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美人记 > 210.生辰礼~
    盐的问题解决了,何老娘也就身体倍棒,吃嘛嘛香了。

    何子衿都不明白,为何沈氏一下子屯了八百斤盐。这也得上百两银子吧?沈氏悄与何子衿道,“你哪里知道盐的利有多大,翻一番都是少的。这买的是平价盐,出产啥价,就给咱啥价。盐又不会坏,我就多屯了些。”

    何子衿问,“盐很贵么?”

    沈氏道,“贵是不贵,这些年,盐一直在降价,可就是降价,也没平价盐便宜。”

    何子衿问她娘这八百斤盐花了多少钱,听到那个价位时,何子衿觉着她娘真是赚死了。沈氏道,“别往外头瞎嚷嚷去,自家知道就得了。”

    何子衿道,“你还是跟祖母说吧。她老人家最爱显摆。”

    沈氏轻笑,“只管放心,自家有大便宜的事儿,她老人家瞒的比谁都紧哪。”

    何子衿也跟着偷笑,沈氏教导她道,“你是没经过乱世,我听你外祖母说,以前战乱的时候,盐可是个贵重物,好几百钱才得一斤,哪里吃得起盐哪。现下太平日子,前些年五十钱一斤,如今降到三十钱,我想着,大约是日子太平,朝廷有钱,盐就会越来越便宜。只是,盐这东西,放也放不坏,屯一些,放几十年也坏不了。咱家这也是有闲钱,只管在窖里放着呗。自家吃,酱菜铺子也用得着。如今是陈家盐引要出事儿,不然,我还得再屯一些。”

    何子衿问,“娘,官府让不让百姓家屯盐啊?”会不会犯法啥的?

    沈氏笑,“卖盐是要有盐引凭证的,咱家又不卖,自家存着吃,犯哪门子法。”

    沈氏又道,“明儿个是你生辰,换身新衣裳。”

    “知道!”

    沈氏从柜里取出个小匣子来,小匣子打开,拿出个红布包,红布包翻开,里头是对蝴蝶金钗,沈氏笑,“这就要生辰了,大姑娘啦,也该打扮上了。出门不能忒素净,拿去戴吧。”

    只要是女人,就没有不爱首饰的。

    何家虽说家境不差,家里也有婆子丫头,妥妥小地主一个。但,要知道,地主有个特点,撑不死饿不着,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用何老娘一句话形容:稳妥!

    做地主的好处就在这里,稳!

    所以,虽说近几年何家家境有所改善,何子衿一年也有好几身新衣穿,首饰上还是以银首饰为主的,金首饰,她也就是有限的两三件。如今她娘一下子就大手笔的送她一对蝴蝶金钗,何子衿这臭美的,根本等不到明儿个生辰正日子,当天下午她就插戴上满院子晃当了。

    傍晚吃饭时她爹见了,笑眯眯说一句,“果然是大姑娘啦。”

    何子衿这生辰好记,二月二龙抬头。

    龙抬头这日,习俗是早上都要吃春饼的。

    阿念早早过去,把自己给子衿姐姐准备的生辰礼送给子衿姐姐。阿念送给子衿姐姐的是一枚桃木平安牌,子衿姐姐很是喜欢,问,“在哪儿得的?”

    阿念笑,“我自己做的。”这位还是手工达人。

    子衿姐姐道,“等我打个络子带在身上。”

    阿念盯着那平安牌瞧个没完,还一个劲儿的眨眼暗示,子衿姐姐没好气,敲一下他大头,“我又不瞎,早看到啦。”一面刻个念,一面刻个衿,肉麻死个人~阿念这原生态的古人,哪儿来得这一肚子的肉麻哟~小小年纪,天赋异禀哩~

    阿念见子衿姐姐明白自己的心意,一拉子衿姐姐的手,甜蜜兮兮滴,“咱们一道晨练打拳。”

    阿念是肉麻类,如阿冽,就是贪吃类,他送了他姐二斤新出炉的蛋烘糕做生日礼。江仁更简单,早上的春饼是他去饼铺子买的,就当是送给子衿妹妹的生辰礼啦。何老娘特欢喜,赞阿冽江仁,“好好好,都是实惠的好孩子。”飘香坊的蛋烘糕是她老人家的最爱,春饼啥的,又省了厨下的钱,唉哟,孩子们都很会过日子很会孝敬她老人家哟~

    何子衿默默:人跟人哪,不对比真看不出差距。这一对比,就知阿念有多贴心啦!起码送的是正常生辰礼!

    早上吃过春卷,阿冽江仁就去书院念书的念书做生意的做生意了,阿念与子衿姐姐道,“今天是子衿姐姐的生辰,我陪子衿姐姐出去逛逛吧。”

    子衿姐姐倒是挺心动,虽然阿念小她两岁,勉强也算个瘦竹型小帅哥啦,一道出去逛逛街啥的,挺好哒。谁晓得何老娘义正严辞,“阿念你赶紧去用功!逛啥啊逛!还不到一月就要考秀才啦,等考出秀才来,随你天天逛!念书去!五十两银子哪!咱可不能便宜了外人!”

    阿念只得去念书。

    何老娘说何子衿,“白长个脑袋,不分轻重。”街什么时候逛不行啊~五十两银子就是十亩上等田哩~

    沈氏跟何老娘商量,“我叫周婆子杀只鸡,中午就**汤面吧。”

    何老娘拿块蛋烘糕咬一口,点头,“成,你看着安排吧。把松菇拿水发一发,好好的炖只小公鸡,才好吃哩。”

    沈氏深以为然,何子衿问何老娘,“刚吃过春饼就吃蛋烘糕,您可别撑着。”

    何老娘道,“切,怎么会撑着,难道我不知饥饱!”

    何子衿顿时坏笑,“嘿嘿,我说祖母怎么早上就吃了两个春饼,原来是留着肚子吃蛋烘糕啊!”

    何老娘道,“真个丫头片子,这般多嘴。”切,她老人家为儿孙辛苦大半辈子,吃个蛋烘糕可怎么啦!这可是她乖孙特意孝敬她老人家的飘香坊的蛋烘糕啊!

    正在说话,三姑娘就来了。

    何老娘让三姑娘坐,笑,“刚有了身子,可得小心些。过来吃蛋烘糕。”

    “我想着今天是子衿的生辰,过来热闹热闹。”三姑娘接了块儿蛋烘糕,送何子衿一件小桌屏,桌屏就是寻常松木,中间镶的却是一小幅猫扑蝴蝶的春景,活泼可爱,正适合给女孩子使。

    何子衿很是喜欢,连忙道谢,又道,“三姐姐才有了身孕,少做针线,不然对眼不好。”

    三姑娘笑,“以前就绣好的。”

    何老娘道,“又不是外人,送什么生辰礼啊,也不知哪儿学来的这些虚花头。”唉哟,怎么跟合起伙来似的,人人都送,她要不要给丫头片子点儿东西啊。明明别年都是吃顿寿面就算了的,唉,今年咋兴起这些歪风邪气哟。

    何老娘正烦恼要不要送礼,何子衿合掌一击,“那今年就不给祖母庆生啦,我们也就都不备礼啦。”

    何老娘这把年纪,大风大浪都见识过啦,能被这几句话掖揄住?她老人家没事人儿一样,闲闲道,“什么庆不庆生的,我都是说不要办,都是你爹,那个啰嗦的,要是不办,他能生一年的气。到我生辰时,你们更是谁都不许送礼,谁送我跟谁急啊。”她老人家已经决定不给丫头片子生辰礼啦。至于她生辰,哼哼,反正儿子自有孝敬,她就是不要,儿子也是死活要孝敬的呀~

    中午,大家便吃的鸡汤青菜面,待晚上阿冽江仁胡文回来时,换了鸭汤面。何老娘只吃了一小碗,就不吃了。何恭担忧,“母亲是不是胃口不适?”

    何老娘摆摆手,“瞎担心,丫头片子不是一直说晚上要少吃么。”

    何子衿跟她爹解释,“祖母一天吃了二斤蛋烘糕。亏得没撑着,哪里还有食欲哟。”

    何恭无语劝老娘,“点心什么的,还是要适量。”

    何老娘当即反驳,“你听丫头片子胡说八道,明明是一块儿吃的蛋烘糕。”

    胡文与三姑娘回家的路上还笑呢,“姑祖母这么喜欢吃蛋烘糕啊。”

    三姑娘也乐,“粟粉儿糕也喜欢。”

    晚上吃过饭,何老娘闲来无事同余嬷嬷一道剥花生米,明儿个做凉菜吃。何老娘同何子衿是隔间儿,一面剥花生,往外瞅一眼,道,“丫头片子还没睡呢。”还亮着灯哩。

    余嬷嬷轻声道,“大姑娘在点生辰礼哪。”

    一听丫头片子在清点生辰礼,何老娘眼珠一转,连忙道,“今儿不剥花生啦,咱们早些睡。”

    余嬷嬷是何老娘贴身心腹,焉能不知主子心中所想,问何老娘,“您不给大姑娘个生辰礼啥的?”阿念都给姐姐买了二斤蛋烘糕哪。

    何老娘道,“不都得了那许多东西啦。”

    何老娘正打算歇息,就听到外头脚步声,接着何子衿叫了声,“祖母。”

    何老娘一推花生篓,双颊一鼓,忽地一口气就把蜡烛吹灭了,打个呵欠道,“这就睡啦,有事儿明在说啊。”

    何子衿早有准备,拿出火折子重点起蜡烛,笑盈盈的瞧着何老娘身边儿的花生篓,“这事儿要紧的很,非今天说不可。我怕今天不说,明儿个说,祖母你后悔哦。”

    何老娘拉回装花生的竹篓子,不情不愿的应一声,“什么事啊。正好过来,一道剥花生,明儿个做凉菜。”

    何子衿扶一扶鬓间金钗,坐一畔说,“今儿我生辰,啥活儿都不干,歇着。”

    “唉哟唉哟,你这过生辰倒有功啦。”烛光下,丫头片子脑袋上的金钗硬是灿灿生光,何老娘叮嘱道,“头上戴金,出门时儿可得小心,时不时的摸一摸,别掉啦。”

    何子衿道,“掉是不会掉,不过,祖母你看到我这金钗难道就没什么感想?”

    “有啥感想?”瞥丫头片子脑袋上的金钗一眼,何老娘装傻充愣。

    对于装傻充愣,何子衿也是很有法子滴,提醒何老娘,“我娘送我一金钗,我爹送我一金钗,您老人家就没感想?”

    何老娘装傻功力高深,道,“没说叫你好生戴着么。”

    何子衿道,“我可是得好生戴着,以后咱俩就君子之交淡如水啦。”

    “水有的是,渴了就去喝呗。”何老娘巴啦巴啦的剥花生米。

    何子衿凑过去一起剥,絮絮道,“我有个打算,祖母想不想知道。”

    “啥打算?”

    “今儿过了生辰,明儿个我就跟我爹说,我大了,得学着自己打理产业。我那些田啊地啊的,就不劳烦祖母啦。”何老娘顿觉割肉,一口气险上不来,就听着自家那死丫头片子继续道,“还有,以后朝云师傅再给我什么绸子缎子衣料子,也不劳祖母你替我保管啦,我给我娘存着。祖母,你说咋样?”

    何老娘眼前一黑,她老人家也是个有决断的人哪,立刻提着嗓子呼唤余嬷嬷,“快,把我那大金戒指找出来!”待余嬷嬷取来包金戒指的小红布包,立刻拿出来给丫头片子套手指上啦,摸着丫头片子的小胖手道,“嘿!这可不是寻常的金戒指哟!当年你曾祖母传给我的,指明了要我传给孙媳妇!切,孙媳妇哪里比得上孙女,我再不能传给第二个人滴!看看,这成色,这分量,这款式,这光芒!唉哟喂,我的傻丫头,这辈子你见过这么好的金戒子不?”

    何子衿道,“没见过。”

    “你可开眼吧!”

    何子衿竖起胖鼓鼓的手指,看着手上那细圈儿,问,“这不就是个素金指环么。”有个屁的分量啦,一钱的分量都没有,款式也不稀奇,连个花样都没有!

    何老娘啧啧两声,“可别不知好歹啦!就是给你块儿金砖,也比不得这是祖上传下来的宝贝。我跟你说,这可是老祖宗带过的,有祖宗的福气保佑你哩。我早先就算好啦,这一样东西,连你娘都不给,就给你!”

    何子衿凑合凑合地也就收下了,与何老娘道,“金砖就记在明年啦。”

    何老娘刚送出一金戒子,正心疼的了不得,又听何子衿提金砖,何老娘一听就红了眼,怒,“记个屁!老娘干脆把命给你!要不?!”

    何子衿把金戒指揣怀里,准备明儿个串个链子挂脖里,道,“行啦行啦,就这么一说,看您这脸翻的。以后等我发了财,专给您老打个金枕头,叫您老天天躺着金枕头睡觉,行不?”

    金枕头啥的,哪怕是虚头话,何老娘也爱听哩。何老娘眉开眼笑,“成!有人给送金枕头怎地不成!金枕头我就记下啦!”

    何子衿得了个金戒指,总算抬屁股走人啦。何老娘在其背手絮叨,小小声的同余嬷嬷道,“看到没看到没,一个丫头三个贼呀。”三言两语滴,把老娘的金戒指糊弄走了一个。

    余嬷嬷笑劝,“就这么一个孙女,太太您这首饰不给大姑娘给谁呀。”

    何老娘伸出两根手指,“还有阿冽俊哥儿哪。”

    余嬷嬷道,“阿冽俊哥儿都是小子,哪里要戴首饰啊。”

    “金银都是钱好不好。”何老娘等值换算了一下,悄悄偷笑,“还好阿余你机伶,拿的是最小的金戒子。”给就给吧,就当哄傻丫头开心啦~

    余嬷嬷:下次一定拿最大的那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