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八零:佳妻致富忙薛凌程天源 > 第1382章 偷恋女部长
    薛凌摇头低声:“这样下去哪行。

    你跟阿桓商量商量,多劝劝婶子。”

    “嗯。”

    薛衡略烦躁低声:“我也有错……都四十多岁的人了,还让父母亲为我担心吵架。”

    薛凌睨了他一眼,直截了当问:“你究竟是怎么想的?”

    “……啥也没想。”

    薛衡苦笑:“又不是二十几岁的小伙子,难不成还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我现在只想多陪陪爸妈,好好养大宝贝女儿,好好工作,其他什么都不想。”

    薛凌狐疑问:“清心寡欲?

    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你——”薛衡低低笑了,实话实说:“没那个心了,折腾不起来了。

    可能是年纪大了吧,现在只要想到找都一个伴,重新组织一个家庭,我的心就一个劲儿发颤。”

    “嗯。”

    薛凌低低叹气:“我懂。”

    婚姻对他的伤害太大,以致于他已经恐婚,一点儿想要重新找伴儿的欲|望也没有。

    薛衡低声:“我会跟我妈好好聊一下,让她能放宽心些。”

    “趁暑假还没过。”

    薛凌提议:“你不如带小涵和婶婶去一趟南方吧。

    婶婶来这边几年了,难免会想念老家的兄弟姐妹了。

    你带她出去走走,散散心,会会娘家的亲人,她会开心些的。”

    薛衡笑了,问:“大老板,你愿意让我请长假不?”

    “你这不是废话吗?

    !”

    薛凌下巴微扬:“分公司半个月没你绝对不会倒。

    明天回去安排一下工作,后天就出发,别磨磨蹭蹭。”

    分公司的货品主要都供给集团那边,产品单一,销售的渠道也单一,员工照常工作就行,压根不用他这个“摆设”总经理。

    “谢谢~”薛衡嘻嘻笑了,“我终于发现有个姐姐当老板的好处了。”

    “滚犊子!”

    薛凌笑骂。

    薛衡哪里肯走,笑道:“孩子们都回来了!我得蹭点儿礼物去!”

    语罢,他将碗塞给薛凌,一溜烟钻客厅里去了。

    那天晚上,薛之澜又在园子里住下了。

    隔天早上,薛衡给他送来几套衣服。

    “爸,我打算休长假半个月,带着我妈和小涵去一趟南方,趁机去拜访舅舅和姨妈他们。”

    薛之澜微愣,转而点点头。

    “你妈……喜欢,那你就带她去。

    我的脚还没好,就不去奔波了。

    那个——你帮我包几个红包,给你舅舅和舅妈一人一个。

    如果家里有小孩子的,也一人一个。

    我的卡在钱包里,你去取点儿现金带上。”

    “用不着。”

    薛衡笑道:“我一个月工资好几万呢!卡里的存款都够我们买别墅了。”

    薛之澜老脸微沉:“你懂什么?

    这是我的心意,让你去取就去取。”

    “哦哦。”

    薛衡连忙乖巧答应。

    第二天,薛衡带着小涵和陈氏坐飞机南下。

    薛桓开车送他们去机场,随后来园子里看老父亲,问他要不要去他们的公寓住一阵子。

    “不要!”

    薛之澜反问:“你们的高级公寓能比得上帝都第一豪宅?”

    薛桓哭笑不得:“……”薛之澜反问:“我在这里天天有伴聊天种菜种瓜,一日三餐都是好吃营养的佳肴。

    你们什么时候能有空在家给我煮一餐?

    天天跟你们下馆子我可不喜欢。”

    薛桓立刻放弃,“爸,您想要留下就留下吧。

    反正凌凌姐和阿源哥从没嫌弃过您!”

    他打包两份新鲜出炉的蟹黄糕,乐滋滋开车走了,临走前还特意交代周末要带小异和孩子们过来园子蹭饭。

    ……薛凌受了阿春姐所托,悄悄观察了郑多多好几天,却发现他除了忙碌还是忙碌,根本没任何谈恋爱的迹象。

    想着可能是她太忙,观察的时间可能不够,于是只能她找她的万能老秘书帮忙。

    陈秘书“啊?”

    了一声,反问:“郑助理谈恋爱了?

    我怎么不知道?

    有吗?”

    薛凌呵呵笑了,低声:“听说有……可能是暗恋。”

    “这个肯定有可能!”

    陈秘书答。

    薛凌挑了挑眉,疑惑问:“你确定?

    你怎么确定的?”

    陈秘书微笑解释:“非常确定,而且对方也是我们集团的。

    郑助理他每天一大早来上班,晚上偶尔加班到八九点才回去。

    即便是周末,他除了跑步,跟同事们约跑山和钓鱼,也没其他嗜好。

    谈恋爱的人哪有那么多的时间加班工作,周末也是跟一众同事凑一块儿?

    哪个女孩子肯让男朋友这样子——不可能的!”

    薛凌附和点点头:“我也是这么猜的。

    可你……怎么确定他暗恋女同事的?”

    “嘻嘻!”

    陈秘书憋笑:“公司开高层会议的时候,他总会偷偷看某位副部长。

    而且,我还亲眼见过他跟在那位部长的身后,踌躇不已。

    情人节那天,男同事都给女同事买了花。

    郑助理买的是几十盆小盆栽,其他人都是绿油油一小盆,唯独送某某副部长的是红玫瑰。”

    “哇!”

    薛凌笑问:“谁呀?

    副部长?

    哪个部门的?

    等等!部长的话,年纪最年轻的也得三十多了吧?”

    她对集团的高层还是很了解的,毕竟都是自己带出来的重点人才。

    陈秘书点点头:“是啊!人事部的副部长夏婷婷。”

    “哦?

    !”

    薛凌立刻想起来了,“是她?”

    夏婷婷是几年前集团重点培养的新人,工作能力强,为人清冷,容貌清秀,身材均匀挺拔,虽然容貌算不得上层,当气质极好,属于很耐看的类型。

    她打一开始就在人事部工作,从小组的组长慢慢晋升,直到前年升到了副部长。

    薛凌忍不住问:“她得三十二三岁了吧?”

    “对。”

    夏婷婷解释:“比郑助理还要大三岁。”

    薛凌却笑道:“很好啊!女大抱金砖!”

    陈秘书哭笑不得:“可人家夏部长估计不这么想,不然郑助理也犯不着单相思苦恋咯!”

    “据你观察,有戏没?”

    薛凌好奇问。

    陈秘书想了想,抿嘴低笑:“虽然说‘男追女隔重山,女追男隔层纱’,但也有一句话说更好,女人怕缠男。

    夏部长还没有对象,只要郑助理加把劲儿,好好发挥‘霸道总裁’作风,保管能追得美人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