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美人记 > 270.帝都行之五~~~~
    把事托给小唐大人,何子衿就把信使的事暂放下心来,反正朝云师傅也没说一到帝都立刻就把信奉上,事实上,朝云师傅连地址都没说,可见也不是什么着急的信。

    见过何洛等人后,何恭阿念翁婿决定也每到休沐日就来沈素的进士堂听补习课,俩人的文章底子都不错,但沈素办多年补习班,对于春闱的应试技巧有着极为深入的研究。

    然后,何家就在帝都安顿下来。

    何家在帝都认识的人本就有限,再加上此次来帝都,主要还是为了春闱,虽然沈氏也在监督着阿冽俊哥儿念书,准备考官学,其他就是自家清清静静的过小日子,闲暇时去沈素家走动一二罢了。

    倒是小瑞哥没几日轮修回府,小瑞哥生就一幅人高马大的健壮模样,他又天生神力,这样的资质,只做家仆可惜了。沈素在帝都也有些年头,就给小瑞哥在五城兵马司安排了个巡街的差使,以后也可自己置起家业来。小瑞哥却着实有几分运道,他这个头在五城兵马司也是有一无二,不知怎地,传到了忠勇伯耳朵里,这位忠勇伯战功赫赫,因战功封伯,人十分年轻,已是禁卫军统领,小瑞哥只学过些粗浅功夫,不过,他跟着沈素,认得字,沈素还教过他几本兵书。当然,沈素自己兵书也就是随便念念。可就这般,小瑞哥在一群大头兵里便显得突出起来。最后也是小瑞哥走运,入了忠勇伯的眼,就跟着忠勇伯去了禁卫军。这一下子可是鸟枪换炮,只是禁卫军规矩严,不到轮休的时候,再不能离营的。

    小瑞哥回来,见到何家人也很是欢喜,何老娘见到小瑞哥一身软甲的英武模样,也是赞了又赞,问到小瑞哥还没说媳妇,何老娘就絮叨起小瑞哥的姻缘来。何老娘道,“可惜这帝都人我不大熟,小瑞你要不介意,咱们家乡的女孩子,由你挑去,就是地主家的,如今你也配得。”

    小瑞哥连连摆手,道,“不急不急。”

    “哪儿能不急!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何老娘道,“就得早成亲早生子,日子才过得有滋味儿。你放心,纵帝都我不大熟,我也跟亲家商量着,给你寻一门好亲。”

    小瑞哥生怕何老娘给他说他媳妇,连忙道,“亲家老太太,真的不急。这帝都跟咱们老家风俗不一样哪,帝都人不流行早成亲。就我们伯爷,二十好几了,也没成亲呢?”

    “这是为啥?”何老娘随口一问,转而问自家丫头片子,“伯爷是个什么官?”

    何子衿便与何老娘解释了一个伯爵是个啥爵位,把何老娘惊的,道,“这般高官,难不成还娶不上媳妇?”

    “不是娶不上,是想着,一心为国效力哩。”小瑞哥道,接着又说,“不只是我们伯爵,还有我们伯爵的先生,李子爵大人,四十出头了,也没娶哪。”

    哗!

    何老娘大惊,感叹道,“我滴个乖乖,帝都人好生怪癖!”

    不过,何老娘不愧何老娘,她老人家反应极快,与小瑞哥道,“不过,小瑞,人家那是有大本事的人哪,这有本事的人,怪点儿就怪点儿。人家不娶媳妇,说是人家挑剔,你又不是什么伯啊子啊的,你不赶紧的张罗,以后人家得说你娶不上媳妇呢。”

    小瑞哥满脸尴尬,沈老太太为小瑞哥解围,笑道,“小瑞先去梳洗吧,一会儿过来吃饭。”

    “诶!”小瑞哥响亮的应了一声,忙不迭的跑出去洗脸换衣裳了。

    何老娘与沈老太太道,“这成亲可不是小事,亲家你好生劝一劝小瑞,莫要错过年华。”

    沈老太太叹口气,“一会儿我再同亲家你说这事。”

    何老娘一看就知有内情,何子衿那双桃花眼也闪着八卦的光芒,不过,到第二日小瑞哥又去禁卫军当差后,沈老太太才说了小瑞哥的心事。小瑞哥倒不是不婚主义者,实际上,小瑞哥也有心上人了,只是……哎,齐大非偶,或者说,门不当户不对,人家不愿意哪。

    何老娘立刻问,“小瑞哥相中的是谁?”

    沈老太太道,“是梅家的一位姑娘。”

    何老娘先是有些惊讶,后复道,“这也没什么,小瑞也是有正经差使的爷们儿哪。那梅家,这些天我瞧着,也就一个面儿了。不是我说话难听,她家那些姑娘多的数不清,就那穿戴,还不如咱们丫头。论实惠,就这样的人家,闺女陪嫁也没多少。说来最值钱就是个官宦门第,小瑞现下年轻,熬些年头,总能熬出些资历来,也不算太不般配。”

    沈老太太叹,“说来小瑞看上是他家六房里庶出小五爷家的一位姑娘,这位姑娘,人也能干,针钱亦好,平日里说话,瞧着也是个明礼的。只是,这梅家为人,就像亲家说的,就剩个面儿了,他家等闲便拿书香门第说事儿,要是小瑞是个进学的,还好说,偏生是在禁卫军当差,看他家连祁副将家都瞧不中呢。殊不知,祁副将握着的是禁卫军实权,家资富饶,日子也好过的很。”

    “这可真是……”何老娘又问,“那梅姑娘怎么说?”

    “小瑞也只是出门时偶尔救过梅姑娘一回,梅姑娘能说什么,她就说了,怕也做不得主。”

    何老娘一时也没法子了。

    何老娘正给小瑞哥操心终身大事呢,沈素脸色极不好的回府,消息很快何老娘也知道了,原来是宁家被抄了。何老娘一时没大明白,“哪个宁家?”

    何子衿从舅家听了消息回来,说与祖母、母亲知道,“还有哪个宁家?就是陈姑祖父的亲家宁家?”

    “他家远在蜀中,怎么犯事儿犯到帝都来的?”

    何子衿道,“我听舅舅说,犯事儿的不是二房,是他家长房。他家长房老爷是谋逆大罪下的狱,这会儿判下来了,阖府都抄了,二房也保不住了呢。”

    何老娘哪里经过这个,顿时吓得脸色不大好,连声问,“那你陈家小姑妈怎么办?可在他家住着呢。”

    何子衿道,“我也不晓得呢,我再去问问舅舅。”

    何老娘自榻中起身,道,“我跟你一道过去。”

    沈氏也很关心此事,索性一并去了。

    沈素脸色不大好,但也不是很坏,他与宁家素无来往,牵连也牵连不到他身上去。见何老娘过来,沈素便将事情说了,“宁大人原是主持修建悼太子陵的,结果,这陵修的差不离了,工部还没检查呢,突然就塌了。事儿可不就落在宁大人头上,当天他就下了刑部,待刑部查问时,他先时犯的一些事也叫查了出来,刑部已判了抄家。”

    何老娘道,“可这也不关老家的事吧?”

    沈素知道何陈两家是姻亲,陈家与宁家又是姻亲,沈素道,“宁大人是谋逆大罪,说不得就得满门遭秧。”

    何老娘立刻六神无主,喃喃道,“这可不关芳姐儿的事哪,芳姐儿给老宁家守了一辈子的寡,一点儿福没享,难不成最后还要为宁家陪葬?”

    何子衿劝道,“祖母你莫急,姑祖父姑祖母在老家没有不知道的,姑祖父家里有银子,总能帮着疏通一二,咱们再等等消息不迟。再者,小陈表姑是有贞洁牌坊的,她是节妇,纵是刑部判案,想来也另有轻判!”

    这一席话,说的轻快俐落,沈素不禁另眼相待,觉着外甥女极有见识。沈素道,“是啊,陈太太既是节妇,在案件上,刑部也会斟酌的。”

    何老娘眼眶微湿,拭泪道,“我那芳丫头,自小柔顺,偏生这样的命苦。一辈子这样没滋没味儿就不说了,这眼瞅着熬了大半辈子,偏生遇着这样的事,竟是连平安也不能了!”说着又同沈老太太打听,“哪座山的菩萨灵,明儿我带着丫头去拜拜,求芳丫头平安。”

    沈老太太难免又安慰了何老娘一通,第二日,何老娘还是借了沈家马车,带着一家子去西山寺拜了菩萨方罢。

    宁家这案子判下来未久,刚进腊月,陈姑丈带着陈三郎满面风霜的赶来了帝都。陈姑丈原是个圆润的胖老头样,今一见,竟是瘦的如同枯竹,可是把何老娘吓坏了,连声问他,“你这是怎么了?”

    陈姑丈茶也顾不得喝一口,道,“他舅妈怕是不知道,芳丫头婆家出事了,如今一大家子已被押解来帝都,我跟你姐姐都放不下芳丫头。路上有大郎二郎两个跟着照应,我带三郎快车来帝都,就是想找沈舅爷问问,咱们芳丫头可还有救?”

    何老娘先骂,“你个老不死的,还不是你银子迷了心,非得给芳丫头说这样一门亲事!不然,孩子再也遭不了这样的罪过!”骂的陈姑丈愈发后悔,他要料得到如今,也不能给闺女说这门亲。

    骂有什么用,何老娘骂一回,叹一回,自己想说,又怕说不清,一指何子衿道,“丫头,你口齿好,与你姑祖父说说看。”

    何子衿道,“姑丈,宁家长房大老爷如今听说已死在狱中了,长房其他人都收监了,待二房的人到了,估计也就宣判了。”

    陈姑丈问,“到底是个什么罪过?”

    “我舅舅说,是谋逆大罪。”何子衿道,“听说早有晋宁伯,是宁大太太的娘家侄子当朝给求情,结果情没救到,还得了皇帝好一通训斥呢。”

    一听“谋逆”二字,陈姑丈直接瘫了。

    大家难免又劝了陈姑丈几句,陈姑丈再圆滑,也就是个乡下地方的盐商。他这次来,倒是带了不少金银,只是,有银子,却是不知往哪儿使去。陈姑丈到底厚颜求上了沈素,沈素私下与陈姑丈说了个明白,“非但宁家罪责颇重,还有一样,他得罪了当朝太子。”

    陈姑丈如坠冰窟,谋逆,得罪太子什么的,他是想都不敢想的大罪!陈三郎哆嗦道,“沈舅爷,这么说,我妹妹是一点救也没有么?”

    沈素想了想,道,“令妹的事,秉公而论,节妇自要轻判的,只是,宁大人把东宫得罪的太狠了。我找人打听一二吧,只是不敢保证什么。”

    陈姑丈连声道,“沈舅爷肯帮着问一句,已是咱们的恩人。这样的惊天大案,我听一句就腿肚子哆嗦,谁又能做保呢。还劳烦沈舅爷帮着问一声,是好是歹,总叫咱们心里有底。”说着,奉上一个银封。

    沈素叹道,“也罢了。”

    沈素找的是孙御史打听,孙御史不一定知道内情,但,孙御史与刑部右侍郎苏不语交好,这就能说得上话了。沈素闻知苏不知最喜美人图,特意花了千两白银买了一卷前朝大家的丹青送上。

    苏不语赏鉴了一番美人图,方听二人说明来意,苏不语道,“宁家的案子是尚书大人亲自审理的,陛下尚未宣判,不过,里面即有节妇,本官不知还罢了,既知道,自当提一句。只是,到底如何,端看上意了。”

    沈素仍极是感激,道,“如此也很是烦劳大人了。”

    “哪里的话,本官本就在刑部任职,这原也在本官职责之内。”苏不语性子随和,与二人说起话来也不摆架人,二人皆是有才学之人,一道说话也能说到一处去,及至苏不语听郝御史说沈素家的菊仙外甥女来帝都了,更是大为赞叹。不过,苏不语不禁多问一句,“令甥女既来帝都,焉何不去拜见太子妃?”

    沈素一时没明白,道,“我家甥女不过平民而已,如何能拜见太子妃娘娘?”

    苏不语一拍脑门,笑道,“看来你还不知道,令甥女的师傅朝云道长,阿素你可认得?”

    “这自然认得,那是我们老家的一位道长,我小时候都常去道观。”

    苏不语道,“此事我说与你们知晓,你们不要往外说去。那位朝云道长便是太子妃嫡亲的舅舅,因故在蜀中隐居,故此,身份不为人知。太子妃母族人少,也只有一位舅舅在世了。令甥女既到了,该拜见太子妃,想来太子妃也是想知道一些道长近况的。”

    沈素惊的一时不知要如何言语了,良久方道,“我,我实在不知。这……”

    苏不语笑,“阿素你也莫拘泥,此事不如我来代你安排。”

    沈素连忙道,“有劳大人了。”他又有些担心道,“我家甥女生在乡间,这觐见太子妃娘娘的礼数也不大知道。”

    苏不语对此事显然颇是热心,道,“这无妨,我家有几个老嬷嬷,于礼节略知一二,阿素不嫌弃,让她们随你回家,略指点菊仙姑娘一二就是。”

    沈素感激的应了,心下明白,朝云道长看来非但是个有大来历的,想来于太子妃也是极重要的亲人。他本就是个机敏人,眉心一动,道,“有件事,颇是冒昧,原已托给小唐大人。可我这心里突然就觉着,兴许苏大人也认识那位先生。”

    苏不语问,“你说的是谁?”

    “是这样,我家甥女来帝都前,朝云道长曾托我家甥女带了些东西给一位谢先生。”

    “阿素你可算是问对人了,我与谢驸马相交几十年,他家的人,我认识大半。”苏不语笑呷口茶,问,“不知阿素说的这位先生名讳为何?”

    沈素道,“姓谢,上莫下如。”

    苏不语直接一口茶水喷沈素满脸。

    话说,苏不语喷了茶。

    小唐这里也正得了闲,特意到皇子府给谢太子妃请安,这些天,小唐一直忙着安排被他四个哥哥送到帝都的各位侄子侄孙,因他家人口多,孩子们入学就是一通折腾。家里事不得闲,詹事府的事也多,小唐还兼着给谢太子妃做些舆论工作,提高谢太子妃的知名度什么的。

    今是特意过来请安的,见着太子妃,小唐忽然想到沈素托她的事。小唐原是想着找谢家长房长孙谢芝打听的,谢太子妃正是谢芝的嫡姐,说来,谢家人,谢太子妃也是知道的。小唐跟着太子夫妻十几年,说来跟在太子夫妻身边的日子比跟着他兄长们的日子都长,故而,情分甚笃。小唐又是个二百五的性子,啥话都敢问,就说了,“我有个朋友,就是进士堂的东家,人称‘死要钱’的沈素沈翰林,娘娘知道他不?”

    太子妃点头,“听说过。”

    “他托我打听个人呢,姓谢,说是帝都极有名的人物,可他打听好些日子了,也没打听出来。可我想着,帝都姓谢还特有名的,说不得就是老尚书府的人呢。”小唐道。

    太子妃算是看着小唐长大成才的,就是小唐的亲事,也是太子妃做的大媒。太子妃深知小唐性子,倒也喜欢小唐这有啥说啥的事,便问,“是个什么人?”

    “不知道,只知姓名。”小唐道,“是阿素家那会种绿菊的菊仙姑娘受人所托,给一位谢先生带的东西。偏生没有谢先生的住址,那托菊仙姑娘带东西的人说,这位谢先生有名气的很,只要随便一打听就能知道。偏生阿素打听不到,才托的我。”

    “菊仙姑娘?”太子妃倒是知道这位菊仙姑娘,说来与太子妃的亲舅舅有些渊源,太子妃便问,“这人叫什么?倘是我娘家人,我约摸能知道。”

    “不像是娘娘的娘家人呢,没听说尚书府有莫字排行的子弟。”小唐念叨道,“姓谢,叫谢莫如。”

    谢太子妃:你可真会问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