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美人记 > 214.绝招~~~
    胡文回家替何老娘催账了。

    何老娘深更半夜的不睡觉,点灯熬油的带着余嬷嬷再让何子衿拿上纸笔,一并清点记录亲戚朋友送来的礼物。何子衿很是不乐意,说何老娘,“您这老眼昏花的,熬这个油干嘛啊,明儿个清点不也一样,还能省几根蜡烛哩。”

    “知道什么,这叫当日事,当日毕。”因为又培养出了一位秀才案首,她老人家现在说话都比较喜欢拽了个文化词儿,说何子衿,“这两天净跟着吃香喝辣了,正用你的时候,就懒骨头懒肉的,以后可怎么着哟。是把上的礼点清楚要紧,还是蜡烛要紧?怎么没个算计哩?”

    瞧何老娘的样子,不点清亲戚朋友送的礼,觉也睡不了啊。何子衿自有主意,道,“清点这个倒不急,咱俩先把账目算清楚吧。”

    何老娘装傻,“放屁,咱俩还有账啦!昏头了吧你?”

    “怎么,当初我那金戒子,祖母说借来充充门面,这都几天了,还不还?您老不会是不想还了吧?”

    “什么叫你的戒子,都是老娘我的!是谁给你的,你忘啦?这忘的也忒快了吧?”

    “你送我的生辰礼好不好,要这样有借无还的,以后啥都别说了啊!”

    何老娘将手一挥,没好气,“先把这礼理清楚,再说戒指的事儿!”

    “到底还不还,给个准话儿!”何子衿可不好糊弄,她上辈子就替公司讨要过业务款,江湖人称讨债第一小能手。何老娘无非就是脸皮厚,一个拖字儿,其实没啥道行。果然,何老娘瞪着俩眼盘算一会儿,咬着后槽牙道,“点清了礼,就把戒指给你!”

    何子衿去房里拿来笔墨,又加了个烛台,笑眯眯的跟在一畔做记录员,何老娘感叹,“有钱能使鬼推磨呀。”

    余嬷嬷很是无语,提醒,“太太,这深更半夜的,可别鬼啊神的,吓死个人咧。”

    “怕个毛!就是鬼见了咱家丫头片子也得给刮下三两油来。”

    灯烛耀映下,何子衿眼里露出一抹坏笑,“对,尤其是吝啬鬼。”一句话惹毛何老娘,何老娘跳脚就要骂人,何子衿连忙安抚老太太,“再耽搁下去,一宿也点不完了。记得这里头可有不少好东西哩。”

    何老娘咕嘟下嘴巴,决定还是要分清轻重缓急的,将手一挥,极有大将风范地,“点吧!”

    其实碧水县这样的小地方,何家又不是什么显贵人家儿,亲戚朋友们送的也就是吃食、果品、衣料、文具一类。分门别类的记好,汇成礼单,何老娘再分门别类的全都锁柜里了。

    何老娘还是比较有信誉的,东西理清,就把金戒子给何子衿了。何子衿揣起金戒子,收拾着笔墨絮叨,“我跟余嬷嬷跟着祖母受这半宿的劳累,您手指缝里漏些也不能空了我们哪。要不,以后不跟你半宿半宿的忙活啦。”

    何老娘心说,死丫头贪得无厌哩。不过,刚点完礼品,老娘心情正好,脑子也灵光,并未直接拒绝,先把柜子的钥匙往裤腰上一揣,摆出死都不会往外拿的姿态,啪啪拍两下红漆的老木柜,唉哟唉哟一幅心率不齐的样子,“我的傻丫头,这里头还不都是你的。行啦,把心搁肚子里啊,我就是暂时替你保管着。”

    何子衿会上这当?伸出一只手,“唉哟唉哟,我的亲祖母,赶紧,别磨蹭,先变现。”

    一巴掌把爪子拍下去,何老娘打个呵欠敷衍,“明儿个明儿个。”

    何子衿担心真逗得老太太把东西拿出来,何老娘晚上得睡不着觉了,与何老娘敲定明天变现的时间,就回屋睡觉了。

    待何子衿走了,何老娘还悄悄同余嬷嬷嘟囔,“别人家一个丫头三个贼,到咱家,一个顶三十个贼啊。”说着,何老娘一面脱衣裳准备睡觉,一面瞎美,“以后过日子,谁还能过得了咱家丫头呀。”

    余嬷嬷:您这喜怒无常的~

    何老娘晚上倒没失眠,她老人家说梦话说了一晚上,咯咯咯笑半宿,第二天起床,嗓子都哑了。何子衿从地窖里拿了个水梨削了给何老娘润喉,道,“昨天还好好儿的,怎么一大早就哑了?”

    余嬷嬷笑,“昨晚上太太晚上睡觉说了半宿梦话,一会儿秀才,一会儿举人,一会儿状元的,连说带笑,叫都叫不醒。待药铺子开门,我扶太太去平安堂开两剂润喉的汤药吃吃。”

    何老娘一摆手,捏片儿水梨吃了,润一润喉,“邪不侵正,没事没事,哪里还用喝苦药汤子。”与自家丫头片子道,“昨儿晚我梦到阿念中状元了,一会儿卜一卜,看这梦可是预兆。”倘是阿念发达的预兆,说什么也得先把阿念定下来!

    我的天哪,这都迷信成什么样子啦~何子衿道,“等我有空啊。”

    “先办这正经事!”怎地不知轻重哩。

    何子衿拿出仙师风范,“占卜这事儿,事关天机,您以为随便就能卜的。何况您要卜的还是文曲星的事儿,更是天机中的天机,我先得把龟甲和五帝钱的灵性养起来,再得算出吉时与方位来,才能起卦。起卦前更得沐浴更衣,拈香祝祷,才能灵验。”

    何老娘啧啧,“你咋这么谱儿大啊,不就算一卦么,街上走街串巷的仙师,十个大钱,随时随地就能卜。”怀疑丫头片子故意拿架子。

    何子衿道,“那您老赶紧拿十个大钱找别人卜呗。”切,她还不伺候了呢。

    何老娘从经济角度出发,决定不与丫头片子计较,“算啦,麻烦就麻烦些,去筹备吧。”谱儿大就谱儿大呗,省钱哪。

    何子衿一幅大师气派,“也就您老了,不然换个人试试,不要说十个钱,那是打我脸呢,十两银子我都不算。”

    吹吧吹吧!何老娘肚子里吐槽,嘴上还得哄着丫头片子,笑眯眯的哑巴个嗓子招呼,“来来来,吃梨吃梨。”

    一时,何恭沈氏阿冽都过来了,见何老娘嗓子哑了,都问候了一回,听说是半夜说梦话给说哑了,何恭道,“娘,你这一晚上梦话没停啊。”得怎么说梦话才能把嗓子说哑啊。

    何老娘人逢喜事精神爽,眉眼间带着得意,“做了个好梦。”

    何冽跟他祖母打听,“祖母梦啥了?”

    乖孙问么,何老娘原是想说的。只是梦这事儿吧,说得多了兴许就不灵了呢。何老娘笑眯眯地,“总之是好梦,待卜过再告诉你。”

    何子衿嘴快滴,“梦阿念中状元啦,高兴的笑了一晚上。”

    何老娘瞪何子衿,这长的是嘴么,分明是漏勺啊!

    何恭闻言已是一脸欣慰,摸摸唇上短须,点头,“好梦,好兆头。”

    “别往外说,先叫丫头片子卜一卜。”自从何子衿在阿念考秀才那日卜了三次,何老娘就挺信她的卦。

    沈氏笑,“一会儿让周婆子煮锅饴糖梨水,最是润喉不过。要是明儿不见好转,请平安堂张大夫过来瞧瞧。”

    “不用大夫,多喝水就能好。”何老娘人老爱吃甜的,道,“那饴糖梨水,煮一小锅也就是了。”

    沈氏都应了。

    待阿念江仁过来,刚用过早饭,胡文就来了。见到胡文,何老娘心下一喜,想着胡文定是给送银子来的。结果一见胡文竟是空着手,那喜也就没了。倒是胡文见何老娘嗓子都哑了,笑着问侯,“唉哟,姑祖母,这才一宿没见,您老这嗓子怎么就哑了?这都是操心操的呀~一会儿我着人给您老送些龟龄膏来,那是最润嗓子的。您可得保重身体,不然过几年咱家阿念弟弟中状元,没您的顾看哪儿成啊。”

    何老娘道,“还好还好。”瞧着胡文,以目示意,银子没带来,那要紧的事儿跟你祖父说了没啊?一来就絮叨这些没用的,不务实。

    胡文一拍脑门儿,笑,“看我这记性,今儿是特意来办事儿的。我祖父交待了,让我接阿念到学里去。今年书院一共五个考秀才的,也是运道,中了四个,阿念考的最好,一县案首,祖父说让阿念到学里,勉励勉励还在念书的小学生们。”

    阿念倒是没啥问题,他中案首的当天就先去学里拜谢过先生了,如今山长让他去学里传授经验,他自然要去的。何子衿笑,“山长还挺会安排的。”

    胡文笑,“那是。昨儿念叨起阿念来,一高兴,又喝多了。”

    阿冽咋舌,“山长还会喝多?”他都觉着山长好严肃哦。

    胡文揭他祖父老底,“就二两酒量,一喝就多。”

    阿冽心下偷笑。

    何老娘咂巴下嘴,再瞅胡文一眼,胡文连忙补充一句,“这事儿干完了,就发银子。”

    何老娘立刻喜笑颜开的应了,“去吧去吧,该去的,书院培养这孩子一场呢。”又叮嘱阿念,“去了好生给讲一讲,别藏私。”

    阿念笑应,这就要跟着胡文一道去,何老娘道,“换身新衣裳,体面!”打发胡文,“阿文去前头跟你表叔说说话去,他昨儿还念叨你哪。”

    待阿念换了身靓蓝色的文士衫出来,小模样那叫一个俊俏,何老娘先欣赏一会儿,赞了几句,才一脸神秘的悄悄叮嘱阿念,“随便跟他们说说就行,别把绝招说出来,绝招儿说给阿冽就行啦,这才是你亲兄弟哩。“一拍阿念的肩,“去吧。”

    阿念险跌地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