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竟然成了圣僧 > 第一百三十一章 大大王…… 据说他脾气很不好(求订求票)
    这一夜,本该中秋月圆,齐家团聚。

    可先是忽降暴雨,接着便是各种各样怪事接二连三的发生。

    文和县是广元郡大县,人口过十万,大多数人家中并未受到侵扰。

    可当夜深人静,喊叫与喧闹声不断响起,近半个县城都陷入了不眠之夜。

    除了夜行闹事的恶鬼,以及受害者的尖叫声外,还有另一种声音,也在暗地里悄然流传着。

    虽说胆敢违背冥律,托梦亲眷的善良亡魂并不多,阳间之人中相信者更是寥寥无几。

    可总有那么些个已然走投无路之人,迫不得已,宁可信其有……

    “……大哥,想要救嫂嫂,就只有去城南,拜见那位与县里凡人混居的阴间大大王。”

    “……那位大大王,来历神秘,却神通广大,本领非凡,曾令上一任阴间大王俯首帖耳,坦诚相见。”

    “……据说他脾气很不好,收了贵公子的礼物,却还不让进门。”

    “……谁也没见过他真实面目,似乎见过的,都会忘记。”

    “……儿呀,不管那位大大王如何羞辱你,哪怕是让你喝马尿吃浓痰,为了祖宅,也千万要忍住。”

    夜雨还在下。

    县城里的喧嚣也未落幕。

    却已有十来人,推开家门,或是顶着油纸伞,或是披着蓑衣,不顾寒风冷雨,瑟瑟发抖,向城南行去。

    譬如两个孙儿陷入梦魇的章氏。

    以及娘子在马厩突然晕倒面泛黑气的王城。

    还有家里祖宅不断着火,被扑灭后却还会继续点燃的乐氏兄弟。

    他们并不知道亡者托梦所说的“大大王”是谁。

    也不知那间城南小院的具体位置。

    可为了家人,他们已别无选择。

    ……

    城南小院。

    雨水淅淅沥沥,顺着青檐斗拱和榆钱树的枝叶落下,却并未能够在廊间织起珠帘。

    院中的僧人,手中正在把玩一枚翡翠般的坠甲。

    奇异的威能从河神坠甲中升起,化作无形雨篷。

    也使得小院免受了暴雨侵扰。

    周逸睡了个囫囵觉,方才被叫醒,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望天低语。

    “果然? 中秋之夜还是下雨了。不近人情的小四子。”

    在他对面,陈池与其母相视一眼? 脸上不约而同露出急迫之色。

    “师父啊? 都这个关头了,你怎么还在感叹下不下雨?”

    “以老身愚见? 这百鬼夜行,非同小可啊。起初? 那些鬼怪只是吓唬吓唬活人? 偷窃阳气,可若发现无人能管,冥律形同虚设,它们就会变本加厉? 伤人? 杀人,甚至吃人。久而久之,文和县将会沦为人间鬼都。”

    周逸微微点头,随后望向另一边庞大如楼阁的牛首阴怪。

    “耗头,你倒是说说看? 怎会变成这样?你可是如今的文和县阴间县主。”

    夜幕阴影中,六丈耗头胸口剧烈起伏? 喘着粗气。

    它的爪指已经断裂三根,嘴唇开裂? 鲜血直流,左侧牛头亦是少了一角。

    虽说在萦绕周身的幽暗阴气滋润中? 缓缓修复着。

    可这般景况? 着实凄惨。

    它身后还跟着数头大小不一的虚耗。

    同样也是头破血流? 伤痕累累。

    没等耗头开口。

    周逸看了眼它身后大小套娃般的虚耗们。

    “尔等先退下。”

    “是,大大王!”

    众虚耗毕恭毕敬,退出了小院。

    见法师如此顾及自己的颜面,耗头脸上浮起一丝感激,旋即苦笑道:“我辈技不如人,无法震慑诸鬼众怪。百鬼夜行,我辈只能疲于奔命,无法压制,反而遭遇围攻……实在愧对法师的信任与栽培。”

    这一夜,它终于意识到,楚夫人的位子并非那么好坐。

    实力,手段,计谋,依仗……种种缺一不可。

    而它虚耗,实力稍欠,手段单一,计谋缺乏。

    唯一所拥有的依仗,便是城南小院中的这一位了。

    当然,这也是它能够迅速崛起,屹立至今的最大底牌。

    “阿弥陀佛,先别慌,也别急。”

    周逸来到院中的藤椅前坐下,不急不缓道:

    “那些包藏祸心,为恶人间,实力强横的鬼怪来历,你总该知道?”

    耗头苦笑:“自然知道。我辈还知道,它们中有一些,道行甚至不输楚夫人。”

    周逸淡淡问:“共有哪些。小僧要知道全部。”

    闻言,耗头心中一紧。

    法师虽然面色平静,语气柔和。

    可它却听出一丝不悦,甚至愠怒。

    “回禀法师,闹事鬼怪,我辈已悉数记下。”

    说话间,耗头取出一只墨色卷轴,拉开之后,随后照本而宣:

    “有数十年道行的白骨童子,曾屡次挑战冒犯过楚夫人,后被楚夫人驱逐至县外荒野。今夜施展鬼术,以童谣歌舞,引诱铜竹街的孩童共二十三人。后以梦术,将其陷入梦魇,勾魂夺魄。

    有无面烛女,二十年前楚夫人最大的对手,后有一日突然消失,今夜引诱渔人,与之交欢。清晨之后,渔人若不饮满九碗无根水,必会全身肿胀而亡。

    有暴鬼,隐于鬼影,责备斥骂吴姓更夫等县民共计十五人。所谓,鬼恒责人,不可辞,是为暴鬼。它虽然只骂人责备人,可人一旦回嘴,它必伤人噬阳气。

    有赤帜童子,是一名身着赭红色衣服的恶童,手挥赤旗,挥舞的方向,都将出现火灾。

    有厩之鬼,隐于马厩,口吐马毒,使人浑身恶臭,陷入噩梦。

    有希恶鬼,擅蛊惑人心,诱惑世人为恶。今夜已诱七人犯下过失。

    有无颔鬼,在县外吓晕书生一名,人鬼久处,必损阳气。

    有数名宅鬼,于家宅之中,祸害人之财物,削人头发……

    ……

    文和县今夜作乱的鬼怪,共计数目九十九!”

    耗头汇报完,拱背垂首,静立一旁,大气不喘。

    周逸托着下巴。

    “九十九头?距离百鬼夜行,还差一头,这是非要逼小僧强迫症复发吗?”

    听着僧人轻松的言语。

    耗头心里却依旧沉重,毕竟它刚上任,便遭遇这么一场剧变,可谓是暴击。

    陈老夫人同样神色凝重。

    唯独陈池稍显轻松。

    也不知是对师父充满信心,还是反应有些迟钝。

    “可有祸及人命?”周逸问。

    耗头欠身道:“目前为止,尚无死者。正如陈老夫人说的,它们都还在试探。一旦无法迅速压制,恐怕越来越多的鬼怪会加入其中,不出两日,必会出现命案。”

    “噢?莫非还有许多好鬼没有加入哗变?”

    “呃,这个当然,绝大多数县鬼其实都遵守冥律,也算是楚夫人政令有方吧。不过……有个别略有道行的良鬼,今夜却违背冥律,入梦它们还在世的亲人,发出警示……”

    说到这,耗头迟疑起来。

    不知是否应该告知法师,那个流传于鬼怪之中,关于他的古怪传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