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美人记 > 173.碎裂成渣
    这个年,何子衿就在老太太的吹捧中度过了。

    何子衿跟她娘笑,“我现在走道儿都是用飘的了!”以前她也不觉着自己有这么多优点啊,给老太太一说,她也觉着自己优点挺多的!于是,很没气质地沾沾自喜啦~

    何老娘过来看她二孙子,实话实说道,“那是说给外人听的,别当真啊。”

    何子衿:……

    无语一阵,何子衿厚着脸皮,“我是个实在人,祖母说啥我信啥!我都当真的!”

    沈氏笑眯眯地听着祖孙二人说相声。

    何老娘实在欢喜,这年过的,得了二孙子,老太太把大半辈子的心愿都放下了,觉着就是现在闭眼,到了地下,她也是老何家一等一的有功之臣啊!何老娘瞧着二孙子就高兴,连连赞道,“你说,怎么就生得这般俊呢。这孩子啊,非但会生,也天生会长,以后长大比他爷爷还俊。”对于何老娘,这就是极致的夸奖啦。

    其实据说何祖父相貌一般,不过,老夫妻情分好,在何老娘眼里当然没有比丈夫更出众的男人啦。何子衿拿出早问过一千八百回的问题给老太太捧场,“真的?祖父有这么俊?”

    “没见识的丫头片子。”何老娘将嘴一撇,做出个鄙视丫头片子的表情,摸摸二孙子柔嫩的小脸儿道,“想你祖父当年,那可是人见人夸,个子比你爹还要高半头,我就在集市上扯的蓝布,做身长袍给你祖父一穿,那精神头儿,就甭提了!以前族里有什么事啊,都来找你祖父,知道他是个热心肠。不过,就天天出门替别人操心这一点儿,烦人。要是少管点子事儿,你祖父估计举人都考出来啦。”

    何子衿听这话嘴角直抽抽,她祖父明明连个秀才也没中好不好……接着,何子衿才明白何老娘说此话的用意,因为,何老娘瞧着二孙子,一脸慈爱道,“我看以后咱们俊哥儿,就是做举人老爷的材料。”

    三姑娘都忍不住笑,一家子坐在温暖的屋子里絮絮叨叨,连县里唱戏的事儿都忘了。傍晚,何恭带着阿冽阿念拜年回家,笑道,“娘没去看戏。”

    这话问的,何老娘正懊恼着呢,怎么说着话就忘了呢?要知道,县里可是不经常唱戏的,一年有个五六遭就得偷笑。见儿子问,何老娘便道,“我们去了,家里剩你媳妇一个,到时要汤要粥的,没个人怎么成?”

    何子衿笑,“祖母看二孙子看得着了迷,把看戏的事儿给忘啦。”

    阿冽也过去瞧他兄弟,捏一下脸,立刻把小娃娃捏得大哭起来,何老娘给大孙子一下子,道,“轻着点!”把二孙子抱怀里哄着。

    “没使劲!”看他弟大哭,阿冽摸摸鼻梁,道,“我是看刚生下来皱巴巴的小丑孩儿,怎么就越长越好看呢!”

    阿念道,“俊哥儿长得没子衿姐姐好看。”

    何老娘手臂托着孩子悠来悠去,俊哥儿并不淘气,渐渐便不哭了,何老娘听阿念的话好笑,道,“那是,你子衿姐姐是天仙来着。”

    阿念笑笑,不说话。

    用过晚饭,阿冽去研究他越长越俊的弟弟,小娃娃这种生物,对于刚做哥哥的阿冽是个神奇物种,他还把自己得的新年红包拿出一个给俊哥儿,摸俊哥儿的头,“自己省着吧,等大了记得给哥哥拜年啊。”又问他娘,“阿俊得什么时候才会说话叫哥哥?”

    沈氏笑,“快了,明年这会儿就会叫人了。”

    阿冽一想,觉着遥遥无期,“还有一年啊!”真是急死个人!

    沈氏问,“天天出去玩儿,先生留的课业可写好了?”

    “急什么,过了初五再写,十八才开学。”一年就放一次长假,还有老娘在耳边啰嗦,小小阿冽已经烦恼多多。

    “自己记着就行。”沈氏向来认为孩子课业不是她的管畴的范围以内,不过顺嘴儿一问,又问,“阿念呢?”

    “肯定找我姐去了。阿念哥每得点儿什么好东西都是叫我姐给他收着,今天去胡山长家拜年,胡山长给了阿念哥一枚玉蝉,还说阿念哥文章好,功课好,年前书院考试,阿念哥是乙班第一,胡山长说学里有五十两的奖励,等过完年开学就发了。”阿念哥肯定是跟他姐说这好消息去了。

    沈氏赞叹,“考第一就有五十两!”一年束脩不过三十两,学业出众能得五十两奖励,阿念上一年学,净赚二十两。

    “是啊,我也吓一跳。”何恭笑,“其实一则鼓励小学生们认真上学,二则,倘真有课业出众而家境寻常的孩子,也不会因束脩太高而却步了。”当然,这得真正优秀才行。阿念第一年上学就这样出息,何恭心下还是小小得意的。他家人碍于资质,不是那种一览众山小的才智,但,他家收养的孩子能如此,何恭一样高兴。

    何恭摸摸儿子的头,笑,“我问过了,阿冽考的也不错,比入学时强的多,班里二十个学生,阿冽考的第十,可见平日念书也是用心的。”

    何冽道,“有阿念哥指点我,阿灿哥他们平时也会教我一些,不过没阿念哥细致。”他跟阿念自小一道长大,情分不同。

    沈氏笑,“那就好。”

    阿念每年的红包都是给子衿姐姐收着的,今年自然也不例外。

    当然,今年阿念不仅是有红包叫子衿姐姐收着,还有胡山长给他的玉蝉,他也送子衿姐姐了。何子衿看掌中这小小玉蝉道,“在汉朝时,高官帽子上会饰以蝉羽。蝉也是高洁的象征,胡山长给你的,拿去佩戴也好。”

    阿念道,“在学里都是穿一样的文衫,不用佩东西,就是佩上,倒显得跟显摆似的,我还得怕丢呢。我看有些富贵人家的女孩子腰里会佩东西,这个子衿姐姐先拿着玩儿,等以后我再买好的给子衿姐姐。”

    何子衿摸摸阿念的头,觉着真是贴心的了不得,笑问,“胡山长怎么好端端的给你玉蝉呢?”

    阿念就等着他家子衿姐姐问呢,都等这半日了,他家子衿姐姐再不问,他就要憋死了。其实他也可以自己说,要是阿冽的性子,早瓜唧瓜唧自己说了,偏生阿念不是那样的直率人。他为了等他家子衿姐姐问这句话,过来前将头发重新梳好,又用桂花油抿了几下,故而现在大头上那叫一个香喷喷光闪闪啊!他家子衿姐姐好容易问了,阿念唇角抿着微微上翘,努力做出一幅淡定的样子,“其实也没啥?”

    何子衿笑眯眯的瞧着阿念,好小子,没啥?没啥你捣鼓的这么油头粉面的干嘛?过来前还重新换了衣裳吧!何子衿肚子里憋笑,“啊,没啥就好,举许是胡山长看我家阿念生得俊,又懂礼貌,对不对?”

    不对不对!阿念道,“谁在山长面前敢失礼啊!再说,相貌什么的,以貌取人,失之子羽,山长也不是以貌取人的人。”

    何子衿笑,“我看就是这么回事。”

    阿念连忙道,“不是不是!”再猜,再猜一回我就告诉你啦~

    “嗯,那是你课业学的好?”

    阿念如释重负,果然他家子衿姐姐够聪明,一猜就猜到了,阿念道,“山长说,年前考试我考得不错,他想明年让我去甲班念书。”

    “会不会觉着吃力呢?”在乙班已经是年纪最小的了。

    阿念笑,“没事儿,要是甲班吃力,我再退回乙班也是一样的,就是先去试试。”又悄悄同子衿姐姐道,“老鬼也说我基础打得不错。”

    “那就好。”忘了我家阿念是随身携带家教的。

    阿念看她家子衿姐姐把压岁钱放到一个小荷包里,阿念背着手站在一畔,道,“子衿姐姐,你做个大些的钱袋吧。”

    “干嘛?”

    “有用呗。”

    “咦,我要发财啦~”

    阿念这才有些小小的不好意思地同他家子衿姐姐道,“是山长说,各班考第一的人,每人有五十两银子的奖励,等年后开学就发。”

    把何.教育小能手.子衿给乐的,当下抱着阿念转了三圈,阿念脸红红的,就听他家子衿姐姐粉有何祖母风范的道,“这都是我的功劳啊!”

    接着,何子衿就拉着阿念的手先到访了何老娘的卧室,何子衿是这样说滴,“祖母,天大喜事!”

    冬日天冷,何老娘抱着手炉在炕上昏昏欲睡,没啥兴致,“怎么了。”

    何子衿道,“我要发财啦!”

    何老娘立刻精神百倍,问,“咋啦!”天上掉银饼子砸你头上啦!

    何子衿喜滋滋地,“阿念考试得了第一,学里有五十两奖励,一开学就发银子!”

    “唉哟哟!”何老娘一拍大腿,瞬间换算好了,“十亩上等田!十二亩五分中等田!二十亩下等田!”

    何子衿问,“阿念,你想买地不?”五十两是一笔巨款,她倒没想怎么花呢。

    阿念笑笑,早有主意,“地倒是不急,姐姐帮我留意,要是咱家附近有卖宅子的,我想买一处。”

    何子衿大惊,“买宅子做甚?”

    “置产呗。”阿念笑。

    “难道阿念要搬出去?”这怎么成!她舍不得!

    何老娘皱眉想了一会儿,却是一拍炕沿,道,“阿念想的对呀,是该先置下宅子,不然以后成亲,谁会嫁给没宅子的小子!再说,男孩子女孩子可不一样,女孩子嫁人生子,男孩子是成家立业,阿念又不是没出息,你叫他在咱家成亲,是叫别人笑话他!是该先置下宅子,待阿念大两岁,我帮他相看相看。”

    阿念笑,“这个倒不急,祖母先帮我留意宅子的事吧。大小现在无所谓,就照着五十两,小一些没事,我不信自己以后没出息,待有了出息,我再换大宅子是一样的。”

    “成!”何老娘一口应下,“这事儿包在我身上!”

    何.教育小能手.子衿望着阿念与祖母一唱一和说得投机,一颗火热红心,当即碎裂成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