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美人记 > 30.美容与中秀才
    由于何老娘态度的转变,这一个年过得格外欢乐。

    吃年夜饭时,何子衿还举杯说了好些个吉利话的祝酒辞,何老娘听的嘴都合不拢了,直道,“真真个嘴上抹了蜜,怎的这般会说。”

    何子衿嘴甜,“我这是像祖母呗。”又是逗得何老娘一乐。

    待一大串吉祥话说完,一家子举杯,何子衿被允许喝了一小杯果酒。何老娘就道,“给丫头换甜汤吧,酒这东西少碰为好。”她还记着何子衿抓周抓个酒杯的事儿呢,生怕何子衿以后做个酒鬼不好嫁,剩在家里可就发大愁了。

    何子衿还不知道何老娘已经发愁她嫁人的事呢,她在想,什么时候等她娘发了财,自家酿些酒来才好呢。这年头,讲究自给自足,有钱人家都会自家酿酒的。她舅就会酿土酒,虽没法跟酒铺里卖的酒比,也还有些酒味儿的。何子衿不想酿土酒,她想酿些果子酒来吃,既养颜又美容,还好喝。

    说到养颜美容的事,过了年,何子衿还是提醒了她娘一下,叫她娘买些好点的胭脂水粉来用。沈氏年轻,前几年不大用胭脂水粉,就眉目如画,清丽过人。关键是,以前在村子里,小地方,用胭脂水粉的人都少,沈氏也不大会用。后,嫁进碧水县,沈氏成了城里人,也买了些,仍是不大用。如今这一二年方渐渐用起来,何子衿说,“这些胭脂水粉,只能顾个面儿,娘,你该买些珍珠粉啥的用。”

    沈氏笑斥,“真是个小败家,珍珠粉?你知道珍珠粉得多少钱?”

    何子衿道,“其实很多东西都可以用啊,用豆腐敷脸就能变白,皮肤也好,比用胭脂好多了。”其实她是想说贴黄瓜片啦,但这刚开春,哪里来的黄瓜哟。而且,家里这个条件,太贵重的也用不起啦,何子衿就挑了个最接地气的说。

    沈氏根本不信闺女的话,“胡说八道,豆腐是吃的,怎么能敷脸?”

    “豆腐能吃就能敷脸,胭脂能吃吗?娘买的胭脂都不是好胭脂,肯定越用越丑。”因为说她娘丑,何子衿挨了一弹指。

    何子衿是不管她娘了,她想着自己打小保养一下,于是,天天叫她娘买豆腐给她敷脸。她娘简直要疯,闺女那嫩皮子,一掐能掐出水来,也不知瞎敷个甚,还天天糟蹋小半块豆腐一勺子蜂蜜。为了不糟蹋东西,沈氏半信半疑的也跟着敷起来。

    何子衿超会拍马屁,每天都会粉真诚的对她娘说,“娘,我觉着你脸好水好嫩啊!”

    等到洗头时,何子衿又撺掇着她娘用鸡蛋来保养头发,这是有据何查的,红楼梦里的丫环就用这个。说句老实话,何家现在的生活不一定及得上贾府的丫环。

    豆腐都敷脸了,沈氏觉着也不差鸡蛋护发了。当然,这都得偷偷摸摸的干,要是叫何老娘知道,还不得骂这母女二人败家啊。

    何氏本身就年轻,只要稍稍有些美容意识,效果还是很明显的,何况夫妻之间更有一种不可与外人道的微妙感觉。何氏自认为不是个丑人,但,现在看来,必要的保养还是要滴。

    何氏有了保养意识,就不只是保养脸的事情,连着穿戴俱都精心起来,还大手笔的给何子衿买了一盒润肤膏。这是碧水县胭脂铺子里最好的润肤膏脂,据说里面就掺了珍珠粉,要两百钱一盒。一盒只能用一个月,过期就要坏的。

    何子衿很是感动了一回,后来才知道她这盒是她娘讲价三百钱两盒,捎带着买的。。。

    何氏自己也要用,闺女是顺带。不是何氏不疼闺女,实在闺女如今嫩的很,不用润肤膏也没啥,但,既然三百钱两盒,给闺女一盒就给闺女一盒吧。让闺女自小有些爱美意识,也不是坏事。

    母女两个朝美容的大道上狂飙而去,何恭今年运道不错,秀才试下来,榜上有名,虽只是中等,也是正经的秀才相公了。

    何老娘乐的险厥过去,一迭声的吩咐儿子,“先,先去给你爹上香。告诉你爹,你中秀才了!咱们老何家,出秀才了!”最后一句高亢的都尖锐起来。

    多年苦功天不负,何恭自己也高兴,一笑,“是。”

    沈氏抿着嘴笑,“鞭炮早就备下了,咱们门前拉一挂,也添些喜气。”

    何老娘头一遭看沈氏这般顺眼,笑赞,“这个备的好。”

    沈氏是悄悄备下的,丈夫失利好几年,若叫丈夫知道提早买了鞭炮,难免心思重,索性悄悄备下,若中了就拿出来放,中不了就搁年下用,也糟蹋不了。

    何恭去给祖宗上香,沈氏命人拉鞭放炮,又跟何老娘商量着,去相近的亲戚朋友家报喜。何老娘心情大好,忽就想起沈素,问一句,“小舅爷不是也考秀才了,中了没?”

    沈氏笑,“阿素念书,一向没相公用心。”

    何老娘道,“小舅爷年纪小几岁呢,这也不用急。功名多是天意,天意到了,自然能中。”

    难得婆婆说出这样中听的话来,沈氏笑,“您说的是。”

    婆媳两个商量着是摆酒还是如何庆祝,还有给先生的礼物,就是族谱那里,何恭有了功名,也要格外添上一笔的。

    何老娘再三对沈氏道,“你以后啊,比我有福气。”

    沈氏笑,“相公有了功名,是咱们一家子的福气。”

    “是,是。”何老娘脸上笑意不断,眼神都格外明亮,嗓门儿亮堂的很,“赶明儿,咱们一人做身绸衣来穿!”虽说现在有钱就能穿绸,到底不比如今穿着有底气,儿子都是秀才相公啦!别人见了她,客气的也要称一声老安人。

    沈氏自然不会扫婆婆的兴致。

    不一时,陈姑妈就带着小儿子过来了,进门便笑,“我早命人打听着秀才榜来着,知道阿恭中了,我简直一刻都坐不住!妹妹,你可是咱们老何家的功臣啊!”整个何氏家族都没一个举人,何恭这秀才考出来,起码在家族里算是出人头地了。再从何恭这支论,何恭也算开天辟地头一份。所以,陈姑妈才会说何老娘是何家的功臣,因为何老娘培养出了一个秀才儿子啊!

    何子衿是头一遭意识到,原来在这个年代,能考中秀才已是相当了不起的一件事情了啊!

    何家的热闹自不必提,族长都亲自过来了一趟表示对何恭的赞赏。族长想着,何恭这才二十出头便中了秀才,便是再熬二十年,能熬出个举人来,何氏家族在碧水县的地位顿时不同。族长还特意带了孙子何洛过来,托何恭有空指点何洛的功课。

    何恭哭笑不得的应了。何洛重新瞻仰了一回他经常见的恭五叔,就去找何子衿玩儿啦。

    何家摆了一日酒庆贺,第二日,沈素也来了,自然恭喜了何恭一番。沈素是个心肠宽阔之人,他落榜也非一日了,姐夫有出息,沈素是替姐姐高兴,总算在何家熬出头了。

    不过,沈素也受了些感染,回家同妻子道,“姐姐、子衿都穿上绸了。你莫急,我今年必要苦读,待明年定也叫你和孩子穿上绸。”

    江氏产期就在眼前,她习惯性的将手放在腹前,柔声宽慰丈夫道,“你有这个心,我穿不穿绸都高兴。”

    沈素道,“有这个心,也得能办成这事儿才行。”

    很快,沈素落榜的失落便被长子的诞生驱散了。其实,头一个孩子,不论儿女都一样,当然,儿子的话自是更好。

    沈素第二日就驾车到何家报喜,沈氏自是喜不自禁,便是何老娘,这会儿正在高兴儿子中秀才的事,听到沈素得了儿子,亦是满面笑意,道,“大喜大喜,明儿个洗三吧?”

    沈素笑,“是。就是不知道姐姐、姐夫有没有空?有空的话,过去热闹一日,也是我那小子的福气。”他素知何老娘刁钻,故此当面问出来,省得姐姐为难。

    “哪里的话,便是没空也要去凑凑热闹的。”儿子是秀才啦,何老娘非但好说话,她还很有往外显摆显摆的意思,何老娘笑,“要是小舅爷不嫌麻烦,明儿我也跟着去沾沾喜气。”

    沈素连忙道,“您唤我名字就是,您老人家若肯去,我求之不得。”

    何老娘哈哈大笑,“这就说定了。”又问孩子什么时辰生的,可取名字之类的话,及至晌午,大手笔的拿银子出来让厨下置办了好菜,对何恭道,“今日阿素必要赶路回家的,咱们不是外人,不必虚留他。你好生陪他用饭,只是酒不可用,不然他一路驾车再不能放心的。”又吩咐沈氏,“现在让周婆子做烧饼怕来不及,着她去外头买一些,再配些上酱肉,给阿素路上带了吃。”

    沈氏真觉着太阳打西边儿出来了,婆婆这般开眼,沈氏自然笑应。沈素直道破费,何老娘笑,“家常的东西,哪里说得上破费。这路上道远,你带着,我也放心。”

    沈素笑着道谢。他姐都嫁何家五年了,何老娘头一遭待他这般亲近,心说这老太太反常的厉害,若不亲眼所见,他都不能信。

    沈素是个玲珑人物,哪怕心下生疑,面儿上都不会显出什么,倒是何老娘待他亲近,他待何老娘也恭敬许多。唯何子衿挑个没人的时候,在她舅耳边嘀咕,“自从我爹中了秀才,祖母就这样了。连给我买了五天果子吃啦。”

    难怪了。

    沈素不禁一乐,拉一拉外甥女的羊角小辫儿,想着,下回让媳妇生个闺女才好。

    明日就要去长水村参加沈素长子的洗三礼,待沈素告辞,何老娘唤住沈氏问可备了什么东西。沈氏道,“打了幅银锁,还有我先前抽空做的两身小衣裳。”乡下洗三礼,如沈氏这般就是大手笔了,非得至亲才会送这样的厚礼。

    何老娘想到儿子如今身份不同,罕见的道,“简薄了些。我这里有先前你姑妈给我的桂圆红枣,这东西产妇吃了也滋补,一并带去吧。”

    沈氏忙道,“那是姑妈给母亲的,母亲放着吃吧。”

    何老娘眼皮一翻,瞪何子衿,“搁我这里也是全进这馋嘴丫头的肚子。”她这里有啥好吃的,讨债鬼丫头比她老人家都清楚,何老娘几次骗何子衿说东西吃光或是换地方藏了,都能给何子衿一一识破,闹得老娘怪没面子的。以至于老娘现在自暴自弃,好吃的也不锁着放了,随何子衿吃好了!

    沈氏心道,怪不得如今闺女都不闹着叫她去给买点心吃了……想到闺女的难缠,沈氏有些歉意,“母亲都把子衿宠坏了。她再淘气,您跟我说,我教训她。”她虽与婆婆不睦,却并不是不明事理一味惯孩子的脾气。

    怎知何老娘根本不领沈氏的情,再一翻眼皮,转而教导沈氏,“咱们可是秀才家,哪儿能跟那些粗野人家一样。小孩子家,可懂什么?无非是馋嘴罢了,为吃个东西,也不至于,倒像吃不起似的。”对何子衿道,“再去抓一把拿去吃吧,剩下的明儿给你外祖母带去。”

    沈氏再不同情何老娘:你这样的,活该给我闺女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