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美人记 > 420.北昌行之一零八
    第420章

    三姑娘对子衿妹妹充满感激,觉着子衿妹妹真是时时刻刻的关心她家重阳,这不,看这该死的陆家眼皮子浅,立刻就给重阳安排了好差使。

    相对于让儿子做生意,三姑娘自然更愿意重阳去阿念身边打个下手啥的。

    阿念现在可是知府,跟在阿念身边,哪怕是跑个腿儿,也能长不少见识呢。像子衿妹妹说的那般,倘重阳是那块材料,到时说不得还能捐个实缺,自己去做官呢。

    反正,三姑娘是这样想的。

    回家先同丈夫商量,胡文这些天也很为陆家之事恼怒,主要是太打脸。孩子是自家的好,哪怕陆家姑娘心仪的是高案首,胡文也不觉着儿子品性就不如高案首了。而且,妻子暗地里哭过好几遭,胡文既担心媳妇又操心儿子,又怕祖父母跟着生气,倒气坏身子,这些天就多在家里照顾家人。今见媳妇满面喜色回来了,胡文就知道必有喜事,笑道,“这般欢喜,莫不是路上捡了银子。”

    “比捡银子高兴一百倍。”三姑娘连茶都顾不得吃一口,就把子衿妹妹的话同丈夫说了。胡文接了丫环捧上的茶,递给媳妇,思量道,“重阳成么?我先时倒也想过,想他大些,性子定下来,不论是阿念身边,还是叔叔身边,都能给他寻个事务。我总觉着,他现在还小呢。”胡文自然想过长子前程之事。其实,论亲疏,重阳有大伯也在外做官,可实际上,大伯离得远不说,胡家需要提携的人太多,二房已将一子送了过去,重阳显然靠自家大伯靠不上的。胡文与父母关系一般,同长兄也亲近不到哪儿去,相对于自家同父异母的长兄,胡文干脆把想头儿落在了岳家这边。

    只是,如今儿子太小了吧?

    三姑娘吃了半盏茶,神采弈弈,“小什么呀,你看咱们这次回老家,路上都是重阳张罗打点,我看他有模有样的。何况,也不是做具体差使,就是先让他在阿念身边打打杂跑跑腿,难道这个咱们重阳也干不了?”三姑娘对儿子是极有信心的,儿子除了读书不大成,庶务上是一把好手。何况有阿念看着,指点着,哪里就不成了?

    “子衿妹妹都说了,反正也不是外处,重阳有什么不妥当的,只管叫阿念管教于他。”这守着儿子,何况还有阿念,胡文想想,也就放下大半的心。

    “就是这话。”三姑娘眉眼间俱是欢喜,先时阴霾,一扫而净。

    胡文挺高兴,先是去与祖父商量,胡太爷做了这些年的官,见识只比孙子更高远的,听完此事不由暗暗点头,深觉江家厚道。胡太爷轻拈长须,缓声道,“重阳这孩子,我细看来,是个懂事的,心胸也开阔。既子衿与你媳妇说了,今天你过去问一问阿念,晚上同重阳说一说,明儿就叫重阳过去。这官场上事儿,懂不懂的,呆上几年,也就懂了。以后捐官,亦是一条出路。只是一样,重阳毕竟年少,阿念自不是胡来的人,可官场中,陋习亦是颇多,你给重阳提个醒儿。”

    胡文应了。待得傍晚就过去江家,与阿念细谈了一回,跟阿念交了儿子的底,也就能跑腿办些琐事。阿念又不是头一天认得重阳,只管叫胡文放心就是。胡文回家难免又同儿子交待一番,重阳还有些懵呢,“那我书铺子怎么办啊?”

    胡文道,“书铺子原也不必你成天看着,先在你姨丈身边跟着跟个腿,那书铺子怎么照管不过来?你是东家又不是伙计,难不成什么事都要你亲力亲为?”

    重阳想想也是这个理,就应了。

    主要是,陆家那事,即便不伤心也伤自尊,重阳难免也生出奋斗之心来!想着待自己封侯拜相,自有陆家悔青了肠子去。嗯,封侯拜相啥的,纯粹少年yy了,要知道,捐官,哪怕是实缺,你做官做到头,顶头也不能越过三品。所以,封侯拜相全是发梦啦!当然,这是说文官,武将是以战功论,自又有不同。

    重阳yy了一回,听他爹细交待于他。无非是做事要有眼力,心思要细致,虽是江知府的外甥,跟人相处起来也不许拿大,更不要摆少爷架子。当然,重阳一向没啥架子的。还有就是,那些喝花酒吃回扣啥的,意思意思就成,别当真,更不要索贿,家里不差那几两银子。

    重阳耐心的听他爹说完,道,“爹放心吧,我都晓得的。”有什么花酒可吃啊,重阳眼光高着呢,一般二般的花娘,他根本看不上好不好。

    重阳第二天就去姨丈家报道了,阿念说叫重阳跑腿,完全不是客气话。重阳刚来,就是跑腿,一则重阳年纪尚小,二则也是叫他熟悉熟悉知府衙门。

    重阳虽是个跑腿的差使,胡家上下也都很高兴。尤其胡老太太,深觉当初孙子有眼光,相中了三姑娘。这不,非但孙媳妇会过日子,为人正派,把孩子们教导的懂事不说,亲家这边儿的亲戚也都是实诚人,不吝于提携后辈。阿念这官做得顺风顺水,要知道,胡太爷做了一辈子的官方熬到了知府任上,如今阿念尚未到而立之年,已是知府之位。日后前程,难以限量,长孙跟着阿念,只要知道争气上进,就不怕以后没有前程。

    重阳有了新差使,胡家就把陆家之事都抛脑后去了。明显自家孩子以后前程可期啦,这么一想,陆家这门亲事,不成就不成呗,只要家里孩子有本事,还怕娶不到好媳妇么。

    胡家这么快走出陆家阴影的原因还有一个,主要是,当事人重阳完全不大伤心的那种。重阳就是气了几日,然后便将事丢开不提了。看他那模样,是真的没上心。顶多就是生气,什么伤心啥的,完全没有。而且,陆家的亲事退掉后,重阳明跟他娘说了,再说亲一定要说个好看的。可想而知,先时重阳对陆大姑娘也不是那么满意,起码,对陆大姑娘的相貌不是那么满意吧。

    三姑娘自己也想通了,不急着给儿子说亲了,一则重阳年纪并不大,二则,三姑娘想着,经陆家这教训,说亲实不能只看门第,也不能只看个闺女大面儿,像三姑娘先前,根本没怎么同陆家姑娘相处过,就看人家寡言温柔,相貌清秀,再瞧着陆家大人们都是懂礼的,便愿意了。三姑娘如今不这般想了,她慢慢给儿子寻亲事,有了合适的,冷眼多留意几年,细观这姑娘为人处事,品格性情,也得实实在在的问一问儿子的意思,如此,都乐意了,再定亲事不迟。三则,好吧,还是三姑娘的好强心,重阳跟在阿念身边,这就是在知府大人身边做事啊,眼下重阳不过是跑个腿,三姑娘是琢磨着,待重阳学些本领,在阿念身边有一席之地,再给儿子说亲。时人眼皮子浅,瞧她儿子在知府大人身边,也得高看儿子几眼呢。

    如此思量,三姑娘就不急重阳的亲事了。倒是时常回娘家走动,有空便往子衿妹妹这里来说话。三姑娘深切的明白一个道理,有事就能瞧出来了,帮你的还是自家人。

    其实吧,把重阳要来阿念身边做事,还真不是子衿姨妈的主意。依子衿姨妈看来,十几岁的小屁孩儿,正是该玩耍的年纪,重阳又有自己的事业,故此,虽为陆家之事恼怒,还真没想让重阳到阿念这里做事。这事,是阿念提的。阿念的意思,“陆家之事虽令人恼,重阳倒比我想得更稳重。”陆家大娘固然可恨,重阳身为热血少年,当时只是抽陆二娘俩嘴巴,真是手下留情了。此事也没闹到人尽皆知,如今阿念为北昌知府,自不怕陆家,真个撕破脸,弄陆家个名声扫地,不是办不到。只是,到底只是儿女事,也没到就让陆家家破人亡的地步。重阳遇个正着,还能如此理智的处理,阿念就觉着,重阳是个可塑之才,就把他召到身边了。倘重阳自己争气,以后提携一二不算什么,这又不是外人,自小看着长大的孩子。

    如此,重阳就做起了阿念的小助理。

    是的,在子衿姨妈看来就是如此。

    阿念每天的行程,重阳都清清楚楚,要去哪里,提前备好车马,预备好东西,还有阿念的一些习惯啊,重阳自小就常来子衿姨妈家吃饭,也知道一些,但在阿念身边,自然就知道的更清楚了。

    还有,重阳很懂得避嫌,在外头就不叫阿念姨丈了,都是称大人的。与下头人相处亦是融洽,一则他本身是江知府的外甥,这是实打实的亲戚,消息略灵通些的都知道。江知府要外甥在身边做事,谁有意见么?没人有意见,这是现在的常态,一般为官做宰的,哪个身边没几个自己人呢,或是族人或是亲人,都这样干。阿念要不是家族无人,就他一个,岳家人口也简单,都在这里了。孩子们该念书的念书,其他的,没闲人,就拢共重阳这一个。可不就带身边儿么,在外人看来,这再正常不过。二则,重阳自己也会做人,他开过书铺子,虽然时间不长,但迎来送往的,重阳没啥架子,年纪又小,手面儿大方,人不笨,性子不差,阿念手底下那些人,自然愿意与他交好。

    所以,重阳是顺顺利利的就在江姨丈身边站住了脚。

    他就每天跟着江姨丈,江姨丈有外务时,跟着在外头跑,安排饭食琐事啥的,江姨丈在衙门办公,他就在外守着,帮着安排那些等着见江姨丈的人,打发人给那些人上些茶水啥的,要是上等排不上号,中午还得管一顿工作餐。可想而知重阳这个位子,虽无官无职,却十分吃香。重阳跑腿儿第三天就有人给他塞银子,重阳哪里肯要,倘是人人都有的,他不收不好,可这种银子,他收来做甚,没的低了身份。

    重阳自己也干的十分起劲,主要是,在江姨丈身边,见的人多,世面更广。

    重阳整天都是神采弈弈的,三姑娘不禁偷笑,与丈夫道,“看重阳这劲头,比以前背着我开书铺子时还有精神呢。”

    胡文也觉好笑,道,“这可真是现官不如现管,重阳这去了没几日,我在外遇着那些知府衙门的小官小吏的,甭提多亲热。以前他们待我倒也客气,不过也没这般亲近的。”

    “世人多如此。”三姑娘自己有时也难免势利,今长子顺利,三姑娘就心里高兴,道,“看重阳这般有干劲儿,我就欢喜。”

    胡文换个话题,问,“俊哥儿不是说要去帝都么,定下什么时候去没?”

    “定了,月底就走。”

    “他这去帝都,东西少不了带,费事占地方的别给俊哥儿预备了。备些药材,让俊哥儿给阿冽他们带去。他们在帝都,倒不比咱们这里来得便宜。”

    三姑娘应了,道,“给俊哥儿备些什么才好?衣食用物,婶子那里定都预备的,子衿妹妹也少不了准备。”    “拿五百银票来,我私下给俊哥儿,他这去帝都,少不得交际,手头儿上别紧巴才好。”胡文现在财主了,索性直接给钱。

    三姑娘先给丈夫拿了银子,一面道,“我再叫绣坊做几身鲜亮衣袍,帝都那鲜衣怒马的地方,你穿的低调了,就叫人小瞧。”

    胡文点头,“这话是。”

    总之,俊哥儿走时,完全不比阿冽当年轻车简行,俊哥儿带了一车东西,当然,有半车是家里给帝都的大哥和舅舅家的,还有就是姐夫让他带去给帝都朋友的。

    俊哥儿也如当年他哥那般,寻了同科的举子一并前往帝都,这路俊哥儿去岁已走过一回,再熟悉不过,辞了父母亲人,就与其他举子欢欢喜喜的去了帝都。

    俊哥儿一走,北昌府的冬天就到了。

    这是胡家老太太、太爷来北昌府的第一个新年,热闹自不消提。两位老人家也深深体会到了北昌府的冷,当然,北昌府的毛皮也很是柔润软和保暖,胡老太太都与何老娘说,“先时阿文托人捎回去的皮毛,我们就都说好。”

    “是,比咱们那里的要厚实。”

    “可不是么,这天儿冷也是真冷,咱们那里冬天要是下一场大雪,就是难得的了。这北昌府,八月天就开始下雪了。”

    “是啊,刚来头一年,我都觉着稀奇。”

    难得胡太爷胡老太太头一年就能适应北昌府的天气,身子委实不算不硬郎了。今天胡老太太过来何家,就是与何老娘一处,等着窦大夫过来给诊脉的。这是何子衿厚着脸皮请的,每月请窦大夫来一次,给家里老人诊脉。如江老太太江太太也会过来,胡老太太还不晓得这窦大夫是个啥大夫,但大家都一处,她也就来了。

    胡太爷是个有见识的,尤其是同孙子打听了朝云道长之事后,胡太爷就很后悔没多带几个孙子重孙过来,当然后悔也没用,先不说胡文对家里的堂兄堂弟都寻常,更甭提子侄一辈的了,他离老家久了,不一定认得全。再者,就是带来也没用啊,朝云道长鲜少见外人。每想到朝云道长这尊大神,胡太爷就深觉何子衿有运道。

    胡太爷这懂行的人,听说来的大夫姓窦,就知必是帝都窦太医家的人了,言语间很是客气。

    窦大夫倒没多想,反正他闲着也是闲着,平常有空还会参加府城组织的义诊什么的。医术就是这样,不进则退的,窦大夫为了不使医术倒退,基本上朝云道长一府人的身体健康他都包圆儿了。双胞胎为什么这么身体倍儿俸吃饭倍儿香啊,窦大夫三天给他们把一回脉,权当练手。

    所以,窦大夫头一回给胡家老太太、太爷诊脉,就帮着开了几个调理方子,他医术不凡,两位老人家用过后很是见效,觉着比在老家时身子骨儿还要轻省。当然,这一方面是窦大夫医术高明,另一方面则是,甭看北昌府论自然环境不若蜀中,但两位老人家在北昌府过日子,绝对比在老家时要轻松顺畅。

    窦大夫诊过脉后,便告辞去了。

    何子衿送了窦大夫出门,一面同窦大夫商量那冻疮膏的事情了。北昌府这地界儿冷的很,人极易冻伤,大户人家自无此担忧,但,城中驻军、衙门的衙役,这些多是外差,就颇有些冻伤的。再者,每年总有食不裹腹者,阿念在沙河县时是会组织这批人做工,以工分来挣粮食,以免冻饿而死。

    在沙河县时,沙河县人少,要救助的也有限。如今在北昌府,地方大了,阿念要操心的事也多。

    何子衿就说,冻伤的人有这许多,倒不若请窦大夫研究些个有用的冻疮膏,有那不大严重的,直接就可以用。不然,也不能白白就看人冻死不管的。

    窦大夫倒愿意干这个,还很注意节约成本。只是有一样,这冻疮膏的制作是个问题。这年头可不是弄个药方就献给朝廷的,这是窦大夫的秘方,故而,成药还是与窦大夫商量。窦大夫为啥很肯给何子衿面子,给何家人来诊脉,一则他现在的确事务不多;二则何子衿在朝云道长这里有面子;三则就是何子衿做事讲究。从这药方的事就能看出来,这是何子衿请他研制的,却并不要求他交出配方啥的,而是将此事与他商议。这就是明白人做事了,窦大夫并不小气,笑道,“这方子极简单,我着人送你府上就是。”

    何子衿笑,“一则这是您的心血所成,我收了算什么。二则,我这里也没懂医药的,小窦大夫也来好几年了,您身边儿还有药僮,不若您开出单子来,让他们采买药材,制成成药。官府这里,先出定金,待得药成,再会余款。如何?”小窦大夫说的是窦大夫的儿子,自帝都过来在窦大夫身边服侍的。

    窦大夫一笑,“成,也让小孩子们锻炼一二,就这么办吧。”

    窦家在北昌府的药行,就这么开起来了。起先就是做冻疮膏的,窦大夫为了锻炼儿子的医术,与闻道商量了,得朝云道长允准,就请阿念帮着盘个小铺面儿,让儿子坐诊,先在普罗大众身上练一练医术啥的。

    说着就是年节了,年前事务多,何子衿脚的脚不沾地,就说年礼,如今阿念只管几家上峰的走礼,其他的都是何子衿拟好礼单,让阿晔去。知府衙门事情也多,各衙门都要有个年终总结,再者,年前北昌府辖下各县的县令,也要来府里请安述职。再有府里各项事务,阿念既是现官又是现管。

    何子衿的女学腊八就放了假,然后,这过年过节的,学里女先生们掌事嬷嬷们还有为女学出大力的纪嬷嬷等人,大年下总要一人一份年礼再加奖金。这又是一桩事务。

    何子衿忙的,干脆把阿曦找来当苦力,阿曦倒不觉着辛苦,孩子小时总是乐意替大人做些原本大人该做的事的。阿曦非但给她娘当苦力,她还时时去朝云祖父那边,帮着整理朝云祖父过年的事务。然后,阿曦就人前人后的表现出一种:如果家里没有我,你们日子可怎么过的,中心思想来。

    很是令人忍俊不禁。

    就在腊月的忙碌中,何家收到阿冽自帝都托人送来书信。

    沈氏特意叫了闺女家来念叨了一回,阿冽信中说了二儿子百天宴的事,是的,阿冽到帝都,效率很高的生了老二,还是个儿子。阿冽的欢喜浮现在信中笔端,只是惆怅,他一直没闺女,这可怎么跟姐夫家做儿女亲家啊。

    沈氏瞧着儿子信直乐,与闺女道,“阿冽这脑子也是不转弯儿的,他这没闺女,以后还不许你再生个小闺女啊,总能合适的。”沈氏一直很看好闺女与儿子两家姑舅做亲,觉着要是有个小外孙女嫁给自家孙子,沈氏想想就能笑弯了眼。

    何老娘还跟着帮腔,“可不是么。”又与沈氏道,“给阿冽回信时与他说,别急着生丫头,再生个儿子,再说生丫头的事不迟。”何子衿听这话直翻白眼,道,“生那么多儿子,以后拿什么养哦。”

    何老娘眉毛一挑,“你还不是有三个小子,怎么就嫌侄子多啦?”

    何子衿装模作样叹口气,“我也很发愁以后养他们的事。”

    “尽胡说,咱家日子正好,还能养不起孩子啦!别说三个小子,就是十个也养得起!”何老娘极是豪迈,心下盘算着,她三个孙子,一个给他生三个重孙,就有九个重孙了,这得是何等兴旺啊!

    “多子多孙多福分。”沈氏很是认同婆婆的观念,笑与闺女道,“阿念人丁单薄,你正该多替他开枝散叶。”

    何子衿半点儿不急,“这也得看儿女缘分。”

    何老娘曲指一算,“你三胎还早着,怎么着也得等阿昀阿晏五六岁上。”孙女在生产上像儿媳,总是要隔个五六年才能再有动静。好在,孙女效率高,都是一生生俩,说来,这本事也没谁啦!何老娘每每想到,就十分自豪。何老娘不知想到什么,忽然改了口,同沈氏道,“与阿冽说,下胎生个闺女也不错。都说养女随姑,要是像咱们丫头,多好。”觉着倘是有个像自家丫头这样的重孙女,也是很有面子的事。

    沈氏笑道,“是啊,这俩孙子了,还没见过孙女面儿呢。”沈氏倒不似何老娘这般盼孙子,沈氏看来,有个孙子安了心,生几个小孙女也不错。

    说一回阿冽的次子,就说起俊哥儿在帝都的课业来,俊哥儿现下也很是用功,据阿冽说,俊哥儿说了,赶紧把春闱考出来他就解脱了。反正吧,那话叫何恭知道必要训斥的。听沈氏说,何恭一看长子这信,就把俊哥儿念叨了几句。

    再者就是沈素来的信了,信中并无他事,无非就是记挂姐姐一家,又说两个外甥在帝都皆好。自从江何两家北外放昌府,一晃十来年了。沈素牵挂着沈氏,沈氏何尝不牵挂娘家。

    总之,这个年就这么热热闹闹忙忙活活的过了。

    过了年,赏过上元节的冰灯,阿念就张罗着给子衿姐姐准备生辰,子衿姐姐三十寿辰。

    何子衿本是龙抬头的生辰,偏生不巧,这事儿一般知道些历史的都晓得,朝云师傅唯一的姐姐,谢太后的亲娘魏国夫人,就是死在这一日。何子衿当年在帝都闻知此事后多是让出龙抬头之日,另选个近些的日子过生辰。这一回,何子衿就如往年那般,选了个休沐日,二月初十。

    这一年是整寿,阿念又是在知府任上,自然热闹。

    可以说,这是何子衿到北昌府后过得最气派的一个生辰了,足足热闹两日。就这么着,舆论界都说江太太节俭,因为这年头,整寿生辰大办个三五天的大有人在。何子衿这个,当真算是排场小的了。

    何老娘还念叨着,“待得俊哥儿中了进士,就是喜上添喜。”

    好吧,你老人家是不是忒自信了些啊!

    然后,三月底春闱榜单一到,带给何老娘不小的打击,俊哥儿榜上无名。何老娘一个劲儿嘀咕,“明明拜了菩萨的。”还添了在笔香油钱,咋地不灵了哩。

    何恭倒是没啥,在何恭看来,次子去岁秋闱排名就不高,此次春闱,便是中了,怕也就是个同进士。今次落榜,也无妨碍,继续用功就是。

    何恭道,“哪里就有一次中用,那样的毕竟是少数。”

    何老娘想一想,阿冽秋闱考了两回,俊哥儿这个,秋闱顺利,不想春闱没中。不过,对比一下儿子当年秋闱之艰难,何老娘道,“我就怕俊哥儿在这考试运上随了你。”

    何恭:……

    幸而何恭性情宽厚,并不介意,微微一笑道,“就是像我也没什么,我这也算早的。”何恭从没觉着自己哪里不顺利,多少人卡在科举路上一辈子,他三十几岁就中了进士,当真不算老。只是不能与阿念这样的相比罢了,在何恭看来,阿念这样的能有几个,说不得真如他娘所说那般,阿念这种属于文曲星下凡,一般人比不得。长子能二十出头中进士,何恭就很高兴了。次子这个,更是不急。

    何老娘可不是儿子这性子,她老人家在一畔掰着手指琢磨着要不要叫丫头过来给二孙子算上一算,怎么今科没中,是不是香没烧到位啊!结果,不必叫何子衿过去算了,四月中,阿冽的信就到了,俊哥儿准确的说不能算落榜,因为,他根本没去考。

    倒不是俊哥儿突然之间厌学弃考啥的,实在是,俊哥儿在考前头一天出门,也不晓得怎地那般寸,在朱雀大街见惊了马,俊哥儿为了救人,把手给擦伤了,实在是伤的厉害,没法儿提笔写字,就没考。

    这,这也是没法子。

    何老娘知是这事儿,一方面惋惜二孙子没能下场误了一科,但心里也晓得,遇着这事儿,能救当然得救了,一条性命呢。何老娘问沈氏,“信上说没,俊哥儿的手可大好了?”更担心二孙子的身体,又问,“俊哥儿没叫马撞着吧?”

    “没撞着,他手也养得差不多了。”沈氏看着信道,“俊哥儿说,他要留在帝都继续攻读文章,就不回来了。”

    “不回来了啊!”何老娘心里极是思念二孙子,听说二孙子不回家,顿时失落的了不得。

    沈氏劝道,“在帝都也好,有阿素瞧着。俊哥儿一向跳脱,这会儿说不回来,估计是想好生在帝都逛一逛,说不得哪会儿他就又回来了。”

    听此话,何老娘心里方好过了些,点头,“这倒也是。”

    不过,再怎么说,俊哥儿也是误了这一科,功名只能待三载以后了。

    不过,这也是因货得福,俊哥儿因此事倒也出了个小名儿,给国子监祭酒知晓,让他去国子监念书了。

    待得四月底,姚节着人送来喜信,江赢生下长女。

    何子衿看家里没什么事,亲自过去吃了满月酒,看过江赢与姚节的长女,玉雪可爱,极健康的女孩子。纪将军无女,对这个名义上的外孙女很是喜欢。

    姚节更不消说,喜的见牙不见眼,与子衿姐姐道,“先时阿冽生了儿子来信与我说,就盼我生闺女。此番正好,倘我再有闺女,就与子衿姐姐做一门儿女亲家,如何?”姚节真不愧阿冽好友,二人都有给孩子们定娃娃亲的癖好。姚节这满面喜色的一说,江赢也挺有意,主要是江赢认识双胞胎,也一直很喜欢双胞胎。看姚节江赢都是欢喜以待的模样,何子衿也不好拒绝,想着,江赢与姚节都是好相貌,以后孩子就不会丑,再者,二人也都是明理之人,又有江夫人这样的外祖母,相信教养出来的女孩子也不能差了。何子衿遂点头,“成!阿晔年纪大些了,要是你们再有女儿,双胞胎任你们选一个,就看到时与谁投缘了。”何子衿还是没把话说死。因为她想到陆家之事,陆家大人们瞧着都是明理的,结果,女孩子简直是……叫人一声叹息。何子衿就琢磨着,这亲事定了,她可得好生关注未来儿媳妇的成长才行。

    这亲事就算口头定下了,姚节道,“姐姐下次再来,把我女婿带来才好。”

    女婿……

    何子衿唇角直抽抽,道,“你女婿现在还尿床呢。”

    诸人哈哈大笑,何子衿也不禁笑了。

    于是,何子衿回家就给双胞胎之一带回去了一桩亲事。

    何子衿同阿念道,“原该先同你商量,可当时阿节提了,赢妹妹也挺高兴,我想着,他二人的女儿,当是不差的,就做主应下了。”

    阿念并无意见,探花脑袋转的格外快,道,“无妨,这亲事不错。”说着就具体分析起来,“阿节现下已是从四品,论官阶比我还高半品,咱们两家算得上门当户对。再者,我倒喜欢江夫人的性情,阿节媳妇也是明理之人。倘阿节次女能有江夫人品格,就看阿昀阿晏谁有福分了。”觉着子衿姐姐当即立断,这亲事定得好。

    双胞胎之一定下了未来还在娘胎里的小媳妇,不过,他们亲事还早的很,姚节不过刚有了长女,次女还不晓得什么时候呢。倒是重阳,有了意中人,这回人选是重阳亲选的,央磨着他娘去帮他问问。

    三姑娘对于重阳选的人选倒也认识,就是不大熟,正是宫财主家的宫姑娘。主要是,宫家是盐商,胡家是粮商,两家生意没啥交集,来往有限。

    儿子跟他提人家姑娘,三姑娘虽有些吃惊,可想着儿子年纪也不小了,就先问儿子如何相中了人家姑娘。重阳吭吭哧哧的,难得有些不好意思,含糊道,“她先时在姨妈的女学里念书,跟阿曦妹妹是好朋友,我见过几回,心里很是中意。”

    “你中意人家,人家可中意你?还是说,你们彼此有意?”

    “没,话都没说过几句。”重阳十分遗憾,“她都不大理我。”

    三姑娘有些不能明了,问儿子,“那是你相中人家了?”

    重阳点头,三姑娘继续问,“你相中那姑娘啥了?”

    重阳斩钉截铁,“长得好!”又补充一句,“人也好。”

    看儿子这斩钉截铁的劲儿就知有多上心了,三姑娘道,“我先打听一二再说。”

    “娘你可快些,我听说她家正给她说亲呢,这要是迟了,许出去可如何是好。”重阳为了终身大事,就暂且搁下脸面,催促起他娘来。

    三姑娘好笑,“知道了。”

    三姑娘先去找何子衿打听,何子衿身为女学山长,自是晓得宫姑娘的,笑道,“是个好姑娘,在学里念书时功课就不错,难得最是个明白人。今年是她及笄之年,家里要议亲,就不再来上学了。及笄礼时,阿曦还去了呢。”

    三姑娘道,“我记得以前宫家有个拐子的事儿,是吧?”

    “对。”何子衿笑道,“所以我说宫姑娘是个明白人,要是寻常小姑娘,多有给人糊弄了的。”

    三姑娘极是认同,“可不是么,非得自尊自爱,不然那些拐子的手段,不要说小姑娘,小媳妇还有上当的呢。”就凭宫姑娘不上拐子的当,还把拐子绳之于法这一点,三姑娘就对她很有好感。哪似前头陆家那个,倒贴人家都没要。好吧,陆家之事伤三姑娘至深,三姑娘每每想起,绝无好话!

    三姑娘细打听了宫姑娘在学里的事儿,听说人缘儿不错,就知道是擅与人相处的。除此之外,三姑娘还同阿曦打听一二。阿曦今年十岁了,这年头儿,十五就能议亲,故而,孩子多早熟,何况阿曦还有个教育小能手的娘。阿曦道,“宫姐姐一点都不喜欢重阳哥啊!”

    三姑娘心凉一半,不待三姑娘问,阿曦就说了,“上回我们出门,重阳哥见路边有个又瞎又瘫的人在乞讨,就拿了一块碎银给了那乞子。宫姐姐私下与我说,重阳哥是不是傻啊,那一看就是骗钱的。我还不信来着,宫姐姐取出一小块碎银,轻轻一丢,故意把银子丢的离那乞子三尺远的地方,不想那乞子蹭就跳起来,捡起银子拎起破碗就跑了,转眼就跑没了影儿。重阳哥半天脸都是青的,宫姐姐还批评他是冤大头来着!”

    “重阳哥不忿,说宫姐姐也给那乞子丢了银子,就是算冤大头,宫姐姐也算一个。他俩拌了好几句嘴,要不是我劝着,非打起来不可。”

    三姑娘直乐,“还有这事。”

    “可不是么。重阳哥怎么会喜欢宫姐姐啊,宫姐姐可不喜欢笨人。”

    “诶,你重阳哥又不笨。”

    好吧,春天已过,秋日将至,重阳的桃花偏生又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