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美人记 > 434.北昌行之一二二
    第434章

    阿曦这亲事,除了自家商议,何子衿也悄悄的同娘家提了提,沈氏道,“阿珍也是咱们看着长大的,就是现在阿曦年岁略小些。”不过想想,纪家也是一品大员之家,这世间,比纪家再好的人家也不多了,沈氏对外孙女这亲事还是满意的,道,“就是那郡主什么的事,可得料理清楚,别叫人家记恨。”

    何老娘对此的意见是,“嗯,知根知底的孩子,不错,先定下也好,别叫阿珍被人抢走了,我看阿珍生得实在俊俏,他又年长几岁,打他主意的人家一准儿不少。”又说,“阿曦起码过了及笄礼才能出嫁啊。”

    何子衿笑,“怎么也要十七才好嫁人的。”

    何老娘一幅老谋深算的模样,“先定下来,别看好媳妇好寻,略差不多的人家养出来的闺女都不会太差,这好女婿可是难找,过这村没这店。何况,阿珍这般俊的。”两次提及纪珍俊俏,对于只爱夸自家孩子的何老娘而言,可见纪珍这颜值还是禁得住推敲的。

    听婆婆这话,沈氏笑,“咱们阿曦也不差啊,阿曦这模样,比子衿当年还俊三分。”主要也是外孙女拿得出手,要不纪家也不能这么早就来提亲事,宁可拒了郡主也要娶自家外孙女!沈氏一想到此事,心下也是很自豪的。

    “这倒是。”何老娘说到重外孙女也很是高兴,道,“我一出门,只要说到咱们阿曦没有不夸的。”

    沈氏道,“可不是么。杜提学太太就常在我跟前说起阿曦,还有苏参政夫人,阿曦不是与苏姑娘也挺好的,那苏家二郎,听闻才学亦是不差。”

    何子衿还当真考虑过苏家,不过,一则,纪家先来提的亲,而且,对纪珍的了解自然更深一些,且两个孩子又是青梅竹马,阿念何子衿商量后,便应了纪家。还有一样,纪家人口简单,纪大将军据说是族人现在也没几个了,而苏家则是大家大族,人口众多,势力复杂,虽族人居高官者众,何子衿还是担心闺女到这种大家大族受辛苦,不说别的,就是大家族那些个人际关系,人情往来,也够费心费力的了。倒不如纪家这样人口简单的人家,一样官宦人家,虽不比苏家家族庞大,事情到底略少些的。

    阿曦与纪珍的亲事,三姑娘、何琪知晓后,都说好。

    三姑娘笑,“一则门第配得上,二则最难得是青梅竹马,咱们也算看着阿珍那孩子长大的。”

    说到亲事上的,何琪道,“我想给隋姑娘说一门亲事,也不知成不成?”

    几人都是知道隋姑娘的事的,再加上隋姑娘的爹隋夫子是官学的先生,家里孩子们大都被这位隋先生教导过课业。先时隋姑娘和离,大宝阿晔等人都帮过忙的。所以,对隋家的事,大家皆不陌生。三姑娘就说了,“隋姑娘和离在家,她又年轻,能再嫁自然是最好的。”

    何子衿问,“不知是哪家的公子?”

    何琪道,“是我家隔壁的一位张秀才,媳妇去岁生孩子时难产去了,他伤心的跟什么似的。我想着,他们两家都是书香门第,倒也配得。那张秀才年纪也不算很大,今年整三十,家里一子一女,姑娘略大些,今年九岁,儿子才不过一周零俩月。我想着,隋姑娘毕竟不能生育,她要是到了张家,好生将这张姑娘张小郎带大,这与亲生的又有什么差别呢?那张秀才家里不算太富,却也有五六百亩田地,吃穿不愁的。”

    三姑娘道,“这亲事倒是不错。”

    何子衿想了想也说,“虽隋姑娘比张秀才小几岁,只要张家家里人好,倒也不失为一桩好姻缘。就是一样,后娘难当啊。”

    何琪道,“谁说不是呢。可隋姑娘这种情况,能遇着张家小郎这样不记事,而且生母是生产去了的,不能不说是运道。倘是别个人家,孩子们都记事了,那更难做。”

    大家说了一通隋姑娘的艰难来,何子衿不禁暗叹,隋姑娘这情况,不要说搁现下,就是搁何子衿曾生活的年代代,能看透的也不多。

    何琪是个热心人,见都说这亲事可做,心下很是欢喜,说回家就操持的。只是,何琪这样说过后,就没再听到有关隋姑娘亲事的消息。倒是阿曦同她娘商量,“学里管杂务的方嬷嬷病了,纪嬷嬷给了方嬷嬷假,听纪嬷嬷说,方家人过来学里禀了,方嬷嬷得的风寒,且得将养着呢。学里少个管杂务的嬷嬷,娘,你说让隋姐姐来学里代一代方嬷嬷的差好不好?”

    何子衿心下一动,道,“前儿还听你何舅妈说要给隋姑娘说一门亲事呢,她哪里有空。”

    “没听说啊,我只听隋姐姐说,倒是有几家媒人往她家说亲,只是她不大想成亲,更不想给人去做后娘。她在家吧,隋师母一直叨咕她,她就跟我打听看女学有没有合适活计,她愿意过来做。”阿曦与隋姑娘差七八岁呢,俩人硬是能说得来。

    何子衿问,“隋家能愿意她到女学做事?”

    “这有什么不愿意的,隋姐姐之前还做绣活到三姨妈和何舅妈的绣坊去寄卖呢。我想着,在女学里管些杂务,比她做绣活轻松呢。而且,是隋姐姐主动跟我提的。”

    何子衿倒没什么意见,道,“倘隋家也乐意,你去跟纪嬷嬷说一声,让隋姑娘先去见纪嬷嬷,倘纪嬷嬷允准,就让隋姑娘过来吧。”

    阿曦高高兴兴的应了。

    待到八月十五,于别的地方,可能是阖家赏月的日子,于北昌府,已是滴水成冰的气候。就这样的气候,纪珍打发人送来颇是丰厚的中秋礼,那礼单,一看就是按着岳家的例送的。

    如今尚未成亲,这礼江家是不必回的。这也是时人规矩,定亲之后,但凡三节,男方都要给女方送节礼。

    阿晔还有些奇怪,道,“阿珍哥家怎么送这样厚的礼啊,与往年颇有不同。”

    何子衿笑眯眯地,也不打算瞒儿子了,“阿珍要和你妹妹定亲了。”

    这句话对于阿晔的打击不亚于一个九天玄雷落下,阿晔大张着嘴,都不能信。何子衿见儿子瞪着眼张着嘴都不会动弹了,连忙唤他两声,“阿晔,怎么了?”

    阿晔震惊的望向他娘,问,“到底怎么回事?为啥我妹要嫁人啦!”

    何子衿道,“不是嫁人,就是先定亲,出嫁的事以后再说。”

    “那也不该这么突然啊,胖曦可还没及笄呢,这,这是要做童养媳么!”阿晔意见大的不行,虚握着拳头道,“娘你怎么不早跟我说,我好去打听一下阿珍,咱们可是这好几年没见了,万一他在帝都不老实,学坏了怎么办?岂不是把胖曦一辈子都坑了?”

    “已经打听过了,阿珍挺好的,并没有学坏。”何子衿连忙安抚儿子。

    阿晔气哄哄的哼一声,“那也没有这么早就来女孩子家提亲的,人谁家提亲不是待女孩子及笄之后啊,他这么急,一看就是有猫腻。”

    不得不说,阿晔还是很聪明的孩子,一眼就看出纪家这着急之处来。何子衿便把楚王郡主的事儿告诉了阿晔。聪明人的好处就是不会无理取闹,阿晔听母亲说了此事,虽亦有些恼意,却不会说纪珍招惹楚王郡主的话,倘是纪珍主动招惹的,怕纪珍就不会急惶惶的回来找他妹定亲了,想来是那郡主有失礼之处。阿晔思量片刻,仍是与他娘道,“娘你跟爹也忒好说话了,再怎么也该叫他把郡主那事儿料理清楚,这么赶回来跟胖曦定亲,岂不是明摆着把胖曦做挡箭牌么。”

    何子衿笑道,“咱家岂会不晓得这个,已是与纪家说了,必然要请陛下赐婚方好,如此,楚王府那边儿也没的话讲。”

    阿晔这才稍稍气平,还是埋怨爹娘草率,早早的就把妹妹许了出去。其实,阿晔甭看小,他一向以家里的小男子汉半个当家人自诩,他爹平日里衙门事多,家里很多外务都是阿晔帮他娘打理的,所以,阿晔一向也很关心弟妹,包括对他妹的亲事,阿晔也是有些想法的。叫阿晔说,纪珍虽小时候相处过几年,但纪家可真不一定是最好的人家,苏家与他家交情也不错,阿晔的同窗苏二郎,平日里待他妹也挺好的。

    不料,他都不晓得呢,爹娘就应了纪家的亲事。

    阿晔埋怨他娘一回,又埋怨他爹,他爹心里那叫个伤感哟,他爹道,“唉,该给阿曦招个上门女婿的。”好吧,他爹这种想法也有些偏激,这世间肯做上门女婿的男人,就没有不窝囊的。难不成就为了把妹妹留家里,便给妹妹配个窝囊男,那也太委屈妹妹了。

    阿晔看他爹他娘都不是能商量大事的,只得去找朝云祖父倾诉家里的事,阿晔一幅愁肠百结的模样,“真是少看一眼都不行啊,我稍不留意,我爹我娘就急匆匆的把胖曦许给纪珍了。祖父你说,这事儿多唐突啊!”

    朝云祖父一面翻看着棋谱,一面听阿晔说家事,朝云祖父道,“这不是阿曦相中那小子了么,她愿意就成。”

    “胖曦能有什么主意,她一个小女孩儿家,觉着别人给她写两封信,送些东西,就当是好人。”阿晔惆怅道,“她哪里晓得,人心险恶的道理。”

    朝云祖父:……

    早熟的阿晔表示了对妹妹亲事的不放心,朝云祖父看阿晔一眼,指尖摩挲着一粒黑玉棋子,道,“这有什么不放心的?将来过得好自然没啥,要是过不好,再给阿曦寻个好的就是?”

    阿晔道,“纪家都在想法子让陛下赐婚呢,这御赐亲事,还能悔亲?”

    朝云祖父不以为然,“别说御赐的亲事,就是圣旨还有召回去重写的呢。”

    阿晔则有些不能置信,在他看来,圣旨啥的,这就是永不能变的事了,怎么还会有圣旨召回重写的事。朝云祖父淡淡道,“等你再大些,或者就能明白了。”

    总之,朝云祖父是半点儿不为阿曦的亲事操心。

    朝云祖父同阿晔道,“只要你以后有出息,谁敢欺负阿曦?”

    阿晔叹道,“这道理我自是明白,只是倘阿曦误许给这样的势利人家,就太委屈她了。”

    朝云祖父摸摸阿晔的头,欣慰道,“长大了。”

    阿晔道,“我们家,我少操一点儿心都不成。”

    朝云祖父一乐。

    阿晔还是回家教导了妹妹一番,倒不是跟妹妹说纪珍的坏话,亲事两家都定下了,想着纪珍也承诺婚前婚后干干净净的,还算有诚意。而且,定亲后他们就是大舅子妹夫的关系,他干嘛在妹妹面前说妹夫的坏话啊。只是阿晔同妹妹说了一通女子当适当矜持的话,阿晔悄声道,“平日里该说就说,该笑就笑,不要太扭捏,那样显得拘谨,没气度。但也不要给纪珍占到便宜,我跟你说,男人都是贱皮子,你太近,他觉着烦,你略有些架子,他反觉着你珍贵。可也不要太高高在上,那样不接地气,就谁都不敢亲近于你了。”

    阿曦怪不好意思的,“哥你说啥啊,我跟阿珍哥再正经不过的。”

    “提醒你一二。”阿晔坐他妹身边儿,道,“看你这样儿,就知道他起码私下拉过你手。”

    阿曦道,“小时候我们还常手牵手玩儿呢。”

    “小时候还睡过一张床呢,现在行吗?”

    “好啦,我知道你的意思。我又不是随便的人。”阿曦自知哥哥好意,笑问,“哥,你是不是也那样啊,近则不逊远则怒。”

    “敢说你哥了!”阿晔现在很有做哥哥的样子了,道,“也就是我不晓得,爹娘就把你亲事定下了,要是我晓得,断没有这般容易的。”

    阿曦道,“我亲事定下,你亲事也就快了。”

    阿晔道,“这不一样,你女孩子家,怕耽搁花期,早些定亲无妨。我是男人,自当功名有望,再论亲事。”阿晔还是很有计划的。

    阿曦道,“总是望功名望功名的,你以为男人耽搁久了,就能寻到可心的亲事了?虽说男人略大些,只要有本事就能找十五六的小姑娘,可你想想,到时你二十几岁,那十五六的能跟你说到一处么?”

    “你还先操心自己吧,我不急。”阿晔心说,我这深奥的思想与过人才华,本也不是女人能懂的。好吧,阿晔这爱操心的内心深处,其实是一颗很是倨傲的小心脏呢。

    吃过中秋节的月饼,再喝过重阳节的菊花酒,对了,顺带给重阳贺了回生辰,大家都说,重阳的生辰哪年都不能忘。

    刚进十月,陛下赐婚的圣旨就到了。

    说来极是体面,这是北昌府有历史以来第一桩御旨赐婚呢。所以,这消息散播速度非是寻常。

    就像先前沈氏说的那般,北昌府关注阿曦的人家不少,主要是江按察使做官做得顺风顺水,江家家资也颇是丰厚,江太太两样生意,一则要红参护肤膏系列的胭脂水粉,一则女学,真是赚钱赚海了去,只要长眼都能看出来。再则,阿曦自身生得相貌极好,而且平日里见着,也知阿曦性子不错,言谈举止既大方又符合时下审美,这样一位闺秀,自然会受关注。

    可谁也没想到纪家下手这么快啊!

    完全不符合时人的规矩好不好,哪里有在人家闺女未及笄之前就提亲的啊,话说纪家果然不愧是大头兵出身,半点儿规矩不懂。

    但,人家毕竟是请动了圣旨赐婚,这等手段,便是很有相中阿曦的几家,面儿上也不好说什么的。当然,私底下会不会嘀咕纪家,就不知道了。

    纪家的行动速度委实一流,赐婚的圣旨一到,姚节立刻护送岳母小舅子过来江家商量下聘的事,纪家已是将聘礼单子都拟出来了,至于下聘的日子,江夫人与何子衿道,“日子就由亲家你来定,给他们卜个大吉大利的日子方好。”

    何子衿笑应了,她知道纪家的意思定是赶早不赶晚的。

    江夫人与何子衿说着话,纪珍姚节坐陪,说一时话,何子衿这里已备好上等客房请江夫人等去休息了。纪珍下午不必人吩咐就去接阿曦妹妹放学了。

    这定亲之事,多是两个女姓长辈在商量。主要就是关于聘礼方面的,纪家颇是大手笔,那聘礼单子,现银就有五万两。一般来说,男方聘礼多少,女方嫁妆就要多少的。何子衿虽不比纪家发战争财这种豪富,这些年家底也丰足,给闺女五万陪嫁也陪嫁得起。但何子衿一向是个低调人,就与江夫人商量了,面儿上别弄这么多,摆出一万银子来就是了。连带聘礼,她家面儿上也出两万左右的嫁妆,其他的叫闺女做私房。不然两家都寒门出身,弄得这么豪富,也不大妥当。

    江夫人没什么意见,其实这上头男方怎么都好说,就是女方这嫁妆,可是要经官府行大印的,这是有法可依的,以后这就是女方的私产,归女方自己处置的。倘以后和离啊,或者以后传与子孙,都可由女方一人作主。像何子衿这种,私下给闺女私房的主意,其实不利女方。但由于何子衿是极其拒绝太过大张旗鼓的,而且,她弟弟成亲也就一人三千银子聘礼,她实不想太过铺张。

    这些事,江夫人都听何子衿的,江夫人道,“介时我将余下的四万银子另装个红包,私下给你,你帮阿曦收着,他们小两口以后是想置地还是想置产业,都随他们。”

    何子衿自然应允。

    当然,江夫人如此正大光明,直接将银子私下给女方,而不是说,我给儿子收着啥的,也可见其诚心诚意。因为,在江夫人看来,亲事既是御赐,便是一辈子改不了的。而且,江家也是有头有脸的人家,就这一个闺女,江太太看他家的聘礼单子根本眉毛都没皱一下,可见江家亦是身家丰厚之人,纪家自不怕江家会于嫁妆上反悔,反正都是给孩子们的,到底最后也是传给纪珍这一脉的儿孙,最终实惠还是纪家得的。

    两家商讨亲事,要搁个刁钻人家,估计有的商量,要接礼数繁琐的人家,也有的商量,在江夫人与何子衿这两个俐落人这里,三天就都商量妥当了。

    这几天,江夫人也抽空拜访了下何家,主要是江按察使的家族就是江家一家子人,倒是江太太有娘家,江夫人自家也是亲戚少的,如今两家既成了亲家,以后自当多亲近才好。

    原本何老娘沈氏都觉着跟一品夫人说话,不一定能说到一处去,不想,不过一盏茶的时间,大家说笑间,便熟络的好像认识多少年似的。何子衿都觉着,江夫人真是人才中的人才啊。

    唯一遗憾的就是纪珍了,纪珍原想着,他娘这次过来商议亲事,怎么也要住小半个月的,结果,他娘就用了五天连定亲带外交都搞定了。事情办完,江夫人自然要回北靖关,纪珍只得与他娘一道回去,他娘还问,“你要不要多住几日?”

    纪珍挺想多住几日的,不过,仍是道,“我同娘一道回去。”总不能他这亲儿子留岳家,反叫姐夫一人送娘回家。叫他爹晓得,定要训斥他的。

    江夫人就并未多说了,只是,听丫环说,他儿子给人家闺女写了偌厚的一封信留下了。

    说来,就纪珍这爱留信的毛病,而且,一留就是这样的长信,也挺叫江家无语的。江太太何子衿都说,“这要是阿珍考科举,写文章定是一把好手。”

    阿念道,“来来来,给我瞧瞧,都给咱闺女写啥了写那么老厚。”

    何子衿义正严辞,“哪能偷看闺女的信?”

    阿念笑,“他要是不想让咱们看,就直接给阿曦了。既是交到你手上,就是过明路的。”

    好吧,阿念都这样说了,何子衿这个没立场的,还一向自诩开明人,会尊重儿女**权的家伙就把信拿出来了,阿念看那厚厚的一封,信皮都鼓鼓的不大够装的样子,不由怀疑,“这写了一宿吧。”先看信皮就三字:曦妹收。阿念评价,“忒肉麻。”不得不说江按察使已经忘了自己小时候一口一个“子衿姐姐”的事了。

    让江按察使喜悦的是,纪珍这信并没有封口,江按察使笑,“这孩子倒也懂事。”这就是不怕长辈查看。江按察使立刻取出来,很大方的阅读起来。只阅读了一半,江按察使就把信给闺女放回去了,并且立誓,再不偷看女婿写给闺女的信了,这大冷的天,硬是麻的他一身鸡皮疙瘩,简直要冻死人了有没有。

    不说纪珍这险把老丈人冻坏的信,阿曦这里的事刚定下来,江仁家就出了大事,据说,不晓得因何,江仁大动肝火,把大宝打了个动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