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美人记 > 204.二重锁~
    就送了几匹衣料子,朝云道长就成了何老娘嘴里的好人。

    其实,何子衿也觉着,朝云师傅的确不错。虽然朝云师傅说是自己没地方用的料子,可没地方用也是这么好的料子呢,给谁谁不高兴啊,结果,朝云师傅就给了她。

    这是由什么决定的,知道不?

    感情!

    这就是她跟朝云师傅的感情啊!

    何子衿抚摸着滑溜溜的衣料子,决定等天暖了,紫藤开花了,她就立刻做最新鲜的藤萝饼给朝云师傅吃,而且用最好的馅料,用十年份的猪油来做!

    这里要普及一个常识,做点心,多是用猪油,才够酥够香够甜。至于减肥瘦身滴同学们,除了管住嘴,别无他途。而且,猪油的年份也是有讲究的,年份越足的猪油,做出的点心味儿越好。非但味儿好,这年头也没防腐剂之类的东西,可用年份足的猪油做出的点心不容易坏,也是大家公认,也是何子衿小美女无法解释的困惑之一啦。故此,年份足的猪油,价钱也是很贵滴~

    何老娘何子衿两个在灯下瞧着散发着雅致光泽的料子,祖孙两人用三辈子的见识发誓,三辈子都没见过这样的好料子。何老娘道,“这般滑溜,还这么软乎,你摸摸。”

    何子衿道,“是啊,非但软乎,瞧这色泽,多柔和。”

    何老娘念声佛,“我的丫头片子哟,你可有大造化啦,这辈子能穿这么好的衣料子,你哪辈子修来的哟。”

    “上辈子修来的呗。”何子衿拉出一段往自己身上比一丝,道,“明儿个我就做身新的穿。”

    何老娘一把将衣料子抢回怀里,道,“你可别烧包儿了!过年的新衣裳还没穿几天,又做什么做?这么好的料子,先省着。现在长的快,嗖嗖的蹿个子,待做好衣裳就小了,白瞎了好料子,等你啥时不长了啥时再用这料子。”

    这话打击面儿也忒大了,何子衿实难服气,道,“唉哟,照祖母这么说,到我个子长成前,还不配穿好衣裳啦!”

    何老娘真是愁死了,想她老人家一辈子勤俭节约的居家过日子,好容易修来个丫头片子有些财运吧,还忒会败家,就知道闹吃闹穿的。何老娘苦口婆心不留半点儿私心的教导自家丫头片子,拉着丫对片子的小肉手儿教导,“我的傻妞儿啊,你怎么这么傻啊!这么好的衣料子,你祖母我活了快六十年啦,也没见过这么好的衣料子啊。穿了还往哪儿买去?我告诉你,穿了可就没啦!想买都没地方买!你不能只为自己想啊,你得为以后想想啊!”

    何子衿听的直翻白眼,道,“现在不穿,以后就过时啦。”

    “屁!”何老娘举着料子在何子衿面前一晃,十分稀罕的摸了又摸,斜吊着眼,一幅对何子衿无比鄙视的模样,道,“这等好料子,能过时?你可别没见识啦!你娘给你三姐姐做嫁衣的料子,多少年啦,拿出来照样是一等一的好料子!我跟你说吧,你可省着些吧,等以后有什么体面事儿再给你做衣裳。现在又不是没衣裳穿,你瞧瞧你身上穿的,都是绸哩~想一想,县里有几家的闺女能穿绸?你可知足吧。”说着,何老娘就唤了余嬷嬷拿钥匙开箱子,把几匹料子都搁箱子里锁着去啦。

    何子衿嘿嘿两声,道,“你锁吧你锁吧,以后我跟师傅说,什么料子都不用给我,反正你又不给我做衣裳。”

    “傻蛋!干嘛不要,也是朝云师傅看中你才给你哩。”

    何子衿道,“给我一半儿做衣裳,我就要。你要不给我,以后我都不要啦。”

    何老娘想到何子衿自小臭美,只得道,“给你一匹,还不够做衣裳!不要说一身,十身也够啦!”决定割肉,大撒手的给何子衿一匹。

    “难道我就这一年做衣裳,明年不做,后年也不做啦~”何子衿伸出三根手指,何老娘断然道,“两匹!再得寸进尺,一匹都没有!”

    何子衿一幅无可奈何吃大亏的模样,“好吧好吧,我让你。”

    何老娘嘟嘟囔囔,又叫余嬷嬷拿钥匙开箱拿出两匹料子,千万叮嘱何子衿,“大正月里不能做针线,先别做。等出了正月再做。”

    “知道啦~”何子衿欢欢喜喜的抱了两匹料子放自己屋里柜子去啦。

    何老娘与余嬷嬷抱怨,“说这臭美劲儿像谁呢,一点儿不知道过日子。”这般好料子,哪里能用来做衣裳呢。这得攒着,以后留给子孙才是正理哪!

    余嬷嬷笑,“大姑娘正是好年岁,生得好模样,要我说,这样的好料子,阖县也就咱家姑娘配穿!”

    “这也有理。”何老娘道,“小时候我觉着三丫头生得更好,丫头片子这渐渐长开了,瞧着也不赖。”

    余嬷嬷啧啧两声,“看太太说的,啥叫不赖啊,外头人说起来,谁不夸咱家两位姑娘出挑儿呢。反正我这辈子没见地比咱家姑娘更好的姑娘了。”余嬷嬷不愧何老娘的贴身婢女,自夸起来丝毫不比何老娘逊色。

    何老娘一幅得意模样,小小声道,“其实我也觉着自家孩子最好,怎么看怎么好。”就是有点儿小败家也觉着好~只是这话不能说出去,叫丫头片子知道了,骄傲起来可怎么办哪。

    主仆两个暗自偷乐一阵,就到了吃晚饭的时辰。

    沈氏是第二天才见着朝云道长给何子衿的好料子的,俊哥儿在屋里疯跑,何子衿拿出来给她娘显摆,沈氏也觉着稀罕,仔细的摸了一摸,又展开一些对着窗子看织法光泽,道,“觉着比你李大娘先时给我的那块儿大红料子还好呢。”那料子就很稀罕,沈氏得了没舍得用,一直放着呢,一半儿给了三姑娘做嫁衣,当时就人人夸好。如今她闺女得的这个,竟更觉着质地柔滑、织法细密、光泽柔和,掂在手里又很轻,一点儿不压手。沈氏道,“这可是好东西,道长怎么平白给你这么好的料子啊?”

    何子衿道,“师傅说是别人给他的,娘你看这颜色,也不是师傅能穿的啊。”这匹料子是杏红色,要多粉嫩有多粉嫩,也就何子衿这个年纪穿,沈氏都穿不来。

    沈氏道,“比陈家以前给咱家的料子更好。”陈家也偶尔会给些金贵料子,织金的锦缎啥的,沈氏也见识过的,只是摸在手里,也不如这个好。

    “我说也是。”何子衿道,“而且质地瞧着细密,抱起来比寻常的料子轻不少。”

    朝云道长给何子衿这么好的东西,沈氏不是何老娘,就一门心思的财迷,她想了想,道,“道长喜欢什么,咱们该送些回礼的。”

    “也没看出朝云师傅喜欢什么来。”何子衿道,“娘你不知道师傅多讲究,昨天我去拜年,就把花生糖与酱肉都搁小背篓了,其实我中间还垫了好几层粗纸呢,结果朝云师傅一吃花生糖,立刻就闻出酱肉味儿了,我了几块儿都闻不出来。他那鼻子,灵的了不得,挑嘴的不行。”

    何子衿想着,她跟朝云道长都福祸与共啦,哪里还在意这些俗礼,何子衿将手一挥,“不用回礼了,等我初五过去再说。”

    沈氏问闺女,“你常去道观,有没有觉着道长跟寻常人哪里不一样啊。”何氏家族里,何忻家就是首富了。何忻还做丝绸生意,当初李氏给她那据说是贡品的大红料子都只半匹不到,哪似朝云道长这般,出手就是六匹。

    “当然不一样啦,寻常人哪有朝云师傅的气派。”何子衿悄悄同她娘道,“我猜着,朝云师傅以前肯定是大户出身。”

    沈氏也觉着闺女这猜测靠谱,想了想,道,“这也有理。”要不也没这般大手笔,至于是多大的大户,沈氏就没啥概念了。她思量着,起码得是府尹家那样的大户吧。

    猜想了一回大户出身的朝云道长,沈氏与闺女道,“明年就及笄了,到时做一身鲜亮衣裳及笄礼来穿才体面呢。”

    何子衿道,“我想着,匀给三姐姐一匹。”

    沈氏有点儿舍不得,想了想,到底是看着三姑娘长大的,笑,“这两匹颜色不一样,正是你们女孩儿穿的,干脆一样分出一半来,这样你们都能多做两身不一样的。”胡家那样的人家,甭看说起来也是书香门第,一样是一双富贵眼呢。三姑娘认亲那日的事儿,沈氏都听陈二太太说了。

    母女俩说了回衣料子,沈氏到底有阅历,她只知道这是上好的料子,至于料子有多好,就不晓得了。她不晓得没关系,干脆剪了六尺拿给李氏看。

    李氏也不认得,瞧了又瞧道,“实实在在的好东西,要说到底叫什么名字,我就看不出来了。”

    沈氏笑,“这也是碰巧儿得来的,我瞧着稀罕,没见过。留了些给子衿、三丫头做衣裳,这是给康姐儿的,康姐儿也是大姑娘啦,这颜色,也就是她们小姑娘家穿啦。”

    李氏与沈氏向来交好,便不客套,叫康姐儿给沈氏道谢,沈氏摸摸康姐儿的小脸儿,笑,“一转眼孩子们就都大了。”

    李氏亦笑,“是啊。”

    两人说些儿女事,李氏待丈夫回房时叫丈夫帮着看了看沈氏给的料子,何忻做了一辈子丝绸生意,一瞧便不禁皱眉问,“哪儿来的?”

    李氏道,“子衿她娘给咱们康姐儿做衣裳的,她也不认得这料子,叫我帮着认认,我也不认识呢。”

    何忻打发了房里的丫环方道,“她哪儿来的这料子啊?”

    “这怎么好问哪。”李氏道,“人家好心好意的,有了好东西想着咱们康姐儿,我反要追问来历。怎么了,我瞧着是上上等的好料子。”

    何忻道,“不是蜀地的料子,瞧着像江南那边儿今春的贡品。”

    贡品什么的,李氏倒不觉着稀奇,织造坊每年也会有不少好料子外流,自有有钱人家高价购得。李氏奇怪的是,“这才过年,今春的贡品怎么可能到蜀地来?”

    何忻笑,“宫里贵人们年前就把年后的春衫做好了,哪里能等到年后开春再做,说是今春的贡品,无不是去岁冬初就要入宫的。”

    李氏这才明白,高高兴兴的把料子收起来,笑,“子衿她娘拿出来时,我就觉着这料子稀罕,出了正月就给康姐儿裁衣裳。”

    何忻思量片刻,实在想不出何恭家打哪儿得的这般好料子。李氏笑,“你可想个啥?我瞧着,这几年,子衿家日子是越发兴旺了。咱们两家一向亲近,子衿她娘有这样的好料子都没忘了咱们康姐儿。”

    何忻笑,“可能是婶子不知这料子值多少银子。”何老娘的脾气,要知道这般金贵的好料子,定舍不得送人的。

    李氏笑嗔,“你这嘴。”又道,“你说,会不会是陈家给子衿家的?”自从发生何珍珍的事后,他家与陈家便有了些龃龉,不大来往了。

    “陈家自来势利,如今他家自己的麻烦还顾不过来呢,就是有这等好东西,也是去打点关系,怎么可能给何家。”这般好料子,何忻也能搞得到,但即便有也是走人情,他自家女眷是没的穿的。陈家暴发的年头儿比他还晚好些年,他不信陈家舍得给自家女眷穿这样的料子,何况陈何两家近些年也淡了。

    李氏剥个桂圆给丈夫吃,问,“陈家怎么了?”

    “还不是赵家那一家子上不得台面儿的。”何忻道,“自从开了那个芙蓉楼,就不知自己姓谁名谁了。去岁就在咱们县里挑了五六个女孩子,说是备选入宫。赵家勾搭上总督大人家的公子,有意盐引,我看,陈家要小心了。”

    李氏不解,“靠盐引发财的也不只是陈家一户,怎么就赵家要抢陈家饭碗似的。那宁家,可是陈家的姻亲,岂是好缠的。”李氏嫁给何忻多年,也颇有些见识。

    何忻叹,呷口茶道,“能拿到盐引的,哪家没有靠山。”他虽不喜陈家,可也看不上赵家。

    李氏笑劝,“反正又不是咱家的事,要我说,赵家抢谁家的盐引,也不好抢陈家的。毕竟一个县的老乡亲,低头不见抬头见的,这会儿他家出了个娘娘是得了势,我就不信,难不成就没有求人的时候。如今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呢。”

    “这等蠢人,能明白这个倒好。”做生意的人,都讲究个和气生财,天天弄得跟斗鸡似的,今儿你夺我财路,明儿我断你生路的,这不脑子有病么。

    李氏在听年戏的时候悄悄同沈氏说了回料子的事儿,沈氏一听说像江南那边儿的仿贡品,也吓一跳。李氏是个识趣的人,并没有多与沈氏打听,也未多说陈家的事,只管安心看年戏。以往碧水县的年戏,除了县衙请的戏班子,便是何陈两家的年戏,今岁格外不同,又多了赵家年戏。

    故此,碧水县年戏就这么一路摆到了上元节。

    倒是何子衿听她娘说那料子似贡品仿品后没啥意外,沈氏道,“我听你李大娘说,说是仿品,其实跟贡品是一模一样的,只是外流了,做不得贡品,便叫仿品了。金贵的了不得,你做衣裳也得仔细着,耐下心来,不能粗针大线的糟蹋料子,知道不?”

    何子衿心说,啥仿品啊,一准儿就是贡品。没想到她这辈子还有机会穿一穿贡品衣料子,何子衿决定出了正月就做两身新衫,她早想通啦,都这个时候啦,有的享用着紧的享用吧,谁晓得以后是吉是凶哩。

    何子衿决定要奢侈一把的时候,何老娘听说是那几匹料子是仿贡品,立刻悄悄的吩咐余嬷嬷在外头锁铺定了把大锁,给自己柜子加了二重锁。

    何子衿瞅了回何老娘的二重锁,道,“这要是哪天家里来了贼,一看你这二重锁也得先偷你这屋儿。”

    何老娘骂,“个死个头片子,大过年的咒我遭贼!我看你就是个贼!”她老人家简直悔死啦,要知道是这等金贵料子,说啥也不能给丫头片子两匹啊!何老娘寻思着,要不要借机翻脸把料子要回来,谁晓得个头片子奸猾似鬼,何子衿嘿嘿两声道,“您老就是把脸翻到房顶去,也休想要回去!”

    何老娘气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