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美人记 > 323.北昌行之十一
    朝云师傅简直是个神人。

    起码,在何子衿眼里是这样。

    就凭以往朝云师傅那浑身仙气的模样,何子衿再如何有想像力也不能明白朝云师傅是如何获得她家宝贝们喜欢的。

    何子衿就把这疑问同阿念说了,这次,阿念与向来灵犀的子衿姐姐有了不一样的看法,阿念道,“以前咱们去朝云师傅道观里,朝云师傅不也挺喜欢咱们的,他一直挺喜欢孩子的啊。”

    何子衿就想说,她可不是真正小孩子啊!不过,话到嘴边儿,何子衿就想到,自己那会儿可不正是小时候么。这么一想,何子衿也就转了弯儿,道,“咱们那会儿都懂事了,阿晔阿曦可还都是奶娃子呢。”

    阿念很是自信,“咱家宝贝们招人喜欢呗。”这就叫青出于蓝!

    当然,何子衿是绝不承认自己因为宝贝们现下被朝云师傅收买而吃醋的事滴。

    尤其,她自认为也是教育小能手好不好~明明以往把宝贝们养的特别依恋特别亲近自己,这稍一不留神,眼瞅着这俩小没良心的就要叛变啦~

    可话说回来,有朝云师傅这位超级保姆,其实也挺好,起码,何子衿有时间忙别个事了。譬如,五月粮税缴纳至州府,阿念是要亲去的,小夫妻已是商议好要一道过去。何子衿得提前备出给北昌府张知府与谢巡抚的礼来,听闻张知府谢巡抚素来清廉,这礼不好过于厚重,但也不能太过简薄,起码,得符合阿念这县尊的身份才成。

    何子衿自小到大,也经过不少人情走动,后来何恭阿念翁婿科举做了官,便是翰林之间的礼尚往来,或是三节两寿的礼物,何子衿也是经过的。民间有民间的规矩,官场有官场的法则,何子衿先问阿念,“这去州府,不知要备几样礼?怎么个备法儿?”

    阿念道,“这个且莫急,我问一问马县丞,许县尊当留下了先时的秘账。”

    何子衿问,“如何还有秘账?”在帝都可没有这样的事,无非就是打听一下上峰喜好罢了。

    阿念一笑,“地方与帝都不一样,眼下咱们虽是一县之长,要往上走动的关系也多。非但是知府巡抚两位主印官,余者还有同知通判两位大人,也要走动的。另则,管着粮仓的户房也要打点一二。”

    见阿念心中有数,何子衿也就不急了,道,“你有了准信儿,与我说一声。”

    阿念自然应下。

    阿念将此事一问马县丞,马县丞立刻笑道,“正想着同县尊商量此事,不知这礼如何备呢?”

    阿念笑问,“往年如何备的?”

    马县丞道,“若大人放心,便由下官来操持此事吧。”

    阿念道,“如此正好,眼下县学召来不少小学生得安排,我这里怕抽不出身,本官就将粮税一事悉数托付给马县丞了。”

    马县丞巴不得,一脸忠诚恳切的应下。阿念便打发马县丞下去了,阿念没能将密账要出来,私下与子衿姐姐说起此事,何子衿道,“此事也不必急,我刚托了段太太买些红参。”

    阿念不禁问,“买红参做甚?”

    “做些面脂,上次用红参做了一些,刚用完了。”

    阿念打听段太太为人,何子衿道,“倒是个能干的,账篇子极清楚,我们也能说得来。待马县丞将礼备出来,你将礼单拿来与我瞧瞧。”

    小夫妻青梅竹马的一道长大,阿念一听子衿姐姐这话就知子衿姐姐要从段太太这里入手的,阿念道,“正好也由此试一试段太太。”

    马县丞不过是要揽权,他还没有想把阿念弄下台的意思,且自江仁与马财主去了一趟北昌府北靖关,马县丞便宁可将阿念高高的供奉起来,在阿念面前,他姿态愈发恭谨,当然,手里的权柄是半点儿不让的。

    要看马县丞的意思,大概就是要将阿念当成庙里菩萨一般了,平日里烧香可以,但你千万别下凡来才好。

    阿念哪里看不透马县丞之意,除了平日里在忙的县学之事,阿念亦不多管县中琐事,他最多只是吩咐一声,余者就都交给马县丞了。

    马县丞对于现在的县衙的权力分布还是极其满意的,回家难免叮嘱妻子阎氏在县尊太太面前恭敬些。先不说阎氏是不是个恭敬人,阎氏简直一听到县尊太太的名字就气不打一处来,臭着脸道,“我倒是想恭敬,只是,县尊太太哪里肯亲近我,她现下就当庄家那婆娘是个好的。”

    马县丞唇角动了动,没再多说,别个不晓得,他是知道县尊太太托自己前妻段氏买红参之事的。马县丞想着阎氏干过私下嘲笑县尊太太的事,怕是县尊太太闻了风声,故此不肯亲近阎氏。马县丞想着,既县尊太太与段氏说得来,倒不若让段氏多去走动。

    这般想着,马县丞还百忙之中抽个时间特意去段氏那里看了眼孩子们,然后同段氏打听了与县尊太太来往之事,段氏笑道,“承蒙县尊太太不弃,知道我对药材有些了解,就使我买些红参罢了。我想着,县尊太太这等样的身份来历,能给县尊太太跑个腿儿也是我的福分。”

    马县丞状似不经意呷口茶,道,“看你说的,县尊太太不也就是寻常人家出身么。”

    段氏笑笑,道,“怎么,老爷竟还不知道?都说县尊太太是皇后娘娘干闺女哪。您想想,这是何等样的身份来历!”

    马县丞险烫了嘴,段氏递他块帕子擦去胡须上溅出的茶水珠子,道,“你还真不晓得啊。”

    马县丞自然是不晓得,倘是晓得,必不如此惊讶!

    马县丞随便的擦了擦衣襟上的水渍,依旧不大肯信这“皇后娘娘干闺女”的传言,他问前妻段氏道,“依你看,这县尊太太如何?”

    “不论如何,必是不是个穷的。”段氏将几上茶盏搁置齐整,道,“我虽没见过县尊太太那块皇后娘娘赏的宝贝,可自阎妹妹那里见了县尊太太当初给她们的见面礼,不说别个,就那胭脂水粉,便都是上等货色。倘是个穷的,精打细算的过日子都不够,哪里会出手这般大方?我与县尊太太来往这些时日,见她那些个穿戴,奢华谈不得,可也没有一样不精致的。有一回县尊太太穿的那紫烟罗带裙,那料子,我也只在榷场里徐家铺子见过一回,说是南面儿织造坊流出来的,与进上的料子是一样的,可县尊太太那衣裙的料子,比我在榷场见过的更好上三分。你想一想,当初咱们在老家,乡下地方但凡有些银钱的人家,无不穿金戴银,可到了这里,我也算见了些世面,沙河县不说,不过小地方,可这榷场里我也见过些大户人家的管事下人,听说那真正有见识的人家可不是金银满头的打扮法子。你想一想吧。”

    马县丞直接道,“你说的有理。”听段氏这有理有据的说了一套,再想到阎氏先时传的那些小话儿,倘县尊太太或是知道,不要说县尊太太,便是个寻常人知道有人在背后说自己闲言碎语,怕也不能痛快的。

    眼下,阎氏是指望不上了,马县丞叮嘱段氏道,“既是县尊太太有事交待你,你必要用心方好。”

    段氏笑笑,“原也不必你交待这个。倒是你,哪怕阎妹妹是个宽阔人,也不好总来我这里。有什么事,打发小文过来与我说一声就是了。”小文是马县丞的亲随,自小跟着马县丞,说来最是忠心不过的。

    马县丞道,“我也是来问问,亮哥儿近来在书院如何呢?”亮哥儿是马县丞与段氏的长子,如今就在北昌府书院念书。

    段氏道,“倒也还成,不过,先生说要考秀才还是得再等一等。”

    马县丞还让段氏寻出长子先时做的文章来看了一遍,一看之下,马县丞敷衍的说一句,“也还成。”段氏一笑,未再多提及长子功课,倘长子天资过人,怕这人当初也不会那般轻易的起了和离之心。

    马县丞留下了两包银两,便离开了。

    段氏令丫环将银两收起来,待红参到了,方去县尊太太那里奉承。

    何子衿对段氏的观感并不差,如今何子衿跟着窦太医也学了些鉴别红参的本领,反正依何子衿的身份,又不可能去倒卖红参,段氏见何子衿对红参有兴趣,也很乐意指点一二,说些小窍门儿之类的。得知何子衿是要用红参做面脂后,段氏道,“北昌府风烈,气侯严寒,我刚来这里时,冬天都要涂些猪油脂,才能使手不伤不裂。如今我是用的金家的面脂膏子,就是油性太大了些,天气一暖,就不大合用了。”

    何子衿笑道,“我前些天做过两盒,这东西不好久放,一月就要用光,不然再不好用的。既如此,待这回得了,我送你两盒。”

    段氏笑道,“蒙您所赐,可不就是我的福分么。”

    “这话就外道了。”

    直到五月初,马县丞将夏粮收得差不离,县里给州府的礼方备好,阿念得了礼单,令江仁对着单子对过东西,再将礼单交给子衿姐姐。何子衿在段氏过来请安时,拿了两盒子自己做的面脂膏给她,就说起给府里备礼的事来。段氏何等机敏之人,纵与马县丞和离,也将日子过得有声有色,安能看不出何子衿的意思。只是,段氏没想到,何子衿竟会在她面前说起给州府备礼之事。毕竟,在沙河县人的眼里,她依旧是马县丞前妻,她是依着马县丞方在沙河县立足的。

    可,县尊太太如何会向她询问沙河县给州府年礼之事呢?

    但,县尊太太既是问了,段氏容不得多思,便接过县尊太太手里的礼单细细看了。这礼单,何子衿看不出哪里不对,阿念也看不出来,他们都是刚到沙河县,但,段氏一看就明白了,暗骂姓马的这贱人,竟是想在这上头坑江小县尊一头,自己作死随便,可是千万莫要连累到她们母子身上方好。此刻,段氏已是明白了马县丞的心思,自来给县令给州府的官员送礼,那都是有讲究的,什么职位的官员什么样的规格,那是一点儿不能差的。多了少了的,都不成。

    江小县尊有背景是一定的,姓马的不一定要把江小县尊拉下台来,因为,当初许县尊过身,姓马的往上没少活动,就是想争一争县尊之位,可他不过一举人而矣,沙河县这样的大县,县尊便是正七品,如何轮得到一介举子来做。姓马的没能做了县尊,眼下就是将江小县尊拉下台去,他依旧做不得县尊。眼下也没听说江小县尊有与姓马的争权之事,也正因如此,姓马的方拟出这样一份礼单吧。给巡抚大人的礼厚了,给知府大人的就太薄了,而且,同知大人是个清高人,最厌金银,这姓马的拟这些金银物儿是什么意思?倒是通判大人这里的礼中规中矩,众所周知周通判是个火爆性子,倘什么不合心意必要爆发的,没人敢在周通判这里出什么幺蛾子。不然,周通判一旦爆发到县尊大人的头上,必然能牵扯出姓马的来。

    段氏细致的将礼单看了三遍,心下已有决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