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美人记 > 226.神仙日子~~~
    临近重阳,胡文过来何家送重阳礼,除了两篓大螃蟹,还带了一笼鸭子。

    何老娘倒不急着看螃蟹,问胡文,“三丫头还没生呢?”

    胡文也急得够呛,指着鸭子拜托何子衿,“你三姐姐特想吃你烤的鸭子,想的睡不着觉,表妹,劳你给你外甥烤几只吧,兴许吃了鸭子,你外甥就肯出来了呢。”这已经过了预产期,儿子还不出来,胡文急的嘴上生疮。

    何子衿立时就应了,让丸子把鸭子拿到厨下收拾褪毛,做烤前准备,与胡文道,“鸭子也不能立时就烤,怕是要明天中午才能烤好呢。”

    “成成。”胡文连声应了,对何子衿道,“要不表妹给我算算,看我儿子啥时候出来?”

    何子衿宽慰道,“这也急不来,异人有异象,每个人下生都有对应的日月星辰,半点儿都不能差的。阿文哥只管在家安坐,就这几天了。”

    胡文如今也就听一听大仙的话方能安心了,何子衿问,“三姐姐身子还好?”

    “挺好的,就是急怎么还不生。”

    何老娘笑,“这岂是急的,生孩子,有的早有的晚,也不一样。我生子衿他姑姑时就早了半个月,你婶子生子衿时就是迟了好些天,我们亲家在家里等信儿等不到,急的来县城一趟,住了七八天,还不生,回去等了五六天没信儿,又来住了三天,你婶子才生的子衿。你看,生出来不也挺好的。”

    什么叫“生出来不也挺好的”,明明是“非常好”好不好?何子衿也道,“一般,头胎孩子聪明。”

    何老娘道,“你就吹吧。”

    胡文倒觉着何子衿说的挺对。

    原想留胡文吃饭,胡文心里惦记媳妇,道,“等三妹妹生了,我们一家子过来蹭饭吃。”又叮嘱何子衿别忘了给他媳妇烤鸭子。

    何子衿让丸子装了两样新做的凉菜给胡文带着,“早上刚做出来的,让三姐姐尝尝,举许三姐姐喜欢,傍晚把鸭子烤出来,我给你们送过去。”

    胡文笑,“有劳表妹啦。”告辞回家陪媳妇去了。

    胡文回家先去瞧了媳妇,把手里的绿皮包袱交给丫环,对三姑娘道,“表妹做了新凉菜,叫我带来给你尝尝,正好中午添菜了。”

    三姑娘扶着肚子在屋里溜达,她是内怀,肚子并不显得多大,但将要生产,还是腰酸,坐着酸,还不如走一走呢。胡文道,“表妹说了,咱们这孩子是异人有异象,得等日月星辰到位才生呢。”

    三姑娘正要倒茶,听这话不由问,“还有这种说法?”

    “可不是么,以前我也不知道。”胡文接了茶壶自己倒了茶,吃了两口道,“没事儿,你放宽心,我听姑祖母说,这头一胎,提早的也有,晚几天的也有,当初婶子生表妹时就足晚了半个月。听表妹的口气,我觉着咱们这孩子以后定是有大造化的。”

    三姑娘笑,“我也盼着呢。”又问他重阳礼的事儿,怎么没吃饭。

    胡文道,“你在家,我也不放心,吃饭什么时候不成。等你生了,咱们天天过去吃,姑祖母才高兴呢。”

    小夫妻两个略说会儿话,三姑娘便道,“去老太太那里坐一坐吧,跟老太太说一说,也叫老太太放心。”

    胡文便去了祖母屋里,把重阳礼连带何子衿说的话又说了一遍,胡文便又是另一种说法儿,怕祖母担心,他信心百倍的,“何家表妹说了,这孩子想是不凡的,时辰不到,断不能降生。祖母也别急,就这几天的事儿了。”

    胡姑妈道,“你怎么没叫何姑娘给算个准确时辰,也叫你祖母安心呢?”

    胡文道,“何家表妹的卦虽灵,可不是随便能算的,一月只三卦。”

    “这么麻烦啊,我还说想请何姑娘给我算一卦的。”

    胡文挂心媳妇生产的事,就没与胡姑妈闲扯,略说几句话就回跟媳妇用午饭去了,走前还道,“何表妹给我带回两样凉菜,一会儿我着人送来,祖母也尝尝,她手艺一向不错。”

    胡老太太笑,“留着给你媳妇吃吧。”

    “有她的。”胡文见丫环已开始摆饭,便下去了。

    胡老太太问大丫环,“鸽子汤给四少奶奶送过去没?”

    大丫环笑,“老太太就放心吧,已经打发人送过去了。”

    胡老太太笑着点点头,胡姑妈向来是同母亲一道用饭,连带着闺女还有胡家未嫁的三姑娘、四姑娘,中午都是在老太太这儿用。

    待饭摆好,胡老太太还问,“哪个菜是何家丫头做的?”

    丫环特意摆到前头的,一样木耳拌虾仁,一样凉拌藕片,胡老太太笑,“都是时令菜。”

    胡姑妈连忙道,“娘,你这个年岁,可不敢吃凉的。”

    “我就尝尝。”自从三姑娘嫁到胡家,何家论财力实在比不过胡家其他媳妇,就时常给三姑娘弄吃的带去,搞得胡家人议论纷纷,说何家之所以不能致富搞不好就是给吃穷的,实在太会烧菜了。啥菜给他家一烧,味儿就格外好。娘家送了菜来,三姑娘当然不会忘了孝敬太婆婆一份,胡老太太还真就吃得挺开心。

    木耳拌虾仁,东西挺寻常,就是山里采来的黑木耳,用温水发开,虾仁就是河虾氽烫剥壳,两种食材用秋油、香醋、香油一拌,爽滑可口,胡老太太道,“何姑娘的手艺,在咱们县也是一等一。”

    胡老太太这话,三姑娘深为赞同,三姑娘道,“你猜子衿妹妹中午吃什么?”

    “吃什么?”胡文给媳妇盛碗鸽子汤,三姑娘道,“肯定是吃蒸螃蟹,下午吃炒螃蟹,明早是蟹黄汤包。”重阳礼特意叫丈夫带两篓螃蟹过去,就是知道家里人都爱吃螃蟹。可惜她怀着孩子,不敢吃性寒的东西。

    胡文听出媳妇话里的怨念,笑道,“等明年,咱天天吃螃蟹。”

    三姑娘笑,“明年也不成,还得给孩子喂奶呢。”

    “那等断了奶,咱狠狠吃他两篓子。”

    何家果然是螃蟹宴,每到吃螃蟹,何老娘就觉着,自己没白疼这丫头啊,她老人家眼神儿不大好啦,就是眼神儿好的时候,她也不擅长剥这硬壳子东西,不过,吃起来又挺好吃。这些琐碎的事儿,她家丫头片子就伶俐的很。

    何子衿给何老娘剥了四个,就不叫老太太吃了,道,“吃多了也不好,这螃蟹大,两个就一斤了。”

    何老娘这把年纪,人老,就有点儿嘴馋的赞美,甚是不满,“一年也就这几天吃,还不叫吃饱。”

    “我是说下午我炒几个,现在吃饱了,下午可吃不了炒螃蟹啦。”

    何老娘擦擦手,“怎好不捧咱丫头的场啊。多炒些,你爹也爱吃炒的。可惜三丫头这会儿不敢吃螃蟹,要不她也喜欢。”

    阿念道,“子衿姐姐明早包蟹肉包吧,阿冽嫌剥壳麻烦,他爱吃包子。阿仁哥也喜欢包子,对了,子衿姐姐,重阳阿仁哥回家么?”

    “回的。”

    先吃了螃蟹,这东西再好吃也不敢往饱里吃,中午是鸭汤面,何子衿与沈氏只用了鸭汤,面里配的是氽烫过的小油菜,阿念喜欢吃肉,里面放了是炖好的鸭肉,何老娘何恭则是荤素得宜,青菜鸭肉都放了些。一顿面吃得浑身都暖起来,用过午饭,何子衿去瞧了瞧晾着等风干的鸭子,就见周婆子正捏着块儿鸭肝搁厨下啃得正香,见何子衿进来,周婆子连忙道,“我先尝尝,已是卤好了。”

    何子衿望一眼周婆子的双下巴,心说,瘦死的厨子八百斤,古人诚不欺我。何子衿道,“嬷嬷吃饭吧,我来弄就行了。”

    周嬷嬷还是洗了把手,把卤里的鸭肝鸭肠鸭心鸭肫什么的捞出来,趁热切了半盘子,余下的搁碗里收着,道,“一会我再卤一些鸡蛋、豆腐干什么的,大爷最喜欢吃。”

    何子衿道,“成,嬷嬷瞧着办吧。”

    何子衿端着卤味儿自去屋里吃了,何老娘闻着味儿在自己屋儿里喊,“又弄什么啦,过来我瞧瞧。”

    何子衿只得再端到何老娘屋里,还道,“祖母,你说你这眼不好使,鼻子比我的都灵。”

    “这么香,得是瞎鼻子才闻不到吧。”何老娘叫余嬷嬷再拿两双筷子来,招呼余嬷嬷,“阿余也尝尝,这卤味儿其实是热的时候吃最好。”

    余嬷嬷先端来三盏温水,笑,“不用尝也知道好吃,这味儿就不一般。”

    三人吃了半盘子卤味儿,何老娘喝着温水,摸一摸肚子,舒畅一叹,“这就是神仙日子啊。”

    何老娘正感叹着神仙日子,丸子进来禀,“外头有问管事找咱家大姑娘?”

    何子衿从袖子里摸出帕子擦擦唇角,问,“是什么人?”

    丸子道,“不认得,说是芙蓉县徐老爷府上的李管家,来找大姑娘占卜的。”

    何子衿道,“让四喜带李管家去东厢奉茶,跟他说,要是占卜,就先交三两定金,领了号牌,他得排明年五月了。”

    丸子过去传话,一时又过来,“李管家死活要见姑娘。”

    何子衿问,“他到底有什么事?”

    “他想插队,想重阳后就叫姑娘给他家老爷占卜。”

    “那我没法子,重阳后都安排满了。”

    丸子好容易才把人给打发走了,何老娘悄声道,“不是下月有空日子么。”

    “这泄天机的事儿,不能常做。”

    一说到天机啥的,何老娘就哑了。

    管他呢,何老娘自己宽心,她又不是大仙儿,让大仙儿自己折腾吧,神神叨叨的,她只管帮大仙儿管着银子买房置地就行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