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美人记 > 440.北昌行之一二八
    第440章

    何子衿大手笔的捐赠让江家在北昌府走的颇是风光,阿念却私下同子衿姐姐道,“不知道亲家那里如何?”

    “什么如何?”何子衿哪怕先时不晓得宣慰司是个什么机构,这刚把阿念做宣慰司副使,不,军区副司令的事消化下去,见阿念这般说,不禁一问。

    阿念道,“自来文武都是两个阵营。我这突然转宣慰司任职,我自己都没想到,估计纪亲家更没想到了。”

    “由你来做宣慰副使不比别的文官强么?”何子衿没阿念这许多担心,道,“再说,宣慰司副使又不是只你一人。我就不信,北靖关里上上下下就都是纪亲家的人。”话到最后,何子衿声音压的颇低。

    阿念思量道,“我这做官,还如以往也就罢了。”

    “本就当如此。”何子衿道,“虽则咱两家是儿女亲家,也要你衙门归衙门,私交归私交的好。不然,咱们本就是亲家,就够招眼的了。这般公私分明,自己心底清明不说,对咱们两家都好。”

    阿念笑,“还是得姐姐时不时的提醒我。”

    “也不是我提醒你,闺女一定亲,你这心就不安定。”

    “你哪里晓得我做父亲的心,你说,闺女在咱家,千娇百宠的。要是以后嫁人到了婆家受气可如何是好?”阿念满腹担忧。

    “阿曦又不笨,再说,你这心担的也太早了些,不说这日子是人过出来的。就是为了闺女,你也别动什么私心,这靠人品实力说话,可是比私下关联有用。咱家是咱家,纪家是纪家,不论何时都不要忘了这一点。咱家有风骨,纪家自然不敢小瞧。你这做爹的想得太多了,阿曦这是嫁人,阿晔和双胞胎可都是要往家里娶的,难不成以后儿媳妇娘家也要嫁个闺女就听咱家的,不然咱家就虐待人家闺女?”何子衿话到最后自己都笑起来,问阿念,“你这探花脑袋成天都在想什么啊?”

    阿念不愧是探花,非但会胡思乱想,还会强词夺理,因自己胡思乱想被子衿姐姐笑话了一回,阿念硬是引申到子衿姐姐这做娘的不如自己这做爹的疼闺女,叫子衿姐姐揪他两下耳朵,这才好了。

    阿念还揉着耳朵道,“你说我这是不是耙耳朵啊?”

    “你这不是耙耳朵,你这是嘴贱。”

    二人说笑一回,阿念就问,“闺女呢?”

    “去朝云师傅那里看下棋去了,阿曦帮着算子,双胞胎也在师傅那里。”

    阿念道,“双胞胎术数比阿曦要好。”

    “这倒是,天天算私房,练得多自然就好了。”何子衿笑,“你说,双胞胎是不是有经商的天分啊。”

    阿念道,“谁知道,不过我看他俩不会经商。咱们儿女中,最会算的就是双胞胎,士农工商,为何士排首位,皆因其得利远在农工商之前啊。商贾虽擅银钱操作,得的多是明面儿上的利益,士族所得利益,远非商人可比。双胞胎要是能算清这个,估计会往仕途用心。要是算不清,经商亦无妨,只是我不愿他们握有太多金银,以免成了别人眼里的肥肉。”

    阿念刚操心完闺女,又开始操心双胞胎,子衿姐姐忽然说,“怎么看你有白头发了。”

    阿念立刻紧张起来,“哪儿啊哪儿啊!”

    子衿姐姐笑,“再操心下去就要长出来了。我只随口一说,你想的也太远了。”

    阿念是很注重自己容颜的,摸着刚留起的小胡子道,“以后我得开始用姐姐的护肤膏了,不然这年老色衰,怕姐姐会变心哪。”结果,又挨子衿姐姐揪两下耳朵,阿念这才舒爽了。

    朝云师傅听着小两口车里偶尔传来的笑声,给罗大儒连赢两局的郁闷都消散了些。罗大儒笑,“阿念与子衿这老夫老妻了,情分还这般好。”

    朝云师傅心说,这不是废话么。

    双胞胎揭他们爹老底,道,“大儒爷爷,我爹就那样,每回都要把我娘气得瞪眼,揪他耳朵,他才老实。”

    双胞胎这俩童言稚语的,把罗大儒逗得哈哈大笑,朝云师傅也忍俊不禁。阿曦说双胞胎,“合着你俩总是找事儿,非招我揍你俩一顿你俩就老实这事儿是遗传啊!”

    双胞胎现在就处在一处,说他们不懂吧,还稍稍懂些的年纪,总得说,是个似懂非懂的年岁,然后双胞胎就说了,“娘是爹的媳妇,大姐你又不是我俩的媳妇,打也是媳妇打啊,大姐你以后可不能再打我们,你去打珍大哥吧,说不定珍大哥也喜欢被人捶呢。”

    这话一说,双胞胎现挨一顿热乎的。

    双胞胎最爱跟姐姐打闹了,再加上朝云祖父偷偷使眼色,双胞胎还很有眼力的一屁股坐翻了棋秤,今日棋运不顺的朝云师傅立刻道,“罢了罢了,不下了。”

    罗大儒:以为我没看到你给两个小坏蛋使眼色么!

    还是阿曦这正义小天使先收拾了双胞胎,就说,“祖父你又耍赖。”

    “哪里,双胞胎不小心。”朝云师傅一幅仙风道骨的可靠脸。

    罗大儒道,“耍赖不怕,赌资拿来。”

    尽管少输一盘,朝云师傅到底不是个赖子,自袖管里摸出块晶莹剔透的紫玉输给了罗大儒。罗大儒把紫玉给了正义小天使,端起茶吃一口,不忘瞥双胞胎一眼,意味深长,“助纣为虐于财运有碍。”

    双胞胎虽然对那紫玉有些两眼放光,但自小在朝云祖父身边长大的他们才不会被罗爷爷离间呢,双胞胎异口同声的坚定道,“我们是祖父的小狗腿!”

    罗大儒一品茶喷双胞胎满脸,双胞胎如同被毁容般惨叫起来,其中,比较爱美的阿昀还哭了,阿昀是哇哇大哭啊,哭的那叫一个伤感,阿曦把紫玉送给他们都哄不干阿昀的眼泪,阿晏就比较好哄了,阿晏收了姐姐的紫玉,车劝阿昀道,“你就别哭了,这不都擦干净了。”

    阿昀呜咽道,“娘说脸上给人喷水就会落一脸麻子长出一脸黄斑,还没娶媳妇,变那么丑,以后可怎么着啊!阿晏,咱们要打光棍啦!”

    阿晏笑,“那些都是娘骗咱们的,有一回我不小心喷了三宝哥一脸,结果好几天过去,三宝哥脸上也没起麻子,也没长斑啊!”

    “真的?”

    “当然是真的。”

    阿昀这才擦擦泪,不哭了,然后,阿昀还跟罗大儒打听,罗大儒有没有孙女,罗大儒道,“干嘛?”心里还在琢磨何子衿这是怎么教孩子的哟,看把孩子吓得。

    阿昀哼吱两声,道,“要是万一我脸上长了麻子长了斑,娶不上媳妇,大儒爷爷就得把你孙女抵给我做媳妇。”

    罗大儒哭笑不得,朝云师傅与阿曦都笑到肚子疼。

    夫妻车里,阿念何子衿都纳闷儿,这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的,到底咋滴啦!

    才子车里,阿晔听着这些接连不断的噪音,简直为自己的秋闱操碎了心啊!他今年秋闱要是没有好成绩,就是被家里拖了后腿啊。

    阿曦到吃晚饭的时候还说双胞胎如何幼稚的事呢,阿昀振振有词,“都是娘跟我说的。”

    他娘笑眯眯道,“以前我还跟你说过睡觉不穿肚兜小雀雀就会被猫叼走,还有,嘴巴里说不好的话就会舌头长疮……唉呀,说的话太多,都记不得了!”

    罗大儒险又喷了汤,阿曦都说,“以后你可别吓唬他俩了,阿昀现下还当真呢。”

    阿昀愤愤的戳两下盘子里的蒸蛋,控诉他娘,“这是恐吓!爹,你说是不是?”

    他爹这没立场的,道,“你们小时候听不懂大人讲的道理,所以就吓吓你们,慢慢儿长大就得知道父母都是为你们好。”

    他娘给他们一人夹个焦炸丸子,双胞胎渐大人,不受他们娘哄了,阿昀道,“爹你还做官儿呢,你可不公正,就知道偏着娘说。”

    阿曦看俩小东西还不依不饶起来,刷刷两筷子把肉丸子夹走了,还说,“再没完没了,就把玉还我!”

    双胞胎哪里肯还,立刻既不追究娘说话恐吓他俩的事,也不提爹不公正的话了,抢回肉丸子后,就乖乖的吃起饭来,俩人现在就一人能吃一碗饭了,阿曦都怕他俩撑着。

    罗大儒倒是很欣赏双胞胎,觉着双胞胎的吃相好。

    阿曦与双胞胎道,“吃完别坐着,在屋里溜达溜达,别积了食。”

    双胞胎苦着脸,“哪里有空溜达,大儒爷爷报复我们偏着祖父,说晚上给我们补习功课,还要给我们留山一样多的课业。”

    阿曦笑,“这就不做祖父的小狗腿了吧!”

    双胞胎哪里还有说笑的心哟,纷纷跑去拍罗大儒马屁,希冀大儒爷爷给少给留些课业。

    对于双胞胎这种不爱学习的样子,阿念特意择日教导双胞胎,与他们道,“当年秀才试,我是案首,你们大哥也是第二名,待到了你们秀才试的时候,自己想想吧?”

    阿念的意思是,他得案首,长子第二,父兄这般出众,双胞胎怎么着也得有点儿学习的动力吧。不想,双胞胎反是放松了,双胞胎私下道,“大哥考不过爹,咱俩一定考不过大哥的。”

    阿晏道,“要是考得比大哥好,那大哥多没面子啊!”

    阿昀深以为然,还道,“咱俩可不有太努力了,不然,万一考个案首,不是叫大哥在家里垫底么!”

    这等狂话,阿念知道倒没恼,阿晔在才学上用第二秀才的名次将双胞胎碾压在地上险些爬不起来,阿晔还说他们,“就这点儿本事,还案首呢?你俩别孙山了就好。”

    于是,还没到北昌府呢,双胞胎就给兄姐欺负的不轻。

    待到了北昌府,因这次阿念做的是大官儿,宣慰司副使。副使是有朝廷提供的府邸的,按规格,也是四进宅院,因着阿念是纪大将军亲家,这宅子在阿念入住前还格外修整了一番,故而,江家人一到,颇觉住所不错。

    当然,这不错也不能与朝云师傅的庄园相比。

    朝云师傅的住所是闻法安排的,原本觉着自家免费住宅不错的双胞胎到朝云祖父的庄园里看了一回,回家都不用收拾包袱,直接就让下人把他们的东西搬朝云祖父那里了,从此,他俩就跟朝云祖父一起住了。

    以至何子衿都感慨:论势利眼,双胞胎才是得了老太太的真传啊!

    势利眼的双胞胎搬了家,江家入住新府邸颇是顺遂,主要是,一些细碎之事,纪家特意派了个管事过来帮忙,还有姚节、何涵都打发人过来了。待何子衿这里收拾好,先去纪家道谢,又往何涵家、姚节家各去走动了一回。

    几家人都很高兴,纪家没什么亲戚,江家是姻亲,在当下这绝对是实大亲戚啊。姚家何家都是如此,姚家就姚节一人在北靖关打拼,据江赢说,先时来过两个堂弟,在姚节家住的时候还是挺好的,平日里骑马打猎觉着北靖关是好地方,待姚节给他们在军中寻了个差使,初时俩人嫌是后勤工作,没意思。姚节就把他俩换前线了,结果,没俩月,二人就都回帝都老家去了。

    这事儿是江赢闲话时说起来的,江赢估计也是憋的很了,不好回娘家说婆家的不是,又以不好与外人说,她与何子衿相识多年,何子衿对姚家那些事再清楚不过。江赢叹道,“也就是在北靖关了,先时相公留了心眼儿,没给他们安排太显眼的职司,可说来,先时在粮草上,官职虽不高,却也是不错的肥缺了。当时我还说,跟宣慰司那边打个招呼就安排了,相公却说,一点儿小事,不值当惊动上头。他是粮草官那边有缺,使了银钱,给安排的。银钱还是小事,做了个三日五晌的,就说不能报效朝廷,相公又给他们换到自己麾下。不是我说,就是将来阿珍阿珠在我父亲麾下任职,也没有这样换差使的。闹到最后,人也没留下,都回了帝都去。”

    何子衿笑道,“这事也不稀奇,北靖关这里苦寒不说,别人只瞧见阿节升官升得顺,哪里知道阿节这些年吃的苦。拿命换来的功劳前程,岂是娇生惯养的官宦子弟能比的?这就是阿节的不凡了,当初他在帝都,何尝不娇惯,却有为自己挣下前程。”想那两个姚家子也实在不堪造就,姚节都将人放到自己麾下了,纵打仗辛劳些,姚节前程都是这样打拼出来了。他们在姚节军中,倘有军功,姚节还能不提携?

    江赢笑的无奈,“要是为我,我不过是瞧着这样的人不大喜欢罢了,我是为相公不值,这样的操心,那二人回去,怕也说不了相公什么好话?”

    何子衿道,“反正你们尽心了,是非曲直,谁心里还能没一笔账。”

    江赢说一回心里的憋闷事,就觉着痛快许多,她不是没手段的人,自然也不会凭那二人回老家胡说,只是这样费力不讨好的事,要没个人说一说,真个憋死了。

    心里顺畅后,江赢与何子衿说起北靖关的官眷来,她于北靖关生活多年,对北靖关官眷颇多了解,很细致的与何子衿说了一回,道,“姐姐是四品恭人的诰命,朝廷对武官太太的诰命向来爽快,这北靖关,别看地方小,论诰命,真不比北昌府少。不过,虽同是四品,像我其实就不及姐姐。相公是在外领兵的,江姐夫是宣慰副使,正管银粮。姐姐想想,这北靖关,大小将领有多少,宣慰副使却只有两人。”

    何子衿道,“所负责事务不同罢了。”

    “这么说也没差。”江赢道,“还有另一位祝副使,祝副使以前是打仗的,后来转了文职,祝太太是个老好人,见谁都说好。另外就是昭勇昭毅两位将军,都是正三品将领,昭勇将军姓吴,吴将军打仗很是厉害,吴夫人比吴将军还厉害,姐姐在北靖关住一段时间就知道,在北昌府,一般还是平民百姓家有女人打男人的,在咱们北靖关,就是许多将领家也常干仗的。另一位昭毅将军姓邵,邵将军是有名的儒将,家里夫人娇柔的很,一年三个六十五天,邵夫人三百六十天都在吃药,说话都不敢与她大声,怕把她吓昏过去。”

    何子衿“扑哧”就乐了,江赢也好笑,道,“姐姐住住就晓得了,也有意思着呢。”

    的确有意思。

    江家这刚没住几天,阿念就让子衿姐姐备些滋补药材,子衿姐姐得问个究竟啊,阿念道,“吴将军病了,祝副使叫着我一同去探病来着。”

    何子衿忙问,“什么病啊?”

    阿念小声与子衿姐姐道,“听说是出去偷喝花酒,给吴夫人捶了一顿,跪关宿搓衣板儿,着了凉。”

    何子衿道,“你与吴将军熟吗,就去。”

    阿念叹,“姐姐不晓得这其中的事儿,我也不想去,祝副使千万求了我。那日吃花酒,是祝副使请的客,吴夫人连祝副使一并恼了的。祝副使要一人去,怕进不了吴家门就得叫吴夫人撵出来。他就求我与他一道去。”

    何子衿道,“咱们新来,便是却不过祝副使的情面,去了也不要乱说话,你们这么去探望,吴将军会不会觉着没面子啊。”

    阿念道,“北靖关上上下下都晓得吴将军打不过吴夫人,这有什么没面子的,就当吴将军让着吴夫人好了。”

    何子衿这里备好药材,隔日,阿念就拎着东西去探病了。

    何子衿原以为吴夫人这般厉害,定得是孙二娘似的人物,不料人家吴夫人生得人比花娇,虽今年岁渐长,但那眉宇间的艳色,可见这位夫人年轻时定是一位绝色佳人。吴夫人待何子衿很是亲近,还夸了阿曦一通,笑道,“上回在夫人这里见了江太太,我就想,江太太真是难得的美人。今儿见了你这千金才知道,真真是青出于蓝,也就你家千金这样的人品,才配得上咱们北靖关的玉树啊!”

    何子衿笑道,“您实在过誉了。”

    “哪里是过誉,我是实话实说。”吴夫人拉了阿曦的手,道,“我家里两个小子,可惜没闺女。”又夸何子衿会养孩子,把闺女养得温柔知礼,与纪大将军结亲结得真正好。

    而另一位邵将军夫人,的确如江赢说得那般,身形就有些娇弱,脸上也稍有苍白,但也没看出有什么病容,就是整个人那神色有些娇怯怯的,邵夫人脸色始终是淡淡的,仿佛没听到吴夫人的话,更不会去接吴夫人的话,只是听着吴夫人寒暄罢了,话语很少,眼睛却时不时的瞟阿曦一眼。

    何子衿私下同江赢打听,江赢道,“姐姐不晓得,先时吴邵两家险些翻脸。”

    这事儿叫江赢说,江赢其实有些不好启齿,倒不是吴邵两家的事不好说,只是,事情还跟纪珍有些无妄关联。事情是这样的,吴夫人家两个儿子,邵将军呢,二女二子,吴邵两位将军说来也都是战场上拼杀出来的,这些年皆居高位,自是有些交情。

    原本,吴夫人长子吴大郎对邵家的邵大娘子很有些心意,北靖关民风较北昌府更为开放,这里就是官家女眷出门都多有骑马的,更没有那种什么男女不有见面的规矩。何况,吴邵两家本有交情,两家的孩子打小就认识。吴邵两家看孩子们不错,就打算把亲事定下来,这其实与纪珍有什么关系呢?纪珍打小就去了帝都,偏生好不好的,纪珍那“玉树”的名声,不晓得怎么就传回了北靖关,反正,邵家是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