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美人记 > 441.北昌行之一二九
    第441章

    也就是何子衿来打听此事,若此时不与江家说个清楚,怕以后江家得误会了娘家,江赢都不想提吴家这事。不过,何子衿问了,哪怕尴尬着,江赢也一气将事说分明了。说完后,自己都觉着脸面上有些过意不去,江赢道,“要是阿珍是那样拈花惹草的性子,有这样的事也不稀奇。偏生他并非那样的人,就因生得好些,总是有这样莫明其妙的事,真真令人恼。”

    何子衿自然明白江赢是担心自家误会了纪珍,闻言一笑,“阿珍的人品,我是信得过的。自来红颜多桃花,这也是常事。倘是亲家想与邵家联姻,不过一句话的事,哪里还要邵姑娘毛遂自荐了。”

    江赢叹,“邵将军是最早跟随义父打仗的兄弟,与义父情分颇厚,因这事,也闹得挺没意思。好在邵大姑娘不是邵将军亲女,不然,她这样闹,叫义父和邵将军的面子如何过得去?”

    何子衿不禁道,“我看邵夫人的作派并不是寻常人家出身。”

    “姐姐是刚来,故而不晓得。邵夫人这事,知道的也不少。邵夫人娘家姓段,原是因犯了事发配来的,听说那时邵夫人年纪尚小,后来嫁了一位姓赵的百户。那赵百户打仗时不幸死了,邵夫人就守了寡。”江赢低声道,“那时邵将军还只是千户,因邵太太多年没有生育,看她老实,为子嗣计,先邵夫人接她给邵将军做了小,不想她倒是个有福的,一进门就给邵将军生了个大胖小子,隔一年,又生了个闺女,后来,先邵太太一病死了,邵将军便将她扶了正,又因军功升了正三品昭毅将军,她可不就是三品诰命夫人么。她前头夫家没了人,她就将前头的一子一女接到邵家住着。为了加重大姑娘的身份,还让大姑娘入了邵家籍,就成了邵将军的长女。”

    江赢叹道,“北靖关因常打仗,再嫁的妇人不少。可要我说,出身如何就是如何,听说前头赵百户从未委屈过她,如何就将赵百户之女过继出去,也就是赵家无人,不然,搁谁家谁家能愿意?”江赢亲娘江夫人还是三嫁,故而,江赢并不就看不起再嫁妇人,江赢只是不喜邵夫人这行事。就江赢这亲爹人品很不咋地的,江夫人不过令闺女跟她姓,也没叫闺女去跟哪个继父姓去!江夫人就是这样一是一,二是二的性格,而且,江夫人也不给人做小。

    要依何子衿说,江赢恐怕连邵夫人这样自妾室爬上来的都不一定如何喜欢。

    何子衿自己也不喜欢,在何子衿看来,妾室扶正,不就是小三转正么。

    何子衿听着邵夫人这事儿,总觉着有些耳熟,可一时又想不起来。阿念听闻邵家之事不禁大是皱眉,说纪珍事多,道,“我年轻时也是咱们县有名的俊小伙,后来在帝都还是朝廷探花呢,怎么也没这许多烦心事。”

    何子衿道,“你那会儿可没阿珍俊。”

    “啥!”阿念几乎怀疑自己耳朵出问题了,追着何子衿问,“说清楚,今儿一定要说清楚,到底谁更俊!”

    何子衿直笑,“你俊你俊!”

    阿念正色道,“以后也得记得,知道不?”

    何子衿笑,“好啦,记得啦。”

    何子衿原本只是开玩笑,结果,每天早上都要被阿念追问“天下男人谁最俊”的问题,简直肉麻的要命,两人每天都是说说笑笑的起床。

    江太太与江副使的恩爱,简直不用宣传就整个北靖关的武将圈子知晓了,吴夫人尤其喜欢何子衿,还私同何子衿打听驭夫之术,在吴夫人看来就是江太太驭夫有方啊,看人家江副使,一表人才,满腹才学,这样有水准有才干的人,竟然不用抽打就不纳小,这不就是江太太有本事的表现么!

    吴夫人还跟江太太就此事做出交流呢,吴夫人道,“我家那个,就是狗改不了吃屎,要不是我管得紧,什么脏的臭的不往家里拽呢!要是弄个小狐狸精,初时来的时候娇娇怯怯,殊不知是引狼入室,没几年把我治死,到时老娘的家业都叫小女表子消受了!”

    何子衿听着吴夫人似意有所指,笑道,“不是我替吴将军说话,我看吴将军不是那样的人。”

    “也就我管得严,他不敢罢了。”

    “男人要真是变了心,有什么敢不敢的。我看,吴将军本就是个一心一意的人,说不得,她就喜欢嫂子时不时捶他两下呢。”何子衿笑,“只别捶太重,也就是了。”

    “你还打趣起我来。”吴夫人笑,“这男人只要不发贱,我哪里会动手呢。”又悄声问何子衿,“你是怎么管你家那口子的?”

    何子衿想了想,道,“也没怎么管过,我们自小一道长大,他不是那样的人。”

    吴夫人羡慕不已,“你可真是命好。”

    何子衿笑,“吴将军与姐姐情分这样好,他看外头女人,姐姐自然不喜,反过来讲,不也一样么。”

    吴夫人正色,“我就没注意过外头的男人,我也不是那样的人,一般时常来往的不是家里亲戚就是他营里的兄弟。”

    何子衿笑道,“我是说,姐姐装着赞什么人一两句,你看吴将军吃不吃醋?”

    “唉哟,这话如何说得出口!”吴夫人委实是个正派人,闻言很是害羞,不过,想着江太太毕竟有学识,法子多,吴夫人还是忍羞打听,“这要怎么说呀。”

    何子衿道,“不要刻意说,那样太明显,你就不着痕迹,轻描淡写的赞一句,某某长得好,某某哪里不凡啥的。”

    吴夫人别看相貌生得好,她当真是个极本分之人,吴夫人还问何子衿,“这要是那死没良心的没反应怎么办?”

    “你自己不能先露馅,得装没事人一样。”

    吴夫人觉着,这念书人就是脑子好使啊,她回家试了几回,转头悄与何子衿道,“我们那口子总算把那把胡子剃掉了,你不知道,现在都不流行那一把胡子的男人了。你看纪大将军、祝副使还有你家江副使,现在都是唇上一撇小胡子,我听说,帝都有身份的老爷们也都这样打扮。偏我家那口子,年纪并不很大,今年还不到不惑之年呢,我说多少回他都不听,那一把胡子,瞅着仿佛六十一般。这回总算剃了,显得格外年轻,还说让我给他做几身鲜亮袍子。”

    何子衿笑道,“吴将军真是个听劝的。”

    “是啊,你不晓得,你家老爷一来,半城男人都开始梳洗打扮了。”

    何子衿笑,“还有这事?”

    “可不是么,都说你家老爷俊呢,我在我们当家跟前夸了好些人俊,我们当家都没反应,我一夸到你家老爷,他第二天就把胡子剃了呢。”

    何子衿:……

    何子衿道,“嫂子你可别夸我家相公了,叫吴将军误会就不好了。”

    “不会,老吴不是这样的人。再说,谁会误会你家江副使啊,江副使身边这样干干净净的不说,咱们北靖关的女人,有几人能有你这般容貌。”吴夫人道,“听老吴说,祝副使家里设宴,你家江副使都不叫歌伎近身,都知他是个惧内的。”

    何子衿:……这名声传的,真是误会啊!

    何子衿顾不得自己名声问题,先问,“祝副使家里还有歌伎啊?”

    “也不是祝副使家里的,是军中歌舞伎,一般哪家有宴会,召她们过去歌舞助兴。”

    “那样的女子,怎么敢碰呢?”何子衿道,“万一身子有什么病症,如何是好?”

    “她们每月都有军中大夫把脉检查的?”

    “这也不保险啊,万一有什么病一时没查出来,染在身上,岂不因小失大?”何子衿正色道,“再者,凡居高位者,朋友多,就没几个仇家了?要是有小人,特意弄这么个有病的,岂不正中小人下怀?介时毁的人是谁?其三,那些女子,多是获罪入了军中为歌舞伎,说可怜也可怜,说可叹也可叹,不是我说,这样的女子,身上是非就多。所以,我家相公是从来不碰她们,歌舞是用来听用来看的,哪儿就缺她们陪酒说笑了。所以我说,男人本分些,不独是为了家里,也是为他们自身前程。就夫差那样的大丈夫,还不因西施那美人计国破家亡了么。”

    吴夫人就爱听这样的话,连声道,“可不就这个理,唉,可惜我不比你会说,我心里也是这样想的。我那样管着老吴,不知道的总说我厉害,我这不是怕他出事么。年轻时家里穷,他征兵征到这北靖关,要不是有些运道,早在关外做了无名鬼。到二十多才攒了些银子,遇到我这冤大头嫁了他,这些年,怎么过来的啊。就因不容易,我才怕他学坏了,出事了,才管他管得紧些,其实都是为他好。”

    “吴将军定知道嫂子待他这一片心。”

    “他知道什么呀,不怨我就是好的。”吴夫人笑道,“我们大郎这就要定亲了,你要有空,过来吃杯定亲酒吧。”

    何子衿连忙打听,“哪家千金?定的是哪天的日子?”

    吴夫人笑道,“军中范千户家的闺女,极本分的女孩子,就定的下月初十。”

    何子衿笑道,“我一定过去。”

    吴夫人还道,“成亲就在腊月,到时让你家双胞胎帮着安床好不好?”

    何子衿道,“双胞胎都八岁了,有些大吧。”

    “不大不大,十岁以下都可以。”吴夫人笑道,“要不是你家龙凤胎小些,我还想请你家龙凤胎呢。”

    何子衿笑道,“龙凤胎小时候也常做这安床的差使。”帮双胞胎应下了。

    吴夫人又跟何子衿打听,“这生儿子什么的,我家倒是不愁。”她家俩儿子,没闺女,但,吴夫人就好奇,“这生龙凤胎、双生子,可是有什么诀窍啊?”

    “这哪里有什么诀窍。”

    “你莫要害羞,我这不是要娶儿媳妇么,到时传给儿媳妇。”

    何子衿笑道,“你看我家,以前也没有双生子的,我也不晓得因何就总是双生?我要是有诀窍,再生一对小闺女才好呢。”

    吴夫人道,“你家一对龙凤胎,一对双胞胎已是了不得的福气啦。”

    “是啊,孩子大都是天意。”

    俩人又说了一通儿女事。

    俩人聊的投机,何子衿干脆留吴夫人在家吃饭,吴夫人还说,“你家闺女呢?”

    何子衿笑道,“祝副使家的姑娘生辰宴,给她下了帖子。”

    吴夫人道,“你家闺女去祝家赴宴,虽然这话说着好像有什么私心,咱俩投缘,我还是得提醒你一声,可得叫你家闺女小心些那邵大娘子,那可不是好缠的,跟她那个娘一个货色!”

    话既开个头,吴夫人本就是个直来直去的性子,就直接说了,“外头人以为我不定多生气呢,我实与你说,当初生气是真生气,可气过了,我又庆幸不已,亏得我家大郎还算有运,没娶那装腔作势的东西。要是她早说,相不中我家大郎,我家难道是给儿子娶不上媳妇的人家吗?我家自然另去说亲。这眼瞅要定亲了,她不愿意了。她要是早与纪公子有什么情缘,也算她负了我家,对纪公子有情有义,偏生人家纪公子根本不认得她,她就在路边看人纪公子一眼,就相中了人家?唉哟哟,真真好大张脸!这等水性扬花之人,我家小子没娶,真是祖宗保佑。你可得留些心,那对母女,素有手段的。当初邵姐姐就是一心软,硬生生把自己气死了。”

    何子衿道,“不是说现在这位邵夫人是先邵夫人纳进府去的么?”

    “哪个女人脑子有毛病去给丈夫纳狐狸精啊,邵姐姐就是想要生子,外头本分女孩子多的是,何苦给丈夫弄这么个小寡妇,叫不知底里的还得说弄了个命硬克夫的呢。”吴夫人道,“她这事做的虽机密,我却是听邵姐姐说起过的,早就是会勾引男人的手段。那女人原是家里获罪发配来的,先是勾搭了个小百户,没几年就闹的那百户家鸡犬不宁,后来那小百户打仗时死了。坟头上土还没干呢,就跟邵将军有了首尾,她给先头那百户生了一儿一女,家里公婆都在,原是想她守着的,她哪里守得住,死活要出门子,邵姐姐知道这事时,那女人已是有了身孕,邵将军清明了大半辈子的人,就栽在这子嗣上头了,一听说有了身子,立刻就要接了她来家里。邵姐姐能怎么着,原就无儿女,在邵将军面前就跟矮半头似的,可这儿女,也不是说有就有的。先时邵姐姐说也怀过身孕,就因伺候邵家那刁钻老婆子,给累的流了产。这男人哪,哪里有长情的,先时说邵姐姐都是为了邵家,装出副不肯纳小的模样来。那女人有了身子,立刻把这话都忘到脑后了。这女人一进门,邵姐姐没两年就过逝了。你不晓得那副作态,我以往可是见过的,说自己不吃荤腥,就爱吃个炒青菜,还没有。你说他妈的大冬天的满城下大雪,哪里去弄青菜给她吃。这要真是个吃素的,萝卜白菜不是菜?说自己不吃腥,我看她鸡汤喝的也起劲儿着呢。对了,人家那鸡汤,必得细细的撇去汤上那一层油花,弄个澄澄澈澈的方能入口。初时还喝鸡汤,后来鸡汤都不能入口,邵将军托人处南边儿买回来的,这么大的海参肉贝,每天燕窝鱼翅的供着。邵姐姐就是这么给气死的,要搁我,我死前也得先宰了这狐狸精。”

    何子衿道,“那先时怎么你两家还要定亲哪?”

    “哪里是我,要搁我,我哪只眼睛看得上。是邵将军亲自跟我家那口子提的,我本不愿意,奈何我家大郎也是个没见识的,给那小狐狸娇怯怯的三言两语就笼络住了,就说相中了人家,我打了他两回也不改。那是我亲儿子,也不有真打死,何况我们两家素有交情,就说把亲事定下。结果,来这么一出,这也好,我们大郎现在可清醒了。”吴夫人一幅庆幸的模样,“他以前最喜欢斯文懂诗书的女孩子,现在最见不得那等假惺惺的,这范姑娘就很好,俩人也是打小认识,小时候为吃糖还打过架。初时大郎因着邵家那事觉着丢脸,出门喝醉酒,醉薰薰的跟外头人打架,遇着范姑娘,亏得范姑娘救了他,还着人送他回家。极懂事爽快的一位姑娘,大郎这回的眼光可是极好的。”

    何子衿笑道,“这也是大郎命里有妻运。”

    “我也这样说,我还特意去平安寺求了签,极好的上上签。”

    何子衿又恭喜了吴夫人一番,吴夫人极是欢喜,用过午饭,方得告辞。

    吴夫人刚走,阿曦就气哄哄的回来了,阿曦一回家就说,“真是气死我了,我去祝姐姐家吃饭,那姓邵的,见了我就姐姐长姐姐短的,她已经及笄了,比我还大一岁,叫我姐姐是什么意思?”

    何子衿一听也来气,道,“你就这样让她叫?”

    “我当然没让她叫了,我说了,你姐姐可不是我。后来她还非要跟我说私话,我没理她。我看她那样子,定要给阿珍哥做小的。”阿曦气得不行,道,“娘,你说,世上怎么有这样厚脸皮的人哪!”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啊。她以后再犯贱,你就说,既要做小,就先立规矩,你坐着,叫她跪着,你吃着,叫她跪着,你跟人说笑,还叫她跪着。”

    阿曦道,“她爹不是官儿大么,我怕给爹惹麻烦。”

    “这你别管,这样的贱货,你越客气,她当你好欺负呢。”何子衿道,“我见了邵夫人自有话说!她不能管教好自己家的闺女,就别怨别人帮她管教!”

    阿曦得她娘这简单粗暴且特解气的法子,心情大好,跟她娘道,“娘,你说,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她又不是找不到男人,以前要定亲的也是吴将军家的长子呢。给三品将军家做长媳,难道不比给人做小妾好?”

    “吴大郎命好,不然娶这样一个甘为妾室的东西,才真是倒了八辈子霉!”

    江家母女说人家邵大娘子甘居妾室,殊不知人家根本没想当妾,邵夫人正泪天泪地的与丈夫商量着,“我有什么法子,这事儿已是人尽皆知,大姑娘那里,不求她进门能与江姑娘比肩,江姑娘毕竟是陛下御赐的亲事,咱们大姑娘让她为大,做个平妻,尊她为姐,总可以吧?”

    邵将军摆摆手,道,“这事暂且不要提,江家刚来北靖关,还不晓得江家什么性子。原已得罪了吴家,难不成再去得罪江家?”

    邵夫人满脸泪水,抽咽道,“将军正三品之身,咱们的长女,退一步做平妻,难不成还委屈了江家女。”

    邵将军到底脑子还在,凭邵夫人眼泪成河,这事也没应。

    邵将军没应,邵夫人就亲自去与何子衿商量了,邵夫人或者是自恃三品诰命的身份,她比何子衿的四品诰命高两级,邵夫人先是说了闺女的一番深情,然后,说出了一番让何子衿十分怀疑邵夫人来历的话,邵夫人满眼泪花,嘤嘤泣道,“我早就知道妹妹你是个慈悲人,就看在我那丫头这番深情的面儿上,也没有不成全的她的道理,是不是?她愿意以令千金为先,她们原就是姐妹一般,以后继续做个姐妹,岂不好呢?”

    何子衿真怀疑邵夫人是看了nc剧穿来的白莲花。

    哪怕是穿来的老乡也没这么天大面子让我闺女把女婿让你闺女吧!何子衿按捺住怒火,微微笑道,“好不好的,我说不好。我家也只是与纪亲家定亲罢了。至于女婿纳不纳小,不要说现在两家还没成亲,就是成了亲,我家做了岳家,也管不到女婿屋里事的。邵夫人别来同我说,不如去问江夫人吧。纪珍姓纪,又不姓江,他的事,你怎么同我商量呢?”

    邵夫人仿佛听不出何子衿的不悦,拭泪道,“纪夫人与我说,此事必得您家点头。”北靖关人的都习惯称江夫人为纪夫人。

    何子衿笑道,“那就劳你去同纪夫人说一声,我家可是管不到女婿纳不纳小的事,让纪夫人做主吧。”

    邵夫人如听纶音,立刻去寻纪夫人商量,还口口声声说江太太已是应了的。纪夫人心说,这女人不是脑子有问题吧,何子衿怎么可能答应这事。纪夫人了解何子衿比邵夫人要深的多,何子衿少时就同纪夫人做过生意,后来嫁给江探花,俩人小日子过得和和美美的,怎么可能答应纪珍纳小!纪夫人不必想就知道邵夫人必是扯了谎,纪夫人倘不是看在邵将军面上,真不耐烦这个女人。凭邵夫人如何满面期待,纪夫人直接正色道,“我与江太太认识多年,邵夫人,要不要请江太太过来对质?”

    邵夫人立刻就哑口了,不过,邵夫人反应也快,道,“当真是江太太说,这事儿您做主就好。”

    纪夫人肃容,“那我就给邵夫人一个答复,阿珍绝不可能纳小。”不要说她没有给儿子纳小的意思,就是有,也不可能纳邵氏女!真个不知所谓!

    邵夫人脸色瞬间惨白。

    纪夫人可不是邵夫人这种背着丈夫行事的人,她非但直接正面具体清晰的回复了邵夫人,还与纪大将军道,“同邵将军说清楚,再叫那个蠢女人在我跟前卖弄聪明,下回可没这样客气了!”

    因近来纪夫人脾气见长,纪大将军的性子倒显的好了,纪大将军道,“成,我与阿邵来说。当初我就劝他,这女人做个侧室也就罢了,他非要扶正。”

    纪夫人怒道,“简直不知所谓!自己是个蠢人,就以为全天下都是蠢人了!明明没咱们阿珍的事,我还得一回又一回的跟江亲家解释!”

    纪大将军忙劝她,“江亲家一向明白,定能知晓咱家难处。”

    “叫谁家谁家愿意啊。刚定亲,女婿就这么多烂桃花!”

    纪大将军忙又劝了她一番,其实,跟江家解释的也不只是纪夫人,纪大将军也私下跟阿念提了一句,纪大将军道,“我已同邵将军说了,让他赶紧给闺女寻个老实人家。”

    江副使笑,“这邵将军刀枪血雨都见识过,不想竟拿这么个入籍继女没法子。”

    “他是英雄难过美人关。”

    江副使也不再多说,纪大将军同江副使打听窦太医的事,纪大将军道,“你帮我问问,有没有治女人脾气不好的药。”

    江副使纳闷,纪大将军补充一句,“阿吴让我问的,他不好意思直接与你说。”把锅给吴将军背了。

    江副使道,“吴夫人那个还用问吗,不是说早就那样脾气么,我看是绝症。”

    “不是,以前性子还好,就是这上了年纪,尤其近几年,脾气越发坏了。”纪亲家说的一本正经。

    纪亲家亲自相托,江亲家只好道,“成,那我帮着问问。”

    纪亲家松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