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美人记 > 349.北昌行之三十七
    第349章

    子衿姐姐觉着,姚节这小子简直是个天才啊!虽然念书不成,但人家搞外交绝对是一把好手,这还没去北靖关谋职司呢,就对着江赢一口一个“江姐姐”了。我的天哪,子衿姐姐都听不下去了,说姚节,“赢妹妹比你还小一岁哪,亏你叫得出来。”

    姚节脸皮八丈厚,道,“我这主要是为了表示尊敬。再说了,我虽然年纪大一点儿,个子也高,其实心里岁数小。”

    子衿姐姐都受不了他,江赢也是直乐,问他,“你心里岁数是多大?”

    姚节大言不惭,“大概七岁吧。”

    反正,姚节是有空就同江赢凑近乎,阿冽不比姚节脸皮厚,阿冽完全是正常十六岁男孩子的表现,他见着不大熟的且不是亲戚的女孩子都有些害羞,尤其是自己将要定亲的时节,阿冽在这上头比较敏感啦。

    阿冽这次非但是送表兄陈远表嫂何培培夫妻过来,还带来了母亲给姐姐的一个匣子,何子衿接了,除给匣子坠地上去,何子衿道,“什么东西,这么沉。”打开来是一匣整整齐齐的银锞子,银锞子上头有一封信,何子衿取了信看一遍,命丸子把银锞子收起来,忙去何老娘房里道,“祖母,好消息。”

    何老娘正与江老太太说话呢,见自家丫头过来,还说是好消息,忙问,“什么好消息?”

    何子衿笑,“阿冽同余姑娘的亲事定下来了。”

    “当真?”闻此讯,何老娘的眯眯眼都瞪得溜圆。

    “我娘信上说的,同余家说定了,今冬就把亲事定下来,说是投了吉日,就在十一月初八。”何子衿把信递给祖母。

    何老娘忙接了,她仔仔细细的看过,脸上满是喜色,一面拍着大腿一面笑道,“可真是大喜事啊!”

    江老太太连忙问这余姑娘是哪家的姑娘,何老娘笑,“就是咱们北昌府余巡抚家的孙女。”

    江老太太一听说是巡抚家的孙女,连声道,“唉哟喂,这可真是再好不过的好姻缘啦!”

    “是啊。”何老娘笑眯眯地,“先时没定下来,不好跟亲家说,也是阿冽的福气。自从这孩子中了秀才,多少人家打听他的亲事,我原说不叫他这么早定亲,怎么着也得考上举人再说哪,不想人家巡抚大人就相中了他。诶,再想不到的缘份。”何老娘这话,何子衿听着都脸红,什么叫“怎么着也得考上举人再说哪”,这老太太,也忒会吹牛了有没有!

    江老太太听何老娘这般说,道,“诶,先成家后立业,阿冽是长孙,不一样,先把亲事定了,心性也就定了,以后更上进。还不耽误传宗接代给您生重孙。”

    “是啊。”何老娘笑眯眯的,同何子衿道,“你娘不是说叫你去榷场看看有没有成色好的宝石么,你这就去吧。挑好的,别委屈了人家姑娘。”

    “知道。”沈氏信里都说了,想叫闺女代买些上等宝石,打套金头面,给余姑娘做定亲礼。

    何子衿邀请江赢同去,消息的传播速度是令人心惊的,何子衿同江赢说这事儿时,江赢就知道阿冽要同余家定亲的事了,江赢还说,“余家这亲事不错,余巡抚在北昌府多年,有名的好官。北昌府有今日气象,多赖余巡抚多年安民抚民,与民生息。”

    “是啊。”何子衿就说了请江赢一道去榷场买宝石的事,何子衿道,“你眼力好,帮我看看。北凉地小而狭,宝石商没几个,再有就是自更远的北面儿来的外族商人了,他们那里时常有卖宝石玉石的,我在这上头不大懂。”

    知道是定亲用,江赢就心中有数了,道,“他们那里的玉同我朝的玉不大一样,不过,我瞧着成色也不错。宝石的话,咱们主要看看红宝石,定亲是喜事,多用红宝石。”

    本来是女人们逛街的事,结果,姚节知道后,也一道去了。

    而且,姚节可不是作为拎包小弟去的,姚节自称对宝石极具鉴赏力,他是做为专家一道去的。阿冽也一道去,阿念因要在县里检查雪后受损屋舍,并发放救济之类的事,没有去。不过,千叮咛万嘱咐的,把子衿姐姐托付给了小舅子,什么,“出门记得带热水,大冷的天,别叫子衿姐姐喝凉的。”什么,“吃饭就去这几个地方,合子衿姐姐的口味儿。”什么,“多留心,瞧着子衿姐姐累了,就歇一歇,买东西不必急。”,反正吧,那一通啰嗦,阿冽都跟姚节道,“阿念哥自从做了姐夫后,啰嗦的要命。”

    姚节道,“男子汉大丈夫,就得像阿念哥这样对待媳妇才好哪。阿念哥一看就长情。”因为有个不怎么样的亲爹,姚节就喜欢对妻子有情有义的男人。

    “我晓得。”阿冽道,“不必阿念哥说,我也不能叫我姐和江姐姐累着啊。”

    俩人说一回话,就去检查出门要带的东西了。

    男孩子大了,就会自发的学会做事,像阿冽姚节,都是细心孩子,把姐姐们这趟出门安排的妥妥当当的。因为三姑娘何琪也没去过榷场,俩人听说是去看宝石,也跟着一并去了。

    俩人的意思是,不说自己戴,两家都是有儿子的,宝石存着也不会坏,倘有合意的买一些也不错,像阿冽这样,以后打头面给儿媳妇定亲用也体面。当然,亦可见,两家经过这几年经营,小日子过得很是不错。

    江仁是榷场熟客,胡文却是还未去过,俩人干脆一并去了,还拉上自帝都贩来的货物,入冬就是年了,过年时,正是各项货物的采购高峰。

    且,既然大家都去,陈远何培培索性也跟着一道去开眼界。

    只是,这一去榷场,买的可就不只是宝石了。衣料什么的,大家倒是不用买,来北昌府前江仁胡文就贩了很多衣料子过来,要穿随时都有。就是毛皮啊,唉哟喂,三姑娘何琪这叫一通买啊。主要不是给自己买,家里男人、孩子、公婆,不都要穿的么。原本上回何子衿都买了一车,给三姑娘何琪给带动的,又买了半车。陈远何培培也买了好些,说这皮子比老家的要好。连江赢也跟着买了好些,更甭提去挑宝石的时候,宝石、水晶、琥珀、金银器、玉器,真是,看到啥都想买。

    去榷场的时候,也就四辆车,待回家的时候,除了带去的四辆车,还租了三辆车回来,绝对是满载而归。

    这一通买之后又休整了两日,陈远何培培就要告辞了,何念王氏夫妻还在北昌府等着要去何涵那里呢,怕老两口着急,小夫妻不好在沙河县久待。

    小夫妻两个要回北昌府,阿冽也得回去,他眼瞅着定亲在即,家里要忙的事情多,何老娘想着大孙子定亲,家里要她不在,这亲怎么定啊。故而,一并张罗着要回北昌府。何子衿道,“您着什么急呀,眼下无非是预备定亲的聘礼,待阿冽定亲时,我们都得去呢,到时一并去不就成了。”

    何老娘哪里能不急,她老人家是既欢喜又心急好不好,何老娘道,“你哪里晓得,这预备聘礼的门道儿就多着呢,你娘一个哪里忙得来,还是得我回去看着,不然她心下没底。”

    虽然何子衿并不这样认为,但死活劝不下来,何子衿只得依了老太太。

    好在,何老娘不是没有冬天赶过路,把厚衣裳厚毯子什么的都找出来。何老娘这次回去,因得匆忙,便没带兴哥儿,兴哥儿正与珍哥儿一并在罗大儒那里启蒙,不好总耽搁功课。兴哥儿倒也没什么意见,他就是问了问新嫂子俊不,得知很俊后,兴哥儿挺高兴跟阿珍吹嘘了一回,还邀请阿珍去参加他大哥的定亲礼。阿珍很郑重应了,还问,“一道带曦妹妹去成不?”

    兴哥儿道,“当然成啦,我大哥是阿曦的大舅哩。”

    阿珍在辈份上总有些混乱,仔细想了想,觉着兴哥儿说得有理,就去同曦妹妹商量去参加阿冽哥定亲礼穿什么衣裳的事了。

    是的,甭以为孩子小就没有审美了。

    阿珍童鞋就在穿衣上特有审美,他见着他姐买的皮子了,还有好几条红色的狐狸皮,他姐说给他做个小鹤氅,阿珍决定让他姐给他和阿曦妹妹一人做个红披风。阿珍还跟他姐说了样式,“就是子衿姐姐给阿曦做的那种小云肩的样子。”

    “那就是小披肩,不大挡风。”

    阿珍童鞋非但有审美,还很有想法,同他姐道,“里头是缎子披风,外头是狐狸云肩。”

    人家都要出样式来了,江赢笑,“好吧。”又说阿珍,“怎么这么臭美啊。”

    阿珍一脸认真,道,“阿冽哥定亲时穿的,得郑重。”

    阿珍还把做衣裳的事同阿曦说过了,阿曦是个大嘴巴,刚把话说俐落就把她和阿珍哥一起做新衣裳的事说了。唉哟,孩子多了,不要说做衣裳,连口凉水都不敢喝。一听说阿珍阿曦做新衣裳了,阿晔兴哥儿也不干啊,再有重阳大宝二宝二郎,都是半懂不懂的年纪,见大家都要做新衣,他们也不能落下啊,于是,纷纷要求做新衣,何子衿三姑娘何琪都说,“现在做了,过年可不做了。”

    孩子们可不管什么时候,反正有新衣裳穿就成。

    好在家里女人们都是擅针线的,就何子衿针线不咋地,但三姑娘何琪俩人加起来也不如何子衿做得快啊,她是只讲速度不讲质量的,何子衿一天就给姚节做了两身棉衣,像姚节这种偷偷摸摸来北昌府的,身上银子兴许带了不少,不过衣裳定是没带足的,又把阿念的一个新皮裘给了姚节,何子衿道,“你那小厮的也有两身,叫他收着,做个换洗什么的。”

    姚节感动的了不得,“姐姐就是我的亲姐姐。”

    “行啦。”何子衿还给他准备了些药材,去从军什么的,算是有备无患吧。

    这里都准备好了,陈远何培培阿冽姚节还有何老娘,在江仁运粮队伍的带领下,就回北昌府去了。

    陈远何培培回北昌府后就直接奉何念王氏跟着江仁的运粮队伍一道,去了北靖关。姚节没直接去北靖关,因着好朋友阿冽的定亲礼将至,他打算留下来帮忙,待好友定亲后,他再去北靖关投军。

    何老娘这一回家就是忙的,都没顾得上寻何念与王氏的晦气,先把自家丫头给买的宝石拿出来给了沈氏,还剩了半匣银子也带回来了。沈氏看宝石成色都不错,还说呢,“怎么还剩了这么些银子?”

    何老娘笑,“说来也是沾了光。阿仁阿文他们不是自帝都贩了不少衣料子茶叶过来么,赶上那珠宝商正想要这些,两相兑换的,可不就便宜了。我看这宝石成色都很好。”

    “是啊。”沈氏见红宝石皆色泽匀净,在匣子里分大中小三种挨格子放着,还有些罕见的绿宝石、水晶,再有就是玉石。这年头,玉并不是何子衿前世那般被人炒到天价的存在,玉石除非是羊脂玉或是水头极好的翡翠,一般都不贵。如何老娘带回的了块,活像个不规则的砖头,沈氏道,“这玉可是不小。”

    何老娘道,“说不是咱们国的玉,是买宝石的搭头,给了两块,丫头片子留下了一块,这块叫我带回来了。可是沉的很。”

    沈氏道,“能掏好几幅镯子了,再做些玉佩坠子之类的也不错。”

    何老娘还带了些衣料子给沈氏,道,“丫头叫你做衣裳的。是朝云师傅给她的料子,我看这料子新鲜,你穿有些亮了,倒不若添在聘礼里,也好看。”

    沈氏摸摸这料子,入手丝滑,像抚摸上好的玉石一般。沈氏点头,“真是好料子。”

    何老娘又问预备了多少银子作聘礼,沈氏道,“阿冽他们兄弟三个,总得一碗水端平,咱家这条件,亲家也知道。我想着,照着一千银子预备,也够了。”

    何老娘想了想,道,“余姑娘到底是好出身,虽不必打肿脸充胖子,阿冽也是长孙,这样,我再添五百,凑个一千五百两,聘礼上也不简薄。”

    沈氏笑,“那我就不与母亲客气了。”

    “客气啥,咱阿冽这福分,也是想都想不到的。”一想到自家孙子要娶巡抚家孙女,何老娘就打心眼儿里得瑟,唉呀,以后就跟巡抚家是亲家啦~

    何老娘又问,“我听说余姑娘的爹在帝都做官的,阿冽这去帝都,可去余亲家家里问过安?”

    沈氏笑,“哪里能不去呢。阿素陪他一道去的,阿冽说余大人很是和气,还问了他些文章功课,叫他继续努力上进。回北昌府前,还叫他过去吃了回饭。”

    何老娘笑道,“这就好,这就好。”要是人家看不上她孙子,也不能总叫去吃饭不是。因孙子得了桩好姻缘,何老娘特意叮嘱沈氏,“打头面也甭小气,实诚些。”

    沈氏笑应了。

    不过,头面啥的,还真没用多少金子,当然,手工费比打首饰用的金子半点儿不少。头面这事儿,是姚节帮着张罗的,姚节自帝都来,知道帝都现下流行的新样式。姚节张罗着打出来的头面,绝对轻盈纤巧,北昌府再没见过的新花样。

    姚节就说了,“女人们喜欢的,不一定是多有份量的头面。得美,得好看,戴出去得能出风头。”他连宝石用的也不多,只是恰到好处的点缀一二,待头面打得了,拿回去一看,人人都说好。

    何家也提前就聘礼的事同余家通了气,主要是,男方多少聘礼,女方按着聘礼数目给女孩子预备嫁妆即可。当然,嫁妆到底多少,全凭女方心意。有按聘礼多少来预备的,也有多给的,也有少给的,都不一样。但不论多少,嫁妆在律法上是女人的私产,过嫁妆单子什么的,都要有双方印签鉴证的。就是日后,嫁妆仍是属女方支配,婆家是没有支配媳妇嫁妆权力的。

    何家这聘礼,不多,但也不算少。

    其实,加起来也不止一千五百两了,像打首饰用的红宝石,因着丝绸茶叶换来的,基本上就是成本价。再有如何子衿给添的两匹衣料,皆是宫里给朝云师傅送来的贡品,想一想朝云师傅乃皇后她唯一嫡亲舅舅的地位,给他的东西,便是余家都不一定有。

    朝云师傅知道阿冽定亲的事,还送了一对鸳鸯佩。

    故而,何家这聘礼,说不上煊赫,但也实打实的很有几件好东西。

    阿冽定亲的时候,何子衿阿念胡文三姑娘何琪江仁连带着江太太江老爷江老太太江太爷并一干孩子们都来了,那叫一个热闹。

    在北昌府,何家是与巡抚大人家结亲,故而,来的各路同僚也不少。当然,大部分是两头吃酒的,这年头都是大家族,便是分开来,家里一半人往巡抚大人府上去,一半人往何家去,也足够热闹的。

    整整热闹了一日,何恭这不大吃酒的都早早便吃醉了。

    沈氏好些,定亲那日,沈氏要亲自过去给新娘子插戴,何子衿同沈氏一道去的巡抚府。沈氏取出一对红宝石长簪,簪在余姑娘发间,余家回以余姑娘亲手做的针线,这定亲礼,就算完成了。

    阿珍阿曦一人一身小红披风的跟着去看新娘子了,阿珍真的是粉儿仔细粉儿仔细看的,人家余姑娘羞的脸都低低的,他还凑过去仰着小脸儿看,然后,很郑重的说,“没有曦妹妹好看。”

    何子衿笑,“你就喜欢包子。”见余姑娘双手快把帕子绞烂了,怕余姑娘不大自在,忙拉了阿珍到身边儿来。

    孩子说话,哪里有个准儿,大家也不过一笑置之。余太太眼力极好,纪珍小时候,她是见过几回的。只是,纪珍那会儿年纪小,纪珍不记得余太太了。余太太却是记得清楚,主要是,像纪珍这么漂亮的小男孩儿,委实不多见。余太太也知道纪大将军家长子在沙河县念书的事,心中已有准头儿,笑问,“这是阿珍吧?”

    何子衿笑,“是。非要跟着过来,只得带他们来了。”

    余太太笑着招呼阿珍到跟前儿,却没有说破阿珍的身份,笑道,“这孩子生得越发好了。”让丫环拿果子来给孩子们吃,余太太笑道,“这样热闹的日子,孩子过来才好哪,多吉利啊。”

    何子衿笑道,“我家别个不多,就是孩子多。”

    “人丁兴旺,方是吉兆。”余太太很满意何家,又赞阿曦生得可爱,何子衿笑,“天天憨吃憨玩儿的。”

    “这个年纪的小孩子,可不就憨吃憨玩儿的。”

    男方过来给亲娘子插戴,就在女方这里吃席,沈氏何子衿母女早就在余家吃过饭,本就是熟人,这回吃饭,就越发亲近了。

    总之,阿冽的定亲礼是热热闹闹的过了。

    阿冽定亲礼后,眼瞅也是腊月了,江赢就先带着弟弟回家了。阿珍也想回家看自己的小弟弟,他主要是舍不得阿曦妹妹,想把阿曦妹妹一并带自己家去。何子衿道,“现在不行,妹妹还小呢。得等妹妹大些,才能去做客呢。”

    阿珍道,“那得等妹妹多大啊。”

    “像阿珍这么大就行啦。”狡猾的大人何子衿回答。

    阿珍有些不乐意,可心里到底也知道阿曦妹妹还小,于是,很舍不得的看向阿曦妹妹。阿曦很有智慧的奶声奶气道,“我把我的小镯子送给珍舅舅,珍舅舅见着我的小镯子就是见着我了。”

    阿珍从自己脖子取下个玉坠子来就要给阿曦妹妹戴上,同阿曦妹妹道,“我不要小镯子,你也把你的小坠子给我吧。”

    这小玉坠是何子衿在榷场得的人家赠送的玉料,做镯子剩下的料子让工匠给孩子们照各人生肖打麿的,阿曦的是小猴子,阿珍的是小龙。俩人肉麻兮兮的交换了玉坠,阿珍又叮嘱阿曦妹妹在家好好吃饭,要是被阿晔欺负了,等他回来替阿曦妹妹教导阿晔外甥。

    好吧,阿珍的辈份一向很错乱。

    总之,阿珍是从早饭一直叮嘱到夜宵,把何子衿看得浑身起鸡皮疙瘩,十分怀疑阿珍上辈子是肉麻狗血八点档的爱好者投的胎。

    此次,江赢带阿珍回家,姚节就跟着一道去了北靖关谋职。

    阿念笑道,“阿节这小子,前途不可限量啊。”

    何子衿道,“我看阿节挺好的,做人机伶些没坏处,要紧的是心正。只要心正,必为栋梁。”

    阿念眼睛弯弯,“我与子衿姐姐说的不同一件事。”

    “什么?”

    阿念道,“我看阿节对江姑娘似是有意。”

    何子衿眼睛瞪的老大,“绝不可能!”

    阿念一挽子衿姐姐的手,笑,“起码是有好感。”

    “阿节可能是想在北靖关有所发展,但也不可能因此就搭上自己的亲事吧。”

    “姐姐误会了,我不是说阿节是想攀纪将军家的高枝,我是说,他对江姑娘有意思。”

    “这还不一样!”

    “当然不一样了。”阿念道,“男人对女人殷勤,只有两种可能,一是想从女人这里得到好处,二则是对这位女子有好感。你看阿节好像是希望能与江姑娘搞好关系,在北靖军得到个好的职位。他可能连自己都没意识到,他对江姑娘有好感。”

    何子衿很是谦虚的请教阿念,“连阿节自己都没觉出来,请问探花先生是怎么觉出来的?”

    探花先生春风得意的一笑,悄悄在探花太太掌心一勾,眼尾笑的飞扬起来,“我是过来人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