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美人记 > 378.北昌行之六十六
    第378章

    何子衿与阿念带着双胞胎到北昌府赴任,因余幸极力邀请就住在了余幸的花园子里,阿冽回来知道姐姐、姐夫住花园子,也很是高兴,想着自己马上要当爹了,媳妇终于也贤惠了,眼下就是加把劲儿准备秋闱了。

    余幸见丈夫用功,虽自己如今害喜只得日日食用腌菜,对丈夫的饮食却是极为关心,生怕丈夫用功太过会营养不够来着,于是,日日安排厨下给丈夫一日三餐的进补。因着他们小夫妻住花园子,沈氏早便让他们自己在花园子吃饭的,也奇异,早间见丈夫吃羊肉包子吃得香,余幸不觉有些嘴馋,阿冽掰她半个,道,“想吃就吃,娘说这害喜就前头三个月,过了三个月便好了,我算着日子也差不多了。”

    余幸以往是多喜食素食,如今不晓得怎么了,这羊肉包子的香味儿是一阵接一阵的往鼻子里飘,不过,余幸真是给吐怕了,道,“算了,吃了也是吐。”

    “尝尝,吃一口。”因着媳妇吐个没完,阿冽既担心媳妇也担心媳妇肚里的闺女,便将包子递到嘴边,余幸咬了一小口,她近些天吃什么吐什么,一口咬下去,虽觉包子香而味美,却是细细咀嚼,想着一有呕意立刻就吐出来。不料将包子咽了下去,也没有呕吐的意思,这吃了一口,越发有食欲了,余幸就接了丈夫手里的包子吃,竟未再呕吐,然后,要了碗燕窝粥,吃下去更觉胃口大开。

    阿冽都觉着惊喜,也顾不得吃包子了,一叠声的道,“这是好了吧?”

    田嬷嬷更是欢天喜地直念佛,道,“姑娘可是好了,嬷嬷这就吩咐下去,中午烧几道姑娘爱吃的小菜,姑娘可得好生补一补才好。”

    阿冽深以为然,欢喜万分的与田嬷嬷道,“媳妇这些天委实消瘦了,嬷嬷好生给媳妇补一补。”又劝媳妇多进一些饮食。

    余幸早上吃的好,又享受了一番丈夫的关怀,心下极是受用,去何老娘那里说话也很高兴,见大姑姐又把阿昀阿晏抱了出来,想着阿昀一来自己这孕吐便好了,果然阿昀这孩子最旺自己。余幸便过去瞧在炕上玩儿的双胞胎,俩孩子已经可以靠着枕头坐一会儿了,这会儿俩人正在他们娘的鼓励下展示五连翻的翻身绝技,何子衿在旁拍巴掌道,“再翻一个,再翻一个。”直把双胞胎累的喘气,沈氏何老娘自不消说,连屋里丫环们也纷纷笑起来。何老娘笑道,“你少作弄孩子,叫我阿昀阿晏好生歇一歇。”

    何子衿道,“祖母不晓得,两个小东西晚上睡觉总是翻来翻去的动弹,一点儿不老实。”

    “这是活的,哪里能不动弹,你好说人,你小时候,睡时还在床头,睡醒就到床脚去了,这都是像你,有啥可抱怨的!”何老娘抱了一个在怀里,另一个立刻不干,伊伊亚亚的伸着小胳膊晃啊晃,也要求抱抱,何子衿要抱,余幸忙道,“姐姐,让我抱阿昀吧。”

    何子衿抱孩子递给余幸,道,“妹妹小心些,他们现在大些了,总是动啊动的。”

    “无妨无妨。”余幸接了阿昀在手,笑道,“阿昀乖着哪,是不是。”小阿昀伸手要抓舅妈头上的首饰,被舅家咬一下小手,立刻咯咯笑了起来。

    沈氏就问媳妇早上吃了些什么,余幸欢喜道,“也是奇了,别个时候只得腌菜方能入口,今儿个见大爷吃羊肉包子,就有些馋,吃了两个包子,一碗燕窝粥,半点儿都不想吐了。”

    沈氏念佛道,“可见是真的好了。”又叮嘱媳妇,“先时你什么都吃不下,又有了身子,折腾的都消瘦了,如今当好生补一补。可惜窦大夫还没来,这就打发人请万安堂的大夫来,请他帮着把把脉,看如何滋补为好。”

    余幸笑应。

    沈氏有一样好处,自家的确底蕴不足,但历来不会随便给人进补,就是自家服用药材,也会先问过大夫。

    余幸虽吃了一多月的腌菜,到底底子够好,大夫过来开了几个滋补药膳,沈氏把药膳方子交给余幸的大丫环阿田,道,“记得每天给大奶奶炖来吃。”

    余幸因为结束了吃腌菜的生涯,心情很是不错,与阿田道,“多给我备些菜蔬水果就好。”勿必使闺女生出来漂亮伶俐,好与阿昀相配。看到这好女婿,余幸记起那镯子的事,笑与大姑姐道,“过年的时候,给阿昀阿晏各打了一对八宝镯子,早想给他们,昨儿姐姐、姐夫过来,光顾着高兴,一时忘了。”命丫环取了来。

    何子衿见那镯子是金嵌宝石的,连忙道,“这也太贵重了,弟妹可莫要如此破费。”

    “并不破费,咱们阿昀阿晏生得这般玉雪可爱,这镯子,要是个丑的戴了还压不住呢。”余幸说着就接了一幅给小三郎阿昀戴小手腕上了。小孩子都喜欢色彩鲜艳的物什,一见这镯子,先啃几口。

    大人们说着话,又商量着去庙里给阿冽烧香的事,然后就是何子衿阿念置宅子的事儿了。何子衿自是愿意同父母住的近一些,只是近处实在没有合适的宅子,不是人家住的好端端没想卖的意思,就是有那等无赖,知道何家闺女女婿升官儿可能就近购宅,卖也愿意卖,但开得那价钱,北昌府再好的三进宅子最高价不过四百两,当初余氏买下隔壁小院儿,因着人家是升迁调任,急着脱手,沈氏只花了三百两。后来余幸要建花园子,高价买了三处院子,所费两千两,就被沈氏私下不知念叨了多少遭,觉着儿媳妇做了冤大头。如今有人晓得何家女儿女婿有意就近置产,又有先前余幸高价购宅的先例,那些无赖,一处三进院子就能出价一千两。何子衿最恨人当她冤大头,干脆不在这片街区买了,沈氏也说,“一千银子能买处四进宅子,住的且宽敞呢。反正都是住府城,我还能过去走动走动,串串门子。”

    何子衿还真得置个四进宅子,眼下家中人口渐多,不只是说孩子多,眼下孩子们都小,跟着父母住,用不了几间屋。但阿念手下一批人刚训练的有了些模样,何子衿内闱这里大丫环小丫环也渐多了。她手下管事大丫头就是丸子,丸子年岁不小,跟三喜俩人很有些情投意合的意思,何子衿已经看了日子准备给他俩办亲事了。丸子成亲就不能贴身服侍了,这一二年,丸子正加紧训练小河小雪两个,后头的小丫头也得提拔起几个。何子衿现在才明白,为什么大户人家家里都是一等大丫头二等丫头三等小丫头的样样周全,这事情多了,就是得有分工不同啊。何子衿这里也得培养些个专业人才了。

    除了她自己这里要用的人,阿曦阿晔都七岁了,阿晔的书童得有,阿曦这里也得配几个年纪相仿的小丫环,一道长大,情分深不说,也好提早给闺女训练出几个人来,免得以后抓瞎。这么一算,又得买人。

    人多了,就得有住的地方。三进宅子不够用,便得四进宅子。

    沈氏有用惯的经纪,荐给闺女,何子衿说了宅子的要求,不能离娘家太远,也不能离朝云师傅住的街区太远,四进宅院。这经纪也是做老了的,何恭本就是一府学差,阿念刚升了同知,也是北昌府实权人物之一,这经纪自然不敢糊弄,很快就挑了几处地段位置都上佳的宅子。阿念素来不管这些庶务琐事,很是大撒手的表示,“姐姐看着好就好。”何子衿早知他这脾性,就是与他说一声,请她娘她祖母还有她弟妹一道去看了。何老娘把几进都瞧了一遍,道,“这宅子不错。”够宽敞,她老人家过来住也有地方。

    沈氏素来精打细算,道,“是不是有点儿大,你们就六口人,哪里用住这般大宅子。”

    何子衿道,“阿晔阿曦都大了,我想着,该给他们配几个年纪相仿的丫头小子们了。待再过几年,就给他们分了院子,让他们自己住去。”

    沈氏点点头,“这也有理。”也就是儿媳当初死活盖花园子,不然,生了孙子,他家三进宅子也不大够住的。

    余幸一向眼界颇高,道,“这宅子大小倒好,就是花园子小了些。”

    何子衿笑,“这花园子虽小,也可打理一二。这花园子明显是被加盖的房舍挤的小了,北昌府冷的时候居多,有大园子也没几日可赏的,不过,咱家孩子多,园子是得大些才好。把他以前加盖的花厅拆了,再补种些花木,这园子就宽阔了。”

    余幸点头,经纪听了连忙问同知太太可需要可靠实诚的匠人,何子衿笑道,“听我娘说上次给我家收拾东厢的那几个就不错,不知他们会不会拆房平地的。”

    经纪笑道,“太太只管放心,这一应事,他们都是熟的。就是这屋子,太太有需要糊裱收拾的,也只管吩咐他们。”

    何子衿就顺手定下了匠人。

    余幸有身孕,不敢劳累,因中午阳光正好,大家便在廊下吃了回茶。沈氏看着两个丫环,一个清洗茶具,另一个取水煮茶,非但做事俐落,姿势也很是优美。余幸不禁暗暗点头,觉着大姑姐的品味也渐渐上去了,以后闺女有这样的婆婆,也能处得来。

    宅子定了契过了户,之后何子衿就忙着修宅子的事了,不必大修,但主家要住的屋子,该刷大白的刷大白,该糊窗子的也要糊窗子,还有拆花厅、扩花园、花草补种之事,何子衿素来精明,买东西派手下管事,做工请正经匠人,一来一去,节约不少。整个宅子小修一番,再加上买宅子的钱,满打满算八百银子。

    何子衿还说,“花多了,我原想着,不能超了六百两的。”

    余幸回家都同祖母说,“唉哟,我大姑姐可真是精细。”

    余太太笑道,“她三儿一女,不精细着怎么成,以后儿子成亲闺女嫁人,哪样不得花钱?儿子还好,只要儿子有本事,多的是好人家愿意许以淑女,女孩儿可不一样,要是嫁妆不丰,就是婆家不嫌,外头人的闲言碎语就不知多少。”

    余太太这般说,把余幸给儿女攒产业的心说的更加火热了,心下琢磨着,待生产之后,一定得寻个生钱的路子。

    余幸琢磨着生钱的买卖,何子衿的宅子刚刚修好,尚不能入住,余巡抚的致仕折子已上,就等着朝廷批了折子,等着新巡抚过来交接了。不想,却是晴天一霹雳,陛下殡天。

    这一下子,各家各府立刻把鲜艳的颜色落了下来,连带着各家眷也都换了素色衣裳,余巡抚立刻传召各属衙门在序官员,城门紧闭,街道戒严。很快就有斥侯去各县传令,国丧期间,各乡县村都禁音乐宴饮,同时,令各县传令各乡里,严加防守,以防匪乱。

    余巡抚主持北昌府政务多年,深知北凉之可恶,北凉这地方吧,挺荒僻,是的,让余巡抚来说,就是挺荒僻的。帝都人都说北昌府如何苦寒,北凉较北昌府还要往北,苦寒就得加个更字。这地方,产红参,每年与东穆有极大的红参贸易。

    但,北凉国不太平也是由来以久了,上一任老王死后,王太子逃到东穆,现在的王,是王太子的异母幼弟。这个王只是傀儡,真正掌权的是老王的异母弟,而今的英勇亲王。

    这位亲王,也算能折腾的,多年前流匪大破北靖关,致北靖关守将项大将军战死,那起子流匪就是北凉勾结西蛮所致。故而,国朝但有大事,余巡抚便令人严守城门,全城戒严,以防有变。

    不然,国孝期间出事,谁都讨不了好。

    将安危大事安排好,接下来就是守国孝了。

    余巡抚又坐着巡抚的车驾在城内巡视一遭,令北昌将军与北昌知府、通判守城墙的守城墙,巡内城的巡内城,尽皆妥当后,余巡抚方回了巡抚府。余巡抚一人坐在书房里,把今上崩逝,太子即位的邸报翻来覆去看了不下十遍,方又细细的放回书匣。

    余巡抚这里刚放好,就有老妻着人来寻,余巡抚知道老妻在急什么,起身带着书匣去了内宅。余太太先打发了侍女,室内只余老夫妻二人,余太太低声道,“太子殿下可登基了?”

    “自然。”只要老皇过逝,朝廷一日不能无主,太子又是法定继承人,立刻就会陵前登基。

    余太太继续问,“皇后娘娘可尊了太后?”

    余巡抚点头,余太太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问丈夫,“太子生母凌娘娘呢?”这位生怕太子登基把生母也尊成太后。

    余巡抚把邸报递给老妻,“上头没提。”

    余太太接了邸报,取过个水晶眼镜架在鼻梁上,细细看过,果然上面只提了太子登基,尊嫡母谢皇后为皇太后,太子妃苏氏为皇后的话,并无一字提及太子生母凌氏。余太太望向丈夫,“依你看,如何?”

    谢皇后没有亲生的儿子,太子自幼养在皇后膝下,但,太子毕竟有其生母尚在,虽说以往太子与生母感情平平,就不知以后如何了。余巡抚宽慰老妻,“莫要急。没提凌娘娘就是好事。”倘太子一登基,立刻把生母提为太后,那可真就是要命的事了。

    余太太一叹,“皇后娘娘委实坎坷。”怎么就没嫡子呢,要是皇后有嫡子,那皇位真是顺理成章。

    偏生没有!

    老两口俩很为远在帝都刚升级为太后的谢皇后担了一回心,之后,余巡抚方想起一事,唉哟,他怎么忘了着人接方先生来府城,不然,这么个不太平的时候,倘方先生有个好歹,他这条老命都不够赔的!余巡抚晚饭都没吃就出去宣北昌将军过来吩咐一二,饶余巡抚再急,天色已晚,想去接方先生,也得明日了。

    一下子死了皇帝,何子衿等人在家换了衣裳后也说这事儿呢,余幸尤其担心,叹了又叹,“娘娘与陛下鹣鲽情深,今陛下一去,不知娘娘如何伤心呢。”

    原本何家跟皇帝又不熟,皇帝死不死的,何家真没啥感觉,偏生余幸是个远房外戚,余幸这总是叹气担心皇后娘娘,闹得家里人也不大好意思说笑了,于是,面儿上都装出一幅哀容来。何子衿宽慰余幸,“人生在世,都有去的那一日。娘娘自有大福,妹妹这刚略好了些,倘因此伤神,倒叫娘娘知道了惦记你。”这话说的有些假,余幸成亲也没见皇后娘娘添妆啥的,何子衿觉着,弟妹在家总是提及与皇后娘娘啥啥啥的,可能会有一些吹牛的成分在。

    “可不是么,你这双身子,必得保重自己才好。”沈氏也跟着劝儿媳妇,她倒不晓得儿媳妇与皇后娘娘这般相熟。不过,儿媳妇本就出身名门,有见识是一定的。这么想着,沈氏越发对儿媳妇满意起来。于是,越发宽慰起儿媳妇。

    余幸的心事,此刻同她祖母是一样一样的,不只是担心皇后娘娘的心情,还尤其担忧皇后娘娘的未来。只是,这话又不能同婆婆们说,于是,越发担忧。她自幼是个娇惯的,心下不安,身子又沉,就推说累了,回房歇着去了。

    余幸一去,何老娘道,“先时我还以为阿幸就是随便说说哪,看来,是跟皇后娘娘感情深哪。”不然,不能皇后娘娘死了丈夫,她就担心成这个样子。

    沈氏一想,觉着婆婆说的在理,点头道,“这孩子,心思单纯,情分在这里,自然是要牵挂的。”

    何子衿道,“我去瞧瞧妹妹吧,总闷在心里也不好。”

    沈氏很满意闺女的细心,道,“与阿幸好生说一说,莫要积在心里。”

    何子衿便去了,余幸正一个人在屋里盘算呢,见着大姑姐,笑着起身相迎,“大姐姐,我没事。”自从阿念升了同知,余巡抚要致仕,余幸对大姑姐就越发客气了。

    何子衿扶了弟妹坐下,叹道,“不瞒你说,我这心里也怪不放心的,这话,又不好同娘和祖母说,她们都上了年岁,就怕说了吓着她们。”

    余幸道,“姐姐有什么话,只管与我说就是。”

    “这话,也只有同你说了。”何子衿接了阿田递上的茶,给余幸递了个眼色,余幸便打发丫环下去了,何子衿呷口茶方道,“按理,我不当说这话,可心里委实放心不下。朝云师傅,弟妹也知道吧?”

    余幸点点头,她自然是知道的,当初,她很想拉一拉方先生的关系,只是没能拉上。余幸道,“听相公说过。”

    “我这师傅,如今只有皇后娘娘这一位亲人了。”何子衿道,“我以前在帝都,也有幸见过皇后娘娘。今陛下仙逝,师傅倘知晓了,怕也要牵挂的。尤其,听说,娘娘膝下并无嫡子。”

    余幸不料大姑姐竟有如此见识,不禁点头,“是啊。”

    何子衿道,“我不若妹妹以往能得近娘娘凤颜,只是,为使长辈宽心,想私下同妹妹打听一下,不晓得妹妹可见过这位太子殿下,不,现在是新君了。”

    余幸道,“见是见过,不过都是小时候了,也见得不多,皇子皇孙六岁就要开始念书,小时候偶尔见过几回,并没怎么说过话。不过,听说新君自幼极孝顺的。”

    这话简直白说,不孝顺,皇后也不能一力扶他做太子。何子衿接着问,“不知新君生母可仍在世?”

    余幸忧色更浓,道,“不瞒姐姐,我也担心这个呢。新君生母姓凌,先帝登基时被封昭容。”

    “那,新君与昭容娘娘可还亲近?”

    “从不亲近的,我听说一开始并不是娘娘要抚养新君,是凌娘娘对新君幼时极为不喜,不大照看,娘娘看不过眼,便将新君抱到自己房内养育。”余幸压低声音,把一些并不算机密的密事同大姑姐说了。

    多可疑,哪里有母亲不喜亲子的?何子衿继续打听,“这位凌娘娘是哪里人,妹妹晓得吗?”

    “这我就不晓得了,但听说就因着凌娘娘性子不好,先帝待她一直淡淡的。”余幸道,“不过,先时她是因救驾之功,而被太宗皇帝赐予先帝为侧室的。”

    何子衿连忙问,“什么救驾之功?”

    余幸难得有个人可以说一说这些旧事,便一五一十的同大姑姐讲了,“那会儿还是太宗皇帝当朝,太宗皇帝带着皇亲贵戚重臣秋狩,当时遇着地动,太宗皇帝与先帝失了下落,朝廷久寻不至,那会儿凌娘娘还是娘娘身边的侍女,听说是凌娘娘毛遂自荐,亲自带着侍卫找到了被困在山中的太宗皇帝与先帝,因此救驾之功,凌娘娘被太宗皇帝赐与先帝为侧室。”

    何子衿就更奇怪了,道,“凌娘娘既是娘娘身边的侍女,按理也是娇弱女儿家,如何能有这等山中寻人的本领?”

    “听说凌娘娘是带着猎犬救回的太宗皇帝与先帝。”余幸也不明白凌娘娘如何有这等本领,但她还是听说过不少事的,大姑姐有问,便说了。

    何子衿心下悚然一惊,她晓得阿念外祖父,这位江兰女士的亲爹,前英国公府侍卫,这位江老侍卫回乡后就是以狩猎为生的。何子衿便细细同余幸打听了其他几位先帝庶出皇子的生母,最后确定,这位凌娘娘定是阿念生母江兰无疑了!

    何子衿身为两生一世的穿越人士在这位土生土长的本土婆婆面前也得说一个“服”字,太厉害了,怪不得当初阿念想见生母,是皇后娘娘亲自带着江兰女士去的万梅宫,阿念生母绝对是与皇后娘娘的利益休戚相关啊!她给皇后娘娘生了个儿子!

    是的,她生的儿子,是由皇后娘娘抚养长大,之后,立了太子,如今,成了天子。

    皇后娘娘需要这个儿子,自然不会让儿子的生母出事,所以,当年,皇后娘娘亲自带了江兰女士去万梅宫。

    这位江兰女士,凌娘娘的经历告诉了何子衿一个真理,有志不在穿越啊。

    有本事的人,穿与不穿都有本事。

    没本事的人,穿了也是个小市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