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美人记 > 7.一吻
    自从将手抄佛经送到贤姑太太面前,沈氏便隔三差五的带着何子衿过去,与人说起便是,“姑妈佛法精深,为人慈善,且姑妈不嫌我愚钝,我有不懂的,正好请教姑妈。”

    事实上,沈氏对佛事没半点兴趣,贤姑妈是看何子衿顺眼,沈氏又是个聪明人,极会讨人喜欢,与这样的人来往,并无不愉之处。

    转眼便是何老娘的寿辰,何子衿也在她的记忆中第一次见到了姑妈何氏。

    何氏的眉眼与何老娘有五分相似,不算什么美人,论相貌只是寻常,但,何氏的智商绝对甩何老娘三条街。何氏待沈氏非常亲近,对何子衿也好,一见何子衿抱着便不撒手了,笑道,“看这小模样长的,可真俊。唉,我做梦都想生这么个闺女,多好,闺女贴心。”又问儿子,“翼儿,妹妹好不好看?”何氏嫁到芙蓉县冯家,因离得远,嫁了这五六年,回家的次数寥寥可数。

    冯翼不过四岁,虽单名一个翼字,何子衿看着冯表兄圆滚滚的身材,想着这小胖子即使长了翅膀,恐怕也飞不起来。冯翼生得圆滚滚,眉眼不差,只是有些黑,此时正被何老娘搂怀里亲香着,听到母亲问他话,黑胖小表兄伸长脖子去瞧母亲怀里抱着的小女孩儿,点头,“好看!”遂散思维想了个恰当比喻,“妹妹像牛乳糖!”这样白白的,瞧着还软软的。

    何子衿:你才像牛乳糖,你们一家子都像牛乳糖……

    因闺女回娘家,何老娘心情大好,笑呵呵地,“一个丫头片子,什么好看难看的,还是奶娃子呢。”

    何氏不同意老娘的话,道,“娘,看你说的,丫头就没好看难看了?要小时候跟丑八怪似的,长大能好看到哪儿去?你看子衿,这眉眼,多俊俏,不是我赞自家侄女,我也见过不少孩子,像子衿这样俊俏的,一百个里头也没一个。”

    沈氏笑,“孩子都是自家的好,姐姐也太赞她了。”

    何氏笑,“本就是实话。”命丫环取出个漆红的匣子来,与沈氏道,“子衿周岁,我也没能来。我心里就喜欢小闺女,如今一见子衿,只恨不能她是我生的才好。这是我早就让人打好的,给子衿带吧。”

    沈氏连忙道了谢,何子衿也谢过何氏,沈氏是做舅妈的人,自然也有见面礼给冯翼。何氏又赞何子衿懂事,连沈氏一道夸了一遭,“我听说为着母亲过寿,弟妹早早操持不说,还特意抄了经书供在贤姑妈那边。弟妹孝顺,也教导的子衿懂事。”

    沈氏笑,“都是我们该做的。相公常说,母亲辛苦这些年不容易。”沈氏素来会说话,知道姐弟感情好,自己不居功,连忙将丈夫拿出来说。

    何氏果然笑意更深,道,“贤姑妈等闲人都不见的,这也是弟妹投了贤姑妈的眼缘。”

    沈氏笑,“拜佛时都说‘心诚则灵’,我想着,约摸是缘分。就是子衿,我也常带她去,她虽懵懂,受些薰陶也是好的。”

    “唉哟,这可是好,咱们子衿的福气。”何氏是个明白人,何子衿常去贤姑太太那里,若能坚持下来,以后名声就格外好。何氏只在弟弟何恭与沈氏成亲时见过沈氏一面,当时只觉着是个机灵人,如今看来,沈氏不光是机灵,聪明也是尽有的。婆婆面前亦是礼数周全,再看弟弟身上,从头到脚的齐整,就是何子衿,也教的有礼貌。这样的媳妇,哪怕娘家略差一分,也是无妨的。

    何氏既喜沈氏,说起话来自然更加投机。

    第二天是正日子,亲戚朋友的来了大半,沈氏既要忙着招呼客人,又请了个本家嫂子帮着照看厨房,才堪堪周旋开来。倒是陈姑妈也回来给何老娘贺寿,何老娘问小陈氏怎么没来,陈姑妈唇角不自禁的往上一翘,又连忙抿了抿唇,抚着腕间翠绿欲滴的翡翠镯子,做出淡定模样,仿佛很随意的说了一句,“刚说定了人家,不好再到处走动。”

    何老娘连忙问定的哪家,陈姑妈道,“州府宁家。”

    何老娘不大清楚州府宁家是哪家,何氏却是个懂眼的,连忙问,“姑妈说的,可是族中出过首辅的宁家?”

    陈姑妈极力想低调一下,却发现自己怎么都低调不起来,下巴不自觉抬高,唇角浮起,眉开眼笑,“可不是么,就是那个宁家。本家嫡系排行第六的公子,身上有秀才功名。唉,可图什么呢,就图孩子上进。”

    一听说陈姑妈家闺女小陈表妹定了宁氏嫡支的公子,周围的人知不知道的都纷纷奉承起陈姑妈来。何氏也跟着诸人说了几句小陈表妹有福之类的话,又问,“是谁给表妹说的亲事,这可真是一门好亲。”

    陈姑妈笑,“倒不是外人,你姑丈在州府做生意,与你姑丈相熟的一位宁三爷,因是实在交情,他对咱也知根知底,方托媒人定了亲事。”

    何氏再三道,“表妹好福气。”先前母亲的心思,何氏不是不知。只是,弟弟一意相中了沈氏。何况,那时只是两家长辈有意,亲事却是未定的。后来弟弟与沈氏成亲,听说小陈表妹很是伤心了一场,何氏也叹了几回气。如今听说小陈表妹有了好姻缘,何氏也为小陈表妹高兴来着。

    何老娘的寿宴,沈氏早半月前就开始预备,何家虽只是小富之家,起码鸡鱼肘肉还吃的起,鲜果茶点也都齐备,请了相熟的亲戚族人过来,很是热闹了一日。

    沈氏早给何氏一家预备了屋子,何氏难得回娘家一趟,让丈夫带着儿子住,她自与老娘一屋,也是有些自己的心思。

    热闹了一整天,何老娘有儿女奉迎,极是开怀,只是到底有了年纪,晚上便有些倦了。母女两个靠着凉榻说私房话儿,何氏道,“我在婆家,有时遇着族人过去,时常打听着家里。常听人说弟妇贤良,我没亲眼见,到底不信。如今见了,才算是信了真。”

    何老娘将嘴一撇,“你也就看个面儿罢了,知道什么。”

    何氏之所以提起沈氏,就是见老娘对沈氏似是不喜,才出言试探,也是想着劝一劝老娘的意思。听老娘这样说,何氏道,“娘你这又是想左了,看个面儿怎么了,能看个面儿的媳妇便是百里挑一了。不说别人,就是我在婆家,难不成能将婆婆似娘似的那样待么?我在婆婆面前,也就是弟妹这样了。”

    许多话,何老娘是没法跟儿子说的,却是想同女儿念叨一二。何老娘道,“你是不知道,仗着那幅狐媚子模样,把你弟弟迷的晕头转向。你弟弟,哼,我就不乐意说他,真是有了媳妇忘了娘。只拿着那狐媚子当心肝宝贝,他眼里还有谁!”

    何氏笑劝,“娘这是哪里的话啊。弟弟弟妹情分好,难不成是坏事?就是谁家成亲,那大门口对联上还得写一句‘百年好合’以示吉利呢。”

    何老娘愤愤,“难不成你不知道,当初我都跟你姑妈说好了你表妹的。你表妹多老实,又是我看着长大。咱家艰难的时候,你姑妈也没少帮咱家,可你弟弟这不争气的,偏叫狐狸精给迷住了!我一想起这事,便觉着对不住你姑妈,也对不住芳姐儿!”

    何氏叹口气,“人家都说,十年修的同船渡,百年修的共枕眠。要我说,这也不怪弟妹,怪只能怪弟弟跟芳表妹没缘份。娘听我一句,人都得往前看,弟妹既嫁进来,就是咱家的人。她到底品性如何,不在人说,要看她怎么做。娘只看弟弟身上多么周全妥帖,便明白弟妹是用心的服侍弟弟,只要她把弟弟服侍好了,咱就不用挑剔她别的。”

    “再者,娘总是想着姑妈如何,可之前到底没把事定下来。如今弟弟这都成亲两年多了,娘还说那些陈谷子烂芝麻做甚。你没见姑妈说芳表妹的亲事也定了么,还是州府有名望的人家儿,这也不算委屈芳表妹了。”何氏苦口婆心,“芳表妹有了好前程,娘也略宽一宽心。只看着子衿,也该给弟妹些面子。”

    何老娘嘀咕,“丫头片子罢了,咱家可是三代单传。”

    何氏立刻拉下脸来,道,“娘说这话当真没良心,我也是丫头片子!”

    何老娘笑,对闺女却是要低头的,软了口气道,“我就随便一说,瞧你这丫头,还生气不成?你娘我待你如何,你心里没数还是咋地?今天可是我的大寿,不说奉承你老娘几句,倒跟我摆起脸子来!”

    何氏嗔,“谁叫娘你当着丫头的面儿就瞧不起丫头呢。娘怎么这样,子衿可是姓何,咱们何家的骨肉,娘你倒歪着眼睛看她。瞧子衿长得多俊哪,我都恨不能带回家去。”

    何老娘嘀咕,“就像她那个娘。”

    “像她娘怎么了,要我说,像她娘才生得俊呢。要是像她祖母,那可就惨了。”何氏刚说完就被老娘拍了一记,何氏笑,“我这是实话,我就是像了娘你,才长成这样。”

    何老娘骂,“像我怎么了像我怎么了像我怎么了!你就是像我,方有这样的福气!”她家女婿可是举人出身。

    何氏直笑出声来,母女两个极是欢乐。

    沈氏看着家下人将宴席上剩的东西收拾完,因今日宴请,何家桌椅不足,有许多是借来的,都令人擦洗干净还了回去。直至收拾停当,沈氏方拖着疲惫的身子去休息。

    何恭给沈氏捏捏肩,“累了吧?快躺躺。”

    沈氏斜靠着床头,道,“就是腿有些酸。我命翠儿送的醒酒汤,你喝了没?”这种场合,何恭再没有不应酬的。

    何恭抬起沈氏一条腿放在自己腿上,沈氏想将腿抽回,被何恭按住,给她轻轻揉着,道,“喝了。”

    沈氏又问,“丫头呢?”

    “跟翼儿玩去了,没事,有余嬷嬷瞧着呢。”何恭道,“这些天,真是累了你。”

    沈氏笑,“母亲一年只过这一次大寿,老人家年纪大了,看重这个,咱们纵使累些,只要老人家心里高兴了,这也值得。倒是你,很该去姐夫那边瞧瞧,姐姐姐夫难得回来一次。”

    妻子这般贤良孝顺,何恭眼神愈发柔和,“这还用你说,我看姐夫有了酒,方辞出来。素弟也喝的不少,令人送了醒酒汤,他已睡了。”这说的沈素,沈素生了个俊美聪明相,念书上,还不如何恭呢,更不必说与冯姐夫相比。沈氏是个机灵人,沈父一辈子也只是个秀才,为了科举,家业都填进去大半,也没考出个一二三来。沈氏想得明白,这世上,如冯姐夫这样青年中举的百里无一,这得是家里祖坟风水好,命里应了文曲星的贵人,世间大部分人还是寻常人。沈素念书天分平平,倒是喜与人交际,故此,但有机会,沈氏都叫了弟弟来,不说别的,多认识几个人也没坏处。

    “阿素就是这样,说他有酒量吧,每次喝了酒必然要睡觉。说他没酒量吧,他还能喝一点。”沈氏笑,“这也是我的私心,我想着,姐夫难得来一趟,又是举人功名,科举上的门道肯定更熟一些,正好,咱们都不是外人,阿素念书远不及你,你带着他好好跟姐夫请教一二才是。沈氏也只一说,待何恭应了,她又道,“我听说,姐夫为了下科春闱,想着早些去帝都准备着,可是真的?”

    何恭道,“自然是真的。许多人都是一中了举便去帝都的,不为别的,帝都里有学问的先生多,就是请教起文章来也更方便。”当然,这得是家里有钱的,不然,似他们这离帝都远的,路费便是不小开销。

    “那姐姐呢,是不是也跟着一道去?”沈氏有些口渴,端起手边几上的白底蓝花瓷盏喝几口,问。

    “自然是一道去的,不然谁照顾姐夫呢。”何恭道,“就是翼儿,姐姐也打算带着去帝都长些见识。”

    沈氏点头,“这是应当的。不论夫妻父子,终要守在一处才是亲。”

    何恭笑,“很是。”

    夫妻两个说了几句话,沈氏委实太累,不知不觉便沉沉的睡了去。何恭握住妻子的手,低头落下一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