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美人记 > 426.北昌行之一一四
    第426章

    俊哥儿不过五六日就收拾妥当行礼,往帝都府而去,阿念还笑了一回,“这追媳妇可真是积极。”

    何子衿笑,“这事儿再不积极,还有什么事积极。别看俊哥儿嘴硬,他心急着呢,要不,能这么急匆匆的的往帝都跑。亏他先前沉得住气,没露半点儿口风。”

    阿念笑,“露不露口风,我看俊哥儿这事八\九不离十。”要不是有些谱儿,阿冽不能特特打发人送信过来。

    “顺不顺利的,祖母定又要烧香了。”何子衿掰了个杏子,分给阿念一半,咬一口,满嘴甜香,何子衿道,“我给她老人家算着呢,她老人家花在这香火银子上的钱,今年都有十两了。”

    “今年是有事儿,兴哥儿这不是考秀才么。明年更得花得多。今年还只是祖母烧香,明年三姐姐、阿琪姐都得跟着一道烧。”毕竟,兴哥儿秀才试顺利,已决定明年继续下场举人试。而明年,大宝二郎都要下场秀才试。

    何子衿道,“其实,大宝年纪比兴哥儿还要大一些,你不说大宝文章也不错么,我以为大宝儿今年就得下场呢。”

    “大宝这孩子心气儿足,自阿冽起,虽则科举顺利,但无人一得案首,俊哥儿是最好的,得的是第二名,大宝文章火侯差不离了,他把秀才试放到明年,就是奔着案首去的。”阿念对于几个孩子的功课都心下有数,当然,对孩子们性情也是有相当程度的了解。

    “今年考不一样?难不成还怕压兴哥儿一头叫兴哥儿脸上不好看哪,兴哥儿不是那样的人。”

    “兴哥儿倒是没什么,只是怕外头小人多嘴。”阿念道,“再者,阿冽他们得不到案首,其实也有岳父为官的原因。一般而论,科场上的规矩,若差距不大,案首都是给寒门子弟。”

    “还有这样的说法?”

    阿念点点头,何子衿立刻联想到自家,“那以后咱们阿晔科考,也拿不到案首了?”

    “这也得两份考卷水准差不离,方先取寒门子弟。倘明摆着一份极出众,一份稍逊色,主考官也不会这般泥古不化的。”俩人说一回科考,何子衿就问起阿念的三十寿辰来,阿念本不想过,何子衿劝他道,“升迁酒就没摆,这整寿宴的酒再不摆,得叫人寻思你这按察使是不是有问题了?”

    阿念一笑,“成,就按前年姐姐生辰酒的样子,摆两日就可,莫大作排场。”

    何子衿一笑应了。

    阿念的官儿做的顺风顺水,他的生辰酒,李巡抚苏参政等人都过来了。远在北靖关的何涵姚节也特意命人送了寿礼来,再者就是沙河县的庄典史邵举人,因差使不忙,都亲自来了。

    庄太太还带着家里长孙一道过来的,庄小郎小小年纪,已会背些蒙学书籍,奶声奶气的模样,极是可爱。何子衿命人拿个金锁给他,庄太太千恩万谢的收了。她现在也是富家太太作派,家里自不会少了金银,但这是按察使太太给的金锁,如何一样。庄太太倍觉体面,庄小郎年纪比双胞胎略小一些,何子衿让双胞胎带他去玩儿了。

    庄太太对这个长孙十分自豪,悄与何子衿道,“我那儿媳原是秀才家出身,我这孙子,一下生就会念书。我琢磨着,我这孙子定是遗传了我那秀才亲家的文气儿,”

    何子衿笑道,“那可好,不正合你的心意么。”

    庄太太眉眼弯弯,十分自豪。

    段太太也亲自过来贺了一回,不过,因此次是江按察使的生辰,段太太并未如何子衿生辰那般呆足一日,只是露个脸,就又去张罗生意了。

    几家子亲戚都过来了,何老娘深觉风光,孙女婿做高官,她老人家也是受到奉承无数啊!想想就暗爽不已。就是人人都喊她老安人是咋回事啊,她宜人的诰命只是还没下来而已啊!

    不过,趁着江按察使的三十生辰,何老娘着实荣光了一把。

    阿念何子衿都是抓紧时机锻炼孩子们,除了双胞胎、三宝、三郎年纪尚小,重阳大宝二宝二郎都拎出来跟着外头帮忙,也见见人。就是俊哥儿这先往帝都去的,也提前准备了给姐夫的寿礼。阿曦则是跟着她娘在内宅张罗,每逢此时,三姑娘何琪就会念叨一回,“咱们家,就是女孩子太少。”

    好在,女孩子虽少,重阳这早早把媳妇娶进门的,就有媳妇能过来帮着一道张罗。宫媛早便认了何子衿做干娘,张罗起来更是名正言顺,她本就伶俐能干,尤其这样的日子,真是一个顶俩。何琪私下同三姑娘赞了好几回,三姑娘颇觉脸上有光。

    总之,先时何子衿尚是知府太太时,生辰便够热闹了,何况阿念现在升了按察使,热闹上还得添个更字,用双胞胎的话说,“招待小朋友,都累得腰疼。”也不晓得招待小朋友与他们的腰有什么关系,再者,小屁孩儿一个,你们有腰么!

    有没有腰,父亲生辰宴结束,双胞胎都要他们娘帮他们按摩一下,何子衿一人一个屁股掌,俩人就乐颠颠的跑起来玩儿了。

    待过了阿念的生辰,这一年,何子衿的肚子依然没动静,何老娘还与儿媳说呢,“看来丫头像你,就是三子一女的命。”

    沈氏笑道,“三子一女已是兴旺了。这北昌府,谁不说咱们子衿有福,还有龙凤胎、双胞胎,谁见谁喜欢。”说着,沈氏想到一事,笑道,“前儿郑太太还悄悄同我打听阿晔的亲事呢。”

    “阿晔这才十二,也忒早了。”何老娘突然警醒,“难不成郑太太是想把她家孙女说给阿晔?”

    “不可能。”沈氏笑道,“先不说郑家的门第,就是郑太太那脾性,也不有做亲。我看,她就是随口一问罢了。说来,阿念就生得好,我倒觉着,阿晔比阿念少时更俊。”

    “可不是么。阿晔这孩子会长,专挑爹娘好看的地方长呢。”何老娘对于重外孙的相貌啊才学啊,很是有些小骄傲,何老娘道,“你说阿冽也没个闺女,咱丫头这也没动静,要不,姑舅做亲,多好?”

    怪道婆婆念叨起闺女的肚皮来,原来是这个缘故。沈氏笑着附和婆婆,“谁说不是呢。”婆媳俩话些家常,沈氏不禁想起远在帝都的次子,“不晓得俊哥怎么样了?”

    何老娘如今很有自信,道,“不必说,咱俊哥儿那相貌那身量那气派,只要有眼光的,没不喜欢他的。”她老人家身体力行的实践了一句话,孩子是自家的好。

    相对于婆婆,沈氏则没这么乐观,人杜家可是大理寺卿的门第。何老娘瞧出媳妇的担忧来,与媳妇道,“我早打听了,大理寺卿是三品官儿,咱阿念也是从四品了,再升两级,就是三品。”因孙女婿是从四品高官,故而,何老娘眼界见长,她老人家竟不觉着三品官是高不可攀的门第了。

    “这外地官儿与帝都的官儿不一样呢。”沈氏道,“外地三品官儿,到了帝都,怕是连个从三品都捞不上呢。”

    “咦?这是怎么说的,不一样都是官儿么!”何老娘就不明白了。

    沈氏道,“我也是听阿冽他爹说的,帝都的官儿金贵哪。”

    这么一说,何老娘也不放心起来,不过,何老娘有主意,“赶明儿咱们去庙里给俊哥儿再烧烧香,加把劲儿。实在不行,我出十两银子,让咱丫头帮着卜一卜。”为啥何老娘总是倾向于先烧香后占卜啊,实在是,何子衿这卦颇贵,要十两银子一卦哩。

    十两银子!

    她老人家如何舍得哟!

    故此,非得极要紧的事,何老娘方会拿银子请何子衿帮着卜一卜。

    好在,这回何老娘还未破财,俊哥儿就托人将信送了回来。沈氏看后大喜,信中说杜家已是允了亲事,阿冽余幸帮着准备定亲礼了。

    沈氏将这事一说,一家子尽皆欢喜。

    兴哥儿道,“我去跟姐姐说一声!”

    沈氏笑,“你先说一声,今儿晚了,明儿叫你姐家来说话。”

    兴哥儿应了,骑马往姐姐家走了一趟。何子衿当天傍晚就拖家带口的回了娘家,细问俊哥儿这亲事。当天,一家子就在娘家吃的晚饭。沈氏笑道,“也是你爹多了个心眼儿,提前写了封求娶的信,叮嘱了俊哥儿,要是人杜家愿意,就将这信拿出来,请你舅舅与阿念一道送去,以示郑重。要是人家不愿,就莫要再提。”说着,沈氏眼角眉梢皆尽喜色,笑着把俊哥儿和杜寺卿的信递给闺女女婿,道,“看来,俊哥儿还成。”

    “自是成的。”何子衿也为弟弟高兴,一日十行的看过信,笑道,“先时阿念就说,俊哥儿这么着急往帝都去,这事儿啊,八\九不离十。”

    沈氏道,“他这亲事定了,再把兴哥儿的媳妇相看好了,我这辈子的心也就放下了。”

    “哪里能放下,操心完儿子,还有孙子呢。”何子衿打趣她娘一句,问起俊哥儿定亲的事来,沈氏道,“这么大老远的,咱们也过不去,好在你外祖父和舅舅在帝都,你祖母说了,托人捎三千银子过去,就按这个数目,让你舅舅帮着给俊哥儿置办聘礼。眼下还不急,杜家姑娘年纪小,俊哥儿也要准备后年春闱,待春闱后成亲不迟,先过六礼。”

    何子衿道,“娘你什么时候捎东西,与我说一声,我也有东西给俊哥儿。”

    沈氏一口应下。

    俊哥儿这门亲事,皆大欢喜。

    主要是,杜大人官声极好,阖帝都都有名的。沈素还特意在信中说了此事,何恭毕竟也是正统翰林出身,虽是寒门起家,相较于余家那样的官宦世族,何恭心下还是更喜欢杜大人这样的寒门清流,官声清正的人家。

    对于俊哥儿的亲事,何琪深有感触,私下与丈夫道,“俊哥儿这亲事就叫人明白,只要把孩子教得好,不怕没好亲事。”

    好吧,媳妇坚持给儿子寻书香门第,闹得江仁现在都不敢提长子的亲事了。

    其实,原本江太太江老爷江老太太江太爷都有些急大宝的亲事,但,何琪就是这样了不起,她非但说服了丈夫,她连公婆、太婆太公都一并给说服了。何琪说了,起码等大宝中了秀才,再议亲事。

    据三姑娘说,何琪这一向节俭的性子,为着大宝的秀才试,非但去庙里文殊菩萨那儿虔心烧香,还捐了五十两香油钱。好吧,三姑娘总说何琪,她自己往庙里捐银子亦是大手笔。以至于现在那些庙里庵里的和尚姑子见着她们师姐妹就跟见着财神爷似的,亲热的了不得。兴许是心诚所至,第二年秀才试,大宝不负所望,拿下案首。就是二郎,也弄了个廪生尾巴,三姑娘深觉有面子。无他,二郎秀才试虽不及大宝,但二郎胜在年纪小啊。

    这喜事,也是扎堆儿的,大宝中案首二郎考廪生的喜事未过,宫媛就诊出了身孕来,重阳乐的,马都顾不得骑,先跑外祖何家报喜,又跑姨妈家,最后到了阿仁舅舅家,腿都跑酸了。江仁都说,“甭看大宝二郎这考了秀才,在这开枝散叶上,都不如重阳。”

    重阳笑,“我做大哥的嘛。”

    媳妇有了身孕,重阳还神秘兮兮的私下找子衿姨妈,想叫姨妈帮他算算,媳妇肚子里是丫头还是小子。何子衿道,“看不出你小小年纪,还重男轻女来着?”

    “冤枉冤枉,我哪里重男轻女。”重阳死活不认,他道,“我就是想第一个生儿子罢了。”

    这还不是重男轻女!

    何子衿才不理他,三姑娘倒是盼着媳妇生个小孙女,三姑娘道,“我这辈子没见过闺女的面儿,就指望着阿媛给我生个伶伶俐俐的小孙女了。”

    宫媛把重阳看透了,抿嘴笑道,“相公可是盼儿子盼的紧,取名儿就取了一整张纸,都是男孩子的名字。”    三姑娘笑,“不必理他,儿女都是天意,咱家缺闺女。”

    宫太太倒是很理解女婿,同自家闺女道,“先生个儿子,你这心里也安稳,女婿也有了后。”

    宫媛气道,“又不是只生一个,头一胎,闺女儿子有什么差别啊!”总是儿子儿子的,她有压力的好不好!

    宫太太想闺女怀着身子,怕她动怒,连忙哄了又哄,私下却是给送子观音很是上了几柱香,还在庙里许了愿,就盼着闺女给她生个外孙子才好。

    眼下宫媛的主要任务是安胎,好在她一向健康,这有了身子倒也不必大鱼大肉,只是重阳不放心,见天给媳妇买好吃的。宫媛哪里吃得下这许多,都说丈夫,“二弟说秋闱要下场的,三弟也是念书的年纪,还有爹娘,你先送去给爹娘吃才好。”

    “我已是送去了,老二老三也都有份儿。”重阳就喜欢看着媳妇吃,宫媛吃上几口,就不吃了,然后,重阳就全都包圆进自己肚子里。于是,宫媛这有身子的没见胖,倒是重阳,竟然长出双下巴。

    大宝都说重阳,“你可真是宫老伯的好女婿,越长越像了。”

    重阳正是臭美的年纪,白眼大宝,“赶紧念书去吧!别这刚考案首,还没风光几天,秋闱倒落榜!”

    “你就不兴给我念念好经!”

    “念经要有用,我见天给你念!”重阳还真有些担心自己长成岳父那圆滚滚的样儿,照过镜子后,很是清汤寡水了几日。一直到入秋,重阳帮着几人准备秋闱用具,何子衿又被提前预定去做及第粥,还有加持运势的金牌,一人一块。一大早的,秀才们吃过及第粥,就由小厮们背着考箱,重阳亲送他们往贡院去了。

    宫媛还私下问丈夫,“为何一定要干娘煮这及第粥。”

    重阳道,“姨妈有法力加持,这粥就灵验。”把何姨妈会占卜的事说了,宫媛道,“以前听人说过,我都以为是谣传呢。”

    “当然不是谣传了,听咱娘说,姨妈小时候,找她占卜的人都得提前排号子。”重阳把手放媳妇肚皮上,等着儿子早上的胎动,一面道,“不过,姨妈现在不喜欢人说她会占卜的事,不然那些人有个好啊歹的就找姨妈问吉凶,没的心烦。你知道就成了,也别往外说去。”

    “我晓得。”

    但这次,姨妈的及第粥也不能百发百中啊。

    秋闱出来,兴哥儿大宝榜上有名,二郎则是落榜了。

    其实,这也是意料之中,兴哥儿大宝文章扎实,二郎因年岁小,这回就是下场见识一二。自贡院出来后,大宝还病了几日,主要是,大宝不会做饭,在贡院九天,煮个粥吧,还险烫了手,他都吃干粮过的,难为他还能中举,真个上苍保佑。兴哥儿还说他呢,“让你提前练一练做饭煮粥的活儿,你就不练,看吧,大冷的天儿,吃好几天干粮,好人也得不舒坦呢。”

    二郎也不同情大宝哥,“明年就是春闱,待你好了,还是学一学做饭吧。”不然,这春闱可是怎么着。

    大宝一向是个心里有数的,倚着软榻靠着锦枕盖着绣被,道,“罗师傅说我这文章春闱还是勉强,我下科不入场,过三年再说。”

    二郎算了算,“那等我下科秋闱,倒是能与你们一道。”

    兴哥儿也是打算再磨练三年的。

    这次中举的还有一人,就是上科案首高琛。高琛本就是北昌府有名的青年才俊,上科秋闱落榜,已令无数人惋惜。今次榜上有名,颇受瞩目。不过,让阿念注意高琛的是,高琛做了一件事,他托媒人向宫家求亲了,求娶宫二姑娘。

    宫财主乐得,险当场就应下。

    不过,宫财主到底也是人老成精了,多少年的老江湖了,高琛这样年轻举人,完全可以去府城书香门第寻一门亲事,焉何会来他家提亲?事反常必为妖啊,宫财主与老妻商量了一回,商量不出个缘故,宫太太道,“你说,会不会是因着咱们阿媛结了一门好亲。”

    “胡亲家虽好,可胡亲家是胡亲家,咱家是咱家。再说,胡亲家与江大人家,这毕竟又隔了一层,高举人娶了咱们二丫,能沾的光也有限。”宫财主想不通,就找来两个儿子一道寻思,仍是寻思不出个缘故。最后,宫财主叫媳妇将此事与大闺女念叨一二,宫财主话是这样的,“要是商贾间的事,咱们好打听。高举人这里,实在打听不出来,大女婿毕竟在江大人身边做事,让大女婿帮着打听一下此人如何?就是闺女,要实在打听不出来,不妨到江太太家问询一二。江太太是个有见识的人。”

    自闺女有孕,宫太太时常过去,闻言道,“前儿庄子上送了两头黄羊,正想给闺女送一头过去,我这就带去。”

    “都带去,叫亲家慢慢吃。”宫财主道。

    “一头就行了,亲家家里就那几口人。”

    “真个笨的,多送些,吃不了也能给亲戚家送些不是。”关键时候,怎么反是想不通了。

    宫太太一笑,“这也是。”就把黄羊都带去了。

    宫太太将此事同长女说了,宫媛亦是寻思不透,道,“要是当初高案首只是秀才公时,往咱家提亲,我倒敢信。如今他这中了举人,什么样的好人家求不得,怎么倒往咱家求亲,岂不叫人多思。”

    “是啊,我跟你爹也想不透呢。”宫太太悄声道,“你说,可不可能是高举人就相中你妹妹了?”

    “妹妹见过他吗?”宫媛道,“我与相公那会儿是因阿曦妹妹的缘故,时常相见。”又问,“那高举人如何说的?”

    “就说仰慕你妹妹贤良。”

    “这话可够假的。”宫媛轻哼一声。

    母女俩寻思了一回,也寻思不出个缘故,宫媛道,“娘你也别急,待相公回来,我叫相公悄悄打听一下。这事儿着实蹊跷。”

    宫太太既来了,还送了黄羊,三姑娘就要留宫太太吃饭。胡家不是外处,俩亲家一向处的好,宫太太便在胡家吃的午饭。待午饭后,宫太太告辞而去。三姑娘没好问媳妇亲家母过来可是有事,但看宫媛眉梢微锁,不禁道,“有何事这般为难?”

    因重阳要傍晚才回来,宫媛便打发了丫环,悄将此事说与了婆婆知晓,“这也实在稀奇,我家商贾门第,一向被读书人看不起的,这怎么会……”宫媛自己能嫁给胡文,就很叫别个商贾人家羡慕了,何况高琛正经的年轻举子。

    见婆婆的脸沉了下来,宫媛的话都没说完。

    三姑娘倒不是生媳妇的气,毕竟,媳妇可知道什么呢?三姑娘是想到陆家那事,便余怒难消。见媳妇面有忧色,三姑娘摆摆手,“不是为你。”又道,“亏得你没把这事与重阳说,倘是说了,又有一场气生。”低声将当年陆大姑娘违礼的丑事与宫媛说了,三姑娘道,“当年要不是看着陆老翰林陆老太太的面子,我定不能这样算了的。如今咱家日子过得好,陆家也回了乡下,我已是将此事忘了,你提起高举人,我方想了起来。按理,这事高举人也是无妄之灾。哎,说来,他也是这北昌府有名的青年才俊了,这亲事,其实也不错。”

    宫媛何其伶俐之人,道,“要说亲事自是好亲事,只是,高举人哪里是真心求娶我妹妹的。”

    宫媛厌高举人此举,道,“这人也忒有心计了些。”

    “没些个心计,也办不出这样的事啊。”三姑娘气一回,心情也就平复了,与宫媛道,“这事莫要让重阳知道,你打发个人请了亲家太太过来,悄悄说与亲家太太知道。也莫往外传,咱家日子正好,倘再有闲话传出,陆家已回老家,到底还是咱们脸上不好看。”

    “母亲放心,我晓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