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美人记 > 404.北昌行之九十二
    第404章

    宫财主一朝得悟,揣着江同知送来的麻绳就往江同知家里去了。

    见到宫财主,江同知一幅讶意模样,“咦,宫财主没上吊啊?”

    宫财主脸立刻就绿了,道,“大,大,大人您真是让老宫我上吊啊!”瞧江同知似笑非笑模样,又不大像。宫财主心下稍稍松口气,就听江同知道,“不是我让你上吊,我以为你现在愁的想上吊呢。”

    宫财主道,“江大人,您可不能见死不救啊!咱俩,可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

    “你可别这么说,王提司叫你举报我同知衙门拿你们盐商的好处,我们就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了?”江同知唇角翘出个讥诮的弧度,“你说这姓王是不是脑子不好使啊!我真是谢他了,他这主意一出,我们同知衙门上上下下同仇敌忾!别以为我不知道,同知衙门拿的,不过是每年盐课按例调查时的例银,这份儿银子,不及他盐政衙门的十之一二吧。他要你举报我什么?举报我私下拿你好处了?”

    宫财主连忙道,“江大人,您之廉洁,天下皆知啊。”

    “知道不知道的,你别给我胡乱捏造就行了。”

    “不敢不敢。”宫财主道,“我原想为大人打听出些个消息来,没想到,反为大人添了麻烦。大人,您是探花儿老爷,脑子也比我聪明,要不,您给我出个主意,不然,我这真没法儿活了。王提司就得把我逼死!”

    “少给我在这儿装腔作态。”江同知似笑非笑睨宫财主一眼,“这不论做事还是做人,谁还不得留一手啊!宫财主你更是老江湖,是不是?”

    宫财主叫苦,“江大人,我要有这一手,就不会愁的想上吊了。”

    “你愁的不是要不要上吊,你愁的,是这场较量必将波及于你吧。”江同知看向宫财主,“田巡抚亲自交待我要查盐课之事,你是盐商商会的会长,北昌府三成的盐都是你的买卖。这事,必然要波及你,有什么奇怪的?”

    宫财主瞠目结舌。

    江同知继续道,“我知道,你老家是在太平县,那会儿,你还是太平县巡检司的一位官兵,后来,太平县调去了一位新县尊,那位县尊姓余。也是这位余县尊,在稽察私盐时,私盐贩子勾结山匪谋杀余县尊,你因救余县尊伤了腿。后来,腿伤虽然养好,却是落下了高低脚,就此去了武职,离开了巡检司。余大人担心你生活无以为继,就给你批的盐引,你在太平县开了个小盐铺子,就此,慢慢儿的,一步步的,有了今日。余大人走时,还同我提过你。”

    说到老巡抚,宫财主当真是红了眼眶,道,“我辜负了老巡抚啊。”

    宫财主还真不是那种祖传的盐商什么的,他这几十年,靠山就是余巡抚。余巡抚的出身品性,就是收孝敬也是有数的,也是因余巡抚几十年的执政,尤其后来余巡抚做了知府、巡抚时,北昌府的盐课银子,是在增加的。这种增加,是因为北昌府人口的增长,吃盐的人多了,盐课自然有增长。但,北昌府的盐价一直很稳定。如今,余巡抚刚一走,盐课银子一分没多,盐价反开始飙升,实不怪田巡抚拿到盐课司的这个把柄!这除非瞎子才看不到呢!

    江同知也没多留宫财主,与他道,“你自己好生想一想吧,你虽是白手起家,也不能说不顺遂了。先时咱们北昌府都是老巡抚做主,这世间,如老巡抚那样有良心的人有几个呢?老巡抚一走,这北昌府的天就得变。老巡抚走前,与我提过你。有老巡抚的面子,能照应你的地方,我不会不照应。但老巡抚之后,再没老巡抚了。这北昌府今后何去何从暂且不论,你要想保住你盐商资格与地位,你心里就得有数啊!”

    宫财主连忙道,“大人,我可是站在您这一边儿的!”

    “我知道,你站我这一边儿,你站田巡抚这一边儿。但我们彼此都心中有数,盐课上肯定有问题,不然,盐价不能飙得这么高。盐课出事,你们盐商能洗干净?你要是这会儿还想着自己雪雪白不染凡尘,那真是没什么好说的了。”

    宫财主试探的问,“大人,这就不能不查吗?”

    “不查,盐价能降下来?巡抚大人能答应!我说你贩盐贩的,是不是脑子给盐腌了啊!”

    “我,我没经过这个,我真怕呀大人!我上有老下有小,我要有个好歹,我家就完了!”

    “其实我觉着挺奇怪,你口口声声站我这边儿,站田巡抚这边儿,你其实对我们信心不大。”江同知道,“我还好说,我本身不过六品官儿,田巡抚可是正三品巡抚,这北昌府,还有比田巡抚官职更高的?你怎么连田巡抚都不信?”

    宫财主吞吞吐吐,“我哪里是不信二位大人,我这身份,您二位知道北昌府有我这么个人,都是看在老大人的面子上。我,我是听说,柳知府出身国公府,柳太太还是孔圣人的后人。您不晓得,我们高贾家的太太奶奶们,根本见都见不到柳太太的面儿。还听说,柳家在帝都既是公爵府第,家里还是兵部尚书的大官儿!大人哪!一部尚书,我真是想都不敢想!柳知府家这么显赫,咱们府城上上下下,谁敢得罪他呀!再说,要不是他家势大,他一个知府,敢同巡抚大人叫板?”

    “你们盐商是不是都这么想啊?”

    “大家都晓得的呀。”宫财主道,“不过,我知道,老巡抚是传胪出身,大人您更是文曲星下凡,探花儿大人!”说着,宫财主用一种无比炽热而仰慕的目光望向同知大人,硬把同知大人给肉麻出一身的鸡皮疙瘩。宫财主还道,“我老宫,最是仰慕有学问的人了。”

    江同知抖抖鸡皮疙瘩,心说,幸而宫财主一大老爷们儿,且生成这幅尊荣,不然,这等眼神话语,非叫江同知误会不可。江同知道,“有没有学问不要紧,做人得有脑子啊!我问你,你家族里有多少人?”

    宫财主道,“有两百多人吧。”

    “两百多人你都认得吗?”

    “九成都认得。”

    “最远的亲戚出了五服吧。”

    “嗯,有些族人就是同姓,要说亲戚已是算不上了。”

    “要你家有个这样出了五服的族人,在外打架要拉人手,你去不去助威?”江同知问。

    宫财主隐隐有些明白江同知的意思了,就听江同知道,“你这小家族两百多年人,你说,如柳公府那样的豪门大族有多少族人?何止成千上万?别出来个姓柳的,就说得跟柳国公的亲兄弟一般,我实话告诉你,这位柳国公根本没有同胞兄弟,连堂兄弟都没有,柳国公就一个庶出叔叔,但他那庶出叔叔那支因罪被朝廷悉数斩首!你怕什么?你问问柳知府,他认得柳国公,柳国公认得他吗?”

    宫财主都听愣了,唉哟,他还真是头一遭听闻这公府秘闻啊!

    宫财主不禁心道,果然是文昌星出身的探花大人哪!这眼界,这见识,果然是比他这盐商强出三座山去!宫财主道,“大人,那柳太太,是不是孔圣人的后人啊?”

    “你不晓得姓孔的都是同性不婚么?就因为姓孔的都是孔圣人后人,咱们北昌府也有姓孔的,就你们盐商商会不也有个孔盐商么?他是繁字辈儿的,难道不是孔圣人后代?我怎么没见你对孔盐商恭恭敬敬啊!”

    宫财主道,“他是考了二十多年没考上秀才,娶了王提司家的丫环,钻营进了盐商队伍。他算什么孔圣人后人哪。”

    “不是姓孔就算么?”江同知反问。

    宫财主讪讪。

    宫财主走后,江同知都骂一声老狐狸,子衿姐姐道,“宫财主真有暗账么?”

    “说真的,我也不晓得。”阿念道,“他是靠着老巡抚上位的,这些年,同老巡抚关系一直不错。要我说,他不至于丧心病狂的去记什么暗账,老巡抚那人的性子,也不过三节两寿会收一些,其他的,就不大可能了。要是老巡抚那时,姓宫的都记了暗账,他就是不要命了。不过,老巡抚一走,田巡抚镇不住下头,不然,王提司也没这么天大的胆子。这近来的账,就是没记在纸上,宫财主怕也记在心里了。”

    何子衿道,“他要是真拿出什么账来,就是完全把身边性命交予咱们这边儿,我看,宫财主还得再思量。”

    “哪里还有时间叫他思量,姓王的就要诬蔑于我。”阿念没收过宫财主私下孝敬,至于盐商照例给同知衙门的好处,这也是旧例。阿念不可能连这个都不收,水至清则无鱼,他主持同知衙门的事务,就不能断了底下人的财路。阿念要防的是,根本不能让盐商有诬蔑他的机会,不然,这盆水泼过来,哪怕是赃水,对阿念的仕途亦是大大的不利。

    阿念就要想个法子先下手为强,却不料自己先遭了秧。

    这事儿在北昌府上下传的,据说江同知身中十八刀,直接给人捅成了马蜂窝,就剩一口气了。还有的说,江同知毁容了!

    是的,江同知身为探花出身,那张脸还是很能干的,就是平日里骑马路上都有许多大闺女小媳妇明目张胆的看美男女呢。是的,北昌府民风开放,大家一向认为,只是看个把男人,不是啥大不了的事。这回江同知遇袭,也亏得一位酒馆的老板娘大呼救命!正因这位老板娘的宣传,江同知被刺之事传得沸沸扬扬,这老板娘来了客人便是一通宣传,“我的天哪,江同知诶,江同知那样的人,会与谁结仇啊?谁不晓得江同知是个好官,人好,长得也好,突然之间,一位黑衣刺客自天而降,江同知一排侍卫被这位黑衣刺客打得七零八落,眼瞅刺客的尖刀即将插入江同知的胸膛,说时迟那时快,我大吼一声,一坛烧刀子就砸了过去,那刺客啪的将烧刀子踢飞,呯的砸在我这墙上,看到没,那墙那里少块儿墙皮,就是那天被酒坛砸的。接着,我立刻跑出去,大喊救命,那刺客见势,连忙跑了。就这么一会儿功夫,侍卫又缠斗过来,刺客怕人多了,就跑了。”

    就有食客甲问,“真的啊?”

    “自然是真的,这还能假。”老板娘道,“可怜江同知,满脸是血,不晓得到底伤的如何呢。”

    “不会脸上受了伤吧。”食客乙道。

    “这叫什么话!江同知那样的俊俏人,要是伤了脸,不得把咱们北昌府的大姑娘小媳妇的心疼死哟。”老板娘见酒少了,又端来一壶给食客。

    食客甲道,“我就不晓得你们这些女人是什么眼光,江同知那样的文弱书生,哪里有咱们这般铁打的汉子实用啊!”

    “可不是么。”食客乙极是赞同。

    老板娘道,“你们懂个甚!江同知可是探花哩!探花!”

    江探花现在正半身血的躺在床间昏迷不醒,整个人包的跟个粽子一般。何子衿着人把北昌府城有头有脸的官儿都请来了,连田巡抚都来了,一见江同知这模样,立刻大作悲痛,“真痛煞我也!”就扑过去,坐在床畔,大骂刺客!

    何子衿道,“还得巡抚大人为我家老爷做主!”

    田巡抚道,“一定!我自不能让忠良白死!”

    周通判听不下这话,上前一步低声道,“大人,江同知已无性命之忧。”

    田巡抚那脸色,立刻变了又变,自发贴上几层面皮,连声道,“这就好这就好。果然是天佑我北昌府,天佑我江同知。江同知这样的好官,自有神明庇佑。”和气细气的问起江同知的病情。还安慰了何安人,让何安人好生照顾江同知,他一定会为江同知做主。

    何安人冷冷道,“我家老爷以往从未有什么仇家,就是听说因盐课之事,盐课王提司很是看我家老爷不顺眼!我家老爷是听了巡抚大人的吩咐查盐课之事,巡抚大人必要给我家一个公道!万不能枉纵了小人,叫上上下下的人寒了心!”

    “安人只管放心,此事老夫亲自主持调查!”哪怕何安人不提此事,田巡抚也不会放过此等机会。田巡抚又好生安慰了受害者家属何安人一番,又命周通判亲自负责江同知的案子,此方告辞而去。

    田巡抚走时,何学政脸色都是微微泛白,唇角紧抿,送了田巡抚一行,田巡抚此方想到,何学政是江同知的老丈人,便道,“何学政留步吧,先照顾江同知的身体,什么都没江同知的安危重要。”

    何学政也没心情与田巡抚寒暄,只送了几步,既田巡抚这般说,何学政也惦记着女婿的伤情,便回去守着女婿了。

    江同知遇刺之事,令北昌府原就紧张的政治氛围更加剑拔弩张,王提司恨的,与柳知府道,“我恨不能自己给自己一刀,这江家太太是什么意思,硬说我与江同知不和,我tmd,是我与他不和么,分明是他寻我麻烦!现在,姓江的一出事,都以为是我下的手!我跟谁说理去!”

    柳知府一面安慰王提司,嘴里道,“咱们也当去瞧瞧江同知。”

    王提司真不乐意去,但又不能不去,结果,他去倒是去了,却是给何安人直接带人撵了出去,用何安人的话说,“在外头欺负我家老爷不算,还敢欺负到我家里来!自么着,不给人活路了是不是?”

    闹得别说王提司,柳知府也怪没面子的,回家直与太太念叨,“泼妇!真乃泼妇也!”

    柳太太都有些怀疑王提司,“不会真是王提司下的手吧?”

    “不许说这话。”柳知府道,“半城人都晓得王提司与江同知不对付,江同知有个好歹,人先寻思到王提司。王提司又不傻一,焉能做这样的事。”

    柳太太道,“会不会就因此,王提司的其道而为之呢。”

    “不会。”柳知府道,一般官场之中,除非真是要你死我活了,不然,谁也不会贸然下此毒手!柳知府与王提司道,“江同知必然是得罪了什么要命的人!”

    王提司,嗯,虽然半城人都相信,这事儿是王提司干的,但王提司自己明白啊,这事儿真跟他没关系,他是哪天都得骂江同知几句,什么“小王八羔子短命鬼”之类的话,王提司没少说,甚至恼火之际也说过“惹急了老子,哪天弄死你!”,但,真的就是放放狠话,正经没下手!

    不过,柳知府这话也给王提司提了醒,是啊,江家那婆娘张嘴就是江同知与自己有隙,难不成,江同知就没别个仇家了!

    这新线索,王提司一点儿没保留的告诉了负责此案的周通判。周通判认为,这也是条线索啊,说来,王提司肯将这线索告诉周通判,完全是出于个人对周通判品行的敬重。倘不是周通判人为正直,若换个人,怕早就顶不住田巡抚的压力把王提司填进去了。周通判却是办案老手,他对王提司也做了细致的调查,并且认为,王提司没有太大的嫌疑。这样的结论,自然令田巡抚不满,但王提司对周通判,却是一千个感激。他晓得田巡抚必要借江同知遇刺之事生事的,有周通判这位有良知的通判大人不够,王提司也要自救,故而,略有线索,就听告诉周通判的。

    周通判也正在琢磨,江同知是不是另有仇家之事。

    结果,好巧不巧的,查到了,江同知曾令人给宫财主送过一条绳子。

    周通判很想去问问江同知,当初为啥给宫财主送绳子?但,江同知据说就剩一口气吊着了,去问江太太吧,江太太说不晓得。江太太都不晓得,其他人更不晓得了。

    周通判就得去问宫财主,宫财主早在得知江同知遇刺时就直觉出大事了。就像王提司与江同知不睦,江同知有个好歹,大家的第一怀疑人就是王提司。宫财主想得更深一些,王提司好歹是朝廷的官儿,他却只是一介商贾,何况现在大靠山余老巡抚已致仕还乡,他对天发誓,江同知那事儿,绝对不是他干的。但,江同知给他送过一条绳子,这是啥意思啊,他收到绳子时,就想到是江同知要他老命!

    其实,在宫财主看来,那不过是江同知给他增加压力的手段!

    江同知没有要他命的意思,而是想他真正投诚,把盐上的事儿说说清楚!

    这本来是一件小事,可谁也没料到,江同知在这个时候出事了。宫财主一宿没睡,第二天就去了江家,把自己偷偷记录的一些东西,私下交给了江太太何安人。待今日见周通判有请,宫财主忐忑着一颗心去了通判衙门。

    宫财主是北昌府的第一盐商,家中豪富自不必提,周通判并不仇富,而且,因宫财主时常捐钱,修桥修路的没少做好事,周通判对宫财主还算和颜悦色,就是问了宫财主那绳子的事儿。

    宫财主道,“这事儿,我想私下同大人讲。”

    “不行,这是问案。非但要有书吏在场,而且,你说的每句话,都不能有半点虚假!”周通判示意书吏记录案情,宫财主犹豫半晌,方说了,“大人也知道,同知大人一直在查盐上的事儿。同知大人给我送绳子那天,是因为前一天我收到王提司暗示。”

    “暗示你什么?”

    “暗示我把这些年给同知衙门的孝敬的事说出来。”宫财主叹道,“江同知遇刺,我也不敢再相隐瞒。这事儿,空口白牙要怎么说呢。同知衙门管着一部分盐课事务,我们每年自盐井里采了盐,也要去同知衙门里按大印的。要说孝敬,也不算孝敬,是旧年的例钱。”

    “这笔钱有多少?”

    “不多,一年也就五百两。”

    “是给同知衙门,还是给江同知的?”

    “同知衙门。”宫财主道,“自江同知上任,我倒是想私下孝敬,江同知从来不收。就是那五百两例银,听说,江同知也是都给了下属,自己没拿过。”

    “你倒是清楚啊?”

    “这些事,大人略一打听,也能知道。”宫财主叹道,“江同知不是差钱的人,他把自己那份儿给了下属,说来,委实仁义啊。”

    周通判道,“江同知为何给你送绳子?”

    “应该是警告我吧。江同知知道了王提司想要我去举报那例银之事,我为难啊,不晓得怎么着才好。说句老实话,我就是个贩盐的,平日里能为父老乡亲们捐些银子修桥铺路的还成,叫我去举报江同知,我怎么能干这样的事呢?我又没证据,再说,江同知在盐课上清不清白,我是知道的。这事儿,我不想干,可王提司正管盐课,我又不敢得罪王提司。江同知就着人给我送了根绳子来。”

    周通判道,“听说你当天就去了江同知家里。”

    “去了,我,说句放肆的话,我还问了江同知干嘛给我送绳子的事。江同知说,以为我现在愁的想上吊,就给我送了绳子。自江同知出事,我想了这些天,还是觉着,这就是江同知的一句玩笑话。江同知年轻,童心未泯,送根绳子打趣我。”宫财主道。

    周通判心说:哪天给你送碗鹤顶红,估计你还得说是打趣你呢。

    但,宫财主说的,也不见得就全是谎话。

    周通判问清楚宫财主,让宫财主按了手印,就让他回家了。也不晓得怎么消息这般不严密,王提司第二天就晓得宫财主在周通判这里把他卖了个彻底,找上宫财主就是一记老拳,宫财主立刻找到周通判,要求官府保护,以防王提司灭他口!

    王提司:你们他们都别上吊,我上吊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