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美人记 > 228.贿赂
    三姑娘生了儿子,过了洗三礼,何老娘算是放心了。

    用何老娘的话说,生了儿子,一辈子就能站住脚,也有底气啦。

    也因三姑娘生了儿子,何老娘又去了趟芙蓉寺还愿,何子衿这才知道,为了让三姑娘得子,何老娘还求助了宗教力量。待何老娘回来后道,“以后许愿不去庙里啦,咱自家就有神仙,还省得花钱。”

    何子衿谦虚地,“您可别对我许愿,我没那个本事保生男生女的。”

    何老娘一瞥她,“我说你啦?我是说你那屋里拉着的大幅字,不是写着‘神仙’么,那就是神仙。”怪灵的,保佑她家丫头片子的占卜事业节节攀升啊。

    何子衿举着个绣棚绣花,何老娘眯着老花眼瞧,问,“绣啥呢?”

    “蝴蝶。”给何老娘瞧一瞧,何子衿道,“绣一对,等绣好做鞋面使。”

    “鞋也是给裙子遮着,费这种劲干嘛,随便沿个红边儿就成啦。”

    “我这鞋是配裙子穿的,我裙子上还得绣蝴蝶呢。”

    “唉哟,看你这进度,一两年是穿不上了。”丫头片子虽然财运不错,烧菜也有一手,就是女红上一般,针线要细细做还成,只是这一细做,那叫一个慢哟。

    “没事儿,衣裳给绣坊做,我就自己个儿做双鞋。”

    何老娘一听又要花银子让绣坊做衣裳就要暴发,但一想这丫头片子是越大越有主意,你暴发死也没用,遂改暴发为唧咕,“那得多少银子,还不如你把银子给我,我给你做呢。”

    “我一辈子也就一回及笄礼,一辈子就穿这一回好衣裳,还嘀咕个没完。”

    “及笄礼穿啊。”何老娘稍稍平复些,想了想,“嗯,出头露脸的,做件好衣裳就做件好衣裳吧。”及笄礼的确是重要日子,甭说花钱做件衣裳了,到时亲朋好友的也得请来啊。

    还有啊,也短不了人打听自家丫头片子的亲事。

    唉哟,这要不要等及笄就先把自家丫头片子跟阿念的事定下来啊。

    何老娘寻思着,还是先问问阿念,毕竟他家虽然对阿念有恩,但也不好以恩挟婚啥的。当然,问阿念前,还是得先问问丫头片子的心意,何老娘说干就干,道,“别绣这个了,屋里来,我跟你说件要紧事。”

    “什么要紧事儿?你就说吧。”还非得屋里去,难得今天阳光好,晒一晒多暖和啊。

    “快进来快进来。”何老娘夺了绣棚,拉着丫头片子进屋去。

    何子衿只得起身跟了去,嘟囔,“啥事儿啊?是不是要给我私房钱哪?”

    “就知道一个钱心。”何老娘斥一句,做贼一般先左右瞧瞧没人进来,又把屋里门关好,方拉着自家丫头片子在榻上坐了,道,“是件顶顶要紧的事儿?”

    “嗯,说吧说吧。”何子衿洗耳恭听。

    何老娘咳一声才问,“阿念的田地,这几年收成还行吧?”

    好端端的,问人收成,何子衿道,“您老这是要借银子?”

    “屁!”何老娘道,“我就问问。”

    “还成,勉强凑合。”

    “那就好。”有一百多亩地,起码以后饭是尽有的,虽然阿念身家比不得她家丫头片子丰厚,但男人嘛,一则看人品,二则看前程,阿念秀才已经考出来了,有个秀才相公的身份,以后起码丫头片子能穿绸。何老娘为一面寻思一面问,“你觉着阿念人咋样?好不好?”

    “这还用问,他自小在咱家长大的,能不好么。”

    何老娘笑眯眯地,“要是把你许给阿念,你可愿意?”

    何子衿道,“阿念比我还小两岁,这会儿也忒早了吧?”

    “傻丫头,明年你就十五了,及笄的大闺女,哪个不着紧先把亲事定下来呢。又不是叫你现在就成亲,先定下来,怎么样?”

    “明年秋闱,我爹跟阿念忙着秋闱还差不多。”

    “啥闱也有定亲的时间。”何老娘道,“你要愿意,我就去问问阿念的意思。”

    何子衿还怪要面子滴,道,“这种事,哪里好女方先开口的?”

    “阿念家里又没别人,问问他可怎么了。”何老娘不以为意,“行啦行啦,你乐意就成啦,后头有我呢。”又叮嘱自家丫头,“以后别动不动就去绣坊做衣裳,成家过日子啥的,勤俭持家才是兴旺之道。”这么爱花钱,以后被夫家嫌弃可怎么着哟。好在阿念那孩子不像个小气的,何老娘瞅一瞅自己屋里盖着镜袱的大穿衣镜想。

    何老娘见自家丫头没啥反对意见,就把这事儿给定了。只是阿念现在的户籍在沈家门下,阿念跟沈素的关系,怎么也得知会沈素一声。

    沈氏现在也没意见了,不过她跟何恭商量着,还是给沈素写了封信,同沈素说一声,关键是阿念亲爹亲娘都还活着呢。这事儿闹的,一想到阿念身世,沈氏就心烦,同丈夫道,“真是破窑出好瓷,阿念的品性,既不像爹也不像妈,不知随了谁,真是祖坟上冒青烟啦。”

    何恭笑,“这叫什么话。”

    “本来就是。”

    阿念简直是乐的不知如何是好了,他还以为得明年秋闱结束才好说跟子衿姐姐的事儿呢,不想何祖母跟沈姑姑这会儿就同意了,阿念立刻坐不住了,起身道,“祖母、姑姑、姑丈,我这就去置办定亲的东西啊!”

    何老娘乐地,“还早着呢,你今年才十二,家里是瞧着你们自小一道长大,叫那叫‘青梅竹马’的。明年你子衿姐姐就及笄啦,先问问你的意思,你要愿意,就不给她往外说婆家啦。”

    阿念大声地,“我愿意!”

    声音响亮的让隔间儿的子衿姐姐脸有些发烫,觉着自己真是老牛吃嫩草啊!

    沈氏也笑眯眯地,再不是□□脸了,道,“等子衿及笄后再说定亲的事吧。”

    阿念道,“成!我先准备定亲的东西。”阿念寻思着,我得准备定亲的东西啊!他平日里啥都是交给子衿姐姐打理,这件事总不好让子衿姐姐帮忙的。

    对,还得寻个媒人。

    唉,可惜重阳刚过,不然借着过节的好日子,他请胡山长,估计胡山长也乐意的。现在这么冷不丁的去,子衿姐姐还没及笄,他把这事儿说出去合适不?

    阿念倒挺想说出去的,外头不知多少人再打子衿姐姐亲事的主意,也不照照镜子,那些人配得上子衿姐姐么?阿念不自觉的挺一挺小胸脯,觉着世界上就他还算勉强配得上他家子衿姐姐。

    沈氏说阿念,“定亲也是明年了,你还是塌下心来念书吧。”

    对于沈氏,阿念一向觉着有些距离感,这就导致,沈氏说的话,他都会很认真的听,阿念点点头,“我去朝云观卜个明年的吉日,再安排定亲礼的事,还得请个德高望重的长者做媒人才好。”

    沈氏笑,“这也是。”

    就这么着,以往去朝云观都是陪子衿姐姐一道去,这次阿念自己去的,子衿姐姐还叫他给朝云师傅捎了双鞋去,阿念怀里还揣了张大红纸,纸上写着他与子衿姐姐的八字。这回,就是请朝云道长帮着卜个吉日的。阿念觉着,朝云道长是子衿姐姐的师傅,他跟子衿姐姐的事儿,怎么着也得跟朝云道长说一声的。

    阿念一大早用过早饭,同阿冽江仁一道去山上,拜阿念这个大嘴巴所赐,这俩人已经知道阿念要跟子衿姐姐定亲的事了,阿冽对于阿念哥变姐夫倒没啥,反正一直就住一处,不是一家人也胜似一家人了。倒是江仁,呼日啧啧半夜,颇是赞叹阿念这般狗屎运。

    江仁一路就回忆,他小时候同子衿妹妹青梅竹马的事儿啦,什么小时候一道爬山,他给子衿妹妹朗诵诗歌,子衿妹妹给他唱山歌啥的,絮叨得阿念险些耳鸣,道,“我怎么不记得有这事儿啊?”他也是自小同子衿姐姐一道长大的,子衿姐姐的事儿他全知道。

    江仁鄙视,“那会儿还没你呢。”

    阿念心里“切”一声,摸摸怀里揣着的东西,唇角不由泛起朵小小的浅笑,有他之后,子衿姐姐就不用别人陪啦。

    再说,不就是念诗么,他也会念,关关雎鸠啥的,他倒背如流,回去也给子衿姐姐念来听。

    阿念带着一肚子喜悦去了朝云观,把写着二人生辰八字的大红帖子双手递给朝云道长,朝云道长见阿念一脸喜色的模样也觉着好笑,打趣,“什么时候成亲啊,可得给我喜帖,我好去吃喜酒。”

    阿念一向生的伶俐,此时大约是实在喜悦,竟露出几分憨气来,挠下耳朵,“先请师傅给我们算个吉日,明年等子衿姐姐及笄,我们就把亲事定下来。”

    朝云道长接了帖子,笑岑岑的瞧着大红帖上的两个八字,道,“子衿是夜里生的啊?”

    “是啊,子初,人家都说女孩儿生在夜里最吉利不过。我是早上生的,男人生白天好。”阿念原不是个多话的人,今天是喜不自禁啦,呱啦呱啦说个没完。

    朝云道长笑问,“怎么子衿没来?”

    “这种事,当然得我来办了。”阿念虽然有些着急朝云道长怎么还不给他卜吉日,仍是喜滋滋道,“子衿姐姐在家做衣裳呢,等及笄礼穿。待师傅给我们卜了吉日,子衿姐姐还得再做身新的,定亲时好穿。”快卜吧快卜啊!

    朝云道长一笑,曲指给算了三个吉日,一个三月初八,一个六月十六,一个九月二十,阿念恭恭敬敬的道谢,点评这仨吉日,道,“六月太热,不好办席面儿,东西容易坏。九月又太冷,像这会儿,鲜果鲜菜都没啦,有钱没处买去。还是三月好,生机勃勃,万物萌发,不冷不热,大好兆头。师傅,你说是不是?”

    “行啦,你们自己去商量吧。早些定亲也好,你就塌实了。”朝云道长打趣一句,让阿念自便了。

    阿念还有不少事要做,得了吉日,就告辞下山啦。回家路上,他还买了两刀红纸,预备以后做喜贴,又思量着怎么把自个儿这宅子好生收拾一番,阿念就一路走一路思量,街上见周婆子挎着个菜篮子跟个面生的青衣中年男人说话,那人生得一脸猥琐样,三撇狗油胡,瞧着就不是啥正经人,还对周婆子拉拉扯扯的,甭看周婆子这些年富态啦,可是再正经不过的性子,打开那猥琐男,道,“有事儿说事儿,拉拉扯扯做甚!”

    阿念快走两步就过去了,挡周婆子面前问那男人,“你干啥呢?”面生,一看就不像本县人。

    那男人陪笑道,“小相公,我就是找这位大姐问问,何小仙啥时占卜,我们老爷已经在贵县住好几天啦。”

    “你领号牌了吗?”

    “还没,这不是刚来,还不知道仙姑规矩想找人打听打听么。听说这位娘子是在仙姑家做活的,我就上前打听一二。”

    “号牌已经排明年六月了,你要是急事儿,就往别处卜去吧。”

    “那不能,咱大老远来一趟,就为寻个卦灵的。”

    阿念打发了这人,同周婆子一道往家走,周婆子很是觉着脸上有光,道,“念少爷,咱家姑娘的名声越来越大了啊!”

    “是啊。”阿念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觉着怎么近期打子衿姐姐占卜的人这么多啊。

    周婆子小声同阿念说,“刚刚那人给了我块银子。”拿出来给阿念瞧了瞧。

    瞧着周婆子有些心喜又有些担忧的模样,阿念笑,“嬷嬷自己收着吧,就是如果有人打听咱家的事,一个字都不能外说。”心说,怪道拉拉扯扯,原来行贿哪。

    周婆子响亮应了,欢欢喜喜的将银子收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