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美人记 > 98.亲上加亲
    舅爷!

    何家现在只一位舅爷,便是何恭的小舅子沈素了。听说沈素中了进士,何老娘与沈氏惊喜的都从座椅上站了起来,一叠声问翠儿,“可是真的?叫小福子进来!”

    小福子早在外头侯着,听到里头有话儿,忙欢天喜地的进去,眉飞色舞道,“太太、大奶奶,再没差的,县衙门口都贴出大红榜来了,小的亲自去瞧的,就是咱家小舅爷!估计这会儿县衙报喜的人已往亲家老爷家去了呢。”他是何家买来给何恭做书僮的,也认得些字。何恭出门小福子做书僮,若何恭不出门,他便去沈氏的酱菜铺子里给沈山做个支应。

    沈氏喜的都说不出话来了,陈姑妈笑,“这可是天大喜事!”

    何老娘笑,“是啊!赶紧,把恭儿叫过来!”

    何恭已带着孩子们到了,笑,“小福子先去的书房,这小子实在腿快。”又道,“阿素着实争气。小福子去恒大哥家问问,他家车马可有空,明儿个我同你大奶奶去岳家贺喜。”

    陈姑妈立刻道,“哪里要去打听别家,你姑妈家难道没车马?”

    陈姑妈将旁事搁一旁,很为娘家高兴,笑,“明儿一早我就着车夫过来,这可是天大喜事,买他一万响鞭炮放个痛快才好。”

    沈氏笑,“姑妈说的是,我都忘预备了。小福子去买些鞭炮来放!咱们也喜庆喜庆。”

    小福子应一声就撒腿跑去买鞭炮了。

    何子衿是最后一个到的,她手上还有些面粉的白,身上围裙未摘,一看就是刚从厨下过来,欢喜的问她娘,“我舅中进士了?”

    沈氏喜不自禁,“是啊,真是佛祖保佑!”说着还双手合什的念了声佛。何子衿道,“祖母,娘,我去把三姐姐接回来吧!”她舅都中进士啦,家里有了大靠山,还叫三姑娘躲着个甚啊!

    何子衿不愧她娘的亲闺女她舅的亲外甥女,脱口而出的一句话就捅了陈姑妈一刀,叫陈姑妈喜庆的老脸有些下不来台,陈姑妈心道,这丫头是不是故意的?何子衿却依旧是那幅笑岑岑的模样,沈氏笑,“这也好,叫三丫头回来吧。你别这么着去,把围裙脱了,手也洗干净。”

    何子衿应了,自去收拾。阿念闷不吭气的跟在子衿姐姐身畔。

    何子衿洗了手,去了围裙,到厨下装了一碟子刚炸出来的香椿鱼放在食盒,捏一个塞阿念嘴里方盖上盖子,问,“香不香?”

    阿念眼睛弯弯,大声道,“香!”过去帮子衿姐姐提食盒。

    何子衿自小就常到贤姑太太这里玩儿的,一手打理花草的手艺也是跟贤姑太太学的。带着沈念先见了礼,三姑娘自然也在的,何子衿笑,“早上我看香椿芽能吃了,就摘了些,炸了香椿鱼给姑祖母尝尝。”

    三姑娘上前接了何子衿带来的香椿鱼,道,“我还说要过几日才好吃呢,这是头一茬,最是鲜嫩。”

    贤姑太太见着何子衿也高兴,笑,“晌午就在我这儿吃饭吧。”

    何子衿笑,“今天不行,还有件大好事要跟姑祖母说呢,我舅舅中进士了。”

    贤姑太太拊掌一笑,“真乃大喜!”

    三姑娘也十分欢喜,何子衿同两人道,“姑祖母,我祖母叫我接三姐姐回家去。”何子衿很是开心,谁愿意过窝窝囊囊的日子,原本就不是三姑娘的错,三姑娘却要避到贤姑太太这里来。如今家里有了大靠山,也该舒展一二了。

    贤姑太太活了这把年纪,自然明白其中关要,笑,“这也好。”

    三姑娘却有些自己的想法,她道,“我正跟贤祖母说想多住些日子,随贤祖母学佛呢。”

    何子衿一惊:三姐姐这不是想出家了吧?

    贤姑太太笑,“你还没到看破世情的时候,学什么佛。我又没出家,也不会教人学佛。”

    三姑娘有些为难,何子衿拉着她的手,对贤姑太太道,“姑祖母,我先同三姐姐回去了,等明儿我再过来。”

    贤姑太太笑,“去吧。你这几日定要去你外祖母家贺喜的,忙完了再来也不迟。”

    三人便告辞了。

    三人到家的时候,陈姑妈已经走了,何老娘喜笑颜开的望着儿子媳妇,又吩咐余嬷嬷拿钱给翠儿现去集市些买些羊肉回来吃。如今何老娘再不提当初嫌弃沈氏出身寒微之事了,她只觉着儿子眼光好,一眼就相中了沈氏。原本沈氏只是秀才之女,如今成了进士之姐,唉呀,他家又有了一门进士姻亲哪。瞧她老人家的眼光吧,闺女嫁了进士,儿子娶了进士他姐。

    唉呀,这就是本事哪!何老娘心里美的能流出蜜来。

    哪怕何恭科举上暂只是个秀才,可谁嫌家里好亲戚多呢。

    何老娘眉开眼笑,极是大方明理,“明儿个带着你媳妇还有子衿阿冽去你岳家看看,阿素不在家,有什么要帮衬的地方帮衬一二,多住几日也无妨的。”

    何恭笑应了,道,“今日报喜的衙差定能到岳父家的,岳父岳母不知多么欢喜。”

    “这是不必说的。”何老娘道,“也不枉阿素去帝都一趟。”她老人家又道,“果然芙蓉寺的菩萨是极灵的。等下次你秋闱,我好好的去芙蓉寺给你烧香。”这菩萨也是,怎么她给女婿烧香也灵,给儿子的小舅子烧香也灵,偏给儿子烧香就不灵了呢~

    何恭哭笑不得。他这人有一样好处,脾气好,性子也好,而且,不只是好说话心肠软,他是真的宽心肠,姐夫小舅子都中了进士,就他还在秀才这里打转,何恭不急也不恼,照样乐呵乐呵的过日子。知足常乐,就是何恭同学的写照啦~

    见着三姑娘家来,何老娘也是和颜悦色,她道,“回来住吧!咱家行得正坐得端,身正不怕影邪!”接着又道,“你沈家舅舅中进士了,你知道了不?”

    三姑娘笑,“听妹妹说了。”

    何老娘笑,“咱们中午吃好的。”

    午饭丰盛自不必提,何家这么一通鞭炮放了小半个时辰,邻里都打听他家有何喜事,闻说是沈素中了进士,恭喜之声不断。

    连何洛他爹何恒听说后都过来了一趟,沈素是何家的姻亲,与何氏家族便是正经的亲戚。何况,沈素素擅交际,以前他捣腾村里的出产,与何氏族人相熟的委实不少。如今沈素一朝得中,何氏家族自然是欢喜的。更有,何恒万分庆幸母亲为三姑娘同陈家的事说了话表明的态度,哪怕三姑娘不姓沈,到底在何恭族弟家这么些年呢。是灰就比土热,看来以后还是要多与族弟亲近才好。

    午饭后,因三姑娘的行礼还在贤姑太太那里没取回来,何子衿就叫着三姑娘在她屋里歇的。姐妹两个在一起这些年,情分自来是极好的。何子衿的绣花、打络子、做衣裳、做鞋的手艺,除了她娘指点她,很多都是三姑娘教的。而三姑娘读书识字算账看账本子,则是跟何子衿学的。

    吃饱后何子衿泡了两杯梅子茶,姐妹两个歇着茶消谴,何子衿问,“三姐姐,你怎么不愿意回来呢?”

    三姑娘也不瞒何子衿,道,“我是瞧着贤姑祖母日子过得清静,倘我也能过那等舒服日子,就是清清静静一个人,也是愿意的。”

    何子衿劝她,“陈家的事,又不怪你,你别放心上。你真放心上,倒叫些小人得了意。”

    “我并不是因这个才作此想。”三姑娘自有心事,她轻声道,“小时候,我没见我爹我娘过过一天消停日子。我是跟着大姐二姐长大的,后来她们都不在了,有一天,我爹也死在了外头,过了几日,娘把屋子一卖跟人跑了。这世上,有我爹娘那样的人家,也有叔叔婶婶这样的人家。可我总觉着,倘女人不成亲活不下去便罢了,若自己能挣得银钱养活自己,清清静静的日子倒比冒着风险成亲的好。一朝嫁人,服侍丈夫公婆生养儿女,咱们女人自己在哪儿呢?我谁都不羡慕,我就是羡慕贤姑祖母。”

    何子衿道,“贤姑祖母的日子,是过出了境界。可等闲人哪里有她的福分。贤姑祖母是在娘家这头守的寡,何况,她手里自有产业,又有朝廷颁的贞洁牌坊,阖族女眷的名声都是她撑起来的。族中谁不敬她三分。若换了寻常人守寡,也不过随波逐流,任人安排罢了。”

    “是啊。”三姑娘无奈叹道,“我可不就跟你回来了。”想她这一辈子,是没有贤姑太太的运道的。

    何子衿眯着眼睛道,“这天底下,最难有清静地方。我听说,就是尼姑庵里也有藏污纳垢的呢。”

    三姑娘到底年纪小,惊道,“你听谁说的,这可不能瞎说。”

    听红楼梦上说的……不过,何子衿胡诌也诌的有理有据,她道,“除非是一庵的无盐女尼姑,倘真有庵里是那等水灵灵的小尼姑多的地儿,就得多留心了。”

    三姑娘咂舌,“还有这种事?”

    “天下之大,什么腌臜事儿没有呢。”两人说着说着便歪楼到不知什么地方去了,反正,既回红尘,还是要在红尘中讨生活的。

    三姑娘叹了几口气,便恢复了往日活力。

    陈姑丈消息也灵通,知道了沈素中进士的消息,他见多识广,还与老妻感叹了一番,“我看,他舅母家的运道来了。”姻亲都这般发达了,哪怕何恭一辈子考不上举人,有这两门在用的姻亲,儿孙辈总能沾光不少的。

    陈姑妈道,“是啊。孩子们也都出息。”

    陈姑丈问送礼的事如何了,陈姑妈道,“赶紧趁着沈家小舅爷中进士这个喜事儿,叫家下人闭了嘴,再不要提。”

    陈姑丈道,“放心,我早叫人闭嘴了。”

    陈姑妈又说了明天何恭用车的事儿,陈姑丈笑,“顺便备一份给沈进士的贺礼才好。”

    “我知道。”陈姑妈恨恨的拍两下小炕桌道,“看人家的孩子,怎么看怎么出息!家里就没一个争气的!”何子衿何冽都是四平八稳的孩子,起码没有他家孩子这些糟心事。就是收养的三姑娘沈念,就说三姑娘,虽因陈志这事儿,陈姑妈也有些迁怒,可陈姑妈不是陈大奶奶,她老人家眼还不瞎,看得出三姑娘是个心正的。便是沈念,听说也乖巧,以前还救过何子衿。再想一想自家这些糟心货,陈姑妈便想一闭眼咽了这口气,还有个清静!

    陈姑丈倒是不上火,他慢悠悠道,“孩子们还小,这也急不得。你瞧着子衿那丫头如何?”

    陈姑妈道,“挺好的,怎么了?”相貌不必说,读书识字,平日瞧着也够机伶,家里不愁吃穿,虽是小户人家,也挑不出哪里不好来。

    “我想着,子衿在咱家念过书,知书识理,看着她长大的。咱家同他舅母家素来亲近,孙子辈的这些孩子,挑一个两家结亲岂不亲上回亲么。”陈姑丈瞧着何家运势好,他家孙子多,拿出一个与何家联姻也好。再者,何子衿相貌的确不差,以往小时候陈姑丈就见过,小美人胚子,长大后也差不到哪儿去,何况读书识字,也不算委屈了自家孙子。倘一朝何家发达,孙子也跟着沾光。

    只是,陈姑丈一提亲上加亲,陈姑妈就想到嫁去宁家的小女儿,不禁一阵心烦,道,“孩子还小,说这个做甚?”原是想小女儿与何恭结亲,后来何恭相中沈氏,陈姑妈心里别扭,哪怕娘家侄儿,陈姑妈不是没想过何恭死活看上沈氏这么个乡下丫头,哪有结亲她家实在呢?心下觉着何恭无福。后来小女儿在宁家守了寡,倒是沈家,一路青云直上,便是陈姑妈早对沈氏改观,如今想想,或者真不是何恭无福,而是女儿无福罢了。

    “你先留意着么。”

    陈姑妈支应两声将老贼撵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