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美人记 > 164.泪光
    过了重阳节,何子衿早上跟着阿念阿冽一道去山上,两个男孩子上学,何子衿去道观。

    何子衿一到朝云观,连观里的小道士都是欢喜又欢迎,先接了何子衿身上的小背篓,笑道,“师傅念叨师妹好几日,算着师妹就该过来了,我带师妹过去。”因何子衿常来朝云观,她又自发的喊朝云道长为师傅,于是,虽没拜师,观里的小道士便自发叫她师妹了。

    何子衿笑,“唉呀,师傅这能掐会算的本领越发精进了。”

    小道士一乐,悄悄同何子衿道,“今早山下送来鲜藕。”

    何子衿笑,“闻道师兄,你就是我的知音啊。”这位小道士法名闻道,年岁不大,为人机伶,很是能干,观里出出入入的杂事都归他管,算是朝云观总管。何子衿来的时候,他还喜欢客串下知客,跟何子衿关系不赖。

    闻道眉眼弯弯,笑眯眯的同何子衿说话,直到朝云道长院门,目送何子衿进去,方转身去干别事,引得其他师兄弟很不满。尤其知客闻法,狠剜闻道一眼,“我才是观里的知客!你要喜欢做知客,以后这活儿归你干!”

    闻道笑,“那倒不必,我招待何家师妹就好,其余人还归你。”

    闻法给他这无耻的说辞险噎个好歹,难道他不想招待何家师妹吗?成天一观的中青老年男道士,能有这么个小师妹隔三差五的过来,难道他不想多跟小师妹说几句话么?这死闻道,这么无耻的话竟然能说出口,搁他,他就说不出口,于是,总是给死闻道抢差使。何家师妹多好啊,人和气不说,还生得这般漂亮,许多女孩子只有这其中一样优点,难得何家师妹既漂亮又和气。

    他倒不是对何子衿有啥想法,只是,爱美之心人皆有知,谁不愿多看两眼漂亮小师妹啊!

    这可恶的闻道!

    闻法小道士再次于内心深处恶狠狠的问候了闻道小道士的父母及祖宗若干人。

    何子衿十来天没来朝云观,朝云道长见她来挺开心,还调侃一句,“哟,何财主来啦。”

    何子衿先将手里的瓷罐放下,装模作样的抱拳一揖,假假谦道,“好说好说,神君客气。”朝云道长喊她财主,她就叫朝云道长神君,引得朝云道长一乐。

    何子衿过去坐下,见自己送的两盆绿菊在花几上开的正欢,顿时心下大慰,与朝云道长道,“我也送了我爹两盆,结果我跟我爹去州府,祖母就把花儿偷着卖了。”

    朝云道长大笑,“令祖母是个实诚人。”

    何子衿也只是嘴上抱怨两句,没觉着怎么着,花儿她年年养,之所以控制数量不过是想物以稀为贵,何老娘卖的价钱不低,她又多了百多亩地。

    朝云道长这屋子很暖和,何子衿四下瞅瞅,没看见炭盆之类,问,“师傅,你生火了吗?”

    “嗯,山上冷的早些。”

    何子衿道,“我没见炭盆哪。”

    朝云道长道,“是地龙。”

    何子衿瞬间觉着她家道长师傅高大上起来,地龙这种东西,就是上辈子她也是只闻其名,到底是个什么一直没闹清,此时,何子衿连忙请教,“地龙是啥?”

    朝云道长道,“跟火炕差不多。”

    何子衿道,“差好多好不好,我家里也有炕,烧炕也暖和,就是屋里有些烟火味儿,你这屋没烟火味儿,也干净。”

    朝云道长笑,“当初改建可是花了大价钱,害我紧巴巴好几年。”

    “不过倒是适合师傅你,你不是容易咳嗽么。”何子衿指了指桌上的瓷罐,道,“这是我做的柚子茶,冬天喝最好,柚子就有润津止咳的功效,师傅你放着喝。”

    朝云道长笑,“碧水县我没见过有卖柚子的,想是从州府带回来的。”

    “嗯,我也是头一遭见呢。去年我在州府没多逛,也没见着柚子,这回见着了,我买了两筐,可惜也没几个,想多买,又怕存不住。”

    朝云道长眉心微动,唤小道士闻空送些热水进来,冲了两盏柚子茶,浅尝一口方道,“你头一遭见就会用来做茶了?”

    何子衿一时哑口,朝云道长笑问,“你是看了我那本茶饮集么?”

    何子衿真没看过什么茶饮集,她,她会做柚子茶,是因为上辈子就会做呀~何子衿并没有张口应下自己看过什么茶饮集,只是端起雪白瓷盏来喝茶,定一定心神道,“不是啊,是我以前看的书上的记录。”老家伙用不用得着这么敏锐。

    朝云道长并未追根究底,慢调斯理道,“柚子要存放的久,在外皮上涂一层薄蜡就可以。”

    何子衿脑中一亮,是啊,上辈子她做柚子茶,就是因为柚子皮上有蜡层,还要用盐洗洗洗呢。何子衿两只眼睛盯着朝云道长瞧个没完,朝云道长问她,“怎么了?”

    “师傅真是学识广博。”何子衿问,“那像葡萄西瓜,有没有好的保存方法?”

    房间里弥漫着柚子特有的清香,朝云道长声音舒缓,“凡是鲜果存放,无非就是仓窖密封,仓窖的话,北面儿多是挖地窖,南面儿盖仓库。密封多是沙泥蜡封,还有,存放的地方要冷一些,但也不能太冷。大部分脱不了这些法子。”

    何子衿点头,朝云道长的确是很有学识啊,啥都懂一些。

    朝云道长笑问,“这次斗菊会可热闹?”

    “有芙蓉坊安排,我没去斗菊会。”何子衿眉飞色舞,“不过这回是真的看了回大热闹。”接着把说了八百遍的蜀王家的小王爷就藩的事又同朝云道长说了一遍,何子衿再三道,“去年我跟三姐姐见总督出行就以为够气派了,唉呀,跟藩王没的比。”

    朝云道长笑,“这是自然,真个大惊小怪。”

    何子衿强调,“得亲眼见才能明白那气派。”

    朝云道长看不上这个,笑她,“看这没出息的样儿,这不过是藩王仪仗,要是哪天去帝都见着圣驾,你还不得厥过去啊。”

    “我就说说那气派,哪里就厥过去了!”何子衿颇是不服气,义正严辞,“这就跟人们爱逛庙会一个理,谁不稀罕个热闹呢。我就不信要是皇上出来没人看,肯定看的人更多。不要说我这样的凡夫俗子爱看,刘邦不是也爱看!”

    朝云道长险笑喷。

    朝云道长为什么喜欢何子衿来呀,这丫头说话有意思,特能逗人开心。朝云道长住这山上道观,本就人烟稀少,虽有人来打卦问卜,也有一观大小道士,可没一个像何子衿这样说话有趣啊。尤其清净久了,有个人来说说话挺好的。

    中午吃了凉拌鲜藕,何子衿下午抄了会儿书,傍晚阿念来接她时,朝云道长又送她两根嫩藕,让她带回去给家里尝尝。阿念把自己书包放背篓里一并背起来,拉着他家子衿姐姐的手与朝云道长告辞。

    待两人走了,闻道在一畔道,“阿念小小年纪就这样可靠,每次都是他来接何家师妹。”

    朝云道长淡淡一笑,论及殷勤妥帖,实乃父子一脉相承。

    何子衿跟着阿念下山,还有些担心,一直问,“沉不沉?”

    “这么点儿东西,有什么沉的。”阿念粉儿有男孩子汉气概,在子衿姐姐面前,累也得咬牙撑着啊。

    何子衿道,“你正长个子呢,别压得不长了。”

    阿念郁闷,“昨儿刚夸我腿长,你变得可真快。”他很矮么,比子衿姐姐小两岁,也矮不了多少吧。

    何子衿偷笑,“我昨天是说你身材比例好,腿长,穿衣裳好看。”

    阿念唇角微翘,“等过两年,我就比你高了。”

    两人说着话,就到了学里。这年头儿下午只上一个时辰的课便可放学,但由于阿冽光荣的加入了班里蹴鞠队,今天轮到丁班练蹴鞠,何子衿阿念待他练完蹴鞠一并回家。

    何子衿还是在书院建好后第一次来,何家是碧水县的老住家,何子衿自幼在碧水县长大,书院里认识的人也有几个,像冯煊冯熠也在等同在蹴鞠队的冯炎,冯煊见着何子衿忙打招呼,“何家妹妹,你来了。”

    何子衿笑,“是。阿冽阿炎得踢到什么时候?”说着瞧一眼球场,当即大开眼界,这球场与前世可是大有不同。关键是球门,就一个球门,其形式是这样的,球场中央竖立两根高三丈的球杆,上部的球门直径约一尺。所以,球门是在半空的,而且就是个直径约一尺的小门。何子衿当即便道,“这球门好小啊,怎么踢的进去?”

    冯煊笑,“妹妹说的是风流眼吧。”

    靠,原来人家球门不叫球门,叫风流眼。好在何子衿脸皮够厚,点头,“是啊,这么难踢。”唉哟,看她弟弟跑的多带劲啊~

    冯煊道,“丁班年纪都小,是踢的不大行,多练练就好。”

    阿念道,“煊弟,我先带姐姐去师娘那里说话,一会儿阿冽他们练完,你来叫我们一声。”

    冯煊笑,“也好。”

    何子衿对蹴鞠运动也没什么兴趣,看了会儿就跟阿念走了,还问,“阿念,你在哪儿上课,带我去瞧瞧。”

    阿念立刻带他家子衿姐姐去教室,阿念由于个子矮功课好,正在头排中间,一个教室二十来号人,桌椅收拾的整齐干净,还有几个学生在教室里用功,何子衿没好多看,忙同阿念去雷先生那里。何子衿不用问也知道雷先生是教阿念功课的先生,阿念道,“雷先生在讲四书,对我很照顾,师娘也在这儿,还有个小师妹。书院里男孩子多,省得他们唐突了姐姐,姐姐到师娘那里坐一坐,我正好也要跟先生请教功课。”

    何子衿笑,“也好。”

    书院里自有各位先生住宿之所,小小一所青砖黛瓦三合院,山中不缺花木,这院子也收拾的极为整齐。何子衿有天生的外交才能,何况她在碧水县也算小小名人一个,进了屋,先微身一礼,雷太太忙拉何子衿起身,笑,“早听过姑娘的名声,真是闻名不如见面,怪道能养出那样好的花儿来,人也这般钟灵毓秀。”

    何子衿笑谦,“师娘过奖,我也不过是运道好些,养花弄草,玩笑罢了。家父常说世间百行百业,唯传道授业,方是功德大道。”又道,“我小名儿子衿,师娘叫我名字就是。”见雷太太身边儿一个与阿念年纪相仿的小姑娘,遂笑问,“这是师妹吧?”

    雷姑娘笑唤一声,“何姐姐。”

    何子衿笑赞,“怪道人家都说书香门第,一见妹妹这浑身气度,我才明白这四字含义。”

    何子衿把雷家上下赞个遍,好话谁不爱听,雷先生都笑,“跟你师娘师妹说说话儿吧,晚上在家里用饭。”这年头,师生关系是极亲近的,何况阿念这种功课一流的好学生。他都能把子衿姐姐带来,就说明跟雷先生关系不差。

    何子衿笑,“先生赐饭,不敢相辞,只是一会儿我们还得下山,怕回去晚了令父母牵挂。今天我来认认门儿,以后少不得常来打扰先生师娘的。”

    雷先生一笑,不再勉强,叫了阿念去书房说功课。

    何子衿与雷太太雷姑娘说话。何子衿先把背篓里的一段藕送给雷太太,笑,“藕不比别的,现挖现吃才有滋味儿。这是早上挖的,也还新鲜,一点吃食,师娘要与我客气,就是把我当外人了。”

    雷太太笑命家里小丫环接了,又吩咐丫环摆了茶果。说到藕,雷家母女才知道何子衿是去道观抄书,傍晚与弟弟们一道下山回家。何子衿笑,“以前家里长辈常去朝云观烧香,与道长师傅极熟。我小时候在姑祖母家附学念过两年书,略识得几个字,有空便去朝云观看书。”

    雷家书香之家,说来雷姑娘也没专门跟女先生上过学,不过,字总是认得的,雷太太亦道,“咱们女人虽不必像男人那样读书考功名,认一认字总是好的。”

    雷姑娘便问,“姐姐看的都是什么书?”

    ……

    待冯家兄弟连同阿冽过来找何子衿阿念,何子衿才看到冯灿与阿念一并自雷先生的书房出来,何子衿笑着打招呼,“阿灿哥也在。”

    冯灿笑,“在书房就听到你的笑声。”

    何子衿道,“那就说明你不够专心,我专心的时候,不要说笑声,就是打雷也听不见。”

    冯灿哈哈笑,“估计你那会儿是在睡觉。”何子衿有个出名的事儿,有一回打雷,那真是惊天动地一大雷,全县人民给雷震醒了九成九,没醒的大概只有何子衿一个。何老娘都说,睡着后真是神鬼不知。

    何子衿白他一眼,雷太太笑,“阿灿你年长,要让着子衿些。”

    因天时不早,略说几句话,一行人便告辞了。

    何家晚上喝了回莲藕排骨汤,自从阿念阿冽晚上要加一餐夜宵,何老娘心疼孙子,于是,这晚饭愈发丰盛了。

    重阳节后,何子衿基本就没什么事了,故而时常去朝云观。这一日,何子衿正在抄书,朝云道长闲来无事在一旁指点何子衿书法,用朝云道长的话说,“烂得叫人看不下去。”何子衿鹅毛笔写字很不错,毛笔就不大行了。何子衿原也不想用毛笔,她嫌速度慢,还浪费纸张。朝云道长身家丰厚,最见不得这种小鼻子小眼,于是赞助何子衿笔墨,让她抄书时练一练毛笔字。

    就见闻道匆匆进来,朝云道长漫声问,“什么事?”

    闻道双手奉上一只红漆四角包金拜匣,朝云道长接过拜匣,打开来,里面是一封信与一条锦帕包着些什么,朝云道长只看一眼便神色大变,他并没有取出拜匣里的东西,反是将拜匣缓缓合上,轻声问,“送拜匣的人在哪儿?”

    闻道恭谨答道,“就在门外相侯。”

    朝云道长想说什么,张张嘴,却是什么都说不出来,良久,他方道,“子衿,你先回吧。”

    何子衿不敢多问,更不敢多说,笔墨都没收拾,起身就走,走到门口,她终是不放心,想劝朝云道长一句,扶门回首时,却见朝云道长面无表情的脸上,一双眼睛隐有泪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