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美人记 > 288.帝都行之二三
    何子衿也没想到,自己原来竟然是个小富婆。

    嫁妆单子是早就开始写的,最后再做一下整理。何姑妈给她把成套的首饰,一套放一个匣子,然后零碎的收拢起来,单独放一个匣子。还有何子衿那两块打算用来做传家宝的璎珞,那块大璎珞她从何老娘那里要回来了,一个璎珞占一个匣子,光首饰就放了一箱,算是一抬嫁妆。何姑妈都说,“咱们子衿正经有几样好东西。”

    何子衿笑,“主要是姑妈舅妈给添的好,不然也没有这许多。”

    何姑妈笑,“所以说有闺女是福气哩。”

    “啥福气哟,泼出去的水。”何老娘捂着长口疮的嘴巴,郁闷的说一句。

    何子衿笑眯眯地,“姑妈,看,祖母嫌咱们哪。”

    “少挑拨离间。”何老娘嘟囔一句,再次叮嘱道,“可得把东西收好。”

    “知道啦!别人收东西您不放心,我收东西难道您还不放心?”

    何老娘咧嘴一乐,立刻疼的一皱眉,点头,“这倒是。”捂着嘴巴与闺女道,“这丫头片子藏的私房钱,我找好几回找不到,也不知藏哪个耗子洞去了!”深觉丫头片子是得了自己的真传。

    虽然心疼这么些银子和人都要嫁过去了,好在,丫头片子出嫁也是住在家里,在何老娘的认知里,只要还在自己家,那东西和人也就算是自己家的。

    这么一想,何老娘又觉宽慰不少。

    待把嫁妆单子整理清楚,何姑妈也深觉体面,笑道,“咱们子衿这么些嫁妆,于官宦人家也不差什么的。”真的,要是以后儿媳妇有侄女这许多嫁妆,何姑妈就心满意足了。要首饰有首饰要田地有田地要铺子有铺子,虽然田与铺都在老家,可一样是不动产的收入啊。

    何老娘道,“就这么一个丫头片子,还是个刁钻的,少给一点儿还不得跟我急眼啊。”

    何子衿笑嘻嘻地,忙过去给何老娘敲敲肩,笑道,“我也没想到祖母给我这许多压箱底呢?”

    何老娘哼一声,装大款,“这也只九牛一毛罢了!”

    何子衿道,“那给一毛可不成,起码得给一牛吧!”

    何老娘眉毛险没竖起来,骂道,“个贪心没够的死丫头片子,这就不少啦!还敢要牛!做梦去吧!这些给你,以后可不许再跟家里伸手,剩下的都是祖产,要留给阿冽的。”

    何子衿大大的翻个白眼,问,“只有阿冽的,没有俊哥儿的?亏您老人爱每天大孙子二孙子的,怎么同是孙子,还两样对待啊!”

    “谁说我两样对待的?当然有我们俊哥儿的!我是说,剩下的都是你兄弟的,就没你的了,以后可不许再分家产。”何老娘觉着自己有义务把话说明白。

    何子衿同何姑妈道,“姑妈,我觉着,我的心瓦凉瓦凉的!”

    何姑妈直笑,“你祖母就是刀子嘴,她舍不得你嫁哩。”

    “谁说我舍不得的?”何老娘斜着眼,嘀咕一句,“反正嫁了也是住家里,跟没嫁也没什么不一样。”又问沈氏,可找好梳头娘子了,再拿出嫁衣来瞧一回,何老娘感慨,“这嫁衣可真好,比我当年穿的也就差那么一线了。”

    何子衿问,“祖母,您当年的嫁衣有这么好?”

    何老娘哼一声,冷笑,“丫头片子,你可见过什么世面!我当年穿的衣裳,那料子还是我曾祖母传下来,原是我曾祖母的娘传给她的,是前朝的好料子,你去打听打听,当时我那衣裳一穿出来,映红碧水县半边天!”

    何子衿忍笑,“这要是不知道的,还得以为芙蓉山上失了火呢。”

    何老娘给气笑,笑骂,“你懂什么?那可是难得的宝贝,我压箱底儿的东西,你不信,我就叫阿余拿出来给你开开眼!”便叫余嬷嬷开箱拿东西去了。

    何老娘还真不是吹牛,那料子,隔这许多年还光泽雅致,摸在手里,既柔且滑,何子衿深觉开了眼界,“我滴个乖乖,祖母,您还真有这样的好东西啊!”

    “那是!”何老娘深为得意,道,“为这料子,我还给继母干了一仗。这原是我们老蒋家的传家宝,那贱人竟然要给她娘家侄女,你说可恨不可恨!当时我就不答应!瞧瞧,这可是前朝进上的东西,不是容易得的!”

    何子衿很是稀罕,道,“祖母,你干脆送我吧。”

    “屁哩!”何老娘一口回绝,道,“这是我留的妆裹衣裳,等我闭了眼,你们就给我换上,到地下好去见那短命鬼!”

    “看娘,怎么说这种话!”

    “这可怎么啦,人都有一死,我又不是现在死。现在我才不死呢,我那书还没出呢。”何老娘叽呱一阵,给人显摆下她的嫁衣,便着紧让余嬷嬷收起来了,生怕被人摸坏一般,何老娘道,“当初我这一身穿出来,连咱碧水县的县令太太都与我打听过是什么料子呢。”

    何子衿道,“以前听您说你娘家如何富贵,我还以为是吹牛呢,看来是真的呀。”

    “当然是真的。”何老娘道,“也不瞧瞧,你们老何家有啥,祖上没有二亩田,我嫁你们老何家,啥都不图,就图那短命鬼人还不错。”

    “我祖父不但人不错,眼光也好,要不,怎么相中祖母您了呢。”

    何老娘笑嘻嘻地,“这倒也是。”

    何子衿出嫁时颇为热闹,何沈两家提前定好迎亲路线,要知道,两家虽是住隔壁,但也不能自沈家门出来直接就去何家门,这也忒没排场了。两家定的是远路,阿念自沈家门出来就往东去,一直到朱雀大街,敲敲打打的走一圈,再绕道到何家,接了新娘子,出门往西走,此为不走回头路,再到玄武大街,一路敲敲打打的回沈家。

    何子衿一大早就起来了,阿念也一大早就起来了,因婚期将近的缘故,阿念这几天一直住在沈家,当然,他每天都要过来看看子衿姐姐的。今天一大早也不例外,结果,还没进子衿姐姐的屋就给何姑妈拦下了,何姑妈道,“阿念,你怎么今儿也过来了?唉哟,今儿可不能见面,赶紧回吧。傍晚就迎亲了,以后就长长久久在一处了啊。”

    阿念很会给自己找理由,“我过来看看有没有要帮忙的地方。”

    “不用不用。”何姑妈把阿念推了出去,叫自己儿子,“阿羽,把你阿念哥送过去。”

    冯羽得他娘的命令,拉着阿念出去,阿念跟冯羽打听,“子衿姐姐都收拾的差不多了吧?”

    “嗯,换上新嫁衣啦,好看的了不得,有梳头的大娘给子衿姐姐梳头呢。”

    阿念一听“嫁衣”二字,就不由心下一荡,道,“我这就回了,你别送我啦。”回去也把自己新郎倌儿的衣裳换上了。

    今天是大喜的日子,何家里里外外的贴满红喜字,何恭在外迎客,何姑妈在内院招呼着过来的亲朋好友,沈氏大着肚子,在屋里陪着闺女,一时高兴一时欣慰一时又是难过。何老娘里里外外的瞧着自家丫头的嫁妆,尤其要细察那箱子外的红色封条纸,看有无被人动过,最要紧的就是那台装首饰的嫁妆。生怕大喜日子,人多眼杂,来个贼什么的。

    阿念寻了四位迎亲使,两个是他同科的进士,还有一位是阿玄充数,另一位是孙御史,何老娘见着孙御史跟着阿念来迎亲,就替他感到心酸,心说,当真是有志不在年高,看看孙御史,再看看咱们阿念,年纪比孙御史小十五六岁,结果,阿念就能讨上媳妇,孙御史现下还光棍着呢。

    这么寻思呢,何老娘就格外的关心孙御史,在给迎亲使上面茶的时候,何老娘尤其道,“给孙大人上两碗面茶。”这也是帝都规矩,迎亲使来了要吃面茶。

    孙御史笑呵呵地道,“大娘,一碗就好。”

    “不成不成,你多吃些。”连个媳妇都没有,怪可怜滴。吃饱了赶紧加把劲儿找个媳妇啊!

    孙御史不知道自己竟然被何老娘怜惜了一把,笑眯眯的吃着面茶,迎亲使在外头吃面茶,阿念在里头给岳父岳母行过礼,难免又受冯翼为首的大小舅子的一通为难,这才进了子衿姐姐的闺房,由阿冽背子衿姐姐上轿。

    阿念怪不放心地,道,“唉哟,阿冽,你可小心,你可小心,别摔了子衿姐姐。台阶!台阶!”在一边儿跟个老母鸡似的护着子衿姐姐。

    孙御史笑的不行道,“阿念,你干脆自己背算了。”

    阿念心说,我倒想自己背,阿冽这不是不同意么。罢了,待我把子衿姐姐娶进门,想怎么背就怎么背。

    阿冽也对阿念哥对他力气的怀疑很是不满。

    阿冽把姐姐背上轿,瞪了阿念哥一眼,阿念哥这会儿哪顾得了他,看子衿姐姐坐稳,赶紧叫着迎亲使们往回赶。孙御史道,“怎么成个亲这么心急火燎的。”

    阿念道,“有吉时呢。不能过了吉时。”

    孙御史安慰他,“放心吧,保准儿晚不了。”

    孙御史头一回见阿念这样急吼吼的新郎倌儿,心说,这得想成亲想成啥样了啊!

    阿念:怪道孙叔叔这么光棍着,就这心态,也不容易娶上意中人呢。

    待阿念接了子衿姐姐到了沈家,沈家已是宾客盈门,其热闹程度,哪怕是有梅家一大家子到何家撑场面,犹不及沈家一半热闹。

    阿念同子衿姐姐共牵一段红绸,他还时不时回头看子衿姐姐一眼,那眉宇间的喜气与情义,只要长眼的,都知道新郎倌儿有多欢喜。说来还有一桩喜事,今日阿念与子衿姐姐成亲,陛下与太子妃都赏了东西,陛下赏的是一对比目佩,太子妃赏的是一对鸳鸯佩。

    唉哟喂,这喜庆哟。这体面哟。

    沈家客人虽多,但碍于沈素的官职,多是中低品官员,虽然大家都是在早朝见过陛下的,但也仅止于此了。谁家孩子能亲能有这体面呢!虽只是一对比目佩!但,这是陛下赐的比目佩啊!还有,太子妃怎么还赐了一对鸳鸯佩!

    那啥,沈大人你这藏的也忒深了吧~

    待沈素解释后,大家才知道,唉哟,原来沈大人你外甥女就是那种绿菊的菊仙姑娘啊!

    沈素并不是低调的性子,那绿菊在帝都闻名已久,皆因事关外甥女,绿菊的事儿,沈素并未提过,也就是有限的几个人知道。如小唐大人、孙御史这样的才知道,其他人并不知晓。沈素总不能说,我外甥女拜了辅圣公主儿子方昭云公子为师吧?这话说出来,容易叫人误会,故此,沈素只得拿绿菊来说事了。

    唉哟,探花郎娶了菊仙姑娘,这比苏不语的话本子更话本子啊!

    于是,大家对沈素又是一番恭喜,才子佳人的话都出来了!内宅的江氏沈老太太婆媳亦倍觉体面,一个觉着,给阿念操持亲事操持的对,一个觉着,外孙女就是有福气啊!

    待拜过堂,入了洞房,揭了盖头,多少没见过何子衿的,一见何子衿这等杏眼桃腮的好相貌,便深觉探花郎有福。非但娶到了菊仙姑娘,在成亲时还有御赐东西的好事,更难得的是,还提前搭上了太子妃的路子,知道太子妃啥性情不?那是阖帝都出名的不好惹。瞧瞧,人家为什么是探花郎啊,这还没入朝为官呢,把现在将来两代君主的路子便都搭好了。

    大家胡思乱想的寻思着,一场酒宴吃得愈发热闹。

    阿念是被抬回洞房的,阿玄道,“阿念哥真没酒量,喝两盅就醉了。”

    “这傻瓜,肯定是人家让他喝他就喝。”何子衿忙扶了一把,把阿念放到床上。

    何子衿摸摸阿念的额头,给他松松衣领,解开腰带……阿玄脸腾的红了,忙捂着眼睛跑了出去,还细心的给他家阿念哥和子衿姐姐关好门。在门外,阿玄狠狠的揉了揉如火烧般的脸颊,心说,阿念哥醉成这样,子衿姐姐咋还这么急着洞房哩?

    何子衿刚想让阿玄去打盆温水来,哪里晓得这小子鬼撵一般跑了出去,只得等丸子吃饭过来了。

    阿念其实没醉,见阿玄跑了,阿念立刻下床,小跑过去把门销插上,还自己倒了盏茶吃了,然后,笑眯眯的看着子衿姐姐。

    红烛掩映下,子衿姐姐端坐鸾帐,为阿念这灵活的步法都惊呆了:……

    “原来没醉啊。”

    “看到姐姐,我就醉了。”

    握着子衿姐姐的手,阿念一肚子的情话要说,正要说,就听到柜子里有叽叽咕咕的笑声,阿念连忙拉开柜门,顿时黑脸,阿丹阿朱正挤里头笑呢。阿念问,“你们干嘛呢?”

    两个小的大声道,“听洞房!”

    阿念把他们拎出来扔出去,嗬,这可实在是失策,因为阿丹阿朱跑出去就到处表演,一个说,“原来没醉啊?”另一个立刻道,“看到姐姐,我就醉了。”

    开始人们还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就问他们,“这是说什么呢?”

    俩人齐声道,“这是洞房!”

    诸人先是一愣,复又大笑起来。

    其实,洞房夜俩人啥都没干,只是梳洗后,便睡去了。

    不只是有阿念年纪还小的原因,还有老鬼呢,何子衿就是活了两辈子也接受不了三人洞房的,她悄悄问阿念,“老鬼死了没?”

    老鬼:俺还在滴。

    阿念面无表情,“快死了。”哪怕这是自己前世,阿念也很想让他去死一死了!

    第二日便是给公婆请安见礼,何子衿奉上做好的针线,沈太爷沈老太太沈素江氏,人人都有一份,给阿玄等人的便是清一色的文房四宝,也皆是上等货。

    何子衿也收到了不轻的见面礼,沈老太太给外孙女的是一对翡翠镯子,江氏则是一对赤金牡丹步摇。沈老太太很夸了一阵何子衿的针线,真说鞋袜做的细致。何子衿笑,“外祖母看我,自是样样都好的。”

    沈老太太笑,“本就样样都好。”

    早上吃饭自不需何子衿立规矩,她也起身给长辈们布了一回菜方才坐下的,沈老太太暗暗点头,想着外孙女着实知道进退。这做媳妇跟做外甥女,可是两样做法哩。

    哎,外孙女嫁了阿念,最好的一桩妙事就是不用伺候婆婆了。

    虽然沈老太太也是做婆婆的,但到自己外孙女嫁人,她仍会这样想。

    沈家在帝都并没有亲戚要认,故此,成亲头一日并没有什么事,与往常也一样,无非就是何子衿去厨下给家里添了几个菜。这也是时下规矩,一般新媳妇进门都要下厨做羹汤的。何子衿本就好手艺,来帝都这些日子,也知道了诸人喜好,做的自然不错。

    阿玄都说,“子衿姐姐,你就跟阿念哥住咱家呗,别搬回去了。”

    子衿姐姐还没说话,阿念哥道,“阿玄你跟我们过去住不也一样。”

    阿玄道,“那我不成阿念哥你的拖油瓶了。”

    逗得大家一乐。

    江氏都跟自己婆婆说,“待以后阿玄能娶个跟子衿差不离的,我就心满意足了。”

    沈老太太笑,“咱阿玄福气也不差的。”

    江氏现下看何子衿是怎么看怎么顺眼,深觉阿念有福。纵阿念是探花出身,但,何子衿一则嫁妆丰厚,二则又有这么一手养花的本事,成亲时还得陛下和太子妃赏了一回,何等体面。

    江氏乱七八糟的想着,如今丈夫官位不高,将来长子成亲也就是门当户对里寻了,帝都官员,面儿上瞧着好看,要说油水丰盈,其实不若地方官。就不知将来长子的缘份在哪里了。

    昨儿日成亲行了大礼,今天还有不少东西要收拾,江氏没个闺女,沈老太太又上了年纪,何子衿就给她搭把手,碗筷茶碟,有不少是租来的,如今一一清洗对了数目,这是要还回去的。还有桌椅家什,该入库的入库,该归还的归还。再有礼单账目,也要一一对过。未用完的干果鸡鸭,能退的,悉数退了去,这也是先时跟铺子讲好的。

    把江氏给省心的,恨不能现下就给阿玄娶个媳妇。江氏也说,“子衿就留下来跟我住吧。”

    何子衿笑,“我就是回家,咱们也只隔一堵墙。”

    江氏道,“还是你娘比我有福气,我就没你这么个闺女。”

    何子衿笑,“将来舅妈你四个媳妇团团围住脸伺候,还怕没受用的时候,到时就是神仙一样的日子了。”

    江氏听得直笑。

    女人们正在说笑,何老娘就过来了。

    沈老太太道,“亲家,你怎么来了?”这,这可不到三朝回门的呀。

    何老娘道,“我想着,亲家你这里昨天热闹,人也多,今天定要忙活的,我过来瞧瞧,看可能帮上忙。”眼尾一扫自家丫头片子,哟,还挺红润的呀。

    江氏笑,“子衿都与我一道收拾清楚了。咱们子衿,真是一等一的能干,对账什么的,比我都快。”

    “她在家也都做惯了的,她这一过来,我家账也没人管了,她娘又大着肚子,我又算不清,真是愁人。”何老娘早饭也吃的没滋味儿,觉着没了丫头片子说笑,早饭时太清静了,没食欲。反正住的近,她就顺腿儿过来瞧瞧。还有那啥,昨儿不是说陛下和太子妃娘娘又赏了好东西么,腰下挂着的佩就是吧。唉哟,可真好看,何老娘这老花眼也觉着是一等一的好东西。

    江氏见何老娘这三天都等不得的样儿,不由笑道,“后儿个就过去了,看亲家老太太,这么两天也舍不得啦。”

    “哪里舍不得,我就过来说说话。她舅妈要喜欢,只管留她长长住你家,我还省一天三顿饭哩。”何老娘口是心非道。

    江氏一拍巴掌,笑道,“我正说呢,我没个闺女,原怕亲家老太太舍不得。既亲家老太太开口了,我可就当真了。按理,子衿也原该同我们住的。”

    何老娘急的嘎巴嘎巴嘴,心说,我,我那就是客套话,咋能当真呢。又一面眨着眯眯眼给自家丫头片子使眼色,何子衿端来盏桂圆茶给祖母,笑道,“舅妈说笑呢。”

    何老娘松口气,接过桂圆茶吃了半盏,道,“舅太太这把年纪,也淘气起来啦。”

    江氏笑,“看亲家老太太这般不放心,一大早的就过来瞧子衿,亏得子衿不是远嫁,要不,您可怎么着?”

    “有当年子衿她大姑的事儿,我早发过誓,再不令孩子远嫁的,单那一年一年不得见的苦楚,我也受不住啊。”何老娘道,“要不都说闺女是赔钱货,一嫁老远,嫁得好还能稍稍令人放心。像舅太太,像子衿她大姑,你们这都是有福的,女婿们有良心,既便做了官,也不是那等忘恩负义之人。可话说回来,像子衿她大姑,要不是这回在帝都遇着了,我还不知道哪年能见着她呢。像舅太太,家时江太爷也念叨你哩。”说得江氏也有些伤感,道,“自从来了帝都,我也再没见过我爹娘了。”

    何老娘就给乱出主意了,道,“现下你日子好过,这么大宅子,又不是没有住的地方,你公婆也不是那等小气人,何不接亲家公亲家太太来帝都见识一二。也不是长住,住他三五个月,也长世面哩。”

    这话说的,多讨人嫌。也就亏得沈老太太性子好,向不多心,不然倘遇个刁钻的,得以为何老娘挑事呢。沈老太太一想,道,“这也是。前些年咱们日子不宽裕,房子也是租来的,纵有心也无力。如今日子好了,家里也有住的地方,你也好些年没回过娘家了,索性派了管事过去,帮着把亲家公亲家太太接来,连带着阿仁他们小夫妻,你哥你嫂子,一道过来帝都住些日子。”主要是亲家一家子也是本分人,且听着自家外孙女说,阿仁那孩子也很知上进。

    江氏自是愿意的,只是道,“这哪里成,家里有田地呢,我爹娘也放不下家里田地。”

    何老娘眼睛一吊,道,“也就是百十亩地,佃出去亦是无妨的,佃给当村知根知底的人家儿,无非就是一年少收入些罢了。现下你家也不差这个。就是阿仁的铺子,交托给可靠的人代管,不也一样。”

    沈老太太与江氏道,“这事就这么定了,待阿素回来,我与他说。”

    江氏便也不说什么了,心下也琢磨着,要是娘家侄子还堪造就,也要拉帮一把娘家侄子才好。

    何老娘在亲家瞧了一回自家丫头,中午就在沈家吃的饭,待得下午,她继续跟沈老太太说话,干脆晚饭也留亲家吃了。晚上吃着饭还道,“别说,吃惯了丫头片子烧的菜,别人烧的总觉着不是那个味儿。这丫头,没别个好处,就在这厨艺上,当真是顶顶的好。”不必别人夸,自己就夸起来。

    何子衿笑,“难不成我就这烧菜的一桩好处?”

    何老娘道,“一桩好处还少啦!”

    “我倒不是嫌少。”何子衿给何老娘夹筷子山药片,笑道,“我就是想,平日里都说我像祖母,既像您老人家,怎么也不能只这一桩好处啊!”

    “这倒也是,不过现下不是有学识的人都流行谦虚么,咱们得谦虚着说,是不是?”

    沈家晚饭有何老娘的加入,何子衿与她说相声一般,逗得沈家人笑的了不得。待用过晚饭,何老娘这才回的何家,你说把何恭给闹得,特意拜托他姐去跟他娘商量了一回,别总去岳家成不成,这还一呆呆一天……何姑妈就跟她娘说了,“子衿就在沈家住三天,看娘你,怎么头一天你就忍不住了。”

    “我又不是看丫头片子的,丫头片子有什么好看的,她住哪儿我都放心。我就是去找亲家老太太说说话,亲家这般热络,非留我吃饭,你说,我能不吃么?”

    然后,第二日,何老娘就又以亲家老太太邀请她说话的名义,过去沈家呆了一日。

    第三天,何老娘也过去了,这回她不是去吃饭的,她是去帮着把丫头片子的嫁妆搬回自家来的。

    何老娘办的这事儿,江氏都好笑,与沈素道,“亏得亲家老太太平日里左一句‘丫头片子’,右一句‘丫头片子’的,好似多嫌子衿似的,看她这样,简直一日都离不得子衿。”

    沈素想想也觉好笑,道,“亲家老太太就是这么个刀子嘴豆腐心的脾气,她这脾气,一辈子难改了。平日里觉着刁钻,其实心地再好不过。”接着又说了让管事去接岳父岳母的事,沈素道,“陈家姑太爷回乡时我就想到此事了,去岁子衿他们来的时候,不是说阿仁媳妇有了身子么。这会儿也不知道生了没有。”

    江氏一愣,道,“唉哟,可不是么,我光顾着高兴了,倒没想到这个。”

    沈素一向是个细致人,道,“不妨先去信,问一问阿仁,他媳妇是个什么情况。亲家三姑娘家孩子现下该有一周多了,要是亲家那个三姑娘这次过来,孩子无碍的话,不妨明年再接岳父岳母他们。既是来帝都,就都来看看,阿仁是个机伶孩子,到时我瞧瞧,看有无合适差使,给他寻摸一个。”小瑞哥沈素都能安排妥当,江仁是内侄,听着也是好孩子,少时也是念过书的,更要仔细安排。太好的差使没有,但弄个糊口过日子的差使总是没问题的。

    江氏听这话就放下心了,喜道,“还是相公你虑事周到,就这般定了吧。”

    沈素摸摸她头发,江氏嗔他一眼,“老夫老妻的,休要不正经。”

    沈素笑,“我也就这么点儿不正经,不跟你不正经,难不成去与别人不正经?”

    江氏笑捶他一记,低声道,“还有件要紧的事同你说呢。”

    “什么事?”

    江氏悄声,“孩子们这都成亲三天了,头一天我想着,兴许成亲那日事多,折腾一天也累了,就没那什么。可第二天第三天我都命丫环进去看了……你说,是不是阿念这孩子这些年尽顾着读书了,不大懂啊。”

    沈素一摸下巴,也觉着奇怪,想自己外甥女天真活泼的孩子,怕也不懂这个。

    沈素道,“这事我问问阿念吧。”

    “你婉转一些说,毕竟是长辈。”

    “我晓得。”

    沈舅舅没直接与阿念说,也觉着有些个不好意思,毕竟是长辈么。但,也得叫孩子们知道,这成亲可不是纯纯洁洁盖棉被聊天的事啊!

    沈舅舅寻思一二,把自己珍藏的一本春宫送给了阿念。

    阿念还真不是个呆的,他把春宫藏在了书房自己偷偷看,结果,子衿姐姐何等人啊,子衿姐姐藏私房的本领,何老娘都寻不到。这么会藏东西的人,也是极会找东西的。

    所以,阿念藏术不精,结果,给子衿姐姐打扫书房时翻了出来,子衿姐姐问他,“哪儿来的?”

    阿念脸色通红,吭吭哧哧的把义父给交待了。

    子衿姐姐严肃脸说她舅舅,“越发不正经了!”

    沈舅舅:……真个好心没好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