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美人记 > 307.帝都行之四二
    穆元帝身为他爹唯一的子嗣,哪怕是生在皇家,童年生活都是甜美的不像话,并不是说物质供应,穆元帝身为他爹唯一的儿子,叫穆元帝说,他在父亲这个身份上的付出,亦远不如他爹。

    尤其儿女们少时还好,如今年岁大了,想的也多了,穆元帝想的就更多一些。

    像文康长公主说的,李宣才十四,这个年纪,虽然穆元帝也不大看得上李樵,但李宣若是把李樵当仇人啥的,穆元帝也会考虑一下这个外甥的心胸。哪怕李世民在玄武门把兄弟都干掉了,也不见得就是生来辣手。一个人,成长为辣手不可怕,但要生而辣手就让人不寒而栗了。

    李宣的做法,符合他的年纪与性情,并且,上位者欣赏这种性情。

    多好啊,小小少年,温良恭俭让,以后才好为国尽职尽忠。

    穆元帝对外甥感观不错,不由多问了句,“鲜少见阿宣进宫,他在忙什么?”

    文康长公主道,“这不是北岭老头儿来了么,在听北岭老头儿讲书。我看念书念多了也没用,倒念方了脑袋。”

    穆元帝一笑,“你这嘴,北岭先生的学问,举国数一数二。”

    文康长公主啧啧两声,明明白白的表示了自己的态度。

    李宣正与谢莫如一道喝茶。

    当然,还有李樵、谢柏、苏不语在场。

    准确的说,是李宣李樵兄弟过来尚书府拜访谢柏,正巧苏不语已经先来一步。谢太太这把年岁,最喜欢这些伶俐又出息的少年们,苏不语又是个嘴巧的,何况他写的话本子阖帝都都是有名的,谢太太说来还是他的戏迷,又有谢莫语这个祟拜者,苏不语没片刻工夫就把这祖孙两个逗的笑声不断。谢柏都有些看不下去,忙叫着苏不语去他院里吃茶了。

    谢柏顺便就把谢莫如叫走了,看苏不语与谢莫如说话的模样,就知道这俩人不是一般的熟。谢太太心下感叹,谢莫如平日里神人不理,都是你找着她说话的性子,这交际功夫怎地这般出众?

    谢太太还没感叹完呢,李宣李樵兄弟来了。平日里,尚书府与永安侯府交情平平,不过,谢太太也是听说过这兄弟二人的。李宣有个侯爷爹、公主娘,凭这身份在帝都风评也不能差了。李樵也是大有名声,主要是名声太臭。倘是李樵自己来,谢太太都有点儿不知道怎么招待他。好在今日与李宣同行,谢太太一看这架式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自然一视同仁。李家兄弟二人不过略施一礼,谢太太就命丫环带着兄弟二人去苍柏院了。

    就这么,大家一道在苍柏院煮茶吃。

    谢家的茶不坏,李宣擅茶道,行止间那份儿贵公子的雅致自不必提,茶煮的也委实好。

    大家一面吃茶,一面说些闲话,如今帝都的大热门就是北岭先生讲学的事了,苏不语道,“过了这新鲜景儿,去听课的豪门贵胄少了,现在不必听课票了。莫如妹妹,你要还想去听北岭先生的讲学,尽可去,方便的很。”

    谢莫如放下手中核桃大小的紫砂小盏,“我念书有限,就是去了,估计也听不大懂。再者,我对经书没什么兴趣。”

    苏不语道,“你那天难不成是特意去给九江占位子的?”上下打量李九江,与李宣道,“这小子长得也一般啊。”

    李宣好脾气笑笑,给谢莫如续上茶,道,“大哥是不比不语你国色天香。”

    苏不语白眼,“你可以夸我貌比潘安。”再问谢莫如,“莫如妹妹,你不会神机妙算到这份儿上吧?”

    谢莫如坦诚相告,并不居功,道,“其实那天我是去看北岭先生的。”

    苏不语不解,“北岭先生有什么好看的?除了学问当世称雄,相貌也就是个寻常老头儿样儿吧。”因为帝都不少闺秀是先对苏不语的话本子疯狂,继而对苏不语的美貌疯狂,故此,苏不语看人,亦是先看学识,再看美貌……

    “看看是不是异人有异相。”

    “倒看不出妹妹还有这般童趣。”玩笑一句,见谢莫如不愿多说,苏不语转而道,“我听说国子监想请北岭先生留在国子监讲学,翰林倒是想北岭先生入翰林院。就不知北岭先生会不会留下来了?”两处衙门都不错。

    李宣道,“北岭先生尚未入宫讲筵。”做官得先经过他舅的许可吧。

    苏不语不以为然,“这就是在抻着啦。”

    “抻着?”李宣望向苏不语。

    苏不语把空杯子往前一举,李宣只得给他也续一盏香茶,苏不语摆了一番架子方道,“这还不简单,北岭先生虽是白身,可三十年前,太\祖皇帝三顾茅芦都没请得动他。如今他在学术界的地位,南薛北岭,把他放在薛帝师之下,大部分是因为薛帝师的身份,俩人要真比学问,说实在的,薛帝师到底比北岭先生年轻三十来岁呢,哪怕薛帝师天纵英才,毕竟差了三十年的时光,我看薛帝师不一定比得过北岭先生。北岭先生是学术界的泰山北斗,受邀来国子监讲学,那是北岭先生身为大学问家传道授业的美德。可要说入朝为官么,则是另一码事,北岭先生当然得抻一抻啦。这抻的呀,既是地位,也是身份。”说完,一盏香茶饮尽,又递到李宣跟前。

    李宣道,“先等会儿,我再煮一壶。”真看不出苏不语竟是个牛饮货色。

    谢柏笑,“不语虽废话多了些,也有些歪理。”

    “什么叫歪理,我这叫话糙理不糙。”苏不语道,“要我说,老人家想讲学就讲学,官么,做不做真无所谓。可也得给朝廷些面子,大家你好我也好,日子才能好。”说完之后,他不忘道一句,“你说是吧,莫如妹妹?”

    谢莫如道,“要看北岭先生自己的意思吧。”

    “咱们这不是先分析一下么。”

    “北岭先生会来帝都,总是有原因的。”

    “什么原因?”

    谢莫如摇头,“不知道。”

    李樵开口道,“与前朝有关。”

    谢莫如心下一动,立刻露出恍然之色,就听苏不语瞪圆了一双光华潋滟的桃花眼,神秘兮兮的压低声音道,“北岭先生不会是想造反吧?”

    谢柏险摔了手里的茶,摇头叹道,“苏不语啊苏不语,你也就是写话本子的脑袋了。”

    李宣忍笑,学着苏不语先时说谢莫如的话,“不语兄,倒看不出你还这般风趣啊。”

    苏不语智商归位,讪笑,“一提前朝,我就给想偏了。”转移话题最好的法子是,发起一个新的话题,苏不语就问李樵了,“九江,你是不是有什么小道消息啊?”

    李樵道,“这种事,无须小道消息。你刚不是说太\祖皇帝当年三次延请,北岭先生忠臣不侍二主,终是离开帝都城。当初是因对前朝的忠贞离开帝都,这些年,北岭先生都未回来过,如今回来,最大的可能就是事关前朝了。”

    “这话在理。”苏不语连连点头,“可到底是什么事呢?”

    “最大的可能是朝廷要修前朝史书。”李樵道,“除了此事,我实在想不到还有什么样的事能触动北岭先生了。”

    苏不语忽地“扑哧”一笑,“不,还有一事肯定也能触动北岭先生。”见大家都瞧向他,苏不语笑,“要是我早生个三五十年,当年一准儿能把北岭先生留下来。只要跟北岭先生说,你要敢走,立刻把前朝皇帝的坟挖了,北岭先生肯定不走了。”

    大家对苏不语的话反应都是:……

    唯谢莫如颌首,“这也是一种法子,要是朝廷说给前朝皇帝修整下皇陵,祭一祭前朝皇帝。北岭先生会来帝都,也就不稀奇了。”

    苏不语立刻表示,“莫如妹妹就是我的知音哪,每每总能说出我的心声。莫如妹妹,我就是这样想的!咱们这就是传说中的心有灵犀一点通啊!”

    诸人罕见的心有灵犀:个臭不要脸的!

    苏不语十分怀疑,“陛下真能去祭前朝皇陵?”

    谢莫如笑,“祭与不祭,都是做给活人看的。还是修史的可能大一些,如今天下承平,前朝史料整理编撰,倘能有北岭先生这样的大儒相助,自然事半功倍。”

    苏不语道,“要北岭先生真能留在帝都,也是我们儒生之幸。”

    谢莫如笑一笑,不考虑其他,她却是觉着,北岭先生回北岭比在帝都好。先不说北岭是江北岭的老家,就是论人文环境,北岭更需要江北岭这样的大儒去传播学问。而帝都,能人太多,多一个江北岭不过是多几分热闹,少一个江北岭亦无伤大雅。

    大家说一回江北岭,叙些闲话,天色不早,李家兄弟起身告辞。谢柏苦留不住,苏不语笑,“下次休沐我做东,去我家庄子上,咱们打猎去!莫如妹妹,你会骑马,还不会马上射箭吧,到时我教你。”

    谢莫如笑应,与谢柏一道起身相送李家兄弟与苏不语。

    李樵步子缓慢,落在后面。谢莫如走的也不快,李樵自认不是个拘泥人,他这次来谢家,倒不是为了来喝茶闲话,他主要是想亲自来,过来跟谢莫如道一声谢。可话到嘴边,不知为什么,就有些说不出口。不是碍于面子不好说,是觉着这话说出来倒显生分。

    李樵发誓,他秋闱时也没这般紧张过,先悄悄在袖管里握一握拳,咬一咬牙根,李樵控制住面上的淡然,道,“不知要如何开口。”

    谢莫如笑,“先生已经开口了。”

    李樵“呃”一声,道,“我号九江居士,朋友都叫我九江。我年岁与不语相仿,姑娘一直叫我先生,倒显着我比不语还长一辈似的。”

    谢莫如点点头,从善如流,“九江。”

    李樵终于放松了些,他实在没有太多单独与女孩子相处的经验,李樵道,“谢姑娘,总之要谢谢你。”

    “没什么好谢的。”谢莫如道,“你也知道我的处境,你坐我让出的位子,终是担了风险。”

    李樵一笑,“如果怕风险,我就不会来帝都了。”我有血亲,有朋友,但你是第一个将自己的位子让给我的人。

    “我明日要去拜访北岭先生,姑娘若有事,与我直说即可。”李樵解释道,“我不是要还姑娘人情,是觉着如果有能帮到姑娘的地方,便如当日姑娘帮我一般,义不容辞。”

    谢莫如笑,“叫先生看出来了。”她那天真不是去给李樵占位子,事实便如她所说,她主要是为了看一看传闻中的北岭先生,让位子什么的,完全是顺带而为。

    李樵笑,“姑娘光明磊落,有话直言,我方能猜度一二。”谢莫如特意去见江北岭,总是有原因的。

    谢莫如有些明白为何她二叔热衷于为李樵恢复名誉了,谢莫如道,“九江只管安安心心的同北岭先生请教学问,我其实,没什么要跟北岭先生说。”

    李樵有些讶意,皱眉思量,想着谢莫如是不是不信任他,不然,谢莫如亲自去国子监去看北岭先生,总会想做些什么的吧?又或者,他受谢莫如天大人情,要是他说些什么,使人容易联想到谢莫如身上?再或者,谢莫如是真的没什么要跟北岭先生说的。李樵一时未有准确判断,谢莫如已道,“要是北岭先生谈及帝都,九江兄可以不说话,但说的话,最好说些劝北岭先生留下来的话。”

    李樵看谢莫如神色淡淡,不禁问,“北岭先生留在帝都对姑娘有利?”你这模样可不像希望北岭先生留在帝都的样子。

    谢莫如仍是冷冷淡淡,“我一无所有,北岭先生留与不留,同我无干。是朝廷,希望北岭先生留下来。”

    李樵这才明白,原来这小小少女在指点他,帝心若何。

    李樵未再多说,与李宣告辞而去。

    送走李家兄弟,苏不语也告辞了。

    谢柏问谢莫如,“跟李樵唧咕什么这么久。”

    谢莫如笑,“李先生希望报答我。”

    谢柏笑,“好个李九江,我认识他这么久,他也没想着报答一下我啊。”

    谢莫如道,“这说明李先生当二叔是朋友。”李樵不想欠她,方会想着一还一报。

    谢柏素来风趣,“那你就该想个难事让他好生报答一回。”

    一枝红杏斜逸而出,满枝杏花在夕阳的晚风中瑟瑟颤动,谢莫如侧头浅笑,“什么时候想到,什么时候再说。”

    谢家叔侄说一回李樵,李樵李宣兄弟也在说谢莫如。

    李宣道,“莫如妹妹待大哥似乎尤为不同。”

    李樵道,“同是天涯沦落人。”

    李宣搔头,李樵笑,“只是就事论事,宣弟,你莫多心。”

    李宣素来宽厚,却也不笨,道,“大哥这样说,我非多心不可。”

    李樵一笑,他那位父亲竟教出宣弟这样的心胸来,真是天下一大罕事,李樵将话一转,“谢姑娘不是会因为可怜或者同病相怜的原因来帮我的。”

    李宣道,“那是为何?”

    李樵一本正经的说笑话,“大概是看我生得俊。”

    李宣白眼,“苏不语也不差啊。”

    李樵叹,“所以,谢姑娘待不语也很亲近。”

    李宣简直听不下这等浑话,道,“莫如妹妹才不是这种肤浅人。”原本想着大哥同苏不语除了脸相似,简直没有半点儿相似之处,殊不知大哥这脑袋与苏不语也偶有共通之处啊。不过,也说明大哥心情实在是好。

    “是啊,不然谢姑娘不可能仗义出手。”李樵道,“有手腕的人鲜有宽厚,谢姑娘难得手腕出众且心地宽厚,宣弟,这样的人,是值得终生为友的。”

    李宣深以为然。

    李樵眼中露出一抹笑意,不管出自什么原因,他能确定谢莫如并不愿看到北岭先生留在帝都。他刚受谢莫如人情,倘此时谢莫如有所差谴,他再不能有二话。谢莫如却拒绝了,还会提醒他帝心何在。

    这女孩子在成全他。

    其实,不只是成全他。

    谢莫如出手全他名誉,苏不语李宣都对她心存感激,她不需报偿,他亦对她敬重有加。

    成全他人的人,有朝一日,他人亦能成全她。

    此情权且寄下,以待来日吧。

    谢太太得知李家兄弟与苏不语告辞后,对谢莫如的本领大为叹服。谢莫如出去次数有限,唯有几次都是跟着谢柏出门,便是这寥寥数次,就能结交到这等人物,实在是谢莫如独有的手腕了。

    谢太太并未多问谢莫如与之李家兄弟、苏不语相交之事,十五将近,谢太太身为命妇,将要进宫请安。

    虽说熟门熟路,每月两遭,谢太太亦不敢有半分懈怠。照例先将家中事交付两个孙女,谢太太在次子的护送下进宫。

    谢柏将要出使西蛮,虽是做为副使,可相对谢柏的年龄与官场经历,这亦是难得体面。原以为谢柏尚主之后仕途恐为艰难,不预柳暗花明,谢贵妃亦为弟弟高兴。母女见面,谢太太行礼,谢贵妃赐座,喝过茶,先叙问候,接着谢贵妃细问谢柏出使之事,笑,“我进宫时阿柏刚刚念书,一转眼,他都能为国效力了。”

    谢太太笑,“是。”谢柏出使之事,谢家阖府都为之欣喜,哪怕这差使是千里迢迢的苦差使,也是差使啊。

    谢柏刚刚尚主,与宜安公主十分恩爱,又为穆元帝器重,母女二人说起话来亦格外轻松。说了一回谢柏,谢贵妃方提及北岭先生在国子监讲学,谢莫如为李樵让位之事,谢贵妃笑,“莫如一个女孩子,怎么还到国子监去?”想她当年在家中比谢莫如受宠百倍,也无这等自由啊。

    对于谢莫如的行为,谢太太如今鲜作评价,倒不是谢太太对谢莫如的举动有所偏见,实在是谢莫如行事一时之间难辩深意。谢太太自认才能只限于内宅,所以也就不多管了。听贵妃闺女问,谢太太笑,“北岭先生有大名声,她想去,阿柏就带她去了。”

    想去,就带她去了。

    听到这种回答,谢贵妃都无语了。原来国子监是闺中小姐是想去就能去的。

    好在,谢贵妃今日亦不是要对谢莫如去国子监的事发表看法,她不过略一问,便将柳妃就此事在胡太后耳边敲边鼓的事告诉了母亲。谢贵妃道,“好在长公主明理,陛下与太后娘娘并未多想。”

    谢太太心下骂柳妃多嘴,不过,这也只能是在肚子里骂一骂就是了。谢太太笑,“娘娘放心,莫如既然敢去,她就有法子应对。”

    谢贵妃点头,原来娘家对谢莫如有这等自信,怪道给谢莫如这等自由。

    谢太太回府,难免跟丈夫提及此事。

    谢尚书冷笑,难怪依着开国公府的名头儿,柳妃都是生了皇子才挤进妃位。谢尚书道,“这事无关紧要,跟莫如说一声吧。”看来柳妃委实野心不小,不过刚晋妃位,就想动一动谢贵妃的位子。有野心不是坏事,野心太大,手段太蠢就要命了。

    谢莫如知道后倒没说什么,她更关注李樵一些。

    李樵借北岭先生崭露头角。

    不同于先时的恶名,他得北岭先生欣赏,很快与北岭先生成忘年交。有人提醒北岭先生李樵声名,北岭先生宽厚更超人想像,先生一笑道,“将心比心,我在七岁时尚不知唐三彩为何物,倘因此就断定一人是贤是愚,岂不狭隘?”

    北岭先生此言显然是有力度的。

    李樵处境立刻大为改善。

    李宣想趁热打铁请父亲永安侯带着兄长出去交际,以加重李樵身份,永安侯淡淡,“再说吧。”

    李宣道,“父亲与大哥分离多年,如今有机会正该多亲近。不然,生离了父子情分,岂不惋惜。”

    永安侯显然不欲谈及此事,将手一挥,“我累了。”打发李宣出去。

    李宣欲再劝,永安侯已闭上眼睛,眉宇间满是厌恶。李宣没敢再说,只得悄声退下。便是他与李樵非同母所出,此时对这位庶兄也不禁怜惜。

    李樵倒是无所谓,他住在永安侯府最偏僻的冬梅院,其实李宣初时给他安排的是离主院颇近的朗月居,未料刚搬进去,便收到永安侯的命令,吩咐他搬至侯府西北角的冬梅院。李樵没说一句话立刻搬至冬梅院,对于今日之事亦早有准备,还安慰李宣几句,“父子也得讲究缘法,我不得侯爷眼缘,并非一日。宣弟不必再为此费心,我也不想同侯爷相见。”李樵搬至侯府数日,父子两人还未见过。此亦为一奇事。

    李宣两头劝,千万叮嘱,“大哥,你可别在外头说这话。”名声刚刚好转,此话叫别人听到未免多心。李宣也不单是为李樵,他身为侯府世子,李氏宗族将来的族长,亦不想见庶兄名声败坏。何况庶兄并非坏人,既有挽救之地,这是他身为弟弟与未来族长的本分。

    李宣这般,李樵不禁微笑,“我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