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美人记 > 304.帝都行之三九
    有些人,有些事,总是闻名不如见面的。

    譬如宁大人之于谢莫如,不要说以貌取人肤浅什么的,观人先观相貌,便是科举考试时,对相貌也有甲乙丙丁四种档次的划分。宁大人探花出身,相貌自不必说,难得气度端凝,较之宁太太宁姨娘一流,强之百倍。更难得既认出了她,依旧殊无二色,平静自持。

    由此可知,宁姨娘之事,于宁大人心中不过区区小节,未入这位大人的眼,更未入这位大人的心。

    当然,也有可能是这位大人善于掩藏心事,或者心境澎湃,只是不为人知。

    不论哪种可能性,宁大人都是极厉害人物。

    年下事多,叔侄二人并未多谈,已有管事来请谢柏去外书房,谢莫如将书交给丫环带回杜鹃院,径自去了松柏院。谢太太见尚未到午饭时辰,笑,“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谢莫如道,“我想着如今家下事忙,二叔更要两府一道忙活,挑好书,就与二叔回来了。”

    谢太太微微颌首,谢莫忧道,“大姐姐,有没有人认出你是女孩子?”翰林院可是朝廷衙门。

    “我也不知道,倒没人当我面儿说。”谢莫如道,“祖母,我先回去换衣裳。要是没什么事,用过午饭我再过来。”

    谢太太点头,“去吧。”

    谢莫如与谢太太道,“祖母,我也叫丫环给我做一身大姐姐身上那种男孩子的长袍穿好不好?”

    “做吧。”谢太太笑,“年下事忙,待开春做衣裳,你们姐妹每人做两身来穿也无妨,做得精细些,用上好料子。”她也是自少时过来的,知道这个年岁的小姑娘们正是活泼的时候,什么事儿都好奇。如他们这等人家教导女孩儿,并不似外头想的多么苛严,相反,孙女们有什么要求,只要无伤大雅,谢太太鲜少反对。她只是有些看不上外头成衣铺子卖的衣裳,料子手工都不成。

    见祖母同意,谢莫忧笑,“中午我陪祖母用饭。”

    谢太太打趣,“亏得我点头了,不然你还不陪我吃饭了。”

    “祖母就是会逗我。”谢莫忧撅下嘴巴撒娇,谢太太一阵笑。

    用饭什么的,谢莫如都是回杜鹃院,除非谢太太开口留她,不然她鲜少在松柏院用餐。这也是谢太太虽看重谢莫如,却一直觉着谢莫忧更亲切的原因所在。

    谢莫如对此知或不知,她依旧如故。

    张嬷嬷笑着服侍谢莫如换回长裙女衣,笑,“男孩子的衣裳,出门便宜是真的。女孩子的衣裳,更好看。”

    姐妹两个虽只是同父,还是有些相似的,谢莫如笑,“让巧儿帮我赶制一身,不必绣花镶边儿,用好些的料子就成,袖子收一收,收成窄袖。”

    张嬷嬷笑,“这倒容易,我这就寻料子,三五日便能得了。”

    “嗯。”谢莫如坐在榻上,紫藤捧来热茶,谢莫如接了呷一口,把自外书馆借来的三本书,挑出一本道,“寻个匣子来。”

    梧桐找出个红漆木匣,谢莫如放进去,道,“拿笔墨来。”

    冬日最难行墨,饶是谢莫如的屋子暖和,紫藤将墨放在手炉边儿上烤了烤,这才开始研墨,谢莫如取一短笺,写了几行字,一并放进木匣里,对张嬷嬷道,“给那边儿江姑娘送去。”

    张嬷嬷笑,“让腊梅去吧。”

    “也好。”

    待小丫环进来禀说,午饭已经得了,问何时开饭。

    谢莫如道,“我这就过去。”说着起身,紫藤连忙上前给谢莫如披上大毛半篷,行至门口,忽而住脚,指着花几上的一盆红艳如火的茶花道,“哪儿来的?”

    张嬷嬷笑,“正要跟姑娘回禀,是谢忠媳妇早上送来的,各院儿都有,咱们院儿一共四盆,蜀地茶花儿,开得正好,这两盆,我就命人摆上了。还有两盆,不如姑娘给大奶奶送去。”

    嗯,谢忠媳妇送来的,不是谢忠媳妇打发人送来的。谢莫如心下有数,张嬷嬷吩咐紫藤梧桐搬着花儿跟着。到了正小院儿,谢莫如给母亲请过安,让母亲的侍女杜鹃把山茶花儿摆花几上。

    方氏不大说话,杜鹃笑,“这花儿可真好看。”

    谢莫如道,“山茶入冬开花,花期直到初春。正好冬天搁屋里也添一景致。”

    略说几句,杜鹃与张嬷嬷安排着摆饭,母女二人就座,天气冷,有道什锦暖锅,谢莫如很中意,道,“冬天正好吃这个,暖和的很。汤也鲜。”

    张嬷嬷笑,“姑娘喜欢,晚上再叫人做。”

    “这汤头不错,晚上换成素锅儿,不要把青菜直接放进去,洗干净放碟子上,现吃的时候再放,省得老了。”谢莫如夹一片青瓜嚼了清口,道,“夏时不觉青瓜如何,这会儿一入口便觉爽口清凉,还有一些回甘。明明都是一样的东西,不同季节吃,口味儿竟是不同。”

    方氏眼中闪过一丝笑意,杜鹃更是笑道,“唉哟,我的姑娘,夏时瓜菜遍地,一车也值不了半两银钱,如今天寒地冻的,寻常哪儿见得瓜菜,非在暖室暖房里不得。便是暖室暖房,也得侍弄瓜菜的老手来侍弄,出产数量亦不比夏秋之时。”

    谢莫如道,“那是不是很贵?”

    “咱们庄田有一处热地,别的不出产,专供冬日菜蔬,要说贵,人工也有二三十口,每月月钱银两吃食用度,供一季食蔬,自然是不便宜的。”杜鹃笑道,“所以说,暴发之家,言必鸡鱼肘肉。富贵之家,方知吃食享用。”

    谢莫如不禁问,“那供应庄田的银钱由何而来呢?”

    杜鹃道,“自有别处出产。”

    谢莫如点点头,不再多问,用过午饭,喝盏热茶,就回自己的秋菊小院儿休息了。

    张嬷嬷服侍着谢莫如去了大毛斗篷,道,“姑娘歇一歇。”又问,“下晌还去太太那儿么?”

    “要过去的。”谢莫如坐在临窗软榻上,道,“过年就是一个忙。”

    张嬷嬷捧了手炉来给谢莫如暖着,笑,“过年都是这样,不独咱家,哪家都忙。”

    正说着话,腊梅回来,说了往三老太太府上给江行云送书的事儿,“江姑娘给姑娘回了信。”说着捧出木匣呈上。谢莫如取出看了,笑道,“好,辛苦你,去用饭吧。”

    腊梅行一礼退下。

    谢莫如命紫藤将江行云的回信收起来,对张嬷嬷道,“嬷嬷也去用饭吧。”

    张嬷嬷让紫藤梧桐两人在屋里服侍。

    待晚间,张嬷嬷私与谢莫如道,“我看,杜鹃姑姑是个很有见识的人哪。奴婢有了年岁,咱们院里的事儿还成,管着几个毛丫头老婆子没问题,可也仅止于此了。我看太太越发倚重姑娘,二姑娘身边儿的戚嬷嬷,那是跟太太做事做老的人了,可惜奴婢没有戚嬷嬷那样的本领。姑娘身边儿没有得力的人,若是有难处,我看,姑娘可以跟杜鹃姑姑请教。”

    谢莫如倚着软榻的引枕,映着烛光,她的眉间有一丝倦意,不急不徐缓声道,“嬷嬷觉着杜鹃院的事情小,那就错了。譬如行军打仗,军帐从来都在后方。杜鹃院安宁,我才能全心去理琐事。杜鹃姑姑那里,母亲离不得她。再者,每天跟在祖母身边,有什么事,我直接就能请教祖母了,何需再来一个戚嬷嬷那样的老嬷嬷相助。何况,紫藤梧桐都还机伶,有她们跟着我,历练几年,也就出来了。杜鹃姑姑,就让她在母亲身边儿吧,要是母亲身边儿没她这么个人,我才不放心呢。”

    张嬷嬷一门心思全在自家姑娘身上,她原是想着紫藤梧桐年少,担心谢莫如忙不过来,如今听谢莫如这样说,张嬷嬷就放心了,笑,“姑娘心里有数就好。”

    待浴房准备好,谢莫如便去沐浴了。

    张嬷嬷看人很对,杜鹃的确是个能人,一个人有没有本事,不一定要天长地久才能看出,言谈之中即见真章。可,为什么以往杜鹃不显其能,偏生今日显其能呢?

    不欲多想此节,沐浴后,谢莫如早早安睡。

    年节来得轰轰烈烈又忙忙碌碌,年三十祭祖之后,晚上吃过团圆饭,便是守岁的时间。谢柏并不在家,今日宗亲公主都要进宫领宴,便是领宴回府,谢柏也是与宜安公主一道回公主府。

    阖府上下,自主子到奴婢都换了喜庆衣衫,浑身上下皆是喜气盈盈的模样,一家老小都到松柏院守岁。谢莫如与谢莫忧谢芝几个玩儿投壶,她并不担心方氏,不论什么日子,方氏的作息都没有丝毫变化,入夜便歇,从无守岁一说。

    不过,投壶也没什么意思,谢莫如天生准头儿,就是背着投壶来投,都是十投十中。玩儿了几局,总是胜也没意思,谢莫如便不玩儿了,坐在一畔剥桔子吃,然后把桔皮捂在手炉上烤出清香。

    谢尚书看这个长孙女不大合群,笑道,“莫如会对弈否?”

    谢莫如点头,“先生教过。”

    谢尚书命人摆上棋秤,“来,咱们对弈一局,如何?”

    谢莫如过去坐下,要与谢尚书猜棋,谢尚书颇有风度,“你执黑吧。”执黑先行。

    祖孙二人下棋,谢太太也懂棋,便在一畔观看。都说行棋如做人,要谢尚书说,这话还真有几分道理。谢莫如为人谋定而后动,棋路亦是平淡之间隐现峥嵘。而且,谢莫如不管失子得子,均面不改色,眉毛都不动一根的淡定。偏生谢尚书也是个淡定人,这两人下棋,赢也赢的淡淡,输也输得淡淡,让谢太太说,没劲透了。倒是人家两人下的挺来劲,直待谢忠媳妇喜气盈腮的进来回禀,“禀老爷太太大爷姑娘小爷们,天使来了,陛下赐福菜。”

    一家子连忙去外厅接福菜,其实就是一碗宫里赏出的菜,因是大年下赏的,非得帝心者不能得,故而被称福菜。谢尚书带着儿孙跪下接赏,再打赏过前来送菜的内侍,寒暄几句送走内侍,便又一家子捧着福菜回了内厅,谢莫如一瞥,赏下的是道干炸肉圆。

    谢玉年岁最小,好奇的很,谢尚书笑,“尝一尝?”

    谢玉道,“祖父,陛下恩典,不要先供祖宗吗?”

    谢尚书笑,“走吧,跟祖父去供祖宗,然后给你尝一尝。”

    夜间风寒,诸人都穿上大毛衣裳收拾妥当,谢尚书带着一家老小捧着福菜供祖,供完祖宗,因干炸的肉圆,还有焦香,便给谢玉吃了一个,待回松柏院时,还听到谢兰悄悄问他,“香不?”

    谢玉小声的与哥哥吹起牛来,“香的了不得!”

    谢莫忧笑,“祖父,今晚已供过祖宗,不如明天中午的团圆酒把福菜热一热,叫咱们都尝尝,也是共沐皇恩了。”

    谢尚书连声大笑,欢畅至极,“好啊好。”

    谢太太打趣,“都大姑娘了,还嘴馋。”

    谢莫忧挽着谢太太一臂,有些撒娇的口吻,“人家就是想尝尝么。”

    大家一笑而过,谢松见谢莫如唇角微翘,也是欢喜的模样,只是笑意淡淡,远未达眼底。

    将福菜供过祖宗,夜已渐深,谢莫如便先回杜鹃院休息了。

    谢莫忧谢芝几个年岁较谢莫如更小,明日且要早起,谢太太也让他们各回各屋歇息去了。谢太太年前多有劳乏,安排好孩子们,自去歇了。唯谢尚书谢松父子要守过子时的,谢尚书坐回棋秤一畔,拈起一子,笑,“来,看看此局,谁的胜算大些?”

    谢松道,“棋局未完,不好说。”

    谢尚书叹,“胜负已定啊。”他如今年将五十的人了,顶多再撑二十年。他之后,二子,长子谢松,次子谢柏,一母同胞,可保家业不败。但第三代,不是谢芝几人不出众,是谢莫如太出众。谢芝几个还在为吃个冷掉的肉丸子心喜时,谢莫如根本未将此菜放在眼里。所以,但有将来,谢芝几人会服从君权,而谢莫如才是真正明白君权的那个。

    他是什么时候才悟及君权何物,是在英国公病逝,大长公主过身之后了。谢莫如小小年纪,已有此悟性。

    当然,只观此时,谢莫如不是胜者。同样,他也不是败在此时,可是,他终将败给岁月。他已是残年夕照,谢莫如却是旭日东起。

    谢松明白父亲的心意,他道,“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父亲,我倒与父亲看法不同。”

    谢尚书道,“说说看。”

    父子二人说私话,室内未留下人。谢松伸手将棋盘拂乱,道,“我看,莫如的心,不在这里,自然也说不上胜负。谢家以功名晋身,并非承恩公府之流,故此家族虽难以显贵,却是细水长流。阿芝几个,天资亦是中上,有良师,有家族,按部就班,平平稳稳的也有出路。

    谢松笑,“父亲谈及胜负,心亦未在此胜负之上,是担心莫如与家族吧?”

    听长子这般说,谢尚书心事去一大半,笑,“你既心中有数,我便不担心了。”

    谢松低头将棋秤上的棋子捡起分类,一粒粒扔回青瓷棋罐,“儿子论眼光远不及父亲,不过,儿子想着,能者劳智者累。儿孙平庸发愁,儿孙出众,一样忧心。为人臣者,本朝功高莫若英国公。为女子者,再显贵,本朝无过大长公主。其后,家族如何?按我本心,倒宁可莫如平淡一世。”

    “一柄宝剑,置于高台为宝剑,置于陋室,亦不改其珍贵。宝物有宝物的生存方式,你让她平淡,她恐怕也平淡不起来。”关键,谢莫如绝不甘心平淡一世的。她看到权力,明白权力,有朝一日,她终会像如今在谢家所为一般,步步为营,得到权力……只要想到此处,谢尚书简直寝食不安。他不是担心谢莫如对谢家冷淡,他身居高位,历经当年大长公主辅政的岁月,也历经今上亲政时的动荡,到他这个年岁,宁可求稳,也不愿再冒险了。就像长子说的,显赫如英国公、大长公主又如何,身死族灭。

    恐怕英国公、大长公主还担心过身后事,可凭谢莫如对谢家的情分,怕是根本不会为家族多想半点儿。谢莫如越出众,谢尚书便越发忧虑,终究一笔写不出两个谢字。甭看谢莫如显贵,谢家不一定能沾光,可谢莫如倒霉,谢家最轻也是满脸灰,好不好的就要跟着吃挂落。或者,谢莫如显贵之后,谢家如当年方氏一般下场啊!

    谢松道,“父亲想的太远了,儿子所不能及。至于莫如将来是不是平淡,怕也不是你我父子二人可以做主的。”杀谢莫如母族满门的还没愁呢,谢家自家就愁去半条命。

    杀谢莫如满门的实不必愁,除非江山颠覆,不然谢莫如真不能把皇家如何?何况谢莫如曾说过,无关对错,只论成败。谢莫如对政治有着清醒且冷酷的认知,起码现在谢莫如对方家之事表现出一幅旁观者的面孔。穆氏、方氏,于谢莫如,就像谢莫如自己说的,她既不姓方,也不姓穆,她姓谢。一个谢字,谢氏家族与谢莫如就是扯不开剪不断的生死福祸啊。谢尚书一叹,“希望我是杞人忧天哪。”

    谢松笑,“父亲看得到天方能忧一忧,儿子抬头只见屋顶,故此忧不起来。”

    谢尚书一乐,依旧道,“你终究要心中有数。”

    谢松正色应下。

    外面一阵烟火花炮之声,谢松笑,“子时到了。”

    谢尚书起身往外走,“出去看看。”

    谢松捡起件大毛斗篷给父亲披上,扶住父亲出了内厅,夜空中烟火绚烂,满城皆是花炮声响。转眼,又是一年春来到。

    大年初一。

    四更天,张嬷嬷就叫谢莫如起床了。

    梳洗后,张嬷嬷已命丫环摆上热腾腾的饺子,谢莫如道,“嬷嬷坐下与我一道吃吧。”

    张嬷嬷应了,坐在谢莫如下首,紫藤忙添了幅碗筷。张嬷嬷对紫藤道,“你与梧桐先去用饭,一会儿就得跟着姑娘过去了。”紫藤梧桐行一礼退下,巧儿腊梅在一畔服侍,张嬷嬷看自家姑娘没什么精神头儿,笑道,“一年就这一天,大年夜守岁,初一起得早。待中午回来,姑娘再好生养养神。”着夹个饺子给谢莫如放眼前的瓷碟里,道,“姑娘尝尝,这是三鲜馅儿的。”

    谢莫如笑,“嬷嬷也吃。”

    饺子一共四样馅儿,一样三鲜,一样羊肉,一样鱼肉,一样豆腐青菜。

    谢莫如精神不足,每样儿吃了一两个,又喝半碗饺子汤,就饱了。正好素馨过来,素馨请了安拜过年,笑道,“太太说,今天公主二爷也要过来,让我过来服侍姑娘早些过去。”

    谢莫如道,“你来得巧,紫藤,拿个红包给素馨。”

    素馨笑着一礼,“谢大姑娘赏。”见谢莫如漱口,连忙过去一并服侍。

    大年初一,谢莫如也应景儿的换了身大红衣裳,梳好发髻,簪好珠花儿,坐在外厅榻上。紫藤梧桐拉着屋里服侍的上前拜年磕头,张嬷嬷一人一个新年荷包。接着是院里的小丫环与粗使婆子们,亦各有所赏。杜鹃院下人有限,待下人们拜过年,谢莫如与张嬷嬷交待,“要是有人过来拜年,嬷嬷看着打赏。”

    张嬷嬷应了,外头天还黑着,又叮嘱婆子提好灯笼把路照亮。

    谢莫如先去正小院儿外行了礼,便带着紫藤梧桐,后头跟着素馨,一并去松柏院。刚出杜鹃院,见宁姨娘与孙姨娘结伴而来,孙姨娘施一礼,“大姑娘,过年好。”谢莫如侧身受半礼,道,“姨娘好。”宁姨娘没料到会与谢莫如走个碰头儿,她脚下微滞,见孙姨娘礼都要行完了,只得跟着一道给谢莫如见礼,谢莫如依旧是侧身受半礼。

    谢莫如道,“母亲还在休息,不必去请安了。”

    孙姨娘道,“主母姑娘宽厚,是我等妾室福气。只是今日不比他日,我们不敢托大,在门外行礼也是一样的。”

    谢莫如便不再多说,对梧桐道,“去同张嬷嬷说,预备给二位姨娘的过年荷包。”说完,对二人微一颌首,便带着丫环婆子走了。

    宁姨娘自认为活了几十年,定力自制力也是一流的,而且,她在牡丹院反省好几个月,也明白自己毕竟是姨娘身份,方氏在一日,她定要守姨娘本分的。但是,面对面时当真是难堪难耐。不是谢莫如刻薄,倘谢莫如肯刻薄她,宁姨娘简直乐意至极。偏生谢莫如只是无视,谢莫如恪尽礼法,可是,从她的举止言行中,你会清楚的明白,她的眼里心里根本对你视而不见,就仿佛你卑贱的不能入她的眼。

    宁姨娘深吸了口气,见谢莫如已走,对孙姨娘道,“妹妹,我们去吧。”

    孙姨娘点点头,她并没有宁姨娘那种难堪屈辱的心情,她就是觉着大姑娘气派十足,非常人所及。就是大姑娘眼里不大能看到她这个姨娘,孙姨娘也没觉着如何,她娘家落魄,尚书府出三千银子,说是聘,与买也没差别。大姑娘不过是看不到她,又没有欺凌虐待她,孙姨娘反觉着,大姑娘的视而不见比二姑娘的思量琢磨的眼神要好的多。

    二位姨娘在杜鹃院外磕了头,张嬷嬷出来,一人一个荷包,道,“姨娘们有心,大奶奶在休息,就不请姨娘们进来喝茶了。”

    两人依礼道谢领了荷包,各回各院。

    谢莫如到松柏院,也是请安拜年这一套。

    谢莫忧谢芝几人已经在了,丫环在地上摆上软垫,谢莫如上前磕头拜年,道,“愿祖父祖母父亲平安如意。”

    与谢莫如做姐妹十来年了,自记事起,每次看谢莫如拜年,谢莫忧都忍不住唇角抽搐。她们都是一个长辈磕一个头,谢莫如倒好,仨长辈磕一个,可叫长辈怎么分呢。

    谢太太笑,“又长了一岁,也盼你平安如意。”发压岁红包。

    谢莫如磕一个头,得三个红包。待她道谢坐了,谢莫忧带着弟弟们给长姐拜年,兄弟姐妹之间不必大礼,谢莫如也备了荷包,紫藤连忙递上,谢莫如给弟妹一人一个。

    略坐了一时,谢柏与宜安公主便到了。没人敢叫宜安公主拜年,主要是大家给宜安公主拜年,宜安公主笑,“公婆与大哥切不要多礼,坐吧。”

    晚辈们给宜安公主和二叔拜了年,一人得了一个大红包。谢柏给二老拜年,之后略说几句话,谢尚书谢松谢太太连带着谢柏宜安公主便要进宫,朝臣去给皇帝拜年,宜安公主谢太太去慈安宫给太后拜年。

    谢太太对谢莫如道,“家里就交给你和莫忧了。”

    谢莫如道,“祖母放心吧,过年都是喜庆事儿。”

    谢太太笑,“这话是。”

    谢莫如又道,“我估摸过来拜年的族人肯定不少,内宅的事有我与二妹妹,外头的事儿,吩咐丫环把外书房烧暖了,让阿芝带着阿树阿玉,有大管家协理,也省得冷落族人。”

    这话,大出谢太太意料,谢莫如理事,精细周全是真的,对于谢芝几人,也仅止于精细周全了。平素里,谢莫如也不大与谢芝几人说话,不想此时竟主动说让谢芝几人去外书房接待过来拜年的族人。而且,谢莫如安排的多么妥当,让大管家协理,肯定是不会出差错的。其实就是让谢芝几人在族人跟前露个面儿,先弄个脸熟儿。谢太太看向谢尚书,笑,“我看行。”

    谢尚书浅笑,“甚好。”

    宜安公主都不禁多看谢莫如一眼,倘不是知道谢莫如亲自出手将宁姨娘干掉,倘不是今日亲眼所见亲耳所闻,宜安公主都不能信谢莫如就这般自然而然的抬举出谢芝兄弟三人。真奇人也,宜安公主有些明白驸马焉何对谢莫如另眼相待了。

    谢莫忧的眼神都是感激又复杂,谢莫如仿佛就如同说了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根本没什么特别反应。倒是谢松交待三个儿子,“好生招待族人,有什么不懂的问大管家。”

    谢芝三人齐声应了。

    谢莫如谢莫忧送至二门,谢芝三人一直送长辈到大门口。

    待回了松柏院,谢莫如便吩咐素馨过去外书房,亲自瞧着,多笼几个炭盆,罩上熏笼,热水热汤的供应上,命谢芝三人身边儿的大丫环收拾出大毛衣裳送到外书房去,再命他们三人的小厮过去服侍。

    一时,谢忠媳妇带着家下管事媳妇过来拜年,谢莫如命素馨将赏钱发了,接着又是各处婆子过来磕头,管事小厮们于二门外磕头,皆有红包赏钱可领。

    安排好后,谢莫如捧着手炉静坐,谢莫忧道,“大姐姐,男人们的赏钱,何不由外书房发呢?”

    谢莫如道,“家中接旨为何面朝北方?”

    谢莫忧一时愣了,她是想让弟弟们施恩,如何扯到接圣旨的事儿呢。戚嬷嬷悄声道,“姑娘,陛下坐北朝南,下臣朝北,是面上谢恩的意思。”下人们磕头拜年,自然不是向着两姐妹磕,媳妇婆子的能进二门,男人们在二门外,都是朝着主院儿的方向。谢莫如的意思,无非是说下人们领的是谢太太谢尚书之恩,而非谢芝几人之恩。

    谢莫忧道,“我就是觉着那样便宜,没别个意思,大姐姐可别误会。”

    谢莫如闭目静坐。

    谢莫忧扯着手里的帕子,撅撅嘴,也不说话了。戚嬷嬷暗叹,谢家家风宽厚,谢柏尚主后,以后有孩子也是养在公主府的,长房就这几个孩子,嫡弱庶强,哪怕如今平分秋色,谢莫如心志坦荡,不大计较小节,不然谢莫忧这般不小心,倘换个人口复杂的豪门,怕早给人算计得骨头渣子都不剩了。

    及至中午谢太太谢尚书等人归来,团圆宴已预备妥当,那碟昨日宫里赐下的福菜也没忘了。

    宜安公主也被谢柏请来一并吃团圆饭,宜安公主见着谢莫如还道,“太后娘娘问起魏国夫人。”

    谢莫如有些惊讶,道,“多谢殿下告知,只是不知太后娘娘问家母什么了?”

    宜安公主坐于上首暖榻,一身大红宫妆,雍容华贵至极,笑,“也没什么,就是问我不知魏国夫人可好?”

    “既然太后娘娘有问,烦请殿下再有进宫时代为回禀,家母一切都好。”谢莫如笑意颇为欢快,她素来淡漠,宜安公主头一遭见她如此快意,心下深觉蹊跷,这事很值得高兴么。要知道,太后与大长公主也是颇多宿怨的。

    谢莫如似无意解释,坐在自己食案之后,自斟一盏醇香果酒,慢慢饮了。谢太太笑,“太后娘娘恩典,知道你高兴,这席还没开,你也莫喝醉了才好。”得等公主开席啊。

    “何止恩典,简直令我心惊胆战。”谢莫如将酒盏往桌间一放,方道,“幸而太后娘娘是问我母亲可好,倘她老人家要是问我母亲可还在,岂不让人多思多虑么?”

    宜安公主脸色大变,放松的脊背倏然直起,连忙道,“莫如,你切莫多想,太后娘娘脾性直率,只是随口一说罢了。”这,这倘魏国夫人有个好歹,她可真是有嘴都说不清了。太后向来是想起啥说啥的,上次一提寿安夫人,就叫寿安夫人吃了文康长公主的挂落。其实说起来,寿安夫人何其无辜,可谁叫太后娘娘身份尊贵呢?她老人家即使有错,倒霉的也是身边儿人。这件事还不是吃挂落这般简单,魏国夫人但有万一,她同时得罪夫族与皇室,立足之地何在?这般一想,温暖如春的暖厅内,宜安公主竟惊出一身冷汗。

    谢太太脸色也不大好,打圆场道,“是啊,想是太后随口一说。”大过年的,真叫人提心吊胆。

    谢莫如并不是随意糊弄的性子,她道,“上次陛下并无一言,直接赏赐母亲,且赏赐的是绸缎古玩,可见就是赏赐。此次太后只是一问,未有所赏。由此可知,太后身边有小人哪。”

    谢莫忧都想说,唉哟,照谢莫如说,谁问魏国夫人,还就得赏点儿什么东西才成啊。就听谢莫如继续道,“我们这等寻常官宦之家,过年都忙得晕头转向,何况皇家?太后娘娘主持宫宴,赏赐诰命,如何会突然想到家母?自我记事起,家母一直隐居杜鹃院,这十余年,从未见太后娘娘问及。事反常必为妖,年节忙碌之余,大节下,喜庆的日子,太后娘娘百忙之中问及家母,可见必有原因。”

    “家母得陛下恩典安居杜鹃院,太后娘娘若有心一问母亲居杜鹃院境况,必如陛下一般,多少都会有所赏赐。既无赏赐,若有心一问,必是问生死。而听殿下所言,太后不问生死,单问好坏,又无赏赐,由此可知太后此问,定由小人而起。”若胡太后问生死,倒有可能是皇帝秘授,如今这随口一问,何等唐突,定非出自皇帝授意。那么,只能是身边儿人挑拨了。

    宜安公主正色道,“太后身边,皆是忠仆,莫如,你只随口一猜,并无证据,可不好这么随口妄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