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美人记 > 421.北昌行之一零九
    第421章

    重阳这桃花开得很有些不可思议,因为,任谁也没看出重阳对宫姑娘有意来。

    尤其,是与宫姑娘相近的阿曦。

    阿曦十岁了,因为经常帮着她娘跑腿儿,再加上重阳哥先时议过一次亲了,阿曦对于男孩儿女孩儿长大要说亲的事还有很有些意识的。包括宫姑娘及笄礼后,也有很多人去宫家打听啥的。阿曦都晓得,她与宫姑娘关系不错,还问过宫姑娘亲事的事呢。但就是没看出,重阳哥喜欢宫姑娘来。

    用阿曦的话说,“我看他们每次见面都会拌嘴,我还以为重阳哥很讨厌宫姐姐呢。”

    她娘总结道,“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欢喜冤家?”

    于是,阿曦学了个新词。

    然后,她是个活学活用的孩子,一次去朝云祖父那里,见朝云祖父与罗大儒拌嘴,阿曦将手一摊,无奈道,“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欢喜冤家?”

    然后……

    好吧,朝云祖父与罗在儒当天中午饭都恶心的没吃多少。

    总之,重阳非说自己是相中宫姑娘了,央磨他娘去给他提亲。

    真个愁死他娘了。

    三姑娘与丈夫商量,“重阳非说自己相中了人家宫姑娘,听阿曦说,他俩倒是见过几面,但一见面就拌嘴。这要是真成了亲,以后总是拌嘴可怎么办?”

    胡文笑道,“你看重阳也没跟别个女孩子拌过嘴,说不得他就喜欢这爱拌嘴的。”

    三姑娘看向丈夫,“重阳这是也跟你说了。”

    “说了,让我快些着,不然要叫别人家定了去的。”胡文道。

    三姑娘有些犹豫,道,“前些天,范举人娘子带她家闺女来了几趟,在老太太面前说话,瞧着也是温顺懂礼的女孩子。”

    “就是天仙,也不比自己相中的。”胡文在这方面很有主见,道,“我少时一眼就相中你,可不就享一辈子福么。我看重阳这眼光与我相仿。”因自家也算书香门第,胡文对这四字看得再清楚不过。那范举人不过是一穷家,估计是看他家里有银子,又与阿念相近,这才动了心的。胡文却是不大看得上这样的人家。

    经陆家之事,三姑娘对书香门第四字也不大执着了,点头道,“成,那我寻个由头,先瞧瞧这位宫姑娘如何?听子衿妹妹说是个极聪明的女孩子,跟阿曦也很好。”又与丈夫道,“你在外也打听一下宫家人品如何?家风可正派?千万不能那等一屋子小妾通房的?”自言自语,“忘问了,不晓得这宫姑娘是正出还是庶出。”

    胡文道,“宫财主家里就一老妻,怎么可能是庶出?他家二子二女,两个儿子都娶亲了,两个闺女小些,一直在子衿妹妹的女学里念书。”

    三姑娘听说宫财主家里就一老妻,心里就愿意了一半。因盐商多豪富,许多商贾又不守礼法,不要说妻妾分明了,多少稀奇古怪的乱事儿都有。宫财主家只有一位老妻,可见这宫财主就是个正派人。三姑娘打定主意,第二日就去子衿妹妹那里,想让阿曦邀宫姑娘过来玩耍,她好借机看一看这位宫姑娘。不想宫姑娘就在江家呢,宫姑娘是过来送东西的。她爹宫财主不知道从哪里弄了两筐笋干过来,宫姑娘道,“我家人不会吃这个,我想着,以前在山长家里吃过笋干烧的菜,索性就给山长送过来了。”除了笋干,还有一些南面儿干果,宫姑娘收拾了好几匣子,一并送来给何山长尝尝。

    何山长谢过宫学生送来的东西,师生二人正在说话,三姑娘来了。就是何山长也得说一声来得巧了,请三姑娘坐了,给二人介绍。

    宫姑娘一看山长家里来了亲戚,就欲起身告辞。何山长笑道,“你只管坐着,这不是外人,是我姐姐。”

    三姑娘笑道,“以前在绣坊铺子里见到过你家定的衣裳,只是没见过你本人。”又夸宫姑娘生得灵秀。要三姑娘说句实在话,不怪她儿子偷偷的相中了人家。这宫姑娘生得,柳眉杏目瑶鼻琼腮艳光四射美貌非常,较之陆大姑娘,从相貌来说,就强出三条街去不止。三姑娘年轻时都不一定有宫姑娘生得貌美。

    何子衿就引起个话题来,说到宫姑娘送笋干之事,笑道,“三姐姐也爱吃这个,一会儿拿些去,煲汤是极好的。”

    三姑娘笑,“那我今儿可有口福了。”

    宫姑娘道,“先前在山长家吃过笋干鸭煲,那笋干吃在嘴里又脆又嫩,在我家一做就不是那个味儿了。”

    三姑娘笑道,“这笋干发一发,把老的地方斩去,如做鸭煲,煲到两到三个时辰,就可入味了。这道煲有个窍门,里面再放一两块火腿味儿更好。”

    宫姑娘认真听了,三姑娘道,“看宫姑娘也通厨艺。”

    宫姑娘道,“如今天冷,正是煲汤的好时候。以前在山长这里,常见煲一锅好汤来做热锅子的底,味儿也很好。”

    三姑娘微微颌首,笑道,“那你可是对了你家山长的性子,她烧的菜,我们一家子都喜欢吃。”

    宫姑娘笑道,“是,山长这里许多菜都给我学了去。”

    何子衿笑道,“阿曦在这烧菜上没什么兴趣,难得有愿意学的。待得那笋干,我整理几道菜谱给你,你试去做做,要是哪里不懂,只管问我就是。”

    宫姑娘又谢过何山长赠菜谱之情。

    三人说一回话,宫姑娘瞧着时辰不早,便起身告辞了。

    待宫姑娘走后,三姑娘方悄与何子衿道,“这姑娘生得真好。”

    “是啊。学里的女孩子里,宫姑娘是数一数二的了。”何子衿好笑,“也难怪重阳相中了人家。”

    三姑娘道,“我看她说话就很大方,不似那等腼腆不得见人的。”先时陆大姑娘就是个寡言鲜语的,当然,人家寡言鲜语的原因可能是人家根本不乐意胡家的亲事。但正因受过陆家的伤害,三姑娘现在最烦的就是不爱说话的。宫姑娘容貌既美,说话间也透出大方明快来,又是自己儿子相中的,三姑娘心中就又多了几分喜欢。

    三姑娘看何子衿含笑望她,自己也笑了,道,“你不晓得,重阳现在都快急死了,跟娶不上媳妇似的。托了我,又去托他爹。妹妹,你与我实说,你觉着宫姑娘如何?”

    “千金难买心头好。”何子衿道,“她在女学四五年,不论女先生们还是学里的女孩子们,没谁说她不好的。何况,重阳这么相中了人家,三姐姐你要有意是得加快些,宫姑娘生得模样好,媒人一天往她家跑八趟。”

    三姑娘道,“我想着,要不过几日你这里做个老鸭煲什么的,叫宫姑娘过来吃饭,我也过来,再说说话。如何?”到底是儿子的终身大事。

    何子衿笑道,“也好。”

    三姑娘非但是托了何子衿请宫姑娘吃饭,还托阿曦问问宫姑娘对重阳的意思。

    阿曦办事儿很快,没几回就回复姨妈了,道,“宫姐姐说,以前都不晓得姨妈是重阳哥的娘,还说姨妈性子好,就是重阳哥讨厌。”

    三姑娘道,“你没替你重阳哥说几句好话分辩一二。”

    阿曦道,“如何没说呢。说啦,不过,我说了也没用,宫姐姐可讨厌重阳哥了。”

    三姑娘这心就有些不是滋味儿,怕儿子这事儿难成。回家同丈夫说了自己的担忧,胡文道,“这不要急,我去探探宫财主的口风。”

    为了长子的亲事,夫妻俩齐上阵。

    胡文与宫财主都是北昌府的富户,彼此来往虽不多,也是认得的。大家在一处,生意上没的聊,便聊儿女。彼此互夸儿子,胡文说宫家子稳重,宫财主就夸胡家子妥帖,尤其胡文因着在江姨丈身边跑腿儿,如今在北昌府人面儿颇广。宫财主道,“上遭我去知府衙门办事,以前去了,排队等着,乱哄哄的坐没个坐处,站没个站处,如今可是井井有条,还有人端来茶给咱们吃。我听说,就是您家公子安排的,别看年轻,我瞧着,您家公子定是要青出于蓝的。”

    胡文笑,“他也就是跟着他姨丈跑个腿儿。”以往胡文都要儿子低调,不要在外显摆与江知府的亲戚关系。如今胡文在宫财主面前是半点儿不低调了,道,“先时还怕他年轻,知府衙门上上下下的,人多事多,我还担心来着。如今瞧着,倒还没误过事。”说着叹口气,“只是,一家有一家的难,老兄你光看他好的地方了。”

    宫财主端起茶吃一口,道,“哪里是我光看他好的地方了,你家公子的好,长眼的都看得到。老弟你还有何可愁的。”

    “可不就是那孩子的亲事。”胡文叹道,“如今这都十七了,岂不叫人急。”

    “你还急什么,只怕你眼光高,等闲人看不上。”

    “我家的事,老兄你也晓得,我是不打算给儿子攀高枝的,门当户对就好。”胡文露出微微惆怅,“我家重阳,除了念书不大成,别个我瞧着,倒也不比同龄的孩子逊色。再说我家,我只有发妻一人,就是从我这里,以后我也不叫儿子纳丫头纳妾的。就是拙荆,亦非刻薄之人。结果,还是在亲事上这般坎坷。”

    宫财主能聚起万贯家财,那就不是个笨的,想着与胡财主交情不深,怎么胡财主就说起他家长子的亲事来了。宫财主因长女过了及笄礼,正是说亲的年纪,媒婆天天来,故而在这上头也比较敏感,微一琢磨,就有些明白了。宫财主先想了想重阳这孩子,重阳现在是江知府身边的小红人,他自然是晓得的。也见过重阳行事,并不因是江知府的外甥就有骄狂之举,言谈举止挺招人喜欢。就是重阳的模样,现在想想,也是个高挑俊郎的少年。再说胡家家境,比他家不差。而且,胡家底蕴可非他家能比。何况,胡财主还说了,他家儿子不纳小,这一点儿,宫财主便颇为意动。只是一样,宫财主踟蹰了,胡家并非北昌府人氏,而是蜀中人氏。这要以后万一回蜀中,他怎么舍得闺女哟。

    宫财主一时想的远了,连忙拉回思路,笑道,“这老话说的好,好饭不怕晚,兴许是缘分未到。”

    “是啊。”胡文道,“就不知他这缘分在哪里了。”

    两人都没把话挑明,只是亲亲热热的吃了回酒,就各回各家了。

    宫财主一回家就同老妻说了胡家这事儿,宫太太都觉着丈夫是不是听差了,宫太太道,“胡家太太我晓得,她家原是书香门第行了商的,听说胡家太太是要给儿子寻一门书香门第的好亲呢。”

    “这个我还能听差!”宫财主道,“绝对没差!我瞧着,胡家怕是相中咱家大丫头了。”

    宫太太挑眉,“真的?”

    “八\\九不离十。”

    宫太太搓搓手,道,“这可真是想都想不到的亲事呢。我听说,范举人娘子见天的带站她家闺女去胡家说话呢。”

    “范姑娘能同咱家闺女比?”宫财主小细眼一眯,不是他吹牛,他觉着,满北昌府商贾家的闺女,都没他家闺女好。

    宫太太道,“我是瞧着不如咱们大丫头了,但人家爹是举人,这如何一样。”

    宫财主问老妻,“先时胡家那亲事因什么吹了,你知道不?”

    宫太太道,“这事谁会往外传呢。陆家说是陆老翰林身体不好,找香门儿的看了,让要家里孙女去庙里祈福,怕耽搁了胡家,亲事就此作罢。胡家也没说过什么。”

    “看来,错不在胡家啊。”宫财主道。

    宫太太跟着点头,“我觉着也是,不然,倘是男方的错,陆家定不能叫自家闺女去庙里。”

    宫财主道,“胡家能不将此事外传,也算厚道了。”什么样的过错才能让两家进行一半的亲事断然退掉,想也知绝不是什么好事。胡家便是一怒之下将此事宣扬出去,也没人会说胡家的不是。而胡家却未在外说过陆家不是,便是胡家厚道了。

    宫太太也是深以为然,道,“胡财主和胡太太在咱们北昌府也是出了名的精明能干了。先时我裁制衣裳都是去千针坊,如今谁不是去胡太太的绣庄呢。”

    宫财主道,“他家还有桩好处你不晓得呢。”

    “啥好处?与江知府家是亲戚?这谁不知道?我听说胡太太就是自小在知府太太娘家,与知府太太一道长大的。胡太太跟知府太太亲姐妹一般,就拿何学政家当娘家的。”宫太太与胡太太接触不多,但因为大家在商贾界也都有些名气,再加上,江知府在北昌府就这几门亲戚,故而宫太太对胡太太的底细也略知之一二。

    宫财主就把胡家只娶正妻无通房妾室的事说了,宫太太眼睛一亮,“当真?”

    “自是真的,胡财主亲口与我说的。”依他与胡财主这个年纪,断不能在这样的事情说打诳语的。

    宫太太不愧与宫财主是夫妻的,仍是犹豫了,“咱们就他们兄妹四个,这胡家可不是北昌府人氏,以后怕要回老家的,这我如何舍得?”舍不得闺女。

    “我也这般想呢。不然,这胡家当真是极好的人家。”门第略高些,也不算离谱,难得还有这好几门显赫亲戚。而且,胡家长子亦是稳重之人,胡财主又说了家中无妾室通房,可见其家风亦是清明。就是北昌府本地人家里,这样好的也没几个啊!

    宫财主越想越觉着可惜。

    胡文一回家,就把同宫财主露口风的事与妻子说了,三姑娘问,“你看宫财主意思如何?”

    胡财主道,“看他颇有些意动。”

    三姑娘遂放下心来,只是,胡文犹疑着,还是问了出来,“那宫姑娘当真貌美?”

    “这叫什么话?重阳的眼光还能差了!”

    “那还好。”胡文想到宫财主那双小眯眯眼,不禁又问,“那姑娘眼睛大吧?”解释一句,“宫财主那眼小的,就一条缝。”

    三姑娘道,“宫姑娘是大杏眼,比重阳眼睛不小。”重阳是生得浓眉大眼类型。

    胡财主此方放下心来,生怕儿子相中个小眼睛姑娘。

    三姑娘是双管齐下,丈夫这里叫同宫家露个意思,她又去何子衿那里让何子衿安排请宫姑娘吃饭的事。重阳还特意提醒他娘一句,“她爱吃笋干煨肉。”

    三姑娘道,“唉哟,你连人家爱吃啥都打听出来了?”

    重阳道,“有一回在姨妈家吃饭,这道菜她跟阿曦俩人就吃光了大半盘子。我说叫她们丫头家要少吃肉保持苗条,结果,还不识好人心来着。”好吧,结果险没给那宫丫头怼死!

    三姑娘无语,看儿子半日方道,“就你这样的,人家能中意你才怪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