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美人记 > 241.江仁的恋爱与请帖
    孙御史颇得何家人信任,像阿念江仁这样不大不小的少年有事也喜欢同他商量,因为他们实在想不出,赵家偷个老道做甚?

    孙御史搔一搔没毛的下巴,眯着眼睛道,“老道么,无非就是占卜、炼丹、修道、长生的本事。无缘无故的偷个老道,这又不是什么天仙绝色……”瞅一瞅王老道的留言诗,孙御史道,“就这文化水准,还不如子衿呢。”

    这叫什么话哟,何子衿不满,“光有文化没用啊,我这占卜的生意可不如王道长,王道长会请神上身,他在山上建了道观,手底下徒子徒孙好几十,人称王神仙。”

    孙御史点点头,“这么说,还是个有名的道人?”

    对于宗教界,何子衿也算踏进了半只脚去,颇是了解,道,“在我们附近是这样子的,那王老道特会装神弄鬼,他家原来就是芙蓉县挺平常的人家,后来不知怎么了,突然就不过凡间日子,跑山上去修仙了。因着他修仙,一家子都致富了。后来在山上买地皮建了道观,主要是他那道观推出的业务比较多吧,他那观里,既有烧香求签、还有占卜打卦、请神上身、望风水、卜吉日、灵符开光、卖丹药、点灯油,外加各种节庆日的讲道论法的一条龙活动,规模比较大,收入也比较多啦。要不是芙蓉寺有定期的庙会收租,我看他那玄水观都要越过芙蓉寺去啦。”

    孙御史一面听一面乐,道,“唉哟,你们这行,猫腻还挺多的啊。”

    何子衿正色道,“我可不像他,他是给钱啥都干,你是不知道,他先时还干过一件特缺德的事儿呢。我占卜都是凭良心说话,从来都是劝人行善的。”

    这个孙御史倒是信的,何子衿明显是属于胆子比较小,赚些小钱就收手的人。这种性子也没什么不好,因为知道收手,反而能赚到钱。像王老道这个,名声大,收入高,风险也大不是。

    何子衿问,“孙叔叔,你说赵家把王老道弄到哪儿去了?会不会是去了州府给总督大人算卦去了?”越是位高权重越迷信,这个何子衿在上辈子都能深有体会。

    “这个说不好,反正肯定是个大人物,不然也不值当把王老道给绑架了。”孙御史把字条还给江仁,还说呢,“字写得不错。”

    江仁笑笑,忙又小心的折好,揣回袖子里去了。

    江仁还有事同何子衿商量,私下叫了何子衿屋里去说,阿念一并跟进屋去。江仁说阿念,“我是跟子衿妹妹说正经事。”

    阿念给子衿姐姐倒了盏茶,同江仁道,“行啦,一人计长二人计短,是看你打光棍可怜,有什么话就直说吧,还用得着偷偷摸摸的,当我不知道是为你那档子事儿似的。”

    江仁指着阿念道,“早婚也不至于这幅嘴脸吧。”眼下不就是要定亲么,哼!有本事比一比谁更早成亲涅~

    阿念得意的扬扬下巴,“快说快说。”

    江仁就说了,想请何子衿帮忙卜一卦。何子衿有些目瞪口呆,“难不成阿仁哥你是要我帮你算你什么时候成亲?”

    “不是不是。”甭看不少人来找何子衿算卦,江仁是从来没这个心思的,他道,“不是给我占卜,是给你们老何家族中三太太占卜,就是跟何祖母打过架的那个。”无缘无故的突然说起三太太来,自然是有原因的。江仁就说起了他的恋爱史,原来江仁的意中人不是别人,就是曾与三姑娘一道拜薛千针为师的何琪何姑娘了。

    江仁还有些小害羞,道,“是去岁春天她去山上打菜时认识的。”

    “阿琪姐不是都在做绣活呢,怎么还要去山上打菜啊?”绣娘的手都要好生保养呢。不要说去山上打菜这样的重活,洗锅洗碗这样的活计最好也少做。

    何子衿一问,江仁脸色就黯然了,“开始我们只是认得,后来她时常去山上,或是打菜,或是去林子里寻些野山菇子,我们渐熟后,我才晓得,她常年白天晚上的做绣活,眼睛不大好了,近来已经做不了那个了。打去岁春天,就是在家里干些粗活。那狗娘养的一家子,实在不是个人。阿琪跟三姐姐同龄,这会儿都十八了,她家里先时为了叫她给家里赚钱,拦着不叫说亲。后儿她眼睛不行了,我听章嫂子说,有人提亲,她家就说没二百银子的聘银是再不能叫她嫁的。倒有一户肯出二百两,可是人家买去做妾的,阿琪死活不依,她家才没把她给卖了。”

    江仁道,“以往我不知道她家里这些事,只是觉着她是个好姑娘,还想着,等我再攒一攒银钱,才好名媒正娶的去她家提亲。那天我知道了这事,如何还等得,正赶上她去山里捡山栗子,就问了她,她要是愿意,我就回家筹银子去。她就哭了,说我要花那些银子去聘她,她家怕是连二十两的陪嫁也不能给她的。原我想着,我家里虽不是大户,二百两银子凑一凑,也是有的。我跟阿琪两个都不是懒人,以后好生过日子,一辈子夫妻,难道还值不了二百银子?原本我打算着,带着我爹我娘看过宅子就跟他们商量这事来着。阿琪突然给我送了信儿,说她弟弟好几年秀才都落榜,她家里觉着可能是什么东西妨碍着他家了。其实,这一二年子衿妹妹在咱们县里声名卓著,他家是想请子衿妹妹算一算的。这不是先前她家跟咱家打过架么,她家里不乐意低这个头,就打算去玄水观。结果王老道被人给弄走了,她家里无功而返,我这才知道王老道失踪的事呢。阿琪原是想叫我给子衿妹妹提个醒,她觉着,无端端的偷个老道,说不得是同行嫉妒,使了坏心呢。说还是让子衿妹妹小心些。”

    “我们俩商量着,她家既然在玄水观没算成,怕是不能干休的。我已同阿琪说了,看她能不能劝她家里来找子衿妹妹算。”江仁恳切道,“子衿妹妹,要是他家求到你头上,你可得帮哥哥一把啊。”

    何子衿道,“这事儿倒也不难,不过,咱家同他家好几年不说话了,你确定他家能来找我卜卦?”

    说到三太太家,江仁就是一肚子火气,道,“你是不知道,他家只拿小子当人,阿琪就一个弟弟阿沧,那小子在家是个宝贝蛋。为着他,他家里什么钱都肯花的,什么事都肯做的。年年只为他考秀才不知道在芙蓉寺花了多少香火钱,他也没中个秀才回去!这不是你们族里阿洛去岁都中了举人,都说何家祖坟风水好,要出大人物的,他家里可急的了不得呢。子衿妹妹,只要他家来,妹妹就给他家个面子吧。”

    何子衿点点头,“成。”觉着阿仁哥蛮有智谋的。不过,何子衿跟江仁打听,“原来阿仁哥你喜欢大一些的姑娘啊?”

    江仁笑,“也不是喜欢大的,就是遇上了,觉着是大是小都没关系。再说,陈琪又不大,你还比阿念大两岁哪。”

    阿念怒,“我心里上是跟子衿姐姐一样大的。”

    老鬼回答:我比子衿丫头大几十岁。

    江仁正有求何子衿呢,摆摆手,笑,“说笑说笑,看你,真恼了可就是孩子啦。”

    江仁说过这事没几天,三太太还真走了个曲线救国的方式来跟何家走关系,三婶子先是去族长家找族长太太叨叨,说起旧事来,“就是家常过日子,也少不了上牙碰嗑了下牙呢,哎,我那老妹妹还真就记仇啦,这好几年也不同我说话。哎,我就是想辩白也没机会啦。哎,我可怎么着呢,想着咱们族里要说有威望,就是嫂子您啦。”这么一韵三叹的想请族长太太刘氏帮着说和一下。

    刘氏又不傻,三太太平日间也不常来她这里,这突然来了,还提起何老娘来,刘氏知道她们好几年就不对付,先前还干过一架的。反常必为妖啊,刘氏就问了,“以前倒没听你念叨阿恭他娘,这是怎么了,你是有事找阿恭他娘么?”

    三太太开始还没好说,后儿才同刘氏说了,“不为别个,嫂子不知道,我家里这几年总有几番不顺,阿琪的亲事,人家媒人给说了好几门不错的亲事了,可阿琪那死丫头不知怎地,吃了秤砣一般,就是不乐意。我想着,是不是什么东西妨碍着了。如今咱们这近处,也没什么灵验的大仙儿,就是咱们族里的子衿丫头,听说她的卦是极灵验的。我只担心我那老妹妹还记着先时旧事,不好说话哩。我想着,嫂子在族中一向受人敬重,我这也不独不是为了给家里卜卦,也是想着,咱们同族本就是一家子,总这么僵持着,在族里影响也不好哩。我年岁长一些,愿意给老妹妹赔个不是,以往那些事,就算翻过去啦。以后咱们一族里欢欢喜喜的过日子,岂不好呢。”

    三太太絮絮叨叨的同刘氏说了许多好话,千万拜托,刘氏只得应了。

    刘氏想了想,打发人送帖子请何老娘到她家里说话,何老娘还奇怪呢,她同刘氏关系一向不错,想着刘氏想一道说话打发个人说一声她就去啦,怎么还下帖子请涅?

    何老娘拿着帖子翻来覆去的看,还同自家丫头显摆,“唉哟,你刘祖母越发讲究啦,还下起帖子来啦。我这得去呀,唉呀,穿什么衣裳好涅~”叫何子衿来给她搭配衣裳,第二日又起个大早,着了新衣化了新妆,把手饰匣子里的几样金首饰都插载上了。

    孙御史满口的赞,“大娘您这一身儿可真气派!”

    何老娘扶着余嬷嬷的手就要出门啦,听孙御史这话喜的乐弯了眼,还满嘴谦虚,“嗨,什么气派不气派的!我说呢,就家常衣裳呗,又不是去外处。可这丫头死活不依,非得一大早的折腾我这老胳膊老腿儿的,叫我换了新袄新裙还有这新抹额。哎,我说呢,衣裳换一换也便罢了,又给我插戴这一脑袋,哎,不成个样儿,我不依,她还不高兴。”

    孙御史肚子里都要笑翻了,道,“大娘您非但衣裳鲜亮,您人也年轻啊,尤其这么一打整,唉哟喂,咱碧水县的老太太里,要论齐整,大娘您是个尖儿啊。”

    何老娘咯咯直乐,“不行啦,有年纪啦。其实主要是丫头弄的这胭脂好,别人家的胭脂没这么润,面脂也是她自己配的,冬天涂一些,不皴脸。”

    孙御史一奉承,何老娘都顾不得出门啦,同孙御史絮叨起来没个完,正说到自己这狐皮里绛绸面儿的披风呢,余嬷嬷受不了了,道,“太太咱再不走太阳就落山啦。”

    “哪儿有那么晚。”何老娘这才说,“阿仁你在家歇着啊,中午叫丫头做好吃的,大娘下晌回来咱们再聊啊。”

    孙御史笑,“成!”还送了何老娘几步。何老娘哪里敢当,忙叫他止了步,还招呼一声叫周婆子去肉铺子里多割些肉回来啥的。

    何老娘这才去了族长家说话。

    她与刘氏年纪差不离,时常在一处说话,是极熟的。何老娘以为就是寻常絮叨絮叨呢,不想刘氏提到三太太,说到旧怨,何老娘仍是气不打一处来,道,“嫂子你是没见她当初那小人得志的样儿,不就是我家三丫头倒了大霉么,她可是得意啦,在外头可着劲儿的给我造谣说嫌话哟!也不知我家倒霉,她就有什么光沾似的!”

    刘氏劝,“我的妹妹,这都多少年的事啦。行啦,听我的吧,她都到我这儿来主动要跟你赔不是呢。说来都是姓何的,上头是一个老祖宗,如今一个族里住着,低头不见抬头见的,真就不说话不来往的也不好,是不是?她三婶子那人糊涂,我是尽知的,如今她明白过来了。老话说的好,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知过能改,善莫大焉。妹妹,就看在我的面子上吧?”

    何老娘琢磨着,叫三婆子给她赔个不是,也是有光彩的事儿,何况还能给族长太太一个面子,不错不错,这事儿还怪有面子滴。何老娘就应了,“我听嫂子的,只要她别像以前那样讨人厌,不然,我再不依的。以前的事,就算了吧。”

    刘氏笑呵呵地,“好,我来安排,妹妹今儿就别走了,我已叫阿洛他娘预备了席面儿,再把他三婶子叫来,都在我这儿吃饭,咱们热闹热闹。”请俩人吃了一餐饭,就算和解了。在饭桌上,三太太就说了想请子衿占卜的事儿,何老娘道,“我们丫头刚说了,不再接占卜的事儿了。”

    三太太心下暗道,这死老婆子惯会拿捏个臭架子哩。她也是个灵活人,对着刘氏以目相求,刘氏道,“妹妹,能帮就帮吧。他三婶子也是为了阿琪的事呢?”刘氏主要是心疼何琪,觉着这姑娘委实运道不好投生在三太太家里,苦了这些年,还没个婆家,再拖下去,可真就难嫁了。一个姑娘家,难不成真就一辈子不嫁人了?

    何老娘时不时喜欢串门子四处遛达的人,族中事她都熟的,听这话却是不大信,打量着三太太道,“唉哟,你还会为阿琪占卜,我听这话咋不能信涅。”

    三太太道,“这叫什么话,我怎么就不能给阿琪占卜啦。阿琪是我亲孙女涅,她与你家三姑娘同岁,我急她婆家涅。”

    何老娘夹了块红烧肉,刚要搁嘴里,一听这话当下放碗里了,先不吃肉,何老娘也得把话说了,她道,“你急就不要价二百两了。当别人不知道呢,还要把孩子卖人家做小,你说你亏不亏心!”何老娘虽也是个重男轻女偏心眼儿,可她也看不上三太太这等人,转头与三太太的媳妇五奶奶道,“你好歹是阿琪的亲娘,虽说男孩子重些,也不能把女孩子论价卖了呀!我说你们是不是傻啊!还是八百辈子没见过银子钱哪!阿沧还不是要考功名的人,难不成以后阿沧为官作宰的,叫别人一打听,哈!他姐是给人家做小的!你们这脸面还要不要?阿沧这脸面还要不要?就是咱们阖族,也丢不起这个人!”

    刘氏也是知道此事的,当时她就想找三太太说道一二,只是后来何琪以死相逼,事儿没成,也就罢了。此时,刘氏只装不知,问三太太五奶奶婆媳,“还有这等事?”

    五奶奶忙道,“没,再没有的事。是有个不知好歹的人来问,我已经打了他出去。我亲亲的闺女,只怕她嫁的委屈,哪里能叫闺女做小涅。”

    刘氏放下筷子,一叹,“这话对。好好儿的孩子,给多少钱也不能叫孩子去做小呢。不为别个,咱们族里不是那等族风。”其实何氏家族就是个小家族啦,族中女孩子是做妻还是做妾,以往族里也没管过,但现在不同啦,族长家何洛已是举人,后年就要去帝都春闱的,眼瞅着自家孙子要出息,刘氏也格外注重族中人行事,勿必得保证族内名声清白。这样,何氏家族虽是小家族,但家族也得是“族无犯法之男,家无再嫁之女”的清白人家才好。至于女孩子做妾的事,最好也是不要有才好。

    想到三太太、五奶奶这一对婆媳的贪财品性,刘氏又道,“阿恭他娘说的对呢,阿沧是要求功名的人,可是得时时注意呢。”

    三太太五奶奶原只为圆场,但听刘氏何老娘这样一说,事关何沧日后功名名声,婆媳二人连忙点头应下,并保证绝不会让家里女孩子做小云云。然后,三太太话头一转就又转到请何子衿帮着占卜的事儿,何老娘道,“是真的不再放号牌子了,不过,大嫂子在这儿,看着大嫂子的面子,我回去问问我们丫头,看能不能给你们安排了。我话说前头,银子钱可是一分都不能少的啊!”

    三太太五奶奶只得不好讨价还价啦。想着,倘能算出阿沧的功名,咬咬牙花上十两银子也舍得啦!三太太还劝何老娘,“来,妹妹你吃这鱼。”劝得何老娘直翻白眼,心说,就知道拿着大嫂子家的好吃食做人情。

    五奶奶也说,“婶子你吃酒,这酒甜滋滋滴。”又夸何老娘家儿孙有出息,“听说阿冽念书也是极出息的。”又道俊哥儿,“再没见过这般白净招人疼的孩子。”再赞何子衿,“子衿肯定是神仙托生的吧。”

    然后,何老娘这不禁劝也不禁夸的,竟还喝多了。下晌扶着余嬷嬷回家时就乐呵乐呵的唱了一道,然后,回家吃了两碗醒酒汤后,她老人家又唱了半日,待第二日早上醒来,嗓子都半哑了。

    孙御史瞅见何老娘就乐,还道,“大娘,你可是一把好嗓子哟。”

    何老娘还隐隐约约记得自己昨儿唱戏的事儿,嘻嘻一笑,摆摆手谦虚着,“不行啦,老啦,我年轻时,那嗓子才叫好呢。有一回秋雨下个没完,一连下了二十几天,都说要有秋汛,我们丫头她祖父心宽哩,天塌下来也不会担心半点儿的脾气,雨下的愁人,他倒拉起胡琴,我就对着那雨天唱了半日,你猜怎么着?”

    “怎么着?”孙御史忍笑问。

    何老娘一脸认真,“我一开嗓儿,哗,那下了二十几天的雨就停啦。然后,我唱了半日,下晌就出太阳啦。”

    孙御史笑到打跌。

    何子衿打完健身拳,听到何老娘这话,跟着凑趣道,“要不说呢,有许多人问我为啥突然就会占卜了,我就说,兴许是传自祖母哩。”

    何老娘仔细想想,大言不惭,“还真有可能。老何家往上数三代,也没一个有神通的人。你舅舅也只是念书有本事,你外公外婆更不懂占卜啊,我看,你这灵气儿还真是从我这儿传过去的。”

    何老娘说着占卜的事儿,就想到三太太想请何子衿占卜的事儿啦,何子衿没想到三太太这么快,就听何老娘道,“她惯是个嘴巴坏的,我原不想应,可阿洛他祖母给我们说和,看老嫂子的面子,也不好不应。我说了,就是你挤出空闲来,也是十两银子,一分都不能少的。”

    江仁早托过她,何子衿心中自是愿意,却仍是叹口气,露出一丝为难,道,“既然祖母都应承下了,您也知道我每月其实都是卜两卦空一卦的,算了,就让她们过来吧。”

    何老娘欢喜地,“成!”

    不过,何恭私下找老娘谈了回“一把年纪不要喝醉酒”的问题,何老娘还死不承认,“我哪里有醉啊?也没喝几碗。”

    何恭道,“娘你以前就这样,醉了就喜欢唱曲儿,昨儿唱了半天半宿,劝都劝不住,还说没醉?”

    “行啦行啦!不就是多喝几碗酒么。”何老娘觉着面子上有些挂不住,嘀咕,“没觉着醉,不知怎地,就喝多啦,你说,怪不怪?”

    何恭无力地……“怪,好怪哟。”

    何老娘不理这些个,而是有正经事同儿子商量,“你不知道,阿洛他祖母,还有帖子涅~这次叫我过去,还给我下帖子涅,你看,人家多讲究。”何老娘觉着,下帖子这事儿,讲究又洋气。

    何恭试探的问,“娘你的意思是,也给你做个帖子。”

    何老娘笑,“弄这个做甚?没的浪费纸张涅。不用不用。哎,你要是非给我弄个帖子,也只得依你啦。”

    何恭:……“我知道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