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美人记 > 205.上元礼
    何子衿得了个贼名儿,欢欢喜喜的准备上元节了。

    因收了朝云道长的重礼,何子衿投桃报礼的弄俩大红灯笼并一兜汤圆给朝云道长在上元节前送去了。灯笼上一边儿画了一头猪,朝云道长自问常识渊博也没看明白,不由问,“可有何寓意?”

    何子衿理所当然,“我属猪的呀。”

    朝云道长:……

    闻道憋不住笑,道,“唉哟,原来是师妹的自画像啊。”

    阿念也弯了眼睛。

    何子衿切一声,指着自己画的卡通猪道,“这是我的生肖守护神,猪也代表财运福气,数一数十二生肖,再没有这么好的生肖了。我就画上了,待师傅把我这灯笼往门外一挂,就代表我在门外守护着师傅。”

    闻道给何子衿肉麻的够呛。

    朝云道长笑,“那我怎么舍得挂在门外,一定得挂屋内才好。”

    何子衿道,“这个就是挂屋外头的,这么圆这么大,又是红彤彤的,屋里怎么挂得开。等我再做两个屋里挂着的小灯送给师傅,师傅再挂屋内吧。”

    朝云道长颌首,“好。”

    阿念忍啊忍,忍的心肝儿疼才能不把子衿姐姐的秘密说出来,灯笼倒是子衿姐姐亲手做的,猪也是子衿姐姐亲手画的,子衿姐姐要挂门口,却遭到何祖母的制止,何祖母说啦,“人家都往灯笼上写福字儿,哪儿有画猪头的!太丢脸啦!拿下来拿下来!”另挂一对福字儿大灯笼上去。把子衿姐姐气的,四只画猪的红灯笼,两只给了阿念,两只给朝云道长道送来啦。

    子衿姐姐在一畔跟朝云道长絮叨些鸡零狗碎的事儿,也没忘了阿念,与闻道道,“闻道师兄,给阿念找个清静屋子,让他去温书吧,过俩月我家阿念就要考秀才啦。”

    我家阿念……

    听到这四字,阿念那嘴就不自觉的咧高八度,笑,“温书不急,我就爱听子衿姐姐同师傅说话。”他也入乡随俗,跟着子衿姐姐改口叫师傅啦。

    何子衿说他,“瞎客套,赶紧去温书,等着你挣五十两银子呢。”

    “不是客套,我是挺爱听子衿姐姐鬼扯的。”

    何子衿敲他大头,“你说谁是鬼扯?”

    阿念敢怒不敢言地,撂下句狠话,“我好男不跟女斗。”跟着闻道跑啦。

    何子衿笑眯眯的跟朝云道长说,“唉呀,我说叫阿念在家里温书,他非要跟来。唉呀,有什么法子呢。你说是吧,师傅?”

    师傅表示:确定这不是在臭显摆么……

    朝云道长一阵无语,问何子衿,“怎么考中秀才还有五十两银子不成?”

    “是啊,书院给的奖励,秀才是五十两,案首是一百两。”何子衿眯着眼睛的小财迷样,就甭提了,朝云道长唇角抽了抽,问,“子衿,你很缺钱?”

    “谁还嫌钱多啊。”何子衿拍着膝盖道,“再说了,这也不只是钱的问题,这是荣誉!荣誉!知道不?”

    朝云道长笑,“知道知道,荣誉,五十两。”

    “等阿念中了秀才,叫他请客。”

    朝云道长想说,何子衿这自信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好像秀才是她家囊中之物一般。

    朝云道长道,“考功名,倒不如就这么平平淡淡的在县里过一辈子。”

    何子衿道,“得先有了功名,才能不被人欺负。”

    “也有理。”朝云道长有些怅然的笑了笑。

    何子衿问,“师傅,你是不是担心以后我会离开你啊。”阿念考功名什么的,可能去外地做官什么的,朝云道长舍不得她什么的,也是很有可能滴哟。

    朝云道长沉默半晌,终于道,“何子衿,你可真会给自己脸上贴金。”

    何子衿眨眨眼,“我祖母常教导我说,有金子也不能贴脸上,买房子置地才是正理。”

    朝云道长一笑,就见何子衿正色道,“我想过了,到时看吧,要是阿念就考个同进士什么的,干脆就回乡。除非考进庶吉士去,镀镀金回乡也体面。要说做官,咱家寒门出身,做也做不了大官,还很容易给人填了坑,倒不如考个功名回乡自在。反正千百良田在手,只要不败家,有吃有喝足够了。”

    “看不出你还是个长远人哪。”

    “我优点多啦,岂在这一处半处的。”

    朝云道长很是同意,“嗯,最大的优点就是会吹牛。”

    “切,我吹牛那是有牛可吹,许多人想吹,还吹不起来哩。非得胸有沟壑的人,没有我这样的见识。”

    朝云道长简直不忍直视,纠正自己的女弟子道,“那叫胸有丘壑。”什么叫胸有沟壑啊!就那平的跟什么似的,穿上长衫跟男孩子一样,哪儿来的沟壑啊!

    何子衿正欲讲演一番,结果兜头一脸灰,她恢复速度惊人,眨眨眼睛便没事人一样的转移话题,道,“师傅,你明儿个吃什么馅的汤圆啊?你可先尝尝我给你带来的汤圆吧,唉哟喂,没吃过这汤圆,那简单大半辈子都白活了。”

    朝云道长目中含笑,呷口茶道,“为了避免我这大半辈子白活,也得好好学尝。”

    “你就猜不出是什么馅儿。”

    “不就是玫瑰糖和花生芝麻馅儿么。”

    何子衿大惊,连忙问,“师傅,你怎么知道的?”她来观里也没说过啊。

    朝云道长但笑不语。

    何子衿又不笨,她想了想,道,“不会是闻出来的吧?”难道鼻子能灵到这份儿上?隔着汤圆的皮就能闻出是什么馅儿来?对于朝云道长也不是不可能,花生糖跟酱肉搁一个篓里,明明是分着放的。朝云道长也能在花生糖上闻出酱肉味儿来。何子衿感叹,她师傅不会是哮天犬投的胎吧。

    大过年的,说的无非就是吃吃喝喝的话,到中午,何子衿还亲自下厨做了道清蒸鱼,朝云道长在一畔指点。朝云道长的厨房,何子衿来过许多遭,来一回就得感叹一回,这哪儿是厨房啊,比她闺房都要整洁。朝云道长还是那幅半神仙的模样,甭以为清蒸鱼就是把鱼往开水笼屉上一放蒸熟则罢,有这种观念的人,只能让你不懂烹调了。

    鱼是小道人杀好的,其他的都是何子衿动手,朝云道长旁观指点。

    何子衿先熟练的切出葱姜丝与姜末,朝云道长就是这般龟毛,姜么,要何子衿自己吃的话,都切丝就行了,在朝云道长这里就得姜丝是姜丝,姜末是姜末。把鱼摆盘摆好,再调汁水,调汁水倒用不到太多调料,也就三样,秋油、醋、清油。

    这秋油嘛,是何子衿家酱铺子出产的秋油,话说她家酱铺子亏得朝云道长指点着才做出这般极品秋油来,鲜的了不得。醋是朝云道长用山上的野果制的野果醋,清油就是寻常的清油啦,这个倒不多讲究。

    调汁水时,朝云道长看都不用看,鼻子一闻就仙风道骨的指点何子衿,这个多啦那个少了的。挑剔半日,把汁水调好,水也开了,一并与鱼上锅蒸。

    而且,这蒸鱼的时间朝云道长也极有准头儿,他说好时,那一定是恰到好处。

    何子衿早就服了。

    阿念正好过来,何子衿唤他,“赶紧去洗手,这就吃饭了。”

    甭看碧水县是乡下地方,过年也都是大鱼大肉的,何子衿从年前一直吃到年后,特意说的,中午咱们吃清淡些哦。唯一的一道荤菜就是清蒸鱼了,余下的四道菜,一道香菇菜心,一道素炒绿豆芽,一道凉拌水萝卜,一道素炒藕丁,再加一道冬瓜汤。

    朝云道长倒觉着欣慰,他觉着自己的女弟子总算有一点品味了,甭整天觉着最好吃的就是鸡鱼肘肉。何子衿还叫人烫了酒,三人喝了几杯,接下来就是何子衿与阿念同学的肉麻时间,这两人吃饭都是这样滴“子衿姐姐吃这个,子衿姐姐吃那个”,要不就是“这鱼不赖吧,我特意给阿念做的”“尝尝,这绿豆芽多脆生啊,绿豆芽不能过火,一过火就软趴趴的不好吃了。”

    你给我布菜,我给你布菜,你给我盛汤,我给你盛汤,唉哟喂,朝云道长都有些吃不下去了。他老人家觉着自己从头发丝儿到脚后跟儿都在发光发亮,光照万物,朝云道长甚至觉着自己在自己的房间是多余的,如果他有何子衿的两辈子的经历,他老人家就会知道,这种感觉叫做电灯泡。

    没滋没味儿的用过午饭,朝云道长连忙将何子衿与阿念打发到别屋休息去了。实在太碍眼了有没有!

    朝云道长的院子相当宽敞,何子衿时常过来,也就给何子衿安排了休息的居所,阿念是男孩子,闻道自然另有安排。不过,刚吃过饭,阿念显然不想休息,他要跟子衿姐姐说会儿话呢。

    朝云道长指天为誓,他可不是有意偷听,他只是不小心听到了。

    小情侣之间都会说什么,要朝云道长说,说的都是废话。

    譬如,阿念道,“子衿姐姐喝茶。”

    子衿姐姐,“你也喝。”又问,“累不累,要不要睡会儿?”

    “不累。”

    “怎么看你眼发饧,困了吧?困了就睡会儿。别死要面子啦。”

    “不是困,是头晕。”

    “唉哟,你不会是喝多了吧?也没喝几杯呀。”

    “喝了五杯。而且是大杯。”阿念心悦诚服,“子衿姐姐,你可真有酒量。”

    “小意思啦,我去给你弄碗醒酒汤来。”

    “又没醉,子衿姐姐跟我说说话就好。”

    “我又不是醒酒汤。”

    “姐姐比醒酒汤还管用呢。”

    ……

    俩人就这么唧唧咕咕的烦了朝云道长一中午,朝云道长望着室内花瓣雪白、缱绻绽放的水仙,想着,这就是少年们的岁月啊。

    青玉香炉内沉香袅袅,模糊了朝云道长的面容。

    少年们下午吃过煮汤圆的下午茶后告辞,何子衿千万叮嘱朝云道长一定要记得上元节点上她送的灯笼,辟邪保平安。

    阿念是个心思细密的孩子,他今年就不用再去书院念书了,年前年后的跟着子衿姐姐来道观里白吃白喝好几遭,总觉着不大好,就悄悄同子衿姐姐说了。子衿姐姐道,“做大事者,何拘小节。朝云师傅要是穷,咱们自当带东西来。如今,朝云师傅又不怕人来吃饭,不必计较这些小事。”

    阿念想了想,道,“以后咱们要对朝云师傅好。”

    “这就对啦。”

    何子衿也能感觉得出来,自从她说与朝云道长福祸与共后,她与朝云道长的关系就又近了一步。不然,以往朝云道长对她也不错,却不会直接给她这么好的衣料子。朝云道长这样的人,会怕人来吃饭吗?不,他怕的是亲近之人的背弃与远离。

    两人欢欢喜喜的回了家,何老娘听说朝云道长收了汤圆与灯笼,笑呵呵地,“咱家也没啥好东西,一点子心意罢了。”

    何子衿给何老娘总结,“礼轻情意重。”

    “对对对,就是这个意思。”何老娘赞她,“没白念书,就是会拽文。”还拽得这般好听,有学问的人就是不一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