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美人记 > 54.沈瑞
    因为路上做了比较丢脸的事,何子衿见着外祖母和舅母也有些恹恹的,沈母以为宝贝外孙女累了,忙说,“赶紧歇歇吧,坐这半天的车呢。大人都累,何况孩子。”

    江氏道,“是啊,要不先让子衿去我屋里躺一躺。”

    沈素笑了一路,简直停不下来,摆摆手,笑道,“没事儿,路上欢实着呢。子衿,来,先洗手洗脸。”

    何子衿过去跟她舅洗漱,她舅再次悄悄保证,“舅舅绝不会跟第三个人说的!”

    何子衿此方精神好些,拿出她娘准备的礼物,还有她的礼物来,江氏笑,“姐姐总是这样周全。”

    何子衿瞧见沈玄才真正恢复了精神,她特惊讶,“阿玄长的好快啊!”过去抄起沈玄就抱怀里了,问他,“阿玄,还记不记得姐姐?”

    沈玄其实不大记得,小孩子没这么好的记性,不过,江氏已经提前跟他讲过,有表姐要来。沈玄叫了声,“表姐!”

    何子衿拿出带来的点心给沈玄吃,沈玄叫起表姐就更心甘情愿啦!

    何子衿后知后觉的想起来,眨眨眼,对沈母道,“坏了,这是我娘特意买了叫我带给外祖母吃的点心!”她当自己的打开给沈玄了。

    沈母笑眯眯地,“这有啥,我不爱吃这个,你们吃才好。”

    江氏笑,“我算着你们就得午后到,厨下还留着饭,我这就去端来。”虽然何家必定备了东西给丈夫和外甥女路上吃,可在路上如何吃的好,还是家里坐下来方吃得香呢。

    何子衿跳下椅子道,“舅妈,你不是有身孕了吗?你歇着,我去端吧。”她倒是粉儿有眼力,奈何现在这么个团子样,只让人觉着好笑。江氏笑,“哪儿这般娇贵,无妨的。”就去端饭了。

    沈母瞧着外孙女,那是怎么看怎么爱不够,摸着何子衿的包包头,笑,“一转眼,子衿也是大姑娘了。”

    沈素笑,“小孩儿一个,不过,梳这包包头比羊角辫好看。羊角辫忒土。”

    何子衿瞅一眼沈玄的发型,这位的发型是这样的滴,脑袋分左右各留出一片圆型的长头发的区域,后面还有一搓是养长的小辫,说叫子孙辫或是长寿辫,其余地段,皆剃光光。

    凭良心论,沈玄的发型还不如羊角辫。

    沈素感叹,“等阿玄像你这么大,就不用剃成这土包子样了。”

    沈母这样的好脾气都不爱听儿子这般说孙子,说儿子,“这是哪里的话,土什么,孩子们都这样留头发。你小时候也一样。”

    “我小时候也一样土呗。”沈素摸一把儿子的大头,笑问,“儿子,好吃不?”

    沈玄点头,“甜!”还粉儿有孝心的举着给老爹尝,怎知沈素一口下去咬掉多一半,沈玄脸上那个悔啊!尤其他小小模样做这个表情,逗得何子衿咯咯笑。沈母亦笑个不停,“想吃自己拿,你又逗阿玄。”

    沈玄被他爹欺负惯了,扁扁嘴赶紧把剩下的点心吃掉,看何子衿,奶声奶气的叫,“表姐。”他还想吃。

    何子衿怕他吃多点心,道,“咱们省着吃,明天早上再吃,好不好?”

    沈玄有些不乐意,不过,他跟这位表姐还不大熟,闷闷应了。何子衿是哄孩子高手,她抱了沈玄在怀里,嘟嘟囔囔的同沈玄说话,不一时沈玄就给她哄的眉开眼笑。及至江氏端了饭菜来,沈玄还跟着吃了几勺子蒸蛋。

    江氏笑眯眯,“子衿一来,阿玄吃饭都香了。”

    沈母,“是啊。”

    何子衿想,这还用说么。小孩子吃饭是很讲究气氛的,你真把饭端他嘴边,他不一定乐意吃,但要是有人跟他比着,他就能吃的既快又好。

    江氏是想着何子衿年纪小,给她做了蒸蛋,何子衿递给沈玄一把勺子,把蒸蛋放两人中间,沈玄见她吃的快,自己简直不甘落后,吃了满脸蛋渣。何子衿嘿嘿直乐,拿小帕子给沈玄擦脸。江氏做母亲的,喜欢的了不得,道,“子衿真有姐姐的样儿。阿仁都不会这样照顾阿玄。”这说的是她娘家侄子江仁。

    沈母笑,“阿仁是小子,子衿是闺女,不一样,丫头细心些。”

    江氏笑,“是。相公也盼闺女呢,上次去集市上说买几张小闺女的画来贴贴,逛遍整个集市都没买到。”

    沈母笑,“人家都是卖胖小子画的,没听说有卖胖闺女画的。”

    “等明儿个我照着子衿画几张贴屋里。”沈素是十项全能,画画也懂一些。何子衿一听说要画她,道,“唉哟,那我得换身鲜亮衣裳才行啊!”她又问,“舅,你什么时候画,我把时间空给你!”

    沈素忍笑问,“你明天不出门吧。”

    何子衿其实是很有计划滴,“我想出去逛逛,舅你不是说水田里有黄膳有鱼么,现在还有么?你不是还说带我去爬山么?去山上摘野果,打兔子!”先前沈素说的话,她可一样一样都记在心里的。

    沈素险些招架不住,笑,“成成,这不急,一样一样来,好不好?”

    何子衿勉强应了,还怕她舅反悔,道,“你可得说话算话哦。”

    “嗯,算话,算话!”

    吃饭的时候,何子衿又认识了一个人。

    自江氏又有了身孕,沈素又要备考后年秋闱,就大手笔的买了个半大小子,在家可帮衬家务,还可下田干活,就是沈素偶有出远门,有这么个跟着,全当书僮了。因为买来时名字不大文雅,沈素就给他改名叫沈瑞。沈瑞今年十五,是与沈父一道回来的,说是下人,沈家也没外待他,吃饭都是一个桌上的。沈瑞见着何子衿吓一跳,道,“我的乖乖,以往听大爷说我还不信哩,世上竟有这般好看的丫头!”

    何子衿非但颜正,沈氏养她养的也到位,小小孩童,还带着婴儿肥,雪白的脸儿,乌黑的发,大大的杏眼,红红的唇,所以,何子衿讨喜,绝非只是性格原因。还是那句话,这是个刷脸的年代啊!

    真的,完全不是夸张,就是男子考功名,在面相上也有评分,如沈素这样的,眉目俊秀的美男子,就是甲等。如何恭,相貌也斯文,是乙等。所以说,真要长得貌若钟馗,功名上艰难是一定啦~所以说,古人更注意外表啦~

    何子衿得了沈瑞这一声赞,唇角翘起来,假假道,“还好啦还好啦!小瑞哥你长的也好看!”

    沈瑞很有些虎头虎脑,他在院中水缸处舀水洗了脸,一面用布巾擦脸,一面道,“我这也还好,比大爷略好看一些是真的。”

    何子衿一口水喷满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