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美人记 > 447.北昌行之一三五
    第447章

    阿曦的及笄礼颇是隆重,虽然其父江副使官职不算太高,但在北靖关也是数得着的,更兼阿曦与纪珍定亲,这次请的给阿曦加笄的正宾就是纪夫人。

    亲戚们基本上都到了,何家一家子、江家一家子、胡家一家子,再加上阿曦以前在女学的同窗,请了李家三位姑娘和苏冰苏姑娘,如阿冽、俊哥儿、兴哥儿三个舅舅,人未到,礼也到了,还有沈素也着人与阿冽俊哥儿一道给阿曦备了份及笄礼。沈素信中都说,家里可能是受了不生闺女的诅咒,沈素四个儿子,待得沈玄沈绛沈朱沈丹都成亲,依旧是只会生儿子,所以,沈素对于没孙女这事一直遗憾的了不得,阿曦这算是甥外孙女,所以,沈素特意送东西以贺阿曦及笄。

    另则就是何山长办女学交往下的人脉,知道何山长就这一个闺女,能来的都来了。

    隋姑娘也送了阿曦一份礼物,只是她在女学事忙,抽不出身,请苏冰一并带了过来。

    幸而江家宽敞,亲戚朋友的不愁没住的地方。

    何子衿看着闺女梳着加笄,自己先感动了一把,应该说又自豪又感动,感觉就是一眨眼似的,闺女就这么大了。那种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感觉,真的只有在做了父母后方能体会。真的,养育真的是双方面的感情的付出,十几年的辛苦,汇集到这一刻,也回馈了父母如此巨大的喜悦。

    望着阿曦秀美的脸庞,何子衿欣慰至极。

    阿念也悄悄的握住子衿姐姐的手,眼眶微湿。

    以至于来宾们都有些看不懂了,长女及笄,你们夫妻俩至于嘛。

    反正,这就是很容易感动的夫妻二人组啦!

    及笄礼后还有宴会,更是热闹非常,阿念一不留神还险些喝多了。待得晚间,客人或辞去或是歇息了,何老娘也在自家丫头给准备的屋里歇着喝红枣茶,不由又想到从前,很实诚的与自家丫头感慨道,“当初你的及笄礼,家里也是尽心尽力的操办,可那时不过族人乡邻过来参加,看阿曦这及笄礼,真叫人高兴。”非但是人多热闹,更重要的是,这说明家里日子兴旺啊!

    何子衿此时也完全没有穿越者清高的想法,什么平淡是福啥的,何子衿过过平淡日子,也过得很好。她两辈子都平民,说句实诚话,谁会不想家族兴旺呢。何子衿以往会觉着,清清静静过日子也无妨,可自从有了孩子,她就世俗了。她不会在孩子身上多么奢侈,她也不是想把什么世间奇珍给孩子,可是,如果是很正常的,别人家孩子有的,自家孩子没有,她做娘的心里不好受。尤其孩子渐大,议亲科考,何子衿就越发的俗气了,她就愿意给儿子说那人品行事门第相貌样样出众的女孩子,她就愿意给闺女寻一个配得上闺女的好女婿。有时,何子衿都禁不住想,我可真是个俗人啊。

    俗就俗吧,今日虽累,何子衿亦很是喜悦,听祖母这话,何子衿笑道,“可见这些年没白操劳。”

    何老娘下巴抬的高高的,“那是!”接着就说起老何家的历史来,“你们老何家,自来就是个种田的。当初那短命鬼去我家提前,我真没看中老何家的出身,族人虽有些个,没一个出息的。我们老蒋家不一样,我们祖上可是出过大官儿的!当初也就是看那短命鬼心诚,哎,就是没料到那般短命!好在,我们老蒋家那点文气儿总算是传到了你爹头上,你爹可惜就是生在老何家,那会儿家里穷,也没名师大儒的指点,就是跟着县里许举人念念书,耽搁了你爹,要不,你爹不至于三十多才中举人。”

    何子衿笑,“那是,不光我爹,就是阿冽、俊哥儿、兴哥儿,也都是亏了祖母你身上带来的文气儿,不然,他们哪儿能这般会念书哩。”

    “可不是么!”何老娘听这话就欢喜,正想再吹一番牛,就听自家丫头道,“也有我娘的功劳,人都说外甥像舅,我舅也很会念书。”

    何老娘不自觉的一撇嘴道,“你舅家祖上就你外公一个老秀才,再往上,清一水儿都是种地的。你舅这种属于突然之间开了灵根,不然,哪里有这般灵光,祖上没这样的人哩。”

    何子衿笑,“要不当年祖母你一眼就相中我娘了呢,是不是?”

    何老娘现在早把当初反对儿子亲事的事给忘了,何老娘点头,“可不是么,当初我一见你娘就觉着长得有福气,这可不就是么,在咱们县里,最有福的人,除了你,就算你娘了。”

    何子衿道,“诶,我有福都是在祖母您老人家的指点下,才有这大福呢,都是亏了您。”

    “那是!当初我一见阿念就知道是个好孩子。”何老娘也把当初游说阿念去铺子里打小工的事给忘了,与自家丫头道,“如今看来可不是么,非但会做官,更重要的是人品好。不然,他做天大的官儿,见天叫你生气窝火,那样的日子,纵是一品诰命,又有什么意思?”

    甭说,何老娘的话,还是很有道理的。

    何老娘唯对一事不大满意,她问自家丫头,“如何给阿曦用那么一支老钗,虽份量足,也该去炸一炸,都不鲜亮了。”用自己给的那簪多好啊,一样是纯金的。

    何子衿道,“朝云师傅给的,我看师傅的意思,很想阿曦用这个。”

    好吧,一听是朝云师傅给的,何老娘也就不说什么了,何老娘忙叮嘱自家丫头一句,“那可得叫阿曦收好了,她小孩子家毛手毛脚的,不然你帮她收着,别弄丢了。朝云师傅给的,定是好东西。”

    何子衿笑道,“我与她说了,她仔细着呢。”

    “这几个孩子,要说仔细,还是双胞胎,那俩小家伙,一看就会过日子。”

    何子衿笑道,“是啊,都说他俩您老人家真传哩。”

    何老娘得意地翘起下巴,“那是!”

    阿曦这及笄礼之后,胡家江家都未久待,两家人都有北昌府的生意,一时放不下。阿念与胡文、江仁不知道说什么事,好几天都在书房呆着。及至两家人告辞时,三姑娘把二郎留下了,二郎去岁秋闱失利,跟家里商量了,他留在北靖关追随罗大儒继续功读文章。

    沈氏何恭亦是不能久待,何恭衙门里还有差使,余者亲戚朋友也都告辞去了。何子衿留祖母在家住些日子,原本兴哥儿去帝都后,何老娘就觉着家里冷清,老人家都喜欢热闹,何子衿这样一说,何老娘就应下了。沈氏知道婆婆一向是喜欢跟自家闺女住的,还是道,“母亲在子衿这里,家里岂不就剩我与相公了。”

    何老娘道,“你俩就你俩呗,只管好生过日子,我住几天就回。”

    沈氏没法子,只得叮嘱了闺女一番,与丈夫先回了北昌府。沈氏回北昌府路上还与丈夫说呢,“孩子们小时候就盼着他们什么时候长大,这一长大,都各去过各自的日子了,家里反是冷清了。”

    何恭笑着拉过妻子的手握在掌心,“冷清什么,我就盼着咱俩过日子呢。”

    沈氏笑嗔丈夫一眼,“什么年岁了,倒说这样的话。”

    “什么年岁都是你相公。”何恭神色温和,道,“当初咱俩刚一成亲,我就想着赶紧生儿子,好叫娘高兴。好容易你有了身子,生了咱们子衿。娘那会儿一门心思盼孙子,为这个,你还没少动气呢。”

    沈氏想到自己年轻时的性子,也笑了,“那会儿年轻,其实我也盼第一胎生个儿子好叫娘高兴,可闺女也是亲生的啊,那样嫌弃咱们子衿。”说着又是一笑,“后来也奇,没过两年娘就转了脾气,总是给闺女买点心吃。那会儿我还说呢,那飘香坊的点心,多贵啊,我都舍不得,娘隔三差五的就给闺女买来吃。”

    何恭笑道,“娘就那性子,嘴硬心软。”与妻子道,“如今儿女都娶媳妇嫁人了,也该咱们二人过些清静日子了。”

    沈氏笑道,“这也是。”

    于是,北昌府街头就出现了最恩爱夫妻二人组,不管是沈氏去铺子里选胭脂,还是去花市看花草,亦或是休沐时驱车往荷花湖携手散步,都是夫妻为伴。沈氏还会偶尔准备宴会,就请几家相熟的朋友,小聚一二,亦是人生乐事。连李巡抚夫人都同丈夫道,“看何家,虽非大户人家,何亲家夫妻却是这样的恩爱,咱们三丫头有福。”

    李巡抚笑道,“是啊,不盼别的,就盼他们小夫妻二人能与何亲家这般就很好。”

    李夫人微微一笑,觉着给三孙女这亲事结的好。

    李家三位姑娘与苏冰留在江家做客,阿曦带她们参观北靖关的风光,介绍她们与自己在北靖关认识的新朋友祝姑娘。祝姑娘约上人,一道去草场打猎。

    北靖关民风比北昌府开放的多,不过,闺秀们出门,总有兄弟陪伴的,像阿曦出来,双胞胎和小叔子纪珠也要一起玩儿的。纪珠时常在给大哥的信上说,与嫂子玩儿这个了,与嫂子玩儿那个了,闹得纪珍在帝都都担心他弟会不会看上他媳妇,这可是**啊弟弟!

    反正,纪珠是很喜欢跟阿曦一道玩儿的。

    大家一道打猎,连何老娘也跟着一并来的,当然,何老娘不骑马也不打猎,她老人家坐车,在帐子里歇着,与余嬷嬷一道指挥着丫环们做些餐前准备。待孩子们带猎物回来,定要烤肉吃的,何老娘道,“这肉啊,就得现杀现烤才香。”她老人家虽然牙掉了几颗,如今都换成了镶贝的,并不耽搁吃肉。

    余嬷嬷点头,“是啊,非但鲜,烤出来也香。”

    与何老娘一道坐等的就是李二姑娘,这位姑娘不懂打猎,就在帐子里留守了。李二姑娘望远处群山苍茫,天空白云朵朵,不禁诗兴大发,很想做一两首诗来听,只是转眼一看,除了何老娘余嬷嬷这俩半文盲老太太,就是准备吃食的丫环小厮,她就是做出诗来,这些人也听不懂啊!

    李二姑娘只得将一肚子诗兴憋了回去,相对于李二姑娘的扫兴,何老娘很是喜欢这地方,同余嬷嬷道,“这地方好,夏天不冷不热,还这样的宽阔,咱们丫头那处宅子虽是四进,我瞧着这里四进宅子比北昌府的四进要宽敞似的。”

    “是啊,我瞧着是大四进。”

    何老娘带着余嬷嬷四处遛达,道,“多好啊,花是花,草是草的。”

    李二姑娘听这文盲话都不晓得说什么好,哪里的花是草草是花吗?

    李二姑娘悄悄吐槽一回,何老娘溜达一圈,回头就瞧着丫环们煮的汤,还有准备的石头啥的,何老娘就问,“这石头是用来做什么的?”

    那丫环回道,“老太太,这北靖关在猎物多,许多人都是打猎后直接就烤来吃的,烤的时候就要用这石头。”

    “是放在石头上烤么。”

    “不是,是用石头垒个四方的石锅一样,把猎到的羊啊鸡啊的放里头,外头点火,半个时辰就熟得透透的。”

    何老娘研究了一下,点头道,“这法子好。”

    何老娘还很关心的问李二姑娘,道,“二姑娘喜欢吃烤肉么?”

    李二姑娘笑的矜持,“我不挑食的。”

    “不挑食好,我们丫头也不挑食,不挑食的人有福。”何老娘笑呵呵的与李二姑娘说话,“你这丫头生得文静,念过不少书吧?”

    李二姑娘道,“略识得几个字。”

    何老娘有些失望,“没念过书啊。”算啦,原本瞧李二姑娘斯文,还想送几本自己的著作给她呢。

    何老娘现在自觉半个文化人,不大愿意同文盲要交道,听李二姑娘说没怎么念过书,何老娘语重心长道,“女孩子,还是多念念书的好。”

    李二姑娘郁闷的:嘿,老太太,我就是谦虚那么一说~我其实诗书满腹,才高八斗好不好!

    待得下晌,阿曦等人骑马带回猎物,何老娘吃了石锅焖烤出来的鹿肉和羊肉,何老娘回家后都念念不忘,与自家丫头道,“再没这样肥美的了。”

    何子衿笑道,“现剥皮现烤,石头的保温性好,烤出来都不用别的调料,醮一点盐巴就很好吃。”

    “对对对。”何老娘道,“再洗些大叶子青菜将肉一包,放嘴里,要多香有多香。”

    总之何老娘是吃得高兴,还悄悄与自家丫头道,“幸亏兴哥儿没定李家二姑娘,先时李家与咱家说那二姑娘如何如何有才学,我今儿问她,她说只些许认得几个字,原来学都没上过,不如三姑娘自小就在咱家女学上学的。”

    何子衿:人家说些许认得几个字是谦虚吧?

    何子衿笑道,“人家谦虚才那样说呢。”

    何老娘就不理解了,“可那明明念过书,干嘛说只认得几个字啊?”

    “小姑娘家,害羞,就这样说。”

    何老娘长叹,“都不懂现在的小姑娘了。”第二天她老人家问阿曦,“阿曦,你书念得如何了?”

    阿曦道,“不敢说上知五百年下知五百载吧,也还成啦。”

    何老娘哈哈直乐,心说,这才是咱们老何家人哪!

    李家姑娘与苏冰住了十来天方告辞,阿曦怪舍不得她们呢,李家大姑娘道,“再住下去,祖母就要着人来接了。”

    李三姑娘也说,“有空我们再过来。”还与阿曦道,“我与二姐的及笄礼在八月,阿冰的及笄礼在十月,你可得来啊。”

    阿曦道,“一准儿去。”

    女孩子有女孩子们的友谊,祝姑娘听说李家三位姑娘与苏冰要回北昌府,也过来送她们一送,还有吴将军家的长子夫妻与次子也过来了,因吴大郎成亲是双胞胎做童子压床,吴大奶奶成亲后与也时常同婆婆一处来江家做客,吴大奶奶有了身子,已是颇为笨重了,知道几位姑娘要走,特意过来相送。

    几位姑娘走后,何老娘一直住到中秋,阿曦参加李家二姑娘三姑娘及笄礼回来,何子衿的意思是,就让祖母在自家过年。何老娘是不肯的,她过年一定要在儿子家过年才成的。结果,没等到过年,刚吃过中秋节的月饼,何恭就让江仁来北靖关时接何老娘回去,无他,沈氏又有了。

    何老娘乍听闻此事,都不能信。

    何子衿也觉着,阿仁哥不会是传信传错了吧!

    江仁笑道,“千真万确,初时姑姑也不信呢,给小窦大夫诊了脉,小窦大夫说已是三个月了。还说,再过俩月就能诊出是儿是女了。”

    何老娘连声道,“儿子闺女都好!”哈哈大笑数声,双手合什念好几声佛,与江仁道,“你有空也去拜拜北靖关的菩萨,可灵啦!”

    江仁笑道,“那我一定得去。”

    听说儿媳妇有了身孕,何老娘哪里还在孙女这里呆得下去,当下就让余嬷嬷收拾东西,待江仁这里的事办好,她就同江仁一道回北昌府,照顾儿媳妇去。

    何子衿怪不放心的,她娘这都五十的人了,在现代也是高龄产妇啊,何况这个年代……何子衿私下都说,“爹也是,怎么不小心着些。”

    阿念偷笑,“真没想到,岳父大人平日里瞧着斯文,其实龙精虎猛啊。”刚说完,挨子衿姐姐一下子。阿念笑道,“姐姐不放心,不如同祖母一道去瞧瞧岳母。”

    何子衿肯定不放心啊,索性连重阳礼备好,准备一道跟祖母回家看她娘去。阿念道,“多带些滋补的药材,岳母那里你宽一宽岳母的心,这毕竟是喜事,再请小窦大夫时常看着些,该补就补一补,也不要过多滋补。”

    何子衿道,“要不把娘接咱们家来,有老窦大夫,我觉着更安稳。”

    阿念道,“接来倒是无妨,只是怕岳母不愿意呢。”

    何子衿一想也是,她娘定不肯到闺女家生孩子。

    何子衿跟祖母回去看她娘,沈氏见婆婆还好些,见着闺女委实有些尴尬,柔声埋怨道,“你可来做什么,又不是什么大事。”

    何老娘欢天喜地的,回家茶都顾不得吃一口,就瞅着儿媳妇那还未显怀的肚子了,道,“怎么不是大事,简直是大喜事,我来前去平安寺给你求的签,上上好签。”

    沈氏面儿上微窘,“真真是再想不到的。”

    何老娘笑道,“咱们家的大喜事。”待儿子回家还夸儿子,“真能干!”把何恭夸个大红脸,何恭轻咳一声,眼尾都笑的飞起来,道,“媳妇这有了身子,家里这些事,就得娘你多操心了。”

    何老娘自是一口应承。

    何子衿想着祖母也上了年纪,她娘又怀着孕不能多操心,索性道,“阿曦在家也没事,我叫阿曦过来搭把手,也让她历练一二。”

    何老娘将手一摆,“不用她,不就是家里这些事吗?有我有余嬷嬷就成。”不过,转念一想,自从三孙子兴哥儿往帝都去了,何老娘就一直想重外孙重外孙女的过来陪陪她老人家,双胞胎给朝云师傅霸占了,一时抢不过来。今有此机会,何老娘立刻改了口,捶着老腰往引枕上一瘫,装出个劳累样,道,“可不是么,唉,这上了年纪,眼也花了,耳也聋了,人也不中用了,你娘现在又得养着,没个帮着管事儿的,当真不成。叫阿曦来吧,我院子都想好了,就叫阿曦同我一道住。她有什么不懂的,我也能教一教她。”

    何子衿看祖母这变脸速度,也是无语了。

    看过她娘后,何子衿回北昌府就把闺女派娘家去帮忙了。沈氏都觉羞的不行,再三与丈夫道,“还是叫阿曦回吧,哪里有外祖母生产,叫外孙女伺候的。”

    何恭笑,“又不是叫她伺候你,咱娘就是想要个孩子在家里,也热闹不是。”

    沈氏道,“你说我这一把年纪,我都不好意思出门儿了。”

    何恭对于妻子怀孕之事是格外高兴的,男人可能会有这方面的成就感,不过,何子衿也给她爹普及了一下高龄产妇的危险,何恭高兴之余也多了几分小心,劝妻子道,“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这是天意,可见咱们与这孩子有缘。”

    沈氏道,“我就盼着生个小闺女,闺女省事,贴心。”

    何恭现在又不缺儿子,点头道,“闺女好,你这话,定准的。”又问沈氏可有想吃的东西,沈氏道,“这回怀胎也奇,就想吃点儿瓜菜。”

    何恭道,“家里暖房地窖都有,想吃什么,就跟我说。”

    沈氏到底上了年岁,这有了身孕,就容易乏倦,白天都要小睡一觉。好在,如今何家条件好,吃用上皆遵医嘱,待得年下,沈氏虽身子略笨重了些,倒也一切安好。

    临年,阿晔与苏二郎终于游学回来了。

    阿晔刚一回家,就赶上邵家出大殡,以及林家被抄家的事。阿晔随口打听一回,何子衿道,“说是林千户一直与北凉有走私军械,邵将军缫匪时,被林千户出卖,不幸战死了。”说着叹口气,心说纪家果然下手了啊。

    这两家都与自家有仇,阿晔自然没什么伤感。

    他这刚回来,何子衿也不欲说那些晦气事,正要问儿子些游学之事,阿念突然回家来,一进屋先打发了丫环,与子衿姐姐道,“快些给我收拾衣裳,我这就要去帝都。”

    何子衿一惊,忙问,“什么事?”

    阿念摇头,眉心微拧,道,“不晓得,陛下秘旨,宣我立刻去帝都觐见。”

    何子衿这心里就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儿了,说慌乱,倒不至于,阿念一直做官顺风顺水,那位皇帝陛下对江家并无恶念。只是,这时候突然召阿念去,何子衿又着实不放心。顾不得多想,何子衿立刻唤丫环过来,吩咐找出厚衣裳皮袄,再者去厨房准备路上吃的干粮。何子衿问,“这就要走吗?”

    阿念道,“立刻就得走。”

    阿晔递杯热茶给他爹,道,“我陪爹一道去吧。”

    阿念这才看到儿子回来,阿念松口气,道,“回来的正好,你不用陪我,有三喜四喜就行。你守好家,照顾好你娘你弟弟。”阿念吃口茶,略缓了一缓,与妻儿道,“你们也不要太担心,我虑着,不是差使上的事。”

    何子衿道,“你路上可一定得小心,带几个侍卫才好。”

    阿念拍拍妻子的手,道,“于镖头我带走,你们在家只管关起门来过日子。”

    因是骑马,行礼也不能带太多。东西收拾停当,阿念就与前来的御前侍卫换了军中快马,便连夜离开北靖关,一路往帝都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