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美人记 > 276.帝都行之十一
    因有皇帝陛下突出其来的一席御膳,何家这个年过得颇有些飘飘然:哎唉,自己一家竟被皇帝陛下关注了呢。

    当然,皇帝陛下的关注近期看来,荣誉多过实惠。倒是今年因有陈姑丈这么个土财主同何家一道过年,让何子衿阿冽俊哥儿阿念等没少收红包,连何洛几个举人都一人收了一个。陈姑丈发红包发的欢喜,且这欢喜完全不是装出来的,委实是打心底欢喜来着。眼瞅着何家要发达了,何姑娘一点儿不吝惜这点儿小钱。更兼何洛几人都是举人身份,平日城在乡间见了,纵不比陈姑丈有钱,可他们有功名,身份论起来比陈姑丈只高不低的。陈姑丈真是沾了何家的光,才在人家面前充一大辈儿。故而,拿些银子,也是极乐意的。何况,若有运道好的,三月春闱中了进士,以后更是前途似锦哪!哪怕不当官,就是回乡,也是一等一的体面人啦。

    陈姑丈到帝都才深刻的感受到,功名的重要。

    就如此次小陈氏的事,倘不是沈素帮着去苏侍郎那里打听说情,陈姑丈纵有银子,也无处使去。、

    陈姑丈家里也是希冀孙子念书的,只是,孙子里只有秀才,尚无举人,故而,今瞧着一院子举人老爷,陈姑丈心头那酸酸的羡慕的小滋味儿,就甭提了。

    陈姑丈很是与何老娘感慨了一回,道,“他舅妈,你是个有福的啊。”

    何老娘一挑早上自家丫头给画的眉毛,很是受用地表示,“这还用说么。”她老人家的福气,长眼的都能看到啊。

    陈姑丈一笑,奉承何老娘几句就出去看孩子们玩儿去了,他年岁渐老,当年有卖闺女换盐引的薄凉,到老了,心便软了,对儿女格外看重。所以,这次宁家一出事,陈姑丈亲自带着两个儿子一路打点,又到帝都来求人,如此方救了小陈氏一条性命。

    小陈氏的脸色仍是憔悴苍白,伴在何老娘身边,听着满屋满院的热闹,怔怔的出神。

    何子衿正带着弟弟们拆红包,今天是过节,长辈们每人都发一个,拆完之后发现,陈姑丈最敞亮,何老娘最小气,何子衿装模作样的问,“唉哟喂,这二十个铜板的红包是谁给的呀!”

    何老娘笑,“有这么一道就是,没见过嫌少的。以前家里穷苦时,过年哪里有红包来着。”

    何子衿也就说笑一回,便把收到的红包都存了起来,阿念把银子给他家子衿姐姐一并存着。阿冽一向没啥理财观念,故而,也都是让姐姐帮他存的,俊哥儿跟着哥哥学。何子衿一向账目清楚,收了弟弟们的压岁钱道,“成!我都记账本子上,你们花钱只管跟我要。”

    何老娘伸长脖子瞧着,虽然每年都是叫丫头片子劫了和,何老娘仍是心有不甘,说俩孙子道,“给祖母!祖母帮你们存着,以后买房子置地!”

    何老娘关键是信用不大好,尤其,这钱进她口袋容易,出来就难了。沈氏也是一样,孩子要钱时难免问东问西,故此,阿冽俊哥儿都喜欢叫姐姐帮他们存。俊哥儿年纪小,直来直去的,“我叫姐姐存!”

    何老娘嘟囔,“没良心的小子。”

    阿冽年纪大些,格外会哄人,笑道,“这些小钱,叫姐姐存。待以后孙儿赚了大把银子,再请祖母帮我收着。”何老娘顿时眉开眼笑,私下又补了大孙子一个大红包,足有五钱银子。阿冽这实在的也交给了姐姐存,何子衿知道后,跟何老娘笑闹一番,何老娘为了表示自己绝对一碗水端平的公正人,只得再拿出俩大红包,一个给自家丫头片子,一个给俊哥儿。何子衿不服,“难道阿念没有?”

    何老娘道,“阿念有功名的大人了。”

    “难道有功名就不给您老叫祖母了?”何子衿吊着个眼,瞅着何老娘道,“您老可真不偏心!”硬从何老娘这里又要了个大红包出来,何老娘心疼的直抽抽,与儿子抱怨,“转眼间,送出了半亩田去。”

    何恭笑,“一会儿我给娘补上。”

    何老娘没精打彩,“你的还不是我的,那叫啥补啊!不过是左手转右手罢了。”想哄她老人家,没门儿,她老人家明白着哪。

    何恭笑的话都说不俐落了,陈姑丈取笑子衿,“这会儿就知道护着阿念了。”

    何子衿笑,“我是对事不对人!”

    这也可见何家是寻常人家出身,家里人说起婚嫁之事,向来不避讳的。

    大家说笑一阵,就到了吃饺子的时间,吃饺子前,何恭带着阿冽出去放了挂鞭炮,此时,街坊邻居家的鞭炮起不绝于耳,出去呼吸,除了大年初一晨间的冷风朔气,就是鞭炮的火药味儿了。

    早上吃饺子时,何子衿连吃到三个包了铜钱的饺子,沈氏眉开眼笑,“果然有财运。”

    何老娘急地,“这饺子也是,怎么专往一人碗里跑。”她,她老人家也想吃铜钱饺好不好!

    俊哥儿直着小嫩脖子喊,“是哦,是哦,我也要吃有钱的饺子!”

    何子衿道,“这个也没什么好吃的,得小心,别咯了牙。”

    “真个站着说话不腰疼。”她老人家一点儿不怕硌牙,怎么还是吃不到啊!何老娘急的火烧火燎的,终于,咯嘣一下,何老娘“哎”的一声,满面喜色,吃到啦!

    她老人家是真疼孙子啊,自己把饺子里的铜钱吐出来,硬把剩下的半个福运饺子放到俊哥儿碗里,一幅偏心眼儿嘴脸,“乖孙,快吃!香的很!”

    何子衿别开脸,不稀罕看!

    大家乐呵呵的吃过大年初一的饺子,又喝过饺子汤,男一起女一起的说着话,觉着时辰差不多的时候,何老娘就同儿子道,“这会儿想来亲家他们也吃过饭了,你们先带孩子过去,拜个年。自阿素来帝都做官,这好几年没拜过年了。”

    何恭起身应了。

    大家便一道去了,何家与沈家是正经亲戚,何洛几个在帝都没少得沈素照顾,陈姑丈更不必说,先时小陈氏的官司多亏了沈素帮着打听。故而,都去了,留下小陈氏陪何老娘说话。

    何老娘看她终是不大欢喜,劝她道,“阿芳,我自来最疼你。舅妈不说那些虚头巴脑的话,就一句,你今年不过三十出头儿,路还长着呢。我像你这个年岁的时候,你舅舅那短命鬼就撒手去了。当时,谁不说我命苦来着。日子,都是自己过的。”

    小陈氏心下酸楚,低声道,“我如何跟同舅妈比。”

    “你呀,可比我强多了。你有娘家,我有吗?我那娘家,还不如没有呢,后来三丫头投奔我,吃喝这些年,一分钱没赚她的,好几年管吃管喝管穿管住,后来还赔了五十两银子。那会儿日子还好呢,先时你那短命鬼舅舅刚死时,你家也还没发达,你爹做个小杂货铺的生意,你娘就是想帮衬我,可她膝下七个儿女,吃喝都不够,也是有心无力。你看我如今大宅子住上了,日子也好过了,哪里知道艰难的时候。你现下,有亲爹有亲娘,兄嫂也不是刻薄的,都不能亏了你。先前你在宁家,咱家比不上他家,你在他家守寡,咱家没法子。今儿个出来了,正好想想,另寻个夫家,再有个三五年,日子便过起来了。待你到我这个年岁,照样享子孙福。”何老娘剥个桔子,道,“你要觉着日子苦,它就苦。你要觉着它甜,它就甜。端看你自己个儿。”

    小陈氏不是没想过自己将来,自出狱后,她就一直想来着,可想来想去,实在想不出来,觉着自己一把年纪,能怎么着呢。以往在宁家,守着规矩,宁家为着面子也不能亏待她,今出来了,可以自己选择了,她反是无措了。尤其看着舅妈一家的日子,表兄表嫂儿女满堂,小陈氏的心,就酸的跟青葡萄汁似的。她性子柔弱,但也不是不知好歹,何况少时与舅妈的确亲近。听舅妈这般说,小陈氏不由问,“我这样儿的,还能嫁人么?”

    “怎么不能?”何老娘正色道,“现下朝廷都不鼓励守节了,你只要想嫁,凭咱家在老家的声望,也能挑一户殷实的好人家。当然,与宁家是没的比的。你也知道咱县里的情形。”

    小陈氏鼓起勇气,“我也不怕吃苦。”

    “这就好!”何老娘与她絮絮的说了许多事,知道这个侄女命苦,守的是活寡。可话说回来,身子还是清清白白的,而且,是宁家犯事,小陈氏因是节妇被官府判的和离,要改嫁,自人情到法理,都说得过去。劝着小陈氏想个将来,小陈氏的心下也就开怀了些。

    说来小陈氏委实是个心软的,还与何老娘商量着,能不能给宁家往牢里送些东西呢。何老娘道,“他家有来历的亲戚多的很,我听说还有个什么伯的亲戚。要是他家亲戚能打点,宁家人受不了苦。要是他家亲戚这样的大官都打点不进,咱们这样的人家,更没有手眼通天的本领。”

    何老娘一向不喜宁家,虽然先前也往他家巴结过,可话说回来,宁家做事不地道。自家儿子什么样自家难道不清楚,是,陈姑丈是贪财,人品也有问题,可这守活寡的事儿,不是一家能定的。今好容易小陈氏出来了,何苦再搅进去。尤其,后来宁家可是在她家丫头片子身上的打过那缺德主意的!只这一样,以往的情分就算没了!而且,何老娘听说往牢里打点都要塞银子,虽然陈家的银子不干她的事,可何老娘本着一惯精明的算计,觉着那银子宁可留下给小陈氏添嫁妆里,也好过扔牢里强呢。

    何老娘与小陈氏说些私房话,何恭带着一帮子人出了院门往沈家拜年去了。沈家果然开门了,门房里侯着小厮,见是何家人到了,连忙给姑老爷姑太太小爷姑娘请安,一面嘴皮子俐落的说着吉祥话,一面将人往里让。因是大节下,门外檐角挑着俩大红灯笼,及至一路两畔,皆挂着灯火,将整个府邸都照地亮亮堂堂。家下仆人也都换了喜庆新棉衣,各个精神,见人只有好话的。

    何家人到时,沈家也吃过饺子了。

    何恭带着一大家子,先给岳父岳母拜年,然后是何子衿带着弟弟们给舅舅舅妈拜年。之后就是收红包的事了,然后,孩子们在一处说话比红包,大人们在一起说话。

    沈素还说,“昨儿请姐姐、姐夫、亲家老太太带着孩子们一道过年,亲家老太太不乐意,今儿中午都过来吃饭。”

    沈氏笑道,“今儿还是你们过去,说来是福气,昨儿晚上得了皇帝老爷赏的一席御膳,家里可从没见过这个,都没敢吃,先供了祖宗。我们老太太说了,今儿中午拿出来,一道尝尝。阿素、弟妹、爹、娘,你们带着阿玄他们过去,咱们一道吃。说来,我这辈子也没吃过御膳呢。”沈氏至今提起,都觉面上有光。

    沈素惊的一个趔趄,惊道,“一席御膳?”

    “是啊,昨儿叫一位于公公送去的。子衿说那位于公公是皇帝老爷面前经常往外传旨送东西的。”

    沈老太太听了连忙道,“这可是难得的体面。”

    沈太爷也说,“是啊,听阿素说,朝中有功之臣,年三十能得陛下赏的福菜。咱们子衿怎么得了一桌子啊。”

    沈氏笑,“这可是不一样的,咱们如何能跟朝中大人们比。约摸是子衿去宫里养花,偶与陛下提及过咱家家境,陛下赏了席面儿罢。”昨儿一晚上,何家人都找到了此事的合理解释。

    沈太爷沈老太太虽在帝都住了有些个年头,碍于沈素官职,本身也不是有啥大见识的人。二人听了闺女的话,深觉有理,纷纷笑道,“那这回可得沾咱们子衿的光,尝尝皇帝老爷的吃食。”

    何子衿在宫里留过饭,闻言道,“好吃的了不得,味儿比咱们家里烧得都好。”

    诸人闻言皆纷纷大笑,皇帝老爷的吃食,哪里是寻常人家比得的呢!

    沈素望着乐呵乐呵的两家人,心里真是愁死了!

    难道没人发现这事儿有点儿不对头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