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美人记 > 243.成功了一半
    要是别的时候,何子衿这般大撒手的打发东西,何老娘定是不允的,只是如今孙御史在家里住着,还帮了家里大忙,何老娘虽是没啥见识,也知这年头儿像孙御史这样的好官不多呢,何况又是家里小舅爷的好友至交。家里没什么好东西招待,这还真不是何老娘犯抠儿舍不得,主要是碧水县穷乡僻壤,全县就一家拿得出手的酒楼芙蓉楼还是跟何家有过节的赵家开的,何老娘是坚决不去芙蓉楼吃饭的或者从芙蓉楼叫席面儿来吃的,而其他的小馆子,烧的菜还不如她自家烧的呢,所以只是家常饭食招待孙御史,难得人家孙御史平易近人也不嫌弃,好容易家里有了半头鹿,的确该热闹一二的。

    故此,哪怕何老娘有些心疼,也没反对,还打发余嬷嬷亲自去给胡家送鹿肉,主要是同胡老太太说一声,叫三姑娘晚上回来吃饭。

    胡老太太待三姑娘素来不错,自从三姑娘生了儿子,在胡家就站住了脚,胡老太太收了鹿肉,笑与余嬷嬷道,“跟你家老太太说,多谢她想着,一会儿就叫文哥儿媳妇过去。”很爽快的放人,待余嬷嬷走了,胡老太太对三姑娘道,“家里正好有两笼子鹌鹑,亲家家里正有客的时候,咱们乡下地方,稀罕物儿没有,这个倒容易得,你带了去,给亲家太太添菜吧。”

    三姑娘笑,“是。”

    胡三太太笑,“亲家老太太真是时时惦记着侄媳妇,有什么好的都立码打发人给侄媳妇送来,连带我们也跟着沾光。”

    三姑娘笑,“看婶子说的,这也是各有各的心了,我家里贫寒些,家里人只知念书,富贵东西没有,人却是心实。也就咱家的长辈,待媳妇如同闺女,倘要搁在那刁钻古怪的人家还得说呢,婆家这样的好日子,娘家还三天两头的打发人送吃的,倒似在婆家吃不上饭似的,实不知非得咱们亲近才会如此。不然,若真是疏远的,就是有这心,也不知该不该送,好不好送呢。”这里要说一句,自从嫁了胡家,三姑娘在家资上是胡家媳妇中最穷的一个,于是,她就常标榜自家是读书人家,有内涵。再加上娘家的确看顾她,三姑娘自己又有了儿子,与胡文夫妻情分亦佳,所以这小日子过得也是顺风顺水。

    胡三太太笑,“也得是侄媳妇这样的明白人,才有这样的见识呢。”胡三太太是知道何家来了位御史的,虽不好声张,待三姑娘却是越发和气。三姑娘虽不姓何,何家实在待她不差,非但时有东西送,也常过来说话看孩子。正经亲家,也就是如此了。胡三太太琢磨着,胡文娶了三姑娘,说不得真就走了运道也不一定。

    说了会儿话,三姑娘看着儿子睡了午觉,交待好婆子丫环好生看着儿子,她方回了娘家。

    何老娘见着三姑娘也高兴,又见三姑娘带了鹌鹑回来,何老娘道,“正好叫周婆子晚上收拾起来,腌上,明儿个炸了吃。”人上了年岁,尤其口儿重,何老娘平日里就爱个焦炸丸子啥的。

    三姑娘也说,“炸的时候在油里过二遍才焦香焦香的,配了粥饭都好。”

    何老娘也是这样想,大家说一回鹌鹑,又说到阿念同子衿定亲的事,三姑娘笑,“我就说我嫁的够近了,子衿比我还近。这以后前后邻的住着才好呢,怪道阿念提早就置了宅子。”

    何子衿笑嘻嘻地问,“三姐姐,宝宝又长大没?”

    说到儿子,三姑娘话就多了,笑,“一天一个样,就是爱睡觉,尤其白天总睡,晚上闹腾。”

    何老娘笑,“这是长个子呢。”

    三姑娘道,“睡觉时还会做梦,有时哭有时笑的。”

    在养孩子上,何老娘简直无所不知,道,“这是梦娘娘在教他本事呢。”

    三姑娘问,“梦里能学什么本事啊?”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梦里学的本事大着呢。”至于是啥大本事,何老娘也没具体说,但何老娘给了个具体的判断方式,问三姑娘,“重阳是哭的时候多,还是笑的时候多。”

    三姑娘道,“我看是笑的时候多,哭就是有时候哭一两声就睡实了。”

    何老娘将手一拍,“看吧,这就是聪明的孩子。梦娘娘在梦里传授孩子本事,要是学得好,梦娘娘就会赞他,孩子就会笑。要是那笨的,总是学不会,梦娘娘就会骂他,孩子就会哭。所以说,孩子是聪明是笨,打小就能看出来啦。”

    说起孩子,大家都格外欢乐,待傍晚胡文孙御史一行回来,连带着阿冽江仁也从书院回家,见家里预备的烧烤,阿冽欢喜的了不得,问,“爹,我能叫阿炎他们过来一道吃么?阿炎也喜欢吃烤肉。”

    何老娘听她孙子这般实在,强忍着没翻了白眼,心说,谁不爱吃烤肉啊!傻子都爱!她这傻孙子哟!何老娘刚要拦一拦,就听她这傻儿子已嘴快道,“去吧。把你冯大伯,冯大娘一并请来,咱们一道热闹热闹。”远亲不如近临,冯家也是亲戚,两家素来情分极好,何况孙御史也见过冯家人的,并不算陌生。

    阿冽欢喜的去请人了,何子衿三姑娘张罗着在东厢安置杯盘果碟,桌椅器具,阿念江仁也跟着忙活,江仁悄悄问阿念,“今日卜的如何?”

    阿念瞧着江仁这迫不及待的劲儿,想着江仁娶个媳妇也怪不容易的,也就没卖关子,痛快道,“就安心吧。”

    江仁情不自禁的露出欢喜模样,一面心里寻思,想着自己也该准备提亲的事了。

    何家的烤肉party非常不错,东厢原是以前何子衿养花儿的地方,如今何子衿不养绿菊了,却也仍然热爱园艺,养花弄草啥的,何子衿是一把好手,家里一年四季盆景不缺,进了十月,菊花渐次凋零,养在花缸里的茶花开始结出花苞。何老娘往烤肉架前一坐的时候就发现了,咦,虽然咱家是送出去了不少东西,可人家都是有回礼的呀。

    胡家给了两笼子鹌鹑,这个何老娘是预备明天早上吃的。薛师傅与李大娘收了鹿肉,也给了两匣子州府的好点心,族长家何洛带了半拉野猪来,何洛当然也就不走啦。冯家带来了美酒与水果,这么一摆,再加上腌好的肉片,还有自家丫头种的大叶子的青菜,已是将桌子摆满了。

    何老娘心下一盘算,嗯,没吃亏,就开心的坐下吃烤肉了。

    因为人多,便是分桌而坐,每桌各设烤架,男人们一起,孩子们一起,女人们一起,外间儿是丫环煮茶烫酒,冯太太也带了家里的几个丫环过来帮忙。

    男人们主要就是吃肉,女人则多是荤素搭配着吃,譬如沈氏就喜欢烤好的肉用白菜叶或者青菜叶卷来吃,冯太太则偏爱将烙好的薄饼在烤架上略烤,然后配上烤肉、青菜、甜酱、葱丝,这两种吃法,都与何子衿前世的吃法相似了。何老娘喝口米酒,还劝冯太太,“他大娘,多吃啊。”

    冯太太笑,“要说吃食上头,也就是婶子家了。我在家也是一天三顿有鱼有肉的给他们哥儿几个做菜烧饭的伺候他们,阿炎那小子还总是说我做的饭菜不如婶子家的香。”

    何老娘听了高兴,笑道,“我也不会弄吃食,都是这丫头,天生嘴刁,就爱捣鼓这个。”

    “祖母不是说我像祖父么。”何子衿在肉排上刷上一层薄薄的梅子酱,一股梅子的酸甜香气夹着肉香飘逸开来,手下俐落的将肉排切了四块,一块给冯太太,“大娘你尝尝这个。”又给何老娘盘里放了一块,另一块再切小块,给俊哥儿吃,何子衿自己细细吃着,边听何老娘第n次说起她早死的美食家祖父来。何老娘眉开眼笑,道,“可不是这个话么,要是丫头她祖父活着,俩人可就有事儿干啦,得天天商量着捣鼓吃的。”接着又说自己老头了活着时如何多才多艺如何心地美好,何老娘一向是百说不厌的。

    三姑娘一面含笑听着,一面去瞧男人桌上,见胡文没有多吃酒,自己才放心吃起来。

    胡文虽多经酒场,不过,这样家常吃饭,跟酒场自然是不一样的。胡文在给孙御史介绍何家的n种烤肉酱,胡家早先就有举县闻名的高档饭庄碧水楼,虽说现在碧水楼已经关门了,但胡文对于美食还是颇有心得的。再加上这些天他做孙御史的向导,孙御史不是爱摆架子的,俩人也已经熟了,一面烤肉,胡文就各样酱汁介绍了一回,这种是放蜜汁的,这种是调了葡萄酒的,这种有辣椒油蒜末,这种是五味酱,还有最金贵的是一种加了胡椒粉的酱。胡椒是金贵物,难得不说,价钱也高。

    孙御史与何恭道,“何兄,你家在饮食上也是一等一的讲究人家了。”

    何恭笑,“阿文知道的比我还清楚。”问胡文,“你婶子那酱铺里有这许多酱啊?”

    胡文道,“酱铺子主要是卖甜酱,面酱,芝麻酱,花生酱,豆酱一类的酱,现在咱们吃的烤肉酱是用这几种酱配上秋油、酸梅、甜酒、葱姜椒盐等调料调出来的。”

    何洛也说,“子衿妹妹打小就爱厨艺,小时候家里有啥好吃的都会叫我们过来一道吃,现在厨艺更好了,阿念你眼光好运道也好。”

    阿念给老丈人斟酒,闻言只笑,“阿洛哥你年纪也不小啦,是不是有点儿急啊。”

    何洛笑,“你还打趣我了。”

    胡文笑,“不是打趣,光棍的日子不好过哟,阿念是关心你。”

    何洛瞥孙御史,孙御史笑骂,“干嘛干嘛,有个媳妇就了不起啊!我们这属于眼光太高才一直打光棍呢!”

    胡文失言,自罚一杯。

    大家继续说话,冯灿跟何洛打听青城山求学的事,何洛道,“别人觉着山上苦,我倒觉着是念书的好地方,山上清静,心里也就安静。薛先生性子极佳,很乐意指点咱们这些后生晚辈,只是有一样,他从来不肯收徒,可说句老实话,比起正经磕头拜师的先生来也不差什么。只要去,能教的先生都会教。”

    阿念问,“阿灿哥,明年你准备下场考秀才了?”

    冯灿道,“嗯,想试一试。”

    “你就是今年下场,问题也不大。”

    冯灿笑,“秀才试我倒是不急,就是想着,考一回,还是要准备充裕些,案首不敢想,总要有个廩生,听起来也体面。”

    孙御史道,“这倒是。秀才举人还好,等你们春闱时就知道了,都是进士,一榜自不必说,状元榜眼探花,这是万众瞩目。二榜也还好,像我这样的,考进翰林做庶吉士,散馆后或是继续留在翰林,或是六部派官,多是留在帝都了,要是做官做的顺当的,熬个三四十年,起码也能熬到个三四品。便是外放,差使也不会太差。可同进士就不一样了,三榜同进士,入翰林是没门儿了,只要是进了三榜,就安生的去户部打点弄个外放差使吧。运道好的,家里有门路的,能挨个好地方。不然,穷山恶水,倘是有两把刷子的自是不怕,要真是个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简直不是去当官,送命的都有。”抿口酒水,孙御史道,“这其实还不是最要紧的,最让人不明白的就是一榜二榜对三榜的鄙夷了,说句心里话,三年一届春闱,好几千人的考试,里头只选三百人,按理同进士也是其中佼佼了。偏生就把同进士闹得跟低人一等似的,要我说,委实不大公道。”

    胡文亦道,“是啊,像我这样的,连秀才都考不中,那还不要活了?”夹一块烤肉吃了,胡文问,“孙叔叔,就没例外的么?”

    孙御史笑,“例外的当然有。有人贡士榜单出来,一看排名太低,干脆不参加殿士,这叫主动弃榜,待三年之后重新来过。也有人根本不参加春闱,直接举人就去谋实缺,而且,不谋好缺,专找穷山恶水的缺。”

    “还有这种人?”

    “那是自然,所谓艺高人胆大,就是如此了。”孙御史道,“像前头苏相,他家儿子都是进士出身,而且都入了翰林,但苏相做内阁首辅时,他家公子散馆之后,苏相给两个儿子安排的地方都是贫瘠困苦之地,如今两子皆为干才,虽不比苏相当年,在朝中也有令名。”

    苏相啥的,前内阁首辅啥的,诸人听起来就像天书了,哪怕身负举人功名的何洛阿念也一样,这俩人觉着,内阁首辅简直就是此时夜空的月亮一样遥远啊。不过,说到苏相,江仁却是知道的,江仁道,“苏相家的公子,唉哟喂,我知道,苏才子,特会写话本子,写得忒好,苏才子的话本子最好卖。”他是书商,对会写话本子的苏才子的话本子特熟,于是,也就知道苏才子有个做过首辅的爹啦。江仁说到苏才子的话本子,还不禁拊掌称赞起来。

    孙御史笑,“看来,苏不语的话本子是真有名气,待阿仁你成亲时,我送你一幅苏不语的手书做贺礼如何?”

    江仁激动的顿时话都说不俐落了,刚张嘴要说话,却是咕咚一声咽了口口水,把大家逗得哄堂大笑。江仁顾不得别人笑他,大声道,“成!孙叔叔,这可说定了啊!”

    “说定了!”

    江仁给孙御史斟满酒,自己举杯,“我先敬孙叔叔你一杯,孙叔叔,你可真是我的知己啊。孙叔叔,我干了啊,你随意。”

    大家又是一阵乐。

    吃饭就是这样,吃好吃坏的总要吃得欢乐方好,这顿烧烤吃到天黑,大家尽兴方散。孙御史晚上回去继续听江仁同阿念商量着江仁提亲的事儿,孙御史这老光棍儿凑在一畔出主意。

    孙御史这才知道江仁为了娶媳妇还发动了何子衿这个小神棍帮忙,孙御史道,“我看这家人肯定得着紧把闺女嫁出去,你可得动作快些。再有,先去跟你家里说一声,婚姻大事,没有不知会爹娘的。你自作主张,将来吃苦的是你媳妇。”这就是年纪大的好处了,孙御史人情通达,自远非江仁阿念能比。

    江仁应了,忽又起了个主意,道,“孙叔叔,你能给我写幅字不?”

    孙御史笑,“唉呀,来跟我求字啊。”

    “写一幅吧。”江仁央求,“您不知道,我认识的那姑娘是极好的,就是她家里人,只拿儿子当人,不拿闺女当人,还势利眼的不行。孙叔叔你就给我写一幅‘碧水英才’,我拿去吹吹牛唬唬人,这亲事也就成了。”

    江仁是说尽好话,把孙御史当菩萨似的双手拜了好几拜,直把孙御史寒的不行,尤其是碧水英才四字,孙御史第一次见这么会自吹自擂的。

    鉴于江仁也算是光棍同盟中的一员,孙御史就给他写了份手书。

    江仁第二天就拿去装裱了,然后又跟何老娘与沈氏说起何琪,“这么冷的天,还去山上捡山栗子呢。哎,真叫人心疼。”

    何老娘不傻啊,而且,在某些方面,何老娘简直机敏的要命。何老娘立刻警醒了,问,“阿仁,你不会是看上琪丫头了吧?”

    江仁厚着脸皮,还以退为进,“我看上也没用,我一个乡下小子,哪里配得上人家呢。”

    何老娘不爱听这话,她老人家一向护短儿,张嘴便道,“你怎么啦!我看你们同个年纪的,比你有出息的没几个!小小年纪就知道做生意赚钱置房舍置田地!谁要嫁给你,是她的福气哩。”何老娘道,“你成天在铺子里不知道啦,阿琪那丫头是个好的,小时候就做针线补贴家用,哎,她家里不成啊!一窝子重男轻女偏心眼儿!不说理!死抠儿!势利眼!跟这样一家子做亲家,以后有的烦喽。”重男轻女偏心眼儿这句形容词,还是跟她家丫头学来的。何老娘决定,以后丫头片子再抱怨她偏心,就拿出三太太来对比,丫头片子就知道她有多慈善了。

    江仁道,“三太太那一家子,阖县都有名的,我也听说过一些。我也不为她家,就为她这个人,就图她这个人好。”

    何老娘颇有想像力,给江仁这话惊的不轻,压低了声音,神秘兮兮的问,“你们都好上啦?”

    沈氏也吓一跳,这,这可不成啊!江仁早早的来县里给她闺女打理铺子,两家又是亲戚,江仁平日里就住她家,要是闹出不好的事,如何跟江家交待呢。沈氏盯着江仁问,“真好上了?”

    江仁连连摆手,脸红成一片,道,“没,没,没有。是我自己单相思。就想问问祖母跟姑姑,你们看这事儿成不成?”他,他,他还是童男子哩。

    沈氏把心重揣回肚子里,端起茶呷一口,道,“要说阿琪这孩子是没的说,你要实在愿意她,去帮你说说看也无妨,只是你得先跟你家里商量好,你家就你这一根独苗,家里长辈对你这亲事操了多少心,你也知道的。你祖母说的对,阿琪虽好,她这娘家难缠,你可得有心理准备。”

    江仁忙点头道,“只是得请姑姑和祖母待我爹娘来时替我美言几句呢。”

    “这个美言有什么用,以后天长地久的过日子,谁还不知道谁?就是我们说的天好,你爹娘难道不会看人?再者,这是你的终身大事,只有实话实说,没有花言巧语的。你回家也好生跟你爹娘商量,他们一向疼你,你实话说了,能成就能成,倘你弄些不实的话去糊弄他们,以后叫阿琪如何跟你过日子,那孩子也够命苦的了。”沈氏说了江仁一通,主要是觉着江仁太不成熟,弄出这种事情来。还说什么没私情,沈氏会信才有鬼呢。

    江仁就仗着脸皮子八丈厚,任你怎么说,他都赔笑脸听着,磨得人也没了脾气。

    沈氏却不是好糊弄的,私下叫了闺女到屋里问原由,何子衿好实说了,沈氏气个仰倒,她说怎么好端端的三太太这么低声下气的过来占卜呢,原来是几个小东西捣鬼。沈氏沉了脸,责怪道,“你怎么不先跟我说?”

    何子衿一幅没心思的模样,“我琢磨着,这事儿能成再跟娘你说啊,万一成不了,跟你说不是白叫你担心么。”

    沈氏气地,“我得多谢你啊,还知道我会担心。”

    何子衿搂着她娘的肩晃啊晃,笑,“这是怎么说的,阿琪姐不也挺好么,我看阿仁哥真是一颗红心就瞅准她了。”

    沈氏拍开闺女的手,道,“阿琪是好,可三太太那一家人太讨厌。阿仁他家虽说不是县里人,阿仁自己多么能干,我看他打理生意很有一手,以后咱帮帮他,他自己也能支起一摊子事业来。凭阿仁的人品才干,说个讲理人家的闺女也说得到。”

    何子衿劝她娘,“千金难买心头好,不论多好,看不对眼也不行。这就跟你跟我爹当年似的,诶,娘,你当年怎么看上我爹的呀?”八卦起来了。要论真心,她爹当年才叫真心呢,一面儿是青梅竹马的富家表妹,一面是她娘这穷村里的小村姑,唉哟喂,当初俩人怎么看对眼的呀。

    沈氏啐一声道,“成天没个规矩,胡说八道的。”接下来,沈氏的表现足以说明她跟何老娘绝对是有婆媳缘儿的,沈氏这把年纪,儿女成群的,也就不矜持了,道,“你爹人品周正,那也是寻常人能比的?这看人哪,什么都是虚的,就得找人品好的。什么叫人品好,估计你也不懂,我跟你说怕你也不明白,多瞅瞅你爹就行了,你爹就是一等一的好人品。我跟你爹这些年,咱家日子虽不是大富大贵,但每一天的日子都塌实。”接着就把丈夫赞了十多分钟。

    何子衿道,“阿念也很不错的。”

    沈氏道,“这种话,三十年后再跟我说我才信呢。”一摆手,高傲又自信,“跟你爹没的比。”觉着闺女比起自己来,眼光还是差一些的。

    叫何子衿这一打茬,沈氏就忘了追究她对江仁与何淇私下恋爱知情不报的事儿了。倒是沈氏与丈夫私下说起此事时,何恭相当开明,“你以前不就说阿淇能干么。”

    “阿淇虽好,三太太五奶奶讨人厌。”

    何恭好脾气笑笑,“阿仁又不是入赘,他自己个儿已经在城里置了宅院,自己过日子,与丈人家能有什么关系?无非是好就多来往,不好就少来往罢了。我看三族叔五族兄平日里还能过得去。再说,这过日子,一辈子的时间长着呢,有个能说到一处的媳妇,过一辈子舒坦日子,要俩人不对眼,再好的日子心里不痛快也是白搭。”

    “这倒也是。”听丈夫这样说,沈氏才软了口气,道,“也就是看着阿淇那丫头不容易,待王嫂子来咱家,我与她好生说一说,以后婆媳好相处呢。”

    江仁的亲事,就这么成功了一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