有。你想得多了,要说珍贵,还是陛下所得的那对龙凤刀剑更为珍贵,那可是凤武皇帝用过的物什。太\\祖皇帝又是最祟敬凤武帝的,那对龙刀凤剑,最宜帝后,何况又是千古名君之物。娘娘对陛下的期盼,皆在这赏赐中了。”

    苏承恩公得三叔句准话,心便放到了肚子里。倘是太皇太后赏赐别个皇子,苏承成公不见得要特意跑三叔这里一趟,要知道六皇子生母韦太昭仪出身韦相家族,说来,韦相就是六皇子外祖父。不过,韦相一向忠贞,苏承恩公当然不会对韦相多加揣测。

    只是,太皇太后这赏赐,实在太过珍贵,太\\祖皇帝批注的前朝史书。

    话说,这东西怎么到太皇太后库里去的啊。

    是的,这是宫里赏赐人的规矩,如太皇太后、太后、皇帝、皇后,皆有各自私库,如妃嫔一流,就是各人的私房。倘谁要赏赐东西,都是从自己私库或私房里出。

    先不论太皇太后赏赐事件令人不由多思之事,苏承恩公这等世宦门第出身,一向清肃之人,都觉着太皇太后的珍藏非同寻常。

    苏尚书似是看出侄子的心思,苏尚书笑道,“不说娘娘多年尊荣,就是想想娘娘的出身,这些东西,你我看来都觉着稀罕珍贵,或者在娘娘那里,只是寻常物什呢。”

    苏承恩公想一想,笑道,“这也是。”太皇太后娘家谢家本就是名门,更为显赫的是太皇太后的娘家,太皇太后的母亲魏国夫人是辅圣公主与方驸马爱女,辅圣过逝后,一应财物封存皇室,后来皆是由这位娘娘继承。辅圣公主当初摄政数年,其府中珍藏可想而知。再加上,太皇太后当初嫁的就是皇子,一直由皇子妃、藩王妃、太子妃、皇后、太后、太皇太后的做下来,她的私房之丰厚,苏承恩公都觉着有些难以想像。

    这么一想,苏承恩公就觉着,三叔的话亦有其道理所在。

    苏承恩公又同三叔说了一事,“这些天,曹伯爵请我吃了一回酒。”

    苏尚书一听曹伯爵这三字就不禁冷笑,“曹娘娘把个寿康宫建的比慈恩宫、永寿宫都大的时候,曹家怕也没人请你吃酒。”

    苏承恩公心里亦是瞧不起曹家的,只是,谁让如今坐上帝位是曹家的外孙呢。苏承恩公道,“我哪里不晓得曹伯爵的意思,只是,咱们娘娘素来柔顺,便是有心为曹娘娘说话,一切还得看太皇太后的心意。”

    苏尚书冷哼,“你这话是实话,曹家可不见得会领你的情。曹娘娘连太皇太后都不放在眼里,又如何会将咱家太后放在眼里。你也莫想着曹家是陛下外家,想想当年胡家,一样是太宗皇帝外家,如今怎样?咱们本就是书香门第,子弟皆以科举立世。我倒不是瞧不上曹家乃暴发之家,帝都多的是寒门出身的人物,忠勇伯难道不是寒门出身,先帝许之以爱女。阿冰的夫家江家,也是寒门出身,家中子弟颇知上进,一样令人敬重。唯此等不知进退之徒,怎不令人生厌!”

    苏承恩公叹道,“何尝不是如此。大家也不过看在陛下面子上罢了。”

    苏尚书道,“别人怎么想,不与咱家相干。为人最忌摇摆不定,你祖父在世时曾说过,当不知道选什么的时候,选择大义,再不会错。”

    苏承恩公细思量祖父之话,顿觉大有深义。

    如苏家,因宫里苏太后只得一位嫡亲的公主,故而,哪怕太皇太后赏赐二公主丰厚些,苏家除了受宠若惊外,倒也并无担忧。毕竟,不论苏太后这些年与太皇太后的婆媳情分,还是苏家与太皇太后的关系,便是太皇太后所赐略厚,不论苏太后还是二公主,都受得起。

    但,别家不一样。

    如二皇子母族戚家,戚太妃母家为戚国公府近支旁系,说来,虽是旁系,关系亦很亲近。苏太妃的祖父与当今戚国公乃嫡亲兄弟,只是爵位为戚国公所袭,戚二太爷一支自然就做了旁支。

    戚太妃的祖母戚二老太太带着戚太妃的母亲戚太太,就找戚国公夫人念叨起这事来,戚二老太太道,“嫂子,这话我要说,兴许有些小家子气,嫂子莫笑我。我倒不在乎那点子东西,说来,咱们虽是二皇孙外家,可到底太皇太后才是亲祖母。太皇太后一向疼二皇孙,这些皇孙的名字,唯二皇孙的名字当年是太皇太后亲自取的。这回所赐,我倒觉着,太皇太后厚赐六皇孙。”

    戚国公夫人显然也已闻知此事,见不论戚二老太太还是戚太太都露出不解的模样,戚国公夫人道,“咱们二皇孙得的是先帝习字时用过的字帖,难道不好?”

    “太皇太后所赐,哪里有不好的。”戚二老太太轻声道,“不是我脸皮厚,在太皇太后跟前,诸皇孙中,除了陛下,就是咱们二皇孙了。”可这回,六皇孙得的东西,明显超过二皇孙了。二皇孙算是戚二老太太重外孙子,戚二老太太觉着自己体格还成,就为重外孙子多操了一回心。

    戚太太道,“是啊。”

    戚国公夫人问,“你们进宫,太妃娘娘怎么说?”这问的是二皇孙生母戚太妃。

    戚太太道,“咱们阿囡,啥事都乐呵呵的,我看她挺高兴。”

    “这就好。”戚国公夫人道,“你们是当局者迷,太过为娘娘操心了。论位份,宫里除了三宫之外,就是咱们娘娘了。太皇太后也一向喜欢二皇子,可要我说,就因如此,太皇太后才不好在赏赐上显出偏爱来,你们想一想,是不是这个理?”

    戚二老太太与戚太太先是一愣,后方慢慢想通了,婆媳俩舒了口气,戚二老太太道,“是啊,嫂子说的是。你说,我这年纪还比嫂子年轻两岁,怎么倒糊涂在先了。”

    戚国公夫人笑道,“你是太关心太妃娘娘了。”

    戚太太道,“何尝不是大伯娘说的这个理,阿囡进宫这些年,不说老太太,就是伯娘,又怎有不记挂她的。阿囡自小就是个爱说爱笑的性子,以前我还有些个不平心思,可如今想想,宫里也就苏娘娘最得太皇太后她老人家青眼,这个是谁都不能比的。如今伯娘一点拨,我忽地就悟了,咱们阿囡得太皇太后这般庇护,也不算没福了。”戚太太这说的,完全是心里话,今上为什么能被先帝立储,进而登基,难道是因为今上有什么远超众兄弟的才干吗?不,只因为今上是皇长子。

    而今上这位先帝的皇长子比二皇子年长多少呢?不是几岁,俩人同一年出身,今上生辰在四月初,二皇子生辰是五月初。

    而当年,曹太后与戚太妃受孕时间相仿,甚至太医给出的产期都是在五月。偏偏,当年就是曹太后不小心跌了一跤,进而就早产生下了皇长子,后来,这皇位就落到了今上的头上。

    这事只要想一想,戚家恨的能咬碎银牙!

    可说这些有什么用呢,今上已登基为帝。

    这口气,不想咽也得咽哪。

    今得戚国公夫人指点,戚太太这才觉着,哪怕失了帝位,有太皇太后照应,自己闺女和外孙子在宫里的日子就不会难过。

    戚国公夫人听这侄媳妇的话,一笑道,“太妃娘娘打小就有福,如今平平安安的,更是福气。不像有些人家,我还是头一遭听闻太后之父得伯爵位的。”

    说到曹家倒霉的事儿,戚家女人们深觉畅快。

    只是,不论苏家还是戚家,或者,都没有猜透太皇太后的用意。

    至于江家……

    嗯,江家虽然现在自是官宦之家,但在帝都的风云场中,江家还属于土鳖一族。哪怕阿念这位资质过人的前探花,都是在韦相上折请奏给先帝诸子封王的奏章中,瞬间明白了太皇太后赏赐诸皇孙的用意。不,应该说,太皇太后尤其厚赐六皇孙的用意。

    或者太皇太后看中这位皇孙,但,想来,太皇太后与韦相关系不大好也是真的。

    挤兑。

    就是为了挤兑。

    挤兑韦相这位当朝宰辅。

    六皇孙生母韦太昭仪为韦相亲女,六皇孙就是韦相嫡亲的外孙。

    如果韦相没明白太皇太后的用意,那么,之后,太皇太后就会继续厚赐六皇孙,提醒诸人六皇孙的出身。诸皇孙母族,皆不大显,唯韦太昭仪出身名门韦氏。

    太皇太后赏赐诸皇孙,是为了突出六皇孙,而突出六皇子,就是提醒那些心明眼明之人,韦相不只是首辅,他还是外戚。

    如果韦相不作出反应,在太皇太后一次又一次对六皇孙另眼相待之后,未亲政的皇帝陛下哪怕不会多想,但多的是想对韦相之位取而代之之人会多想,会提醒未亲政的皇帝陛下,你的首辅在血缘上有着天然的政治倾向。

    而韦相做为当朝首辅,多年政客,悟性自然不差。

    韦相的应对亦是极好,分封先帝诸子,出先帝孝期后,诸子可先行就藩。

    这就是韦相聪明之处,一个在先帝诸子中排行行六的外孙重要,还是首辅之位重要,不言而喻。韦相的反击也很漂亮,既说明自己的忠心,又给了太皇太后一个很好的回击。

    不过一次小小的对诸皇孙的赏赐,竟然有此种深意。

    阿念心中的震憾可想而知,当晚回去就与子衿姐姐嘀咕了一通。何子衿这一生两世都觉大长见识,问阿念,“你说太皇太后会同意先帝诸子封王就藩么?”

    阿念想了想,“难说,要是太皇太后同意,岂不是说韦相胜了这一局?我觉着,太皇太后不是轻易认输的人。”

    阿念问,“你说呢?”

    何子衿思量片刻,方道,“我觉着太皇太后不会同意的。”

    “那岂不是叫韦相占了上风?”不论地位,仅以二人来论,皆是成熟政治家,两位政治家的角逐,阿念不认为太皇太后会逊于韦相。

    何子衿道,“这些手段不手段,上风不上风的,我是不大懂。这些天,我也算对太皇太后略有些了解,就说太皇太后对皇孙皇孙女,倘仅以手段来形容,就未够偏颇。一个人,对孙子孙女功课习惯清清楚楚,这不会仅仅是为了作态,这里头也有情分。就以祖孙情而言,哪个做祖母的会希望孙子远离自己呢?”

    何子衿怀疑的问阿念,“你们这些男人是不是想太多了,不就是太\\祖皇帝批注的一本史书么,至于吗?兴许太皇太后根本没这意思,是你们七想西想,自己差了。”

    阿念道,“权柄上的事,从没有简单的。这事,我断不会看错。”

    何子衿笑,“不如打个赌。”

    “赌什么?”

    “就赌太皇太后会不会让皇孙留在帝都。”

    “成!”阿念对自己的政治眼光还是颇有信心的,道,“要是我赢了,也不必姐姐做什么,依我一事就好。”

    “孙子都说未虑胜,先虑败。你这也忒自信了。”

    “咱家人都自信。”阿念自信满满道。

    何子衿瞅着他直笑。

    阿念这里都能猜到,帝都官场,只要脑筯够用的,基本上都想到这里了。

    大家都等着看太皇太后如何应对,太皇太后再一次出乎人意料的,她老人家拒绝了,而且是直接拒绝,没有任何转寰的余地的拒绝,太皇太后的原话,“寻常百姓之家尚有三年父孝,皇帝身为天子以日代月既可,但我观皇帝,如今亦是服素色荷包,以示孝心。哀家这些皇孙,都是一样的孝心,父孝尚在,就要让他们封王就藩,从此不得到父陵前一祭。虽则封王就藩是早晚之事,也请内阁体谅一下我们皇家孤儿寡母。孩子们这样稚小的年纪,皇帝尚未亲政,我不论是身为太皇太后,还是做为一个祖母,都不会让他们现在封王就藩。你们暂可死了这条心!”

    太皇太后的反应让不少人都怀疑,自己是不是误会了太皇太后。

    阿念都得请教子衿姐姐,“姐姐怎么猜得这样准?”

    “还是那句话,别把太皇太后只放在手段二字上,若只论手段,就太过偏颇了。”

    阿念仍是不解,“那太皇太后此举,到底是什么意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