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美人记 > 195.添妆礼~
    天气渐冷,眼瞅着三姑娘成亲的日子也快到了。成亲之前还有添妆礼,别看何家人丁单薄,但这些年亲戚族人家的闺女成亲,何家可是添妆出去不少,何老娘早就算过,尤其是对上陈家这样人口多的,真是亏得要命。如今三姑娘的添妆礼到了,何老娘提前三天做准备,先把三姑娘的嫁妆都整合到三姑娘屋儿去,待到了添妆的那一日,早早的再搬出来显摆一二,俗称晒嫁妆。

    这是给来添妆的亲戚朋友们看的。

    何家在碧水县多年,这些年交往下来,亲戚族人自不必说,朋友也不少。譬如何恭相熟的,还相当一部分的秀才。甭以为何子衿前世,说到秀才先想到“酸”字儿,这年头儿,秀才岂是容易的?多少人考白了头,有的还考不中秀才呢。他们碧水县一个县城,老少秀才加起来,也不过二十来个。

    故此,有秀才太太过来,也是很体面滴。

    再者,何家这几年颇有名声,这一点儿现在何子衿也不瞎得意了,她现在就一门心思盼平安呢。反正,总得来说,何家今日是宾客满屋啊。

    主要是,给三姑娘置办的嫁妆还是很可以滴,当然,不敢跟去岁陈二妞的出嫁比,但照着何家的门第说,这嫁妆置办的很尽心尽力,很实诚,过日子的东西,该有的也都有了。

    还有何老娘一身簇新的棉绸衣,头上插着金钗,腕上挂着金镯,耳上垂着金耳环,在一畔喜气洋洋的给诸亲戚朋友介绍,“家俱都是在县东的老蔡家打的,他是好把式,阖县都有名的,上好的松木!好吧?这衣料子啊,是吧,又细又软,不是棉的,人家说叫丝棉,里面有蚕丝,才这样滑溜溜哟,不是咱们县买的,往州府置办的。嗯,还有一百二十亩上等田地,一处铺子!”说到铺子,何老娘还是有些心疼滴。田地是去岁早置办好的,铺子是何子衿出的。何子衿如今特通透特豁达,自从知道以后自家小命儿就看朝云道长的造化啥的,她是花儿也不养了,银钱之类也看轻啦。三姑娘成亲,她手上不是还有先时在朝云道长手里买的铺面儿么。随着县学的兴旺,铺面儿也升值啦,何子衿没卖,除了一个铺子给江仁做生意,余者四个都出租。如今何子衿超脱啦,就把一个铺子给了三姑娘,一个给了阿冽一个给了俊哥儿,当然,他们还小,便叫她娘沈氏替他们收着。余下一个,何子衿给了阿念,你说把何老娘心疼滴哟。好在阿念粉儿有眼色粉儿真诚滴说,“子衿姐姐帮我收着吧,我的就是姐姐的。”何老娘转念一想,阿念的田啊啥的,也都是她家丫头收着,算了,这个给跟没给是一样的。于是,她老人家心里换算了一下,也就没说啥。至于给三姑娘的铺子,何老娘养三姑娘这些年,情分也是有的……虽说心疼的直抽抽,虽说不舍,何老娘嘴巴扭了两下,硬是啥都没说。

    何老娘不说,人家三姑娘也不是占表妹便宜的性子,再三不肯要,道,“我是做姐姐的,不能给妹妹就罢了,怎么能要妹妹的私房。”

    何老娘立刻帮腔道,“是这个理。”三丫头明白!

    何老娘这话,当真叫沈氏一阵无语,沈氏往日常肯奉承婆婆,这会儿却笑,“三丫头只管收下,当时买的时候也没花几个钱。这铺子或是出租,或是打发人做个小生意,都可。细水长流,再者,你也练练手,这一二年,我也教过你们看账子理生意,不过,自己亲自打理产业又是一回事了,你经一经就能知道。”分铺子的事儿,闺女早与她商量过了。不跟何老娘商量,是知道商量也商量不通,索性先斩后奏。

    何恭也道,“是啊,这是你们姐妹的情义,不要推却。”

    何子衿道,“要是三姐姐不收,阿冽俊哥儿的我也收回来。”

    何老娘立刻改口,与三姑娘道,“唉哟,这还有什么推辞的哟,都是一家子。丫头片子又不是做虚事,以后她成亲的时候,你再给她添回来就是啦。真个死心眼儿!”是啊,有来有往才好,何老娘深为自己的智慧得意。想到以后还有机会回收,这样,给三丫头添个铺子,面儿上也好看不是。

    如此,三姑娘郑重谢过何子衿。

    事儿定下来,还得走法律程序,改地契的时候,就一并都改了,如此阿念阿冽俊哥儿也有了产业,何子衿把江仁经营的那处铺子的地契,改成了何老娘的名字,给何老娘自己收着。何老娘还同余嬷嬷絮叨,“这丫头可是把私房藏到老鼠洞的性子,这回怎地这般大方啦。”不过,对于丫头片子孝敬她铺子的行为,何老娘还是很欢喜滴。

    余嬷嬷笑,“咱们姑娘岂是寻常人哪,有情义,也知道孝顺,都是太太您教导姑娘教导的好哪。”

    “我觉着也是。”何老娘大言不惭,反是觉着余嬷嬷这话说到自己心坎儿,道,“这兄弟姐妹,还就得同胞的才亲。哪怕不是同胞,表亲,处好了也一样。就是阿念,打小儿就来了,你看丫头片子看他多好,跟阿冽俊哥儿是一样的。关键得是心正的孩子,才值得你去对他好。三丫头啊,也算破窑出好瓷。唉,她顺顺利利的嫁了,阿文也是正经孩子,我也算对得起她那脑子有病非要纳小的曾祖父了。”

    三姑娘脑子有病非要纳小的曾祖父=何老娘的亲爹。余嬷嬷叹,“要是老太爷看到这会儿,当初怕是打死都不纳小了。”

    “哪儿能啊,没儿子怎么成,岂不是断了老蒋家的根?”何老娘阴阳怪气,继而一哼,“呸!现在还不是断子绝孙!当初家里六百亩上等好地呀!我好歹抢了三百亩,要是当初都给我,就都能给保住了。偏要给那败家子,唉,都败没了,也没能留下个一亩半亩的落在三丫头手里。”说起这个,何老娘就是一肚子火。这世上还有比败坏祖宗家业更该千刀万剐的事么!

    想到这些糟心事,何老娘同余嬷嬷絮叨一番,又让余嬷嬷叫了三姑娘来叮嘱一回,何老娘语重心长啊,对三姑娘道,“长这么大,家业破败你也经过。家业艰难,我经过。这人家儿哪,别看往上奔得一个汗珠儿摔八半儿的辛苦,要往下走,也就是三头五晌的事儿。阿念的宅子买的谁家的,咱们后邻,白婆子家的,我刚嫁过来时,他家是族里有名的殷实人家儿,还不是别的大毛病,就一样好吃懒做,这才三十来年,宅子便卖给了咱家,一家子往乡下过日子去了。更不用说你爹你爷那伙子败家子,有这样的祖宗,也是你上辈子没修来,可越有这样的祖宗,越得把日子过好。咱们老蒋家,祖上也是出过官身的呀,可别叫人说,看,跟她爹一样,跟她祖父一样。活成那狗屎样,活着做甚!”

    何老娘这一辈子就没说过动听的话,如今三姑娘马上嫁人,说的依旧不大好听,却是把三姑娘听得红了眼眶,心下又是酸楚,又是感动。三姑娘忍泪道,“姑祖母只管放心,我一定好生过日子,给姑祖母争气。”

    “那就好,也算没白养你。”何老娘这一嘟囔,又把三姑娘嘟囔乐了。

    成亲总是喜事,哪怕自家丫头片子大出血的把铺子分了,因为何老娘已想出解决之道:孝敬自己的,给阿冽俊哥儿两个乖孙的铺子,给就是给了,她老人家是不打算再还的。至于给三姑娘和阿念的,以后等她家丫头片子嫁人的时候,她就给二人提个醒儿,叫他们拿相仿的东西给她家丫头片子或做添妆或做贺礼,礼尚往来,有来有往。

    因为解决了难题,何老娘便乐呵了。到了三姑娘添妆礼这一日,她嗓门儿格外亮堂,格外着重的说了一下,纵使他家只是寻常人家儿,嫁胡家有些高攀,可也尽心尽力的给孩子预备嫁妆了。果然,诸人听说有一百二十亩田,一处铺面儿,当下都说嫁妆丰厚,使得使得。

    族长太太刘氏带着媳妇孙氏也来了,刘氏道,“妹妹实诚,阿恭与他媳妇都是好的,妹妹呀,你有后福呀。”嫁妆不看多寡,何恭家这嫁妆,与去岁陈家那嫁妆自是比不得。可得看何恭家是什么门第,陈家是什么门第。何家家底子在这儿摆着,这些年,何恭家日子是越发好了。可想一想,老底子就是何老娘这些年省吃俭用攒下的,地就是那些地。这家人日子兴旺,一则是沈氏善理产业,当初小小的酱菜铺子,就一间的铺面儿,如今把边儿上的铺面儿都盘下来了,生意还是这个生意,规模却是扩大不少。二则何子衿这几年养花儿,阖县有名的。沈氏的是人家私房,何子衿的是孩子自己赚的,用来给三姑娘置嫁妆都不合适。这样再一看三姑娘的嫁妆,就知道何恭家的用心了。是一家子实诚人,哪怕何老娘颇有些抠名儿,大事儿上却是实诚。

    何老娘粉儿得意的听了刘氏的话,笑嘻嘻地,“我就盼着应了嫂子的话,以后享福。”

    陈姑妈也早早的带着媳妇们来了,笑道,“妹妹放心,我看哪,这也就是一两年的事儿。”她家二妞儿已经有了,家里上下总算放下心来。

    何老娘问二妞孕期可好,陈姑妈笑,“这才好些,前两个月,吃什么吐什么,把她娘急的了不得,如今总算好了,吃什么都香,胖了一圈儿。”

    “这个时候,就得胖些才行。”何老娘也高兴,陈二妞去岁嫁过去,这马上三姑娘也要嫁胡家了,跟陈二妞是妯娌,虽说房头儿不同,可住一个府里,彼此也算有个帮手。

    大家闹哄哄的说起话来,三姑娘的好日子,大家也都知道了,腊月二十四过来吃喜酒。添了妆,就有人打听起何子衿来。

    何老娘笑,“丫头还小,明年才十四,说亲也得过了及笄礼哪。”

    “看婶子说的,咱们这不是想先打听了么,你家是个什么要求。子衿这也是阖县有名儿的好闺女了,要是合你家的意,咱们谁家没有出众的后生呀。就是自家没有,亲戚家也有。”

    何老娘想着,三姑娘亲事后,就得说自家丫头片子的事儿了,她老人家笑呵呵地,粉儿谦虚道,“我们这小门小户的,能有什么要求,正经人家儿就行。还有一样,经着我们阿敬嫁得远,阿敬这个,是我那短命鬼的死老头子定的,没法子。这丫头啊,我就想着,本县寻个人妥当人家儿,离得近,也放心。”

    立刻就有人说了,“看婶子哟,你家阿敬要不是嫁到冯家,哪儿有这么大福气,诰命哟。”

    也有人道,“大娘这话实诚,我也有闺女,哪里舍得远嫁。还是守着好,想看看闺女,走个三两步就能看了。还是这样实诚,养孩子图啥,还不就图个亲香么。”

    一屋子中老青年妇女,就热热闹闹的说起儿女事来。中午何家备了席面儿,天冷儿,何家坐不开的,便摆在了阿念的院子里。何老娘趁机给阿念做了宣传,“这孩子自己置的宅院。小小年纪就知道过日子,买宅子的银钱,一则是去岁学里岁考,这孩子考的最好,得了五十两奖励。对,别人家孩子念书得花钱,咱们阿念是净赚的。得了这些奖励,我就说,给你置地吧,这孩子有心,知道立家业的理儿,说要买宅子。这也巧了,柱儿他家要处理宅子,有学里奖励的五十两,还有阿念田里的收成,凑一处给他买了这院子。这马上又是岁考啦,我估摸儿着,明年又能拿五十两奖励。”

    何老娘这样一说,多少人热切起来,连忙打听,“阿念还有地呀?”念书好就不提了,原来还家有恒产,这点儿最重要。

    “这话说的,怎能没地,一百多亩上等田,还有铺子,要不阿念怎么上学哪,难不成是寄养我家?这可就错了,阿念有宅有田,念书又好,明年就准备考秀才啦。不是我说,这样出众的后生,咱们阖县也不多见吧。”何老娘巴啦巴啦一通吹嘘,说得人更热切起来。

    立刻便有人问,“成家立业成家立业,阿念虽年纪小些,婶子可有打算?”

    “对呀,这要明年把秀才考出来,唉哟,可是咱们县里最年轻的秀才了。”

    何老娘火上烧油地,“胡山长都说这孩子文章好,有灵性。”

    实在有人按捺不住,直言问,“阿念的亲事,大娘有成算不?”

    何老娘嘿嘿一笑,“我有成算没用啊,我又做不了主,得阿念他爹,我们亲家舅爷做主呀。”

    诸人:那你废这么多话干嘛啊!

    何老娘内心深处得瑟地:馋你们呗~

    待大家中午吃过酒席告辞离去,在路上忍不住道,“看阿恭他娘哟,笑的大牙都露出来了。”

    便有人道,“要是咱们家孩子嫁得好,一样笑得这么欢。”

    还有人道,“亲事是没的说,这阿恭家的席面儿也没的说,一样鸡鸭鱼肉那些东西,怎地他家就调治的这般好吃哩。”

    再有人道,“三姑娘这事儿,再好也定下来了。要我说,倘谁能娶了他家大姑娘,那一辈子就没的愁了。又会养花儿,又会烧菜,他家那周婆子,原就是个土把式,这汤啊水啊菜啊羹啊的,都是他家大姑娘调理出来的。”

    “是啊,就不知哪个有福气了,这样有本事,人也生得俊。当初阿恭死活要娶沈氏,咱们私下就说,定是个美人儿。待嫁了来,可不就是个美人儿。这丫头生得,比她娘还俊。”

    “听说还读书识字,有学问哩。”

    “唉哟,更了不得啦。”

    “还去过州府,有大见识哩。”

    反正亲戚朋友七嘴八舌的走了,几个帮厨的族人女眷用过饭,这会儿帮着收拾了残席,席上剩下的都归她们带走。沈氏再瞅着丫环婆子把该洗的洗了该刷的刷了,然后把借的桌椅板凳碗筷杯碟的各家送还,方去何老娘屋里说话。

    余嬷嬷看着俊哥儿学走路,何老娘带着三姑娘何子衿算亲戚朋友添妆的东西,一面算一面嘀咕,“来了满院子人,添的有限。”

    三姑娘笑,“这也不少了。主要是咱家席面儿有名儿,我看好些婶子大娘的,都带着家里媳妇孩子的过来。要不是这种时候都是女人们过来,得一家子一家子的来。”

    “失算失算。”何老娘长叹,“这些吃才,一来来一家,倒是多添妆点儿啊!”

    何子衿&三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