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竟然成了圣僧 > 第一百四十章 彼,可取而代之
    墙壁之后,却是一间宛如洞府的精致小室。

    面容清癯、脸色苍白,和庙宇泥塑有七八分相似,却略显阴沉的中年人,正惊恐地看着疾掠而来的白衣僧人。

    他今晚化身泥塑,亲征文和县,本以为已经足够慎重且谨慎。

    可没想到,那位文和县大大王,只用一剑便将自己的化身给斩灭,更是震伤了本命魂气。

    他虽然吃了一个大亏,可也没有自乱阵脚。

    只要给他足够时间,凭借这城隍庙里的香火愿力,很快便能恢复修为,重聚化身。

    到时,他再调集人马,取出那些后手杀招,自然能够轻而易举,灭了那文和县大大王。

    万没想到,那僧人居然穷追不舍,丝毫不给喘息的机会,前脚刚打杀了自己的化身,后脚竟已直接追杀到了城隍庙里。

    他虽然心惊胆寒,可依仗着庙中奇门遁甲之阵,再配合一些攻心的手段,自认还是能够劝说僧人离去。

    毕竟那可是信仰佛法,慈悲为怀的僧人啊。

    可令府城隍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那僧人听完,竟然面不改色,毫不动容,甚至淡然哂笑,当真是心如磐石,心冷无情!

    非但如此,那僧人还故意激怒自己,暗中施术,狠狠摆了自己一道。

    不仅找出自己藏身之处,还让自己彻底“暴露”在那名忠心耿耿的人间庙祝眼前,就仿佛被扒光了衣服,赤身果体,颜面无存。

    这僧人……好生厉害!

    二十多年前? 但凡世间有百八十个这样的僧人。

    不? 只需十来个这样的僧人,各镇一方? 佛门也不至于这么快崩塌灭亡啊。

    一瞬间? 府城隍脑中闪过无数念头。

    没等他再度转移法阵,周逸已经一掌拍出。

    这平平无奇的一掌? 不含任何武技花巧。

    却蕴藏着周逸全部的养生之力。

    以及无名佛经之真义。

    府城隍虽然重伤,可毕竟还是幽冥太守级别的存在。

    这第二击? 更需全力以赴!

    从周逸的巴掌下? 隐隐泛起一圈金光,随着养生之力的轰出,须臾暴涨!

    府城隍身受重创,对于斩灭自己化身的那一剑之威? 更是心怀恐惧。

    此时仓促出手防御? 无论精气神,还是香火之力,都远不如平常状态。

    佛门金光与幽冷阴气冲击在一起,犹如在小室内掀起一阵风暴。

    金光大盛,须臾间? 压垮滚滚黑气。

    嘭!

    府城隍倒飞出去,瘫倒在地? 气息奄奄,动弹不得。

    他绝望地看着对面? 双掌合十,佛相庄严? 低喧佛号的僧人。

    口中颤声而念? 却是在忏悔和祈饶。

    直到这一刻? 他都还不知,对面这位神通广大的年轻法师,今晚,只能斩出那样的一剑。

    “不……不要杀我……我虽然有些私心,可也没少为百姓做善事,积功德啊!”

    “法师总不能因为我一时糊涂犯下错误,就抹杀我所有的功劳啊!”

    “在下愿意悔改,从此往后安分守己,为法师马前小卒,绝不再作恶。”

    “法师……你若杀我……广元郡城隍庙崩塌,下辖八县,鬼怪必会作乱,到那时候,受苦的可是人间百姓啊……”

    前三句还是正常的求饶路数。

    说到最后一句时,竟隐隐多出一丝威胁之意。

    此时,这位奄奄一息的府城隍,显然已经破罐子破摔,一条心横到底。

    “别说下面诸县,就算是这广元郡,也会因为本城隍的陨落,而陷入混乱。”

    “法师你快看外面的刘庙祝,此时伤心欲绝,痛不欲生,陷入怀疑与疯狂。其它的信众想必也会如此。”

    “毕竟这数十年来,本座在广元郡积累了足够的人望与香火……你……法师……你在瞅啥?”

    幽静的小室内,周逸右手指尖轻轻叩击着左手背,不断从各个角度打量着这位府城隍。

    “瞅你啊……阿弥陀佛。

    你刚才这些话,诚然有几分道理。

    从维持短期稳定的角度出发,你这位城隍的存在,的确利大于弊。

    所以,谢谢你,更加坚定了小僧的某个恰逢其时的天才想法。善哉。”

    捕捉到僧人眼里的一丝“悲悯”,府城隍眼神陡变:“你……你想做什么?”

    “聪明如秀才你,应该已经猜到了。”

    周逸手里捻着那片榆钱叶子,又深深凝视了眼府城隍,随后对叶子吐出一口气。

    “变!”

    嘭!

    灵光闪过,白雾弥漫。

    一名中年道人,出现在两人身侧,神色端庄,目露威严。

    正是之前在孔东流梦里,扮演恶道人的那位“叶道人”。

    这片叶儿,来自小院西侧的那株榆钱树。

    也是周逸返回小院,初悟术道之炁时,手里恰巧握着的两枚榆钱叶子之一。

    而另一枚榆钱叶子,则是来自小院东侧的榆钱树,它也曾在孔东流的梦里,扮演那位花花公子“叶小郎”。

    虽然满树上千片榆钱叶子,周逸都能取下,用来施展变物之术。

    可唯独这两片叶子,有些与众不同。

    当它们变成人时,活灵活现,栩栩如生。

    不仅能与周逸心意相通,甚至还能随着周逸心意波动,施展出一些最简单的术法。

    可惜的是,无论是出手速度,完成程度,还是威力效果,都很难令人满意。

    此时密室中,周逸对着叶道人又连吹了几口气。

    “变!”

    “变!”

    “变!”

    叶道人的脸孔,仿佛柔软的面团,在黑暗的环境中扭曲变化。

    渐渐变得清癯,古朴,沧桑……和躺在地上的府城隍,几乎一模一样。

    只不过一个躺着,衣冠整洁,面露惊恐。

    另一个盘坐着,却赤身果体,面色从容。

    “不丑不丑,连小僧都分辨不出真假了。”

    周逸笑弯了眼眸,向叶道人点了点头,随后闭上眼睛。

    接下来,将会是那无比辣眼睛的时刻啊。

    叶道人得令站起,甩开大步,昂首挺胸,向府城隍走去。

    虽然身处黑暗,可府城隍依旧能够看清,一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果男,正大步流星而来。

    “你……你别过来……你要干吗?”

    叶道人也不啰嗦,三下五除二,就将府城隍扒了个精光,随后自己穿袍戴冠,面露威严,正气凛然。

    周逸张口。

    叶道人也同时张口。

    “彼,虽可取而代之。

    然,我佛慈悲,普度众生。

    不要说小僧没给过你机会。”

    同样的声音,却一前一后,犹如滚滚回音,震得府城隍心惊胆颤。

    周逸悬腕而握,犹如提着一支毛笔。

    叶道人也做出一模一样的姿势,只不过要稍慢周逸一拍。

    笔落,一个映着金光的度字,浮现于府城隍的额头上。

    这个“度”字,引渡过崔莺儿和楚夫人,也超度过卖茶九女鬼。

    现如今,却轮到了这位府城隍。

    须臾间,金光大盛,仿佛一阵焚化万物的大火,将府城隍淹没,熊熊燃烧了起来。

    凄惨的哀鸣声中,府城隍的阴体一点点的融化,消散。

    这一回,却是终于真正的魂飞魄散,灰飞烟灭。

    ……

    “阿弥陀佛……

    抱歉,府城隍,看起来,你没能经受住组织的考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