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美人记 > 371.北昌行之五十九
    第371章

    说真的,王氏虽可恨,可当看到何涵决绝的要求父母回老家时,大家心里的滋味儿都是五味陈杂。就是何老娘这一向厌恶王氏的,亦是如此。

    何老娘还私下劝了何涵一回,道,“要不,再给你娘一次机会,她要改了,一家子过日子,到底和乐。”

    何涵沉默片刻,“就算我死了,估计,她也不会改。”

    相对于招人厌的王氏,何老娘当然更喜欢何涵,连忙啐道,“这是说的什么胡话!你这孩子,刚烈。哎,总这么也不成,让他们回去也好,培培丽丽都是在咱们县里找的人家,离得也近。我给你出个主意,住一处,你们是不成的,你娘这个性子,不搅事她难受。要不,在北昌府置处宅子,你给他们买些地,叫他们管着。隔一两个月,他们过来看看孙子,也便宜。”何老娘的想法,一向是有儿子必要跟着儿子过的。

    何涵的侧脸像一块北风里的石头,道,“我知道祖母是为我好,但,不必了。”

    何老娘也就没法了,王氏不论怎么闹,被何念两记耳光下去,夫妻俩干了一仗,回老家的事,何念就定下来了。何念在何老娘面前眼睛都湿了,哽咽道,“不能给阿涵帮忙倒罢了,又搅得家不像个家,我这算什么当爹的。其实,早该回了。”

    何老娘长叹,“你们哪,真是把阿涵的心伤透了。哎,放心吧,儿子还是儿子,孙子还是孙子,待过几年,那婆子改了性子,你们再来。过日子,哪里有不磕碰的?只是,孩子们不容易,咱们也得体谅。做长辈的,图什么,还不就图孩子们个痛快吗?孩子痛快,咱们也就痛快了。你呀,就是太心软哪你,阿念,我看你长大,你呀,唉。”看何念这颓靡样儿,何老娘也不好再说他,又怕他想不开,便劝道,“你可得好好儿的啊,也别不吃不喝的。阿涵刚做了官,你们俩要是有个万一,他就得丁忧。一丁忧,现在的差使就保不住了。别个帮不上忙,活可得好好活着,不然,你们有个好歹,纯粹扯后腿儿。”

    何老娘这劝人的话,也是世间独一份儿了。

    阿冽倒是陪着何涵说了不少话,何老娘又去李家说话,李氏一听何涵要把公婆送回家去,眼泪就下来了,心里自是愿意将公婆送回老家,只是,又担心因此事与丈夫生了嫌隙。何老娘与她道,“你公公心软,婆婆糊涂,你呀,是个明白孩子。这个时候,难不成叫你公婆泪眼巴啦的回老家,那你在咱们老家得是个什么名声。不为现在想,得为将来想。阿涵已是把事定下来了,明春就走。眼瞅就是年了,阿涵是个爷们儿,大事,自有他拿主意。你们结发夫妻,你得心疼他呀,他是跟你过一辈子的男人哪。”说得李氏又哭起来,道,“老太太,我心里难受。”

    李太太也跟着抹眼泪,场面话还是要说两句的,道,“倘亲家太太回转了,在一起过还是热闹的。”

    “我也劝过阿涵了,阿涵心意已定。”何老娘道,“赶紧都把泪都收了,他们虽是回去,也是一家子。把年热热闹闹的过了,以后虽离得远,也得孝敬公婆。这不单是做人的品格,也是给孩子们立个榜样。”

    李氏都点头应了。

    李太太私下都与丈夫说,“以前我就说子衿姑奶奶极明理的人,看阿冽也是好小伙,今儿见了老太太,更是说话说得人心里都暖和了。也不知咱们阿囡咋这般没运道,遇到亲家太太这样的婆婆。”

    李老爷轻声道,“莫提这个。女婿好就行了。女婿是个清明人,又不是没主意,这事既已定下,就莫再提前事,好好儿的过几个月,同亲家也有说有笑的才好。亲家高高兴兴的回去,总比伤心流泪着回去叫女婿放心。”

    “我晓得。以后甭管亲家同我说什么,我都应着就是。”

    只是,儿子亲口叫他们回老家,何念与王氏哪里痛快的起来哟,强忍着不哭罢了。

    何涵家这事定了,何老娘就打算回北昌府过年了。

    何涵心里很有些过意不去,寒天腊月的把何老娘请来,老太太也一把年岁了呢。何老娘倒没觉什么,道,“你有事,不找我找谁?多余的话我不说了,阿涵你不是个没主意的,就一句话,这主意是你定的,以后便是想起来,也得记着,是你定的,跟你媳妇无干。咱们过日子,不管做啥,都是为了把日子过好。你呢,把日子过好,心疼你的人就放心了。”

    何涵正色应了。

    何老娘要走,这刚上车,就被将军府的人拦下了,将军夫人请何子衿过去说话。何子衿这次来的匆忙,就没往江夫人那里去,不想江夫人来请,何子衿道,“兴许是夫人有事,我去看看,阿冽你陪祖母再歇一歇。”

    何老娘道,“我在阿涵这里,有的是人陪着,叫阿冽同你一道去。”

    阿冽就陪他姐去了,他在二门外的待客厅里,有管事客客气气的陪着说话。何子衿去见江夫人,江夫人见到何子衿,就打发了丫环下去,开门见山道,“知道你来了,有一件事,也不晓得问谁去,只好问你了,兴许你晓得?”

    见江夫人不是闲聊天的意思,还把丫环秉退,何子衿连忙郑重了,问,“夫人说的是什么事?”

    江夫人指尖儿无意识的敲击了桌案两下,道,“有个叫姚节的小子,据说同你家很有交情,如今在军中任个百户。前年阿赢在你那里去时认识的,你知道他吗?”

    “知道,阿节是我弟弟在官学的同学,他父亲在兵部任事,前年阿冽去帝都,他跟着一道出来谋个前程。”何子衿简单的说了说姚节的情况。

    江夫人一叹,“这小子,前些天同将军提亲了,想娶阿赢。”

    何子衿的嘴巴微张,一时震惊的说不出话。江夫人看何子衿的神色就知她不是装的,叹道,“看来你也不晓得此事。”

    何子衿两条长眉微拧,猛然醒过神,道,“倒是今年冬天他托人往沙河县送了两车皮货两车山货,一半是给我的,一半是给阿赢的。当时我没多想,以为是因着他在北靖关当差,知道阿赢在我这里,所以殷勤了些呢。”何子衿有些歉意,道,“我实在没多想。”

    江夫人道,“我知此事与你无干,你倘知道,没有不与我说一声的理。”

    “正是。阿节因少时与阿冽相识,我待他也如个弟弟一般,他前年来北昌府,特意去沙河县看我,如此认识的阿赢。阿节倒也在娶亲的年纪上,只是,这亲事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定不能叫他这般唐突的。”何子衿道。

    江夫人面儿上没什么喜色,但也没什么恼色,江夫人道,“与我说说这小子吧。你知道的,都与我说说。”

    好吧,难得前几天刚听余幸说过姚家八卦,何子衿便一股脑的都同江夫人说了。何子衿道,“他与阿冽认识的时候,有些纨绔模样。说实在的,倘家里亲娘,定不能那样纵着他。阿节,难得是个明白的。人过日子,向来是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难得他愿意到北靖关打拼,要说他这人如何,我知道的都与夫人讲了。有一些是我听说的,有一些是我眼见的,其他再细致的,就是得夫人自己看了。毕竟,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江夫人叹道,“实在令人烦恼。阿赢的亲事屡次不顺,这小子,哎,不瞒你说,你既与他相熟,就给他带句话吧,这亲事先不说他提合不合规矩,阿赢自己不愿意。”

    这既是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何子衿道,“北靖关人才不少,另给阿赢妹妹寻一俊杰之才就是。”

    “不是那么回事。”江夫人摆摆手,“我并不是嫌这小子职位低什么的,打仗,最是容易累积军功的。这小子颇有几分悍勇,今年又升了半级。就是他这家世,他那继母,我还不至于放在眼里。是阿赢,亲事不顺,她这孩子,没经过风雨,竟也如那些愚妇愚夫一般认为自己命硬克夫什么。什么命硬,要我说,这是她命贵,寻常人难以消受。”

    “先时不说跟夫人说这事,其实,这也是赢妹妹想不开了。倘她是信命的,就当知道,人的命既有定数,那么,有些人就是生来就命短,那便是这般命数,生死簿上这要记的。同她定不定亲,那二位大人的命也长不了。倘她不信命,更不必听那些闲话。多少男人一辈子娶三五回媳妇的,怎么就没人说克妻了?”说着,何子衿道,“赢妹妹是年纪小,一时想不通罢了。”

    “是啊。”江夫人道,“你多开导她才好。”

    何子衿正色应了,道,“先时并不知她钻了牛角尖,倘是知晓,我定早劝了她的。”

    江夫人把要打听的事打听明白了,笑道,“知道你要回家的,便不多留你了。”

    何子衿起身告辞。

    在路上,何子衿就抓了阿冽就问知不知道姚节心仪江赢之事,阿冽奇怪道,“姐你怎么知道了,哎,甭提了,这事儿没成,阿节可是伤心哪。”

    何子衿道,“你怎么不与我说一声。”

    “先时不是江姐姐在守孝么,这事怎么好提。后来我要与姐你说的,没想到阿节去了,与我说,纪将军回绝了他。”阿冽道,“其实,我看着阿节挺好的。”

    何子衿是个机敏人,就琢磨起江夫人找她的用意,毕竟姚节到北靖关,还认识江赢阿珍,依江夫人纪将军为人,怕是早把姚节家祖宗三代摸清楚了。那么,江夫人找她所为何事呢?何子衿与阿冽道,“今天江夫人找我过去问此事了。”

    “啊?”阿冽忙道,“夫人都问啥了?”

    “就问了问阿节的事。”

    “姐姐如何说的?”

    “照实说呗。”

    “是不是将军与夫人,那啥,看不上阿节啊?”

    “不是。阿节出身不算高门,也是官宦之家了。”何子衿道,“是阿赢,阿赢是个死心眼儿,听了那些个闲言闲语,因着她接连两番亲事未成,就对终身大事灰了心,故而,回绝了阿节。”

    阿冽一听就听出了问题所在,连忙问,“难道是江姐姐不愿?不是江夫人与纪将军不愿?”

    “江夫人又不是要把阿赢嫁到高门大户,先时也是在纪将军麾下为阿赢择婿,只要人品好,江夫人自然会为阿赢考虑。奈何阿赢现在没这个心。”

    阿冽扼腕道,“我该早些同姐姐你说的,还是姐姐你有用,打听了这么要紧的事情来。”他一到何涵家就拉了姚节到僻静处把这事儿三言两语的同姚节说了,姚节深受失恋打击的童鞋,听此言仿佛打了鸡血一般就重新复活了,道,“当真?夫人与将军不是嫌我不够出众?”

    “这是哪里的话,我姐明明说是江姐姐不乐意你的,怕克着你。”

    “傻话,我要是怕克,还会跟将军提亲么。”姚节简直一刻都等不得,立时就要去将军府找江赢一诉衷情的。忙忙的送走好友一行,姚节就去告白了。

    结果,大年下,姚节接连碰壁,脸都碰肿了。

    何子衿一行回到北昌府就腊月十五了,略说了说何涵家的事,何念胡文一行就得回北昌府去了。

    知道是这个结果,沈氏叹道,“也是王嫂子自找的,哪里有这样过日子的。”

    何恭私下则道,“阿念哥真是不顶用,大事上一点儿主意都不拿。”

    “哪里是他不拿主意。”沈氏道,“阿涵他爹素来如此,王嫂子打头阵,他在后头装好人。当初咱们三丫头的事就是这般,他要是个能拿主意的,他是一家之主,他说句话,凭王嫂子怎么作,亲事也不至于黄了。结果呢?就摆出一张可怜巴巴的脸来,啥都不说,他做不得主!哼!要说王嫂子可恨在外头,他就可恨在里头,难怪阿涵寒心。”

    余幸私下同丈夫道,“阿涵族兄真不是一般的决断人。”

    “是啊。这也是没法子,要是王大娘这么搅和下去,阿涵哥的日子是没法儿过的。到底是阿涵哥同李氏嫂子过一辈子的人,哪里总叫王大娘搅的鸡犬不宁。”阿冽道,“如此,便清明了。”

    余幸道,“是啊,阿涵族兄就明白,也心疼族嫂。”

    “我也疼你啊。”阿冽捏捏媳妇的小手,问,“想我没?”

    “没想。”

    “真的?”

    “真的,一点儿没想。”余幸陡然变了音,轻捶丈夫,“青天白日的,给我规矩点儿。”

    “哪里不规矩了。”阿冽的手就粘在媳妇屁股上,拍一下,再拍一下,道,“竟然不知道想你男人,说,该打不?”

    余幸给他闹的脸上一层薄红,两眼水汪汪的,羞的都说不出话了。阿冽原就开玩笑,见媳妇羞成这样,委实有些意动,又是新婚小夫妻,阿冽这当童男子十几年的人,一时,就轻狂了。

    余幸很是骂了丈夫一回,只是就那眉眼含春的模样,再加上软绵绵的声音,不大有说服力罢了。阿冽听着媳妇念叨,然后,就又轻狂了一回。最后,阿冽做出总结,“白天也很不错,以后咱晚上不熄灯了,点着灯。”

    “真个没脸没皮的,亏你还是秀才。”

    “秀才怎么了,秀才更得听从周公他老人家的教导。”

    俩人就在房里腻歪了一下午。

    阿念闻知阿涵之事,沉默半晌道,“阿涵哥有此决断,日后前程可期。”在阿念看来,人就得活个明白。父母恩情啥的,没有人比阿念看得更透彻了。

    何子衿道,“可不是么,世上多有轻妻重母的,更多人不明白,能白头,是妻子,而不是母亲。”

    阿念挽住子衿姐姐的手,“与子偕老。”

    子衿姐姐回握住阿念的手,“与子偕老。”

    回程时,心情最好的莫过于三姑娘了,三姑娘一路都是笑眯眯地,胡文还说呢,“心情这么好啊。”

    三姑娘笑,“看来讨厌的人倒霉,当然心情好。”

    胡文还有些吃醋地,“你不会还记着退亲那事儿的吧?”

    “当然记着呢,那些对不起我的,我都记着呢,看他们倒霉我就高兴。”

    胡文立刻掰着手指算起来,三姑娘问,“算什么呢?”

    “算算我有没有对不住媳妇的地方呗。”

    三姑娘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