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忍者就该出肉装 > 第255章 嘴遁
    一座完全不起眼的山崖,一面完全不起眼的石壁,没有半点人类活动过的迹象,这里却是小南和长门藏身的地点。

    白木把扫描透镜幻化成一副墨镜架在鼻梁上,正好遮掩一下因为近视导致的散光,绕着山崖走了一圈才找到了洞口,温柔的敲了敲门。

    “小南姐,我要进来了!”

    刚刚剥开伪装在山洞口的纸片,深邃的山洞内就激射出了几十张纸片手里剑。

    “小南姐别动手,自己人啊!火遁·风箱炎息!”白木一口烈火喷出,直接把纸手里剑烧的干干净净。

    “什么人?!”洞内传来冰冷的女人喝问。

    “小南姐,长门兄……别开枪,是我老白啊。”白木举着双手走进山洞里,墨镜搭在鼻梁上,活像一个狗翻译官。

    昏暗的山洞里只有几根蜡烛,空气里飘散着淡淡的腥臭味,长门正躺在床上,原本鲜红的头发变得暗淡,身体也干瘦的像是合欢派里丢出来的药渣,只是骷髅身上蒙了一层薄薄的的人皮,双目空洞的无神的看着天花板。

    与山椒鱼半藏战斗时,强行通灵外道魔像所需要的查克拉,一下子把他的血肉都吸干了,如果不是漩涡一族的强大生命力,恐怕命都没了。

    小南诧异的看着白木,片刻之后才想到了他们还有这么一个朋友,仍旧警惕的看着他。

    刚刚出现这档子事情,让她谁都没办法不相信。

    “小南姐,你们的事情我都听说了,弥彦君……请节哀……”白木故作伤心的摸了摸眼泪。

    “白木君……你怎么会知道我们在这里的?”小南皱着眉头,明明她的伪装已经天衣无缝了,几波搜查的根部和雨隐忍者都骗了过去。

    “只是强烈的直觉告诉我你们在这个方向,或许……这就是我跟你们志同道合的心灵相依吧。”白木丝毫不觉得肉麻。

    “……”小南依旧警惕的看着白木,弥彦死了,晓组织全军覆灭,长门重伤未愈,她必须坚强而谨慎的撑起这个家。

    “长门君的伤还没好点吗?我这里点吃的和药物,你们躲在这里,一定饿坏了吧?”白木连忙取了一些楼兰带过来的零食,又买了两瓶生命药水放在了桌上。

    “多谢好意,但是……”小南冷着脸摇了摇头,她现在不相信任何人。

    “emm,我明白了……”白木毫无征兆的一个闪现跳到了小南的身后,整只手臂都像是流淌着岩浆一样,掐向小南的脖子,却又松开了手,后退了几步。

    还不等小南说话,白木就率先解释:“无意冒犯……小南姐,我知道你现在什么人都不相信,但是你们这样太累了,你们需要一点帮助,我显露一下实力,只是想告诉你们,我真的没有任何恶意,也不是在图谋什么东西……”

    被一招制敌的小南愣了很久,像是回忆起了什么痛苦,却忽然跪在地上,委屈和自责一下子如同洪水决堤一样涌来,十指紧紧的扣进地上的泥土,眼泪不住的簌簌落下:“我真是没用……如果不是我太弱被俘,弥彦就不会自杀,长门也不会变成这样子……”

    白木一下子就手忙脚乱了,他最害怕的就是女孩子哭了,特别是漂亮的那种。

    “小南姐,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

    “都是志村团藏的错,跟你无关啊……”

    “我已经写稿子讨伐他了,别自责了……”

    小南崩溃了,就这么一直哭着,无论白木怎么劝,长门还是直愣愣的看着山洞顶,仿佛灵魂都已经死去,根本不在乎任何人。

    多少年的努力,好不容易建立起的家园,却被自己所信仰的半神无情的碾碎,相依为命家人一死一残废,一切都是因为她的弱小,被敌人俘虏了,一个原本善良的女孩如何经得起这样的痛苦。

    在被白木秒杀之后,小南本就不牢固的心灵,彻底破防了。

    单身狗白木不知道哄哭泣的女孩,倒的热水也不喝,抓耳挠腮间看到了静静地躺在棺材里的弥彦,可能用了防腐剂还是万能的查克拉,死了这么久,还是保养的栩栩如生。

    在弥彦死后,小南才明白,自己爱的,其实是这个充满阳光的大男孩,只有他在,才能驱散雨之国的阴霾,她真的无法看着自己心爱的人腐烂进肮脏的泥土里,只能一直想办法维护着尸体。

    「死亡契约」

    “复活吧,亡人。”白木手指轻轻点在弥彦的眉心之上,一道黑色的咒文钻进了他的大脑。

    ……

    “小南……这不是你的错,错的是我,是我的天真……”弥彦的声音在小南耳边响起。

    “弥……弥彦!?”小南猛的头来,这个声音太熟悉了。

    弥彦的微笑还是那么真诚,只不过苍白的脸上,还是没有半点生者的血丝。

    “对不起,擅自对弥彦君的遗体释放这种术,但是我觉得他应该有很多话想对你们说……”白木低声道。

    “弥彦!!!”小南一下子就冲了上去抱住了弥彦,搂着他冰冷的身体,眼泪更如泉涌。

    “弥……彦……”长门也艰难的扭过头来,看着复活的弥彦,强撑起了虚弱的身体。

    “对不起……长门,是我的天真害了你们,我不应该信任山椒鱼半藏的。”弥彦自责的低着头。

    “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山椒鱼半藏……他一定要死!”长门咬牙切齿的低吼着。

    “报仇……长门小南,不用为我报仇,我们之间没有仇恨,只有不同处境的不同选择……”弥彦看了看长门枯瘦的身体,一阵心酸的自责着:“半神太强了,你这种状态去刺杀他,无异于送死……”

    “我知道你只是不想让我和小南去送死,但是我们也绝对不会白白的让你死掉,就算是同归于尽,山椒鱼半藏和志村团藏,我也一定会杀掉他们!”长门摇晃着骷髅一样的身体,发出了如同恶鬼一样的咆哮。

    白木理解他们现在小农意识,现在还不是那个外挂满天飞的忍界,忍术还是要结印的,幻术还是能解的,一拍手也不会出现几千米高的高达。

    半神的强大,绝不是凭空吹嘘出来的,当年能击败木叶三忍的联手,靠的是硬碰硬的实力。

    决定了忍者综合实力的忍体幻三个属性。

    忍术,山椒鱼的水遁在干柿鬼鲛成为三尾人柱力之前,一直是忍界的巅峰,一手火遁也是出神入化。

    体术,近乎于闪现的瞬身术,加上一手快刀,甚至能打得对手连结印的时间都没有,带有剧毒的刀锋,只要刮出一点伤口,就能让人瞬间丧命。

    幻术,武士出身的钢铁意志,让他完全不被幻术所动摇,虽然现在成为打牌废物的他,不知道还有没有这种意志。

    通灵术,同样拥有巨型通灵兽山椒鱼,一口毒雾甚至能灭掉一整个部队。

    数十年的战斗经验和谨慎的性格,也是他们无法超越的。

    完好无缺的长门也要掂量掂量自己的实力,更别说现在成了残废之后,没有把握杀死山椒鱼半藏,才是最符合现在逻辑的想法。

    或许原著中,长门在带土的帮助下,知道了制造六道佩恩的方法之后,再加上半神也颓废了,这才成功杀掉了他。

    ……

    弥彦和长门几乎是以争吵的方式进行着交流,弥彦不想让他们去送死,劝他们找个乡下平淡的生活下去。

    长门却已经被复仇的怒火烧干了理智,哪怕当事人都觉得自己死的不冤,还是一意孤行的要杀掉半神,杀掉志村团藏。

    “我已经死了,但是……你真的忍心让小南跟着你一起去送死吗?”弥彦忽然不再争吵,而是看着小南。

    “我只会一个人去复仇,不会牵连任何人!”长门坚定道。

    “你是清楚小南的,她无论如何都不会让你一个人去的,放弃我们的理想吧……去找一个平淡的地方,一起好好生活吧。”弥彦微笑着拍着长门的肩膀。

    “……”长门垂头不语,他的命已经废了,大便都需要有人兜着,他可以为了复仇而牺牲,但是小南还是花季少女,不应该这样死去。

    听着弥彦的话,一股曾经压抑在内心深处的感情也缓缓复苏,小南喜欢弥彦,他是看在心里的,而自己喜欢小南的想法,便只能埋在心底。

    弥彦就像是贯穿乌云的阳光,而自己只是路边的一块石头,不爱讲话,整天闷闷沉沉,生活里充满了无趣,谁会喜欢一个这样的闷屁虫?

    本想在背后就这么一直守护着他们,却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事发生,如果能跟小南平静的生活,或许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话是这么说……长门这样子还真的有能力吗?”白木摸了摸下巴,眼神不怀好意的往长门下半身瞄去。

    “……”长门被白木盯的恨不得扇自己耳光,自己怎么能有这种想法,怎么能让这么善良的小南,后半生都来照顾自己这个残废。

    “我已经死了,不应该再出现在这个活人的世界上,这里的所有的一切都在排斥我,送我回去吧……白木君。”弥彦向着白木点头致谢。

    “弥彦……弥彦!!我还有很多话跟你说……”小南不舍得抓着弥彦的手,眼泪怎么也止不住。

    “忘了我吧……不要仇恨,我们的梦想失败了,好好的生活下去……还有白木君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人,相信他……”说的越多,眷恋和不舍就越多,弥彦身体缓缓倒下。

    只不过他们不知道最后一句,是白木控制着弥彦说的。

    ……

    山洞之中,再次陷入沉默。

    “你们也听到了弥彦的遗愿,并不希望你们继续复仇,跟我一起走吧,我知道一个地方,那里就像是弥彦理想的世界,是天下最美好的世外桃源,那里有最好的医师,一定能治好你的。”白木向两人发出邀请。

    “不……我还是要杀掉山椒鱼半藏。”长门摇了摇头。

    “纳……纳尼?”白木愣了愣,这小子怎么不按套路出牌,他不是应该遵循着弥彦的遗愿,一起前往楼兰,跟小南没羞没臊的生活在一起吗?

    白木已经计划好了一切,让香燐亲妈给他看病的时候告诉他,轮回眼负荷太大,无时不刻的在吸收生命力,需要摘下来之后,才能恢复身体。

    怎么一向以弥彦马首是瞻的长门,忽然就叛逆了呢?

    你们都是好孩子,白木不想动手强抢的,你别让阿爸失望啊……

    “我是独立的人,我有自己的想法,弥彦担心我们斗不过山椒鱼半藏,所以才不让我们报仇,但是他错了,血债只有血来偿……无论如何,半藏的背叛必须付出代价。”长门的眼中依旧充满了怒火。

    白木张了半天嘴,终究没有再把弥彦拉起来,再劝一遍。

    “可是,你的身体……真的能行吗?”白木觉得他去楼兰的话,一个终生五保户是妥妥的到手了。

    “……”长门低下了眉头。

    他的身体他自己清楚,双腿已经彻底废了,失去了行动力的忍者,在来去无影的半神面前就是一个靶子。

    白木自然不打算把六道佩恩的秘密说给他听,等他自己琢磨出来怎么把六道力量分散出去,可能已经十年之后了。

    “要不这样吧,弥彦君也是我的好友,他的死,我同样难过,所以我也有报仇的权利,我去把山椒鱼半藏杀了怎么样?”白木拉低了墨镜,对着两人抖了抖眉毛。

    “白木君……这是我们的事情,我们不想牵连任何人,谢谢你的好意。”小南摇了摇头,事实上,她也非常想为弥彦报仇,这是她如今活着的唯一追求。

    “什么叫你们的事情,我跟弥彦也是铁哥们,跟你们也是好朋友,报仇有我一份,我知道你们不想拖我下水,放心好了,我贼强的!波风水门知道吗?他我家外卖员!”白木自信的点了点头。

    只可惜,在两人眼里,白木的表现还是在故作轻松的安慰他们,山椒鱼半藏的强大,他们是亲身体验过的,不仅实力强,而且更阴险卑鄙,不择手段。

    “山椒鱼半藏如今变得胆小懦弱,整天都躲在高塔里面不敢出门,身边二十四小时的有上忍影卫保护,为了凑集人手,他甚至封闭了村子,不再接受委托,将所有高手都集中在身边,就算是他的亲儿子也根本没办法带着武器进入他的房间,没有人能够对他发起刺杀,如果强攻,更是要面对数百名手下的围攻……”长门向白木解释着。

    “都是蝼蚁罢了!”白木摊了摊手。

    “半神他在通缉我,他害怕我,但我已经是个废人了,完成不了复仇,带着我的头颅去,把我这双不详的双眼当作贡品献上去,他一定会见你的!我会在轮回眼里设下幻术,等到他失神的那个时候,就是你刺杀的机会!”长门目光坚定的看着白木,忽然一个神罗天征把两人弹开,又吸来了一把长刀,直接往自己脖子上撞。

    毫无防备的两人直接被斥力弹飞了出去。

    “喂喂喂!!Duck不必啊!!别想不开,我给你六道佩恩之术!!!”白木怎么也没想到长门会突然来这么一手,连忙伸手去抓。

    然后一切已经来不及了,长门死意已决,一刀下去,将整个脑袋都切了下来,就算是纲手来了也救不回来了。

    他已经残疾了,这段时间的吃喝拉撒都由小南一手服侍,他知道小南不会介意,但是他介意,他不想一辈子都拖累着小南,小南应该有更好的生活……

    “长门!!!”小南一声凄厉的哭声,冲了过去接住了长门下坠的脑袋,紧紧的抱在怀里。

    白木墨镜都耷拉在鼻梁上人都傻了,自己是不是一不小心嘴遁死了一个人?

    这家伙心灵这么脆弱的?说几句就动不动要死要活的时候。

    长门就这么挂了,谁来让忍界感受痛苦?

    便秘吗?

    ……

    看着长门不肯瞑目的双眼,白木叹了口气。

    “长门君,放心好了,山椒鱼半藏我一定会让他死的很痛苦。”

    长门的眼皮终于耷拉下来一点,仍旧不愿意合上。

    “志村团藏也一样。”

    长门双目再阖上一些,仍旧留着一丝对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人的眷恋。

    “小南……我也会好好照顾的,不要担心。”

    长门这才彻底瞑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