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竟然成了圣僧 > 第一百四十一章 城隍庙里修化身,山神河神齐驾临
    周逸睁开双眼,眸中并无丝毫意外之色。

    “连无名佛经都不肯度你,看来你这些年,没少在背地里干坏事。

    铁打的城隍,流水的鬼怪……这郡府城隍之位,从今往后,就交由叶道人来坐吧。

    善哉善哉。”

    周逸双手合十,低声喧念起无名佛经。

    此时,府城隍最后的记忆,也随着黑色小字,浮现于空气之中。

    这位曾经显赫一时,在阴间执掌大权的郡府城隍,临终之前所想到的,与大多数普通人一样,也都是此生的回忆。

    他本是盛唐之人,和外面那个还在用脑袋疯狂砸墙的刘庙祝说辞倒也一致,生前乃是一郡府秀才,姓杨名清,乐善好施,颇有贤名。

    可之后‘被天帝选中,成为城隍’却是明显的洗脑话术了。

    事实上,这位杨秀才死后在阴间四处游荡时,机缘巧合,发现了两部玄册。

    一部名为《太阴炼形法书》。

    另一部则是关于奇门遁甲的残卷,其中就包含炼符摆阵,以及身外化身等术法。

    也亏杨秀才是个读书人,并且生前就对术道感兴趣。

    换成是旁的鬼魂,即便得到这两部玄册,也不懂得如何修炼。

    之后的数十年里,杨秀才凭借这两部玄册,一路成为阴间巡逻使,阴间校尉,阴间县主……最终获太守封号,占夺广元郡阴间地盘,成了一方位高权重的府城隍。

    起初,他也的确是一心一意为百姓谋福利,获取人望与香火。

    可随着“官位”越做越大,道行越来越深,他渐渐忘记了本心,表面行善,实则视凡人为掳取香火的工具人。

    这倒也罢了? 毕竟工具人从来都是双向选择。

    可恶的是? 他表面一套,背地里却是另外一套? 没少兴风作浪? 祸害百姓。

    ……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说教归说教? 的确是有道理。”

    周逸于黑暗之中,猛然握紧拳头。

    “所以说? 小僧永远不会忘记? 今日所做一切,都是为了他日能够还俗!阿弥陀佛……叶道人,抓紧时间,让小僧来将你炼制一番。”

    《太阴炼形法书》和那部奇门遁甲残卷? 虽然被毫无文物保护意识的杨秀才吐鬼火烧成灰烬。

    可杨秀才却万万没有想到? 在他魂魄飞散的那一日,竟有僧人能通过一排奇怪的黑色小字,从他记忆中,将这两部秘籍提炼还原。

    《太阴炼形法书》周逸看都没看,便收入空气。

    这鬼修之法? 回头倒是可以让耗头和陈老夫人借鉴参考。

    周逸真正感兴趣的,却是那奇门遁甲残卷。

    虽然内容不多? 只有“阵”“符”“化身”这三篇。

    可对于这三类术法,却做出了深度解析? 也给出了详细的修炼之法。

    感应到从郡府东西两边的庙宇中,升腾而起的强横气息? 周逸不假思索? 全力以赴? 开动马力,研读起“化身篇”。

    化身,全名身外化身,也就是施术者的一道分身。

    这个分身,或是施术者的一道真炁所化,或是将真炁打入外物之中,再将此物炼制成身外化身。

    有道是,垂绝念神死复生,摄魂还魄永无倾。

    这身外化身之中,自然也蕴含着一丝魂念,与本体休戚相关。

    所以说,周逸在县城郊外,一剑劈斩了杨秀才的身外化身的同时,也重创了这位恶城隍的本体,方才为今晚的大胜奠定了基础。

    至于叶道人和叶小郎,这“二位”早在之前,就已经和周逸产生了类似心灵感应的联系。

    彼时,周逸对“身外化身”之术尚一无所知,纯粹是下意识的操作,所以十分延迟。

    今晚看了残卷后,周逸方才明白,这样的现象,在身外化身术中,被称为“养灵”。

    将一件拥有潜力的物品,放于身边,时常运炁施术以温养。

    久而久之,那物自会孕生灵性,并且与养灵者形成感应。

    除了身外化身外,养灵之术还常被天师道麾下,七十二术法流派中的“兵驭派”所用,或是驭剑,或是驭刀,或是驭控其它宝兵。

    可无论是兵驭,还是炼制身外化身。

    若想要将一凡物养出灵性,没有个数十上百年,并且配合各种秘术、药物,基本上不可能做到。

    并且世间几乎没有修术者会这么做,原因很简单,性价比太低。

    所以……

    “叶道人,叶小郎,你二位能在这么短时间里,从数千片叶子里脱颖而出,生出灵性……莫非你俩就是传说中的天命之叶?”

    周逸手里连连打出印法,呼出术道真炁,喷吐在对面男子脸上,嘴巴却也没闲着。

    与他对坐的叶道人,也就是新任的府城隍,却是充耳不闻,不言不语,配合周逸炼制。

    炼着炼着,周逸却发现了一个问题。

    他炼制这道身外化身所用的,并非真正的术道之炁,实际上,却是养生之力啊。

    也就是说,若按照这部秘籍而言,他的炼制方法,既是对的,也是错的。

    当他将养生之力变化成术道之炁时,叶道人,便是他的身外化身。

    一言一行,悉随周逸的心意,不会再像之前那样有“延迟感”。

    可当周逸将术道之炁变回养生之力,又或者切换成武道之炁时,这位叶道便不再是自己的身外化身。

    而是……又变回成那片毫不起眼的榆钱叶子。

    “阿弥陀佛……这样也好,免得小僧时时分心,用脑过度,损伤头皮和发根,毕竟本人只是个懒和尚。”

    周逸低声喃喃,手中的印法却越来越快。

    此时,他能清晰地感应到,城东与城西的那两股深厚气息,在迟疑与徘徊后,已经一前一后,向自己所在的城南城隍庙飘来。

    不消说,这二位,便是广元郡香火三巨头中的另外两位。

    玉清河神黄虚,以及那位不曾谋面的卧牛山神。

    自己长途奔袭,剿灭府城隍杨清,虽然出手耗时并不长,且已经足够小心谨慎。

    可想要完全瞒过那两位香火神祇,显然并不容易。

    而他们来此的目的,不消说,自然是感应到城隍老爷的不对劲,前来看一看是否有机可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