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美人记 > 328.北昌行之十六
    此为防盗章,防盗时间3小时。此为防盗章,防盗时间3小时。

    何子衿也不知道啥原因,反正族长太太刘氏时不时的就请她母亲带她去家里做客,还常让何洛跟她一道玩儿,或是叫何洛去家里找她。若不是同族不婚,何子衿还得怀疑自己小小年纪貌美出众,有人想订娃娃亲啥的了。

    及至在贤姑太太那里见到何洛,何子衿暗搓搓的想,难不成是族长家肖想贤姑太太的产业啥的?她常到贤姑太太家去,也知道贤姑太太是族长的亲妹妹,一辈子守寡,自然无儿无女,不过,贤姑太太不像是没钱的人,她宅子是自己的,平日里只要何子衿去就拿各式新鲜点心给她吃。再有,生活日常,都能看出一个人的经济状况。

    何子衿又是个脑补丰富的,很快脑补出一出跌宕起伏、赚人眼泪、夺人家财的故事来。想着想着,何子衿险哭一鼻子。

    何洛瞅着何子衿闷闷的,问,“子衿妹妹,你不高兴么?”

    何子衿心道,看到你们一家子坏蛋,哪里还高兴的起来哟。何子衿有意从何洛嘴里套话,“以前我怎么没在贤祖母这里见到过你啊?”

    自从与何涵打过一架之后,何洛性子活泼不少,对何子衿尤其亲密,笑,“我得上学念书,听母亲说,姑祖母不喜人来,就是父亲,也只允许一月来一次。”

    果然有问题啊。何子衿自认为脑补的很对,晚上回去同母亲嘀咕,“娘,你说贤祖母怎么只叫恒大伯一月去一次,是不是她不喜欢恒大伯?”

    沈氏道,“别胡说八道,你贤祖母是个清净人,难不成天天宾客满门,不是个守节的意思。”就是她也保持着适当的频率,太近亦是不美。

    何子衿自认为掌握真理,“我觉着是。”

    沈氏训她,“这是娘家人,能不亲近?只是有时候,保持些距离,非但彼此清净,也彼此客气。贤姑太太并非蠢人,如何会同娘家不好?”让沈氏说,或是没脑子,或是小陈表妹那等娘家,不然,绝大部分女人与娘家都是极亲近的。何况,贤姑太太在娘家过了一辈子。小摩擦或者有,大面儿上总是不差的。对贤姑太太而言,娘家非但有亲兄弟,还有兄弟媳妇、侄儿、侄女、侄孙、侄孙女,说亲近也亲近,只是到底并非自己骨血,保持一些距离有什么不好呢?走得太近,才会叫人当成唐僧肉,不论是都想上去啃一口。如今,有哪个晚辈会对她不敬么?非但不会,反是要想方设法的去赢得她老人家的青眼。

    贤姑太太已经熬到这个年岁,熬到这个辈份,委实不必屈就自己。

    沈氏对何子衿的教导是多方面的,怕闺女不明白,又细细的同她讲了一遍其中的缘故,问,“明白了没?”

    何子衿点头,“明白啦。”

    沈氏鄙视的望着闺女的大头,“小小年纪,明白个甚?”叹口气,“人哪,就是难活个明白。算了,你还小,等以后大些也就明白了。”

    何子衿真想说:我现在就明白啦!鉴于对她娘智商的敬仰,何子衿试探的问,“娘,贤祖母是不是很钱?”

    沈氏是个极有耐心的母亲,她从来不会对闺女说“瞎打听个甚”的话,一般都会细细的说给闺女听,见闺女这样问,沈氏还是第一次道,“你问这个做什么?”

    何子衿道,“我觉着贤祖母那里好吃的很多,没钱怎么能买那么多好吃的。祖母都只给我吃硬的跟石头一样的点心。贤祖母肯定比祖母有钱吧。”

    沈氏叹,“老人家有一些钱财傍身,心里也有个着落,不然无儿无女的,手中再无钱,日子可怎么过?你不许出去瞎说。”

    何子衿小肉手一捂嘴巴,眨眨大眼睛,“我嘴巴最紧啦!”

    何子衿再接再励的问,“娘,你说,会不会有人盯着贤祖母的钱袋子?”

    沈氏皱眉,何子衿立刻解释,“我一说叫祖母给我买好吃的点心,祖母就说我总盯着她的钱袋子!”

    沈氏下决心,以后就是忙死也不能把闺女给婆婆看着,瞧把闺女带成啥了?当着小孩子的面儿,什么话都说!须不知孩子记性最好,你不留心说一句,她能记许多天!沈氏柔声道,“你以后想吃点心,跟我说,我给你买,别去叫你祖母给你买。”

    何子衿点头,“我根本没见过祖母的钱袋子。”

    “我知道。”沈氏笑笑,“明儿带你去飘香居买点心吃,好不好?”

    “嗯。”何子衿又拉着她娘的手絮絮叨叨的说起别的话来,反是不打听是不是有人想谋夺贤姑太太产业的事了。何子衿是觉着,照她娘说的,贤姑太太不是个笨人,她并不大知族长家的事,贤姑太太对娘家人的了解肯定比外人深。既有所了解,贤姑太太就不会无所准备。这许多年,贤姑太太都过来了,至于何子衿所担心的事,贤姑太太又怎会没有主意呢?

    想通了这一点,何子衿觉着,自己今天对何洛态度不大好,不管怎么说,何洛只是个小孩子,对自己是极好的,她对何洛,也应该更好一些才行。

    何子衿圣母心一发作,在何洛来找她玩时,她便请何洛吃她的好点心,又问何洛课业上的事,听何洛说自己的烦恼。

    何子衿还要感叹一回,原来小小少年也有这许多心事啊。

    譬如,何洛就说,“我娘总叫我念书,想出去玩儿都不成。你现在多好啊,每天在家玩儿,除了吃就是玩儿。”何洛羡慕的叹口气,捏捏何子衿的小肉手,又捏捏何子衿的小肉脸,十分后悔,“我小时候怎么没好好玩儿一回呢。”

    何子衿拍掉何洛的手,心道:少年,你如今年岁也不大啊。说他,“你现在不是来玩么?”

    何洛郁闷,“还是祖母发话,我才能出来透透气。”

    何子衿就看不上孙氏那小心眼儿劲,说何洛,“你把每日功课学会,就玩儿呗。难不成啥都听你娘的?男子汉大丈夫,得自己有主意才成。”

    “不成,我学完了今天的,还得学明天的。”

    “那还不得累死。不是有句话说,劳逸结合么。就是说学一会儿也要玩儿一会儿,学里还十天放一日假,就是让你们玩儿的。”没有玩耍过的童年,何其枯燥,何子衿都不忍心啦,于是同情的拍拍何洛的小脑袋。

    何洛握住她的小软手,说,“你是妹妹,不能拍哥哥的头啊。”

    何洛很有些不好意思,小小声的说,“我要不听我娘的,得挨板子。”

    何子衿挑起淡淡的小眉毛,拿出死猪不怕开水烫的道理来教导何洛,“难不成还会打死你啊?熬过这一回,你就能自己做主啦。你又不是不学习,学会了先生教的玩儿一会儿而已,难不成玩儿这一时半刻就考不上状元啦!”

    何洛道,“我娘说玩耍浪费时间。”

    何子衿歪理一堆,“吃饭睡觉也浪费时间,你还不要吃饭睡觉啦。”

    何洛是个老实孩子,年纪又小,一时竟无法辩一辩这歪理,何子衿看他嘟着个嘴巴不说话,一拽他,“别瞎琢磨了,咱们去找涵哥哥玩儿吧。”

    何子衿跟附近的大孩子都熟,她不喜欢跟话都没说清楚,穿开裆裤的奶娃子们玩儿,便跟稍微有些逻辑的大孩子玩儿,不然就得在家闷着。

    何洛深受何子衿影响,没多少时日,两人便忘了以前打架的事,成了不错的朋友,何涵还给他们的关系取了个名字,叫“不打不相识”。天知道这句“名言”还是何子衿曾经说过的,结果叫何涵出了风头,何子衿郁郁。

    何子衿没郁闷几天,何洛又跟着出了回风头,何洛在家挨了她娘一顿打后离家出走了,也没去别处,跑何子衿家里来了。他自觉跟何子衿交情好。

    何恭只得打发人去给族长家送信儿,沈氏给何洛洗了脸,让他吃些东西,何洛吃不下去,何子衿给他肿肿的小掌心上药,还给他吹吹。何洛伤心的很,抱怨,“总叫我念书,就知道叫我念书!”抱着何子衿哭,“子衿妹妹,以后我跟你家过,给你家当儿子吧,你就是我的亲妹妹。”

    沈氏哭笑不得。

    何恒来得很快,先跟何恭沈氏道谢,就叫儿子回去,何洛死活不肯,还无师自通的谈条件,“以后做完课业让我玩儿,我就回去。不叫我玩儿,我就不回啦。”

    何恒哄他道,“你母亲也是为你好。”

    “我是男子汉大丈夫,不要听女人的。”何洛也不知跟谁学的这话。

    何恒哭笑不得,“我是男人,还是你爹,你听我的不?”

    何洛道,“那也得看爹你说的对不对?”

    何恒眼珠子险掉地上:天哪,这还是他老实巴交的儿子吗?这,这都跟谁说的一身刁气啊!

    反正连哄带吓的把何洛劝回家,后来何洛还在家里说出过如此名言,譬如“男子汉大丈夫,得自己拿主意”,譬如“学习玩耍得劳逸结合”,譬如……

    反正孙氏狠是哭了一鼻子,深觉儿子被带坏了,严禁儿子同何子衿来往,无奈儿子现在又学会了阳奉阴违,反是与那丫头亲近的很。倒是何子衿觉着,原来她最适合的职业是教育家啊!

    只是,何子衿也觉着何洛越来越不可爱,还得了一种叫“男子汉大丈夫”的病,如今何洛的口头禅就是,“男子汉大丈夫,不与你个小女子计较。”

    原本何子衿是想教训教训这小子,不过看在这小子时常给她带好吃的份儿上,她便大度的原谅了何洛。

    只是,何子衿教育家的梦想还没影儿,何洛倒过了把当夫子的瘾。他还无师自通的开个补习班,因他功课好,若有功课不好的族人,每天能免费去他家里听他补习功课,还有免费茶水喝。

    何洛还来游说何子衿去他那里扫盲,说何子衿,“子衿妹妹,你年纪也不小啦,我在你这个时候,千字文都会背了?你会吗?除了上次我教你的半篇,不会吧?不会就来我家里学吧,我单独教你,还有点心吃,怎么样?来吧,不来你会后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