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竟然成了圣僧 > 第一百三十七章 真.王对王
    哗啦啦!

    漫天的铜钱旋转飞舞。

    这些铜钱色泽暗沉,纹路斑驳,难以分辨其年代出处。

    铜钱与铜钱之间,却有一道道细密如线的阴气使之缠绕相连。

    在耗头的驱使下,数以千计的夺命鬼币,化作天罗地网,笼罩向白骨童子等阴怪。

    它一边施术,一边悄悄瞅向那马面怪人。

    就见此人一拳一掌,有板有眼,看似只是人间武学,却已有返璞归真之意境。

    在马面怪人的攻势下,无面烛女、希恶鬼和暴鬼连连后退,不多时便已现出溃败之相。

    ‘这马面,尽使这些粗浅拳脚,也不使出真本领,好家伙!藏得可真深!’

    耗头暗暗咬牙,心中生出一丝不服,铜币不要钱一般飞出,一时间飞沙走石,阴气滚滚,血光飞溅。

    嘭!

    嘭!

    两声巨响。

    白骨童子的骨臂骨腿在漫天铜钱中四分五裂,骨身崩塌在地,只剩下一颗骷髅头,开口求饶。

    而身形短小老妇模样的厩之鬼,更是被削灭成一团黑气,转眼便被旁边冲上来的小虚耗们团团围住,只能束手就擒。

    几乎同时,无面烛女肩后的火烛悉数熄灭,被马面一拳打飞出去,倒地不起。

    啪啪!

    又是两声。

    却是那希恶鬼和暴鬼也被马面打飞。

    “嘶……”

    耗头倒吸口凉气,这厮虽和自己同时击败对手,可总感觉过于巧合。

    它正想着,马面怪人已经化作流光,向前掠出。

    “发什么呆呢,牛头小弟。”

    “你……你这马面!”

    耗头翻了翻卷唇,蹦蹦跳跳地向前追去。

    断了一根琵琶骨的防风鬼向前狂奔,阴森森的鬼面上再无此前的从容淡定。

    它虽然身形高大,宛如巨人,可擅长的却是鬼琴术和占风术,正面相搏时? 却略逊于一般水准的幽冥县主。

    它心中明白? 那六丈虚耗,虽还没有正式获得县主封号? 实力却已不逊普通县主。

    而那个后来的马面怪人? 隐隐还要稍强一筹。

    即便只是县主,那也是最强的县主。

    自己远非此二人对手。

    哗!

    漆黑夜空中? 划过一道漆黑巨影,随后砰然落地? 拦截在防风鬼面前。

    正是六丈虚耗。

    它冷笑一声? 一爪挥出。

    如影随形的马面怪人亦同时赶到,一拳轰出。

    防风鬼腹背受敌,措手不及。

    轰!

    它胸口被耗头的利爪洞穿。

    它的腰部以下,则被马面一拳轰碎。

    五六丈的鬼躯顷刻瓦解坍塌? 转眼之间已然萎靡成五尺来长。

    生死存亡之际? 防风鬼再也不顾一切,颤抖着鬼躯发出一声尖锐的鸣啸。

    “主人救我啊!”

    文和县的夜晚,突然安静了下来。

    风在呼啸。

    草木在摇曳。

    飞虫鸟兽在鸣叫……

    可种种声音,仿佛都已经被某种力量屏蔽在外。

    就连县中的百姓也纷纷感觉疲乏困倦,不多时皆已昏睡了过去。

    可文和县中? 隐于各个角落的鬼魂阴怪们,却无不在颤栗发抖? 鬼面上或流露出惶恐,或浮起敬畏。

    它们转头朝着同一个方向? 颤抖着鬼躯,匍匐下拜。

    那方向? 正是广元郡府。

    城北? 耗头的六丈怪躯也在微微颤抖。

    拼命抵抗着那股威压? 绝死而不下拜。

    早在一个多月前,它便已暗暗对冥轮起誓,此生若要再拜,也只会拜一人。

    “小小阴怪,见到本座法驾,还不拜见?”

    浑厚的声音,伴随着一股更加厚重的威压,从县外北郊袭来,隔空点中耗头。

    耗头一阵剧颤,只觉如负泰山,膝盖骨快要崩裂。

    这时,一只手轻轻搭在了它的腰上,那股恐怖的威势瞬间消减数倍。

    “马面……”

    耗头复杂看了眼马面怪人。

    没等它再说什么,头顶那股压迫而来的威势再度上涨。

    连带着撑住它的马面,也在微微颤抖。

    “阿弥陀佛……”

    伴随着那阵轻柔佛号响起。

    文和县死气沉沉的夜晚,渐渐活了过来。

    耗头和小槐相视一眼,同时如释重负。

    一袭白袍的僧人,在它们身前勒马而停。

    全身泛着火光的雪白巨马,仰头嘶鸣,替牛头马面挡下了那股恐怖的威压。

    “法师……”

    耗头长舒口气,朝向马背上的僧人深深一拜。

    小槐则打量起周逸座下的夜马,马面上流露出些许感叹与侥幸。

    此时愈发庆幸,能得大圣点化,赐予新生,方才让他有了人身与人性。

    随后他与牛头一起,躬身立于夜马之后,一左一右,守护着圣僧法驾。

    鸦雀无声。

    幸存的鬼怪们,如白骨童子、无面烛女等,全都惊疑不定地看向周逸。

    直到今夜,它们终于知道了,隐居城南小院的阴间大大王,究竟是何方神圣。

    一个僧人。

    杀僧令下,本不该存在于世的僧人。

    而今却逼走楚夫人,扶持牛头,敕令马面,隐于阴间幕后,甚至还能承受住郡府之中那一位大王的威压。

    周逸抬起头,目光顺着城北郊外的官道,无限延伸,望向广元郡府。

    “阿弥陀佛,施主终于肯露面了。

    没想到,操纵百鬼夜行,大闹凡间,祸害百姓的,居然是阁下你……

    ……广元郡中,下辖八县,统帅万鬼的阴间大王。”

    这两天,周逸一直在思索,幕后之鬼究竟会是谁。

    乱道盟?

    空山姥母?

    又或者是对徐府始终不怀好意的剑南隐门?

    可他却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对方竟会是获得一郡之地百姓香火供奉的阴间大老爷——郡府城隍。

    某种意义上而言,也算是楚夫人,以及其继任者耗头的顶头上司了。

    转念一想,周逸却也能够明白。

    平沙镇客栈中,黄虚就曾经说过,如今这世间,天道隐没,冥轮不启,诸如河神、山神、城隍、土地等各路神灵,早已不再是有德者居之,而是强者上位。

    它们自然也会在人前显圣,行以善事。

    只不过,它们私底下的争斗却是在所难免。

    譬如玉清河神黄虚,前任县主楚夫人,他们都无法免俗。

    可争归争,斗归斗,冥冥之中却有一条底线,是不可以触碰的。

    那,便是凡间百姓。

    无论黄虚还是楚夫人,就周逸所知,都未触碰到这条线。

    然而今年的中秋之夜,这位广元郡府城隍背地里的所作所为。

    显然已经过界。

    浑厚的笑声,从县北郊外飘来。

    “话不能乱说,本座可没有操纵百鬼祸害百姓。

    你就是那个装神弄鬼的大大王了?

    本座车驾已至,还不速速前来接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