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美人记 > 383.北昌行之七十一
    第383章

    阿念与子衿姐姐从庙里出来,就去朝云师傅那里接阿曦和双胞胎,阿曦正在跟双胞胎玩儿,阿曦一见爹娘来了,扔下双胞胎就跑过去,把双胞胎急的,咿咿哑哑喊个不停。

    阿曦跟爹娘撒过娇,又跑回去抱双胞胎,她自小就是个力气大,抄起阿昀往肩上一放,阿昀给姐姐折腾惯了,两只小手就拽紧了姐姐的衣裳,然后,阿晏自发坐到姐姐脚面上,阿曦脚往上一送,腿微屈,阿晏就坐姐姐膝上过了,然后,阿曦伸手一抓,就把阿晏夹胳膊下去了。

    阿曦就这么一扛一夹的,把双胞胎送她爹娘跟前去了。

    她爹她娘一人接了一个,她娘道,“要不闻道师兄都说你根骨好哪。”看她闺女扛抱双胞胎的手法,多么的与众不同啊。

    阿念刚把头上冷汗擦干,同闺女道,“阿曦啊,以后可不能这样抱弟弟啊,抱完一个,回头再抱一个。弟弟小呢,摔了怎么办?”

    阿曦道,“怎么可能摔着呀,我小心着哪。是不是?臭昀臭晏?”曲指挠弟弟们的小白脚丫,把阿昀阿晏逗得咯咯直笑。

    五月艳阳之下,阿念伸手轻轻给闺女抹去鼻尖儿的小汗珠,也不禁笑了起来。

    就此道场之后,阿念终生未再提及生父生母半句。

    好吧,子衿姐姐也不想再提自己公婆之事,死都死了,烧几柱香尽尽心就是,至于他们本身的事迹,完全不必后人知晓。

    子衿姐姐继续自己的女学招生工作。

    原是约了周太太见面,因有了凌娘娘殉葬之事,只得推迟到了今日。何子衿笑道,“先时相约,奈何家中突然有事,以至今日方与太太相见。”

    周太太是位年约四旬的青裙女子,一身青裙,通身并无金珠玉宝之物,只是发间一支玉色寻常的翠玉簪子,但其人收拾的极为清爽,相貌间犹可见年轻时的清秀,闻此言微微一笑道,“可见,我与太太的缘法在今日。”

    何子衿并未先说女学之事,而是与周太太说起北昌府的风景人情以至于历史渊源来。周太太是知晓何子衿要办女学的,她既是想聘女先生,还提前做了些准备。她以往也曾受聘于大户人家,女诫什么的,也是教过的。不想这位同知太太并不问教习之事,反是说起北昌府来。周太太自幼在北昌府长大,于此地自然熟悉,再加上她通晓诗书,对于北昌府的历史也知之颇深。

    何子衿本也是个爱观书读游记之人,来北昌府这好几年了,说起北昌府的历史典故来,倒是颇能同周太太说到一处去。周太太笑道,“北昌府虽地处边关,气侯苦寒,农人播种,只得一季,不比江南一年可收两季稻谷。不过,这里土地肥沃,物产丰富,不瞒您,我少时还曾与家父随着商队去过北凉,也曾与家父下过江南,后来成亲嫁人,便再未出过北昌府了。”

    周太太的事情,何子衿也打听过一些,她青年丧夫后并未再嫁,一直倚着娘家生活,这年头,女人靠着娘家也不是太容易。周太太母亲周家老太太活着时,周太太在娘家尚可,后来,周老太太过逝,周太太便自娘家搬了出来,受聘于大户人家做过几年教习。

    何子衿就又问了些周太太对于女学的看法,周太太道,“不瞒您,家兄与我说您欲办女学之事。我在家也想过一些,人都说女子无才便是德。可说到底,不说大户人家,便是平民百姓,女孩子倘能识得几个字,说亲时也能加重些身份。才德才德,世间对女子要求,以德为先,可能与德相提并论的,唯才而已。今女人不必与男子那般学得文武艺,授与帝王家,女学依我所见,能教女孩子一个明白,便是功德。”

    何子衿与周太太一直说了半日,中午留周太太用过饭,与周太太道,“我托令兄帮我设计书院的图样,太太有空,可代我先看一看,倘哪里有需改进之处,只管过来与我说。”

    周太太笑道,“必不负您所托。”

    何子衿命丸子捧上一个匣子,与周太太道,“书院虽还在准备,既已谈妥,这是三月月银,还请收下。”

    周太太并未接这月银,道,“我既受聘于女学,自当是从上课之日起方好算月银的。”

    何子衿笑道,“我看太太是个爽快人,我家里事务颇忙,书院建造,怕是没有太多时间盯着,这本就是咱们的书院,也还想请太太当个监工,把一把书院修造的进程。再者,如今虽还未开始授课,也需准备教材教案,一时需花费时间精力。您只管收着,收了月银,以后便称周先生了。”

    周太太笑,“如此,便不与山长客气了。”既已受聘,彼此都改了称呼。

    先定下了周太太,不,周先生,何子衿又去了朝云师傅那里一趟。

    朝云师傅笑道,“唉哟,何山长大驾光临。”

    何子衿笑道,“师傅莫打趣我。”

    闻道亲自端来茶,笑道,“哪里是打趣,山长请吃茶。”

    何子衿双手接了茶,道,“我这要办女学的事,不会满城人都晓得了吧?”

    “不至于。”闻道笑,“也就是半城人知道吧。”

    何子衿既然敢办女学,就不怕人笑,何子衿一本正经,“自来传道解惑,都是功德。我这办女学,也是为了开辟蒙昧,弘扬大道。”

    闻道笑,“每回听师妹说话,我都想改口叫你师姐。”

    “你要愿意改口,我也不嫌老。”何子衿就同她师父师兄的说起她那女学的事儿来,怎么买地皮,建书院,请先生,还有何子衿准备要开的课程,以及,何子衿道,“师傅你比我有见识,依你看,我这书院可有什么要改进的没有?”

    朝云师傅老神在在,“要改进的没有,只是还差点儿什么?”

    “差什么?”何子衿连忙问。

    “差一个人。”朝云道长道。

    “差谁?”何子衿以为她师傅要毛遂自荐,不过,她书院可是只收女先生的啊。

    朝云师傅不晓得女弟子在腹诽他老人家了,朝云师傅瞧着女弟子微微一笑,“差谁,这不是你过来的目的么?”

    何子衿当下闹个大红脸,直道,“唉哟唉哟,你说你说,我这还没开口呢,就给师傅你看穿了。唉哟,真叫我不好意思。我这还怎么开口呢?”

    于是,何子衿摊摊手道,“给师傅看穿了,那我就直接说了,师傅你能不能把纪嬷嬷借我几天,我想请纪嬷嬷帮我把把关。”

    说到纪嬷嬷,就得先说朝云师傅,朝云师傅很喜欢孩子,不过,朝云师傅也就仅限于逗孩子玩儿,或者是教孩子一些功课了。其他的,如阿晔阿曦时常一天一天的在朝云师傅这里,照料孩子们的事自然不是朝云师傅能干的。闻道这些人都是侍卫,照料孩子他们是生手。这位纪嬷嬷,不晓得朝云师傅从哪里找来的,那气质简直没的说,尤其非但会照顾孩子,人还十分有学识,还有那举手投足间的优雅,就能让人明白,时光赋予女人的,绝对不止是苍老。

    是的,纪嬷嬷年岁已然不轻,估计同何老娘差不离,但,何老娘跟人家那气质,根本没法儿比。

    阿晔阿曦小时候在朝云师傅这里,便都是由这位纪嬷嬷照料。以往,过年过节的,但凡给朝云师傅这里送东西,何子衿也会给这位纪嬷嬷备一份儿的。

    如今,何子衿要招聘女先生,还想请纪嬷嬷帮着把把关,因为,接下来不只要聘女先生,还要聘一些用于书院管理的嬷嬷,这就需要纪嬷嬷帮着掌掌眼了。

    女弟子开口相求,朝云师傅便命请纪嬷嬷出来了。

    待何子衿说明来意,纪嬷嬷道,“太太容我三日工夫,阿昀阿晏的一些事情,得交给阿温才成。”自阿曦阿晔大些,阿昀阿晏过来后,就是纪嬷嬷带着侍女们照顾这两个小家伙。而纪嬷嬷嘴里的阿温,则是纪嬷嬷身边的,一位较纪嬷嬷年轻些的嬷嬷,也是极可靠的人。

    何子衿连忙道,“嬷嬷只管交接,我这里也不急,就是我身边儿没个既老成又稳重,再如嬷嬷这般有见识的人了,所以,才冒昧的请嬷嬷过去帮忙几日。”

    纪嬷嬷笑道,“能帮到太太,亦是我的荣幸。”

    何子衿总算是厚着脸皮把这位纪嬷嬷也请到了家里,阿曦阿晔见到纪嬷嬷都极是欢喜,他们自幼就受纪嬷嬷的照顾,很有些孺慕之情。何子衿并不似别的女人,不喜孩子们与自小陪伴的嬷嬷亲近,怕太亲近嬷嬷反疏远了母子之情。何子衿从不会这般想,她爱自己的孩子,与自己的孩子们感情极深。孩子长成过程中,会遇到许多善意的陪伴,纪嬷嬷就是其中一位,纪嬷嬷这把年纪,无子无女,何子衿倒是愿意孩子们亲近这位老人家。

    阿曦道,“嬷嬷,你的院子是我收拾的,你看了没?喜欢不?”

    纪嬷嬷笑道,“见了,非常好,嬷嬷很喜欢,那白玉瓶里供的荷花很相宜。”

    阿曦美滋滋地,“被褥也是我挑的,没熏香,晒得蓬松松暖暖的。”

    阿晔看他妹没个完,忙插嘴道,“嬷嬷屋里的兰草是我选的。”

    阿曦道,“我原想给嬷嬷放牡丹的,可惜现在牡丹花期过了,就放的兰草。”

    阿晔对他妹道,“嬷嬷又不喜欢牡丹。”

    阿曦道,“谁说的,嬷嬷都说我像小牡丹花一样,我把牡丹放在嬷嬷屋里,就像我在嬷嬷屋里一般。”阿曦无师自通的用了象征手法,可是险把她哥恶心着,阿晔道,“你除了长得胖,不知道哪里像牡丹花了。”

    阿曦最讨厌人说她胖的,立刻黑着脸瞪她哥,哼一声,“今天嬷嬷刚来,我不与你一般见识。”

    纪嬷嬷笑道,“阿曦姑娘并不胖的,阿晔少爷应该再胖一点儿才好。”

    阿晔道,“嬷嬷,我每天也吃很多,主要是上学课业重,所以,不论吃多少,也胖不起来。那会胖的,都是闲着的,没事儿的人,还成天吃很多,嬷嬷你说,这样的人,她不胖谁胖。”

    阿曦立刻道,“嬷嬷,你知道为什么一样的年纪,有人个子高有人个子矮么?”阿曦也深知如何打击她哥的信心,阿曦也不臭脸了,笑嘻嘻的瞥他哥一眼,道,“那个子矮的,都是嘴坏的,成天说人坏话,吃的饭都用来说人坏话上了,当然不长个子了。”

    这回,轮到阿晔黑脸了。

    纪嬷嬷笑道,“你们是龙凤胎,怎么总是拌嘴呀。”

    阿晔道,“估计是在娘胎里就总打架的原因吧。”

    阿曦道,“八字不合。”

    阿晔说她,“咱俩一个时辰,八字当然一样,怎么会不合啊,笨死了。”

    然后,俩人又唧唧咕咕的拌起嘴来。

    但,纪嬷嬷来家里,两人还是很开心的,阿曦让厨下烧了纪嬷嬷爱喝的汤,阿晔就请纪嬷嬷看自己近来的课业本子。

    纪嬷嬷年纪大了,身边也有两位侍女服侍,这两位侍女,一位叫檀香,一位叫芸香。芸香活泼一些,晚上服侍着纪嬷嬷洗漱后都说,“江太太家里可真是热闹。”

    纪嬷嬷笑道,“是啊。”

    何子衿请到了纪嬷嬷帮着把关,原本,何子衿就觉着,纪嬷嬷是个极有气质极有见识的人,不想,余幸竟还认得纪嬷嬷。有一回余幸过来说话,见着纪嬷嬷都惊讶的说不出话,还问,“嬷嬷,是你吗?”

    纪嬷嬷笑,“自然是奴婢,余姑娘还记得奴婢。”

    余幸忙起身扶纪嬷嬷坐了,笑道,“哪里能不记得,小时候去给娘娘请安,时与嬷嬷相见。我竟不知嬷嬷在北昌府,不然,早就能相见了。”

    何子衿笑道,“我也不知道妹妹竟与嬷嬷相识,不然早请妹妹过来说话了。”

    余幸想大姑姐真是有运道啊,这会儿话说到这份儿上,也没什么不能说的了,余幸便与大姑姐道,“姐姐怕是不晓得,嬷嬷原是太后娘娘在娘家时的女先生,后来教导过端宁长公主。我少时去王府给娘娘请安,时与嬷嬷相见。姐姐你真是好运道,竟请了嬷嬷到你府上。”

    何子衿虽有些惊讶,倒也没有太过讶意,一笑道,“我运道一向不错,这次办女学,因要聘的女先生和管事嬷嬷有些多,就请嬷嬷过来帮我把把关。”

    余幸道,“那是再稳妥不过的。”又抚着肚子道,“待我这闺女生了,先预定下姐姐书院的名额。”

    何子衿笑道,“这绝对没问题。”

    余幸这存不住事儿的,去祖母家的时候,难免说一回纪嬷嬷的事,直道,“我看大姑姐的模样,竟完全不知纪嬷嬷的来历。大姑姐真是好运道。”

    余太太一思量便晓得,“纪嬷嬷约摸是同方先生一道过来的,你大姑姐从方先生那里请得她。”

    余幸笑,“不管从哪儿请的吧,有纪嬷嬷这身份,大姑姐这书院就成了一半儿。”

    “是啊,只是此事你知道便好,莫要往外处多嘴。”

    余幸想了想,道,“祖母说的是,方先生是个喜清静之人,倘是从纪嬷嬷这里叫人知晓方先生,就不大好了。”

    余太太颌首,“是这个理。”

    纪嬷嬷这把年纪,这个阅历,已不将身份什么的放在心上。她在宫里时本就是五品女官,说来,品阶比何子衿这位安人还要高一些。不过,她早不看重这些了,倒是看何子衿并不因知晓她的身份而手足无措,仍待她如前,纪嬷嬷反是多了几分赞赏,想着这位江太太不愧是方先生的高徒,接人待物自有过人之物。

    纪嬷嬷给了何子衿很大的帮助,因为纪嬷嬷委实是见过大世面之人,年轻时是太宗皇帝宫里的宫人,出宫后给谢尚书府聘到家为女先生,如此,做了彼时还是谢姑娘的谢太后少时女先生。后来,跟着谢太后到了皇子府,今端宁长公主少时得纪嬷嬷教导,一直到先帝登基,纪嬷嬷就一路进了宫,做了正五品女官,管的就是宫中礼仪。一直到朝云道长要寻个稳妥的嬷嬷,那时谢太后还是谢皇后,将纪嬷嬷一干人给了自己舅舅。后来,纪嬷嬷等人就是专职照顾龙凤胎,如今就是照顾双胞胎。

    可见龙凤胎、双胞胎的幼年教育之高大上了。

    更重要的是,纪嬷嬷既在宫里做过女官,就知晓宫里公主郡主的学习科目,何子衿很是打听了一回,不打听宫闱机密,就是打听学习科目,如此,对自己女学的设立科目加以删减修改来着。

    纪嬷嬷倒是很满意何子衿选出的周先生,这位周先生别看是女人,极是干练,因着要忙女学筹建这事,周先生干脆把家搬过来了,她也没什么好搬的,除了几车书,就是一个贴身侍女。搬过来后,周先生就托牙行把自己的小宅子租了出去,一心一意的帮着准备女学之事。

    纪嬷嬷有了年岁,就需要有这么个人打下手,周先生也是有几分傲气之人,不过,纵不知晓纪嬷嬷的身份,叫她给纪嬷嬷打下手,她却是愿意的。

    何子衿这里,一方面聘女先生,一方面又开始制定女学的学规,另外,上课用的桌椅板凳、食堂用的锅碗瓢盆,女先生、嬷嬷们住处的床榻案几,样样都得准备。

    哪怕不必何子衿亲力亲为,可样样也需她点头才能去办。

    一时间,委实忙的不可开交。

    何子衿出去应酬,时常听到有人打听她这女学之事,譬如,新到任的柳知府家的太太就说,“我随着我们家老爷也到许多地方去过,现在倒是各州县都有书院,倒是没听说哪里有女学的。”

    这位柳太太已过了不惑之年,娘家姓孔,出身鲁地孔家,乃孔圣人后代,据说最是遵礼守法的一个人。平日里,最看不惯的就是……哎,怎么说呢,最看不惯的就是北昌府这些晴天白日随便出门逛的当地女子。这位柳太太随柳知府就任后第一次设宴,就说了,“再未见过这等不开化的野蛮之所,女子不戴帷帽,竟可上街!全不知礼法为何物!”

    好吧,叫这位柳太太一说,简直没几个知礼法的了。

    柳知府毕竟新到任,柳太太设宴,请的也是知府衙门里的各官员太太,怎么说呢,就是大家品阶都不如她,所以,凭她怎么说呗,大家听着就是。

    今柳太太提女学之事,何子衿笑道,“是啊,不过我想着,朝廷既让各州县开办书院,想来这办书院是件积功德的好事。我家里女儿,时常羡慕哥哥们能去书院念书,我想着,倒不若办一所女学,倘有愿意一道念书的女孩子,也可做个伴。”

    柳太太语重心长道,“江太太这话就错了,女孩子家,即便念书,在家里念一念女诫女训也就够了。重要的还是针指女红。”

    何子衿道,“这些课程,我那书院都有哪。”

    柳太太叹道,“这女学,出出入入的可得安排好,莫进闲人才是。”

    “这个您尽可放心,我那女学里,都是嬷嬷先生,上学的女孩子,不见半个男子的。”

    柳太太此方颌首。

    周通判的太太最与这位柳太太不睦,主要是,周太太是个飒爽性子,出门向来都是骑马的,有一回柳太太见着,很是说了周太太一回。周太太私下与何子衿道,“我看,就是孔圣人在世,也没咱们这位知府太太规矩大。”

    何子衿笑道,“这有什么法子,谁叫咱们不是圣人后代呢。”

    周太太一笑,打听起何子衿书院都开什么课程来,道,“我家里小闺女,哥哥姐姐娶的娶嫁的嫁,侄子侄女又都小,她一人念书很是无趣,请先生吧,也没有那样样都全面的先生。要是你书院办好了,与我说一声,干脆叫她去书院念书,还有个伴儿,能结识些小朋友。”

    何子衿笑道,“那可好,我还怕招不到学生呢。”

    周太太道,“只要你书院够好,种上梧桐树,还怕引不来凤凰么。”

    何子衿笑道,“周姐姐真是妙人,把咱们孩子夸得一朵花似的。”

    周太太也是一笑,“我不比你是个斯文人,但也就是这么个意思了,再说,孩子都是自己的好么。”

    何子衿与阿念说起这位知府太太的性子,笑道,“柳太太这般讲规矩礼法,不知道柳大人性子如何,好不好相处?”

    阿念道,“柳大人新到,眼下三把火还没烧呢。”

    何子衿打听,“这位柳大人是个什么来历?”

    阿念道,“听说是帝都靖南公府旁支子弟。”

    何子衿是知道靖南公的,帝都一等一的权贵,何子衿听说是柳家子弟,不禁道,“眼下靖南公大权在握,这位柳大人,怕是来者不善。”

    阿念道,“柳太太这样先落周太太面子,再落姐姐面子,这位柳大人,怕是要压一压我与周通判的!”

    何子衿还真未多想,她道,“我以为柳太太就是古板些,难不成她是故意的?”故意说周太太在外骑马有失礼数,还对她的女学摆出不大赞同的意思。

    何子衿道,“没有这样一上来就得罪人的吧?不都是拉拢人么。”

    “等等看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