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美人记 > 211.得罪女人的最佳方法
    民间有句俗话,叫:人比人该死,货比货该扔。

    意思很明了,就是说,人啊物的,就怕比。

    当然,也没到该死该扔的地步儿。那也忒夸张了。

    但,这话只适用于一定的范围,譬如,相同阶层的人,相同的货,这样才有可比性。

    当何子衿在朝云师傅这里收到一套珍珠首饰做生辰礼时,整个都有些不知作何反应。她第一个反应是,对比一下她祖母抠抠索索的被她抠出一只小小的金戒子做生辰礼,朝云师傅出手就是一套珍珠首饰,这也忒爽快了吧!跟她家祖母开成鲜明对比啊!接着,何子衿的反应是,她整个人都不大好了。

    何子衿一生两世的经历,使得她一见到珍珠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因为在她生活的年代,珍珠实现人工养殖,不算什么贵重物,一百块两串都买得来。但,何子衿很快意识到,这不是她曾经的年代,在这个世间,珍珠不能人工养殖,这些珠子都是珠民从江河湖海一粒粒摸上来的。不要说一套珍珠首饰,就是不太匀净的小珠子,都是极贵的价格。

    何况,这是一套珍珠首饰。

    珠花,珍珠簪,珍珠钗,项链,手串,一应俱全。

    而且,这些珠子粒粒匀净滚圆,绝非凡品。

    而且,这不是白色的珍珠,皆是一粒粒粉润圆珠。

    俄了个神哪,何子衿不算没见识的人哪,此刻,将这珍珠首饰换算成等值货币,她整个人都不大好了。何子衿不能置信的望向朝云道长,问,“师傅,这是给我的?”

    朝云道长还是那幅云淡风轻的模样,点头,“嗯,龙抬头,你不是这日生辰么。赶上个节日,想忘都忘不了。”

    何子衿有点儿不敢收,问,“师傅,忒贵重了吧?”上下打量朝云师傅几眼,虽然朝云师傅不像没钱的人,只是,珍珠是最需保养的东西,有个成语怎么说的,人老珠黄,就是说珍珠年久容易发黄的意思。像何子衿面前这一匣珍珠首饰,明摆着是新的。朝云师傅天天闲云野鹤的,可不像会特意为她生辰打造首饰的人哟。去岁送她一枚玉佩,她还敢收,主要是那玉虽是羊脂玉,在这年代,玉不算特稀罕的东西,又是小件儿,收就收啦。这么一套珍珠首饰可是不同,这不就想当于朝云师傅送她一小匣金子么。

    朝云师傅慢半拍的说一句,“不是我备的,只管收着就是。”

    何子衿挺机伶,“原来是有人想讨好师傅啊。”嘿嘿笑两声,“那我就不客气啦。”朝云道长是个很难讨好的人,起码在何子衿看来是这样的。朝云道长不缺吃喝,生活考究,却并不奢侈。朝云道长在芙蓉山多年,能打动他的东西太少。倒不如退而求其次,讨好朝云道长身边的人,何子衿这纯粹算沾光。

    朝云道长每每对何子衿这幅贪财样就很是无语,何子衿本身很有意志力,见着财物能保持理智,但是,又很贪财,见着好东西就喜笑颜开,两眼放光,一点儿不知矜持。朝云道长正想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何子衿就对他说了,“师傅,东西咱们照收,要是有人求你什么难事儿,一件都不要应。”接着,何子衿又为自己的行为做出解释,“这不是咱们无情义,主要是得证明咱们富贵不能屈。”

    闻道笑弯了腰,端着茶果的手倒没有一丝颤抖,将茶果摆上,知道,“唉哟,我如今才知道师妹还有古君子之风哪。”

    “可见你先时不了解我的过人之处啊。”何子衿大言不惭。

    朝云道长忍俊不禁,“只管放心戴去。”你看,她又能看出这不是平白得来的。

    何子衿乐呵呵地应了,她今天一身簇新粉裙,像一朵枝头含苞的杏花,眼睛永远亮晶晶,即使贪财的样子也叫人喜欢。何子衿得了新首饰,又跟朝云道长说,想请朝云道长做个及第牌,朝云道长道,“哦,阿念今年考秀才。”

    何子衿眉眼含笑,朝云道长已知她心意,考中秀才有五十两银子的奖励。

    天哪,朝云道长揉一揉额角,他怎么收了这么个财迷的女弟子哟。

    朝云道长答应给阿念做及第牌,开春天暖,何子衿去院子里帮朝云道长收拾花木。朝云道长自己不大收拾花木,即使朝云道长自己不收拾,也有朝云观的小道士们,譬如闻道闻法等人。不过,何子衿坚信世上没有比自己更出众的审美,不要说朝云道长院里的花木,有时朝云道长房间的布置她也会委婉的发表下意见。譬如八宝阁里的摆置,这个瓶子与那个罐子该换一下位置什么的,至于换了后好看在哪儿,闻道闻法看不出来,朝云道长自己也看不大出来,但何子衿坚持说这样好看,朝云道长不是个很坚持的人,也就随她了。

    何子衿一面修剪花木,一面还传授闻道一些审美,“其实这花草,任它自然生长是最美的。只是,它生在庭院,已失自然,也就不能让它随兴长了。不然,它随兴了,这院子可就成草场了。”

    闻道絮叨着,“师妹这花剪下的可真俐落,就这么一丛迎春,可别给剪秃喽。”

    “我这是剪秃么?你也不看看,这花都要铺满大半院子了,你也不知道修一修。”何子衿当然有些夸张,不过,朝云道长懒于花木也是真的。不要说院里的花木,就是朝云道长房间的盆栽,也随兴的很。真的只是随兴,只要不长荒了,朝云道长对于花草就是任其疯长的态度。但如果何子衿帮忙修剪,朝云道长亦无甚意见。

    朝云道长坐在院中石墩上,于梧桐树下执一盏香茗问,“不知是山野的花木快活些,还是庭院中的花木快活些?”

    何子衿想,朝云道长要生在她以前那年代,绝一钱钟书的料啊。于是,何子衿拿出标准答案,道,“山野的花木羡慕庭院的花木,庭院的羡慕山野的。”

    朝云道长一怔,继而摇头一笑,何子衿别的上头天分有限,唯独这胡扯上,那真是扯三天三夜不带重样的。有时,朝云道长都觉着何子衿生错年代,这丫头倘生于魏晋,绝对是玄谈的一把好手啊。

    师徒二人互相腹诽一番,何子衿将剪落的花枝收拾起来,挖个坑埋了,并与闻道说,“以前有个美女,就喜欢这样葬花。”

    闻道笑言,“不想师妹还有东施效颦的雅兴。”

    何子衿桃花眼一瞪,对闻道道,“以前闻法师兄说你是个瞎子,我都不信,如今看来,果然是个瞎子。我是东施?你去县里打听打听,谁见我不夸一声美人来着。要是我这般美貌都算东施,天下女人都愿意做东施啦!”

    闻道不过说句玩笑话,就一句何子衿丑罢了,何子衿就跟炸尾巴的猫似的恨不能挠他两下子。闻道正欲补救,何子衿已稍稍气平,进而对整个男性种族提出批评,“再说,东施怎么啦!不就是相貌丑点儿么?丑难道就是罪啊!就从这个词里,就能看出男人无知又短浅的内心世界来!平日里道德君子一般,说什么德容言工,以德为重。以德为重,能发明出东施效颦来?其实,男人不只是对女人刻薄,他们对男人一样刻薄,否然登徒子一词从何而来?”

    原来,不只是他刻薄,男人就是刻薄生物啊。闻道默默听着,十分想反问何子衿一句,令尊何秀才可是个好人?就听何子衿继续道,“唉,闻道师兄,只听你说话就知道你连色相都没看透。爱美之心,人皆有知。需知,美亦有不同境界,你只看到色相之美,故此有东施效颦之论。就像这花,你只看到花的美,只能说你还不懂美。”

    何子衿这一通话下来,简直把闻道从头到脚,从眼光到内心,批评了个彻底,闻道啥都不想说了,他诚心诚意的表示歉意,“师妹,你就原谅师兄我这个瞎子吧。”

    何子衿自认心胸宽广,于是道,“知过能改,善莫大焉。师兄平日里守着师傅,近朱者赤,还算有的救。”

    闻道拭一拭额角虚汗,想着何子衿平日里大大咧咧,原来这么介意别人说她不是美女啊。我了个神诶,他如今才相信,何子衿真是个女人。

    朝云道长笑,“子衿你别听闻道戏言,世间如你这般相貌心灵共美者,寥寥无几。”

    就这么一句虚浮的赞美,何子衿便已喜形于色,假假谦辞,“还好还好啦。”不再计较先时闻道说她东施的事儿了。

    闻道:他可算知道自古昏君是怎么来的了。

    中午,何子衿与朝云道长一并用饭时还说呢,“男人还要求女人德容言工,工者,女红厨工。到了男人这里,就是君子远庖厨。我觉着,男人可忒会给自己安排,把好事儿都安排给自己个儿,偏偏还干不好。哎,这世间,如师傅,如我爹这样的好男人有几个呢?”

    朝云道长不着痕迹的瞥一畔服侍的闻道一眼:你可算是把人给得罪狠了。

    何子衿喝口汤,再道,“还有不公道的事儿呢,男人死了老婆隔一年续弦,根本没人说二话,好像天经地义一般。要是一个男人肯为女人守节,唉哟,那更是情深义重,情圣一般。倘是女人要死了丈夫再嫁,那闲言碎语积的比山还高。师傅说,这公道么?”

    “不公道不公道。”

    “再者。”何子衿放下汤匙,继续道,“这世上,男人做的事,没一样女人做不了的。女人做的事,男人多是没那个本领。我实不知男人尊,尊于何处?女人卑,卑在何处?与其说男尊女卑,不如说权势尊失势卑。三皇五帝之前,是女人统御男人,故此,姓氏的姓字,以女字为旁,是说,姓氏来源于女人。只是,自三皇五帝起,女人权柄旁落,失势而卑。”

    闻道真是愁死了,跟何子衿打听,“师妹哪儿学来的这些见识哟。”

    “这些用学么,有脑袋的思考一下也能知道啊。”

    被讽刺没脑袋的闻道简直是哀求,“师妹你就看在我与师傅都是男人的面子上,闭嘴吧。”你这是说的什么狗屁道理哟,真是的,刚过了年,找死不挑时候。

    何子衿道,“这跟是男是女没关系,主要看有没有心胸。”

    闻道:得,不让她说废话,还成没心胸了。

    总而言之,就因为一句玩笑说何子衿是东施,于是,今日一整天,闻道收到何子衿对他诸如“无智慧”“无心胸”“无见识”“无眼光”的四无评价。

    于是,闻道终于总结出一个得罪女人最佳方法:批评她的容貌就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