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竟然成了圣僧 > 第一百三十章 百鬼夜行,文和之殇
    章氏又喜又惊又恐,连连点头:“三郎快告诉娘,那大大王是什么人?”

    “孩儿也不知……不过大家都在议论,这位大大王性情孤傲,眼高于顶,定难相处。曾有京城公子,贵不可言,早请示晚问候,亦遭他羞辱,不得见其真容!”

    “那这……娘又如何能求动他?”

    “只要娘能忍受他的羞辱,无论是冷落,辱骂,还是鞭笞,甚至口水唾面,逼你吃浓痰,都别吭声。想来,那位大大王自会开恩。”

    “为了两孙儿,娘又有什么忍受不了的?只不过三郎你……三郎!”

    章氏心头微颤,随即眼中浮起一丝忧伤与恍惚。

    灶台前,哪里还有自己的幼子?

    ……

    “阴间大大王?”

    “娘,你刚才不会睡着了吧?”

    “一定是娘太心切,看到了幻觉。”

    对于章氏所说的一切,无论老章头,儿媳,还是二郎,都压根不信。

    许是因为受到徐府影响,文和县对于怪力乱神之事,大多将信将疑,甚至不信,远不像邻近的南方县城百姓那么热衷。

    ‘不,那不是幻觉!就是吾儿三郎!’

    章氏心里笃定,却也没再吭声。

    不多时,大郎也面色凝重地返回家中。

    “大哥,吕捕头怎么说?”

    “他说知道了,然后就把我们撇开,急匆匆跑出门,说是要去找人帮忙。”

    “谢天谢地,不愧是传闻中义薄云天的吕捕头。他去找的人肯定有本事,至少比娘说的什么家住城南的阴间大大王要靠谱。”

    “城南?”

    章大郎怔了怔,脸上浮起一丝不自然,随后岔开话头。

    章氏看在眼里? 没有吱声。

    待到大郎去厨房喝水? 她悄悄跟了过去,一把拽住胳膊:“儿呀? 你刚才提到‘城南’? 为何面色古怪?跟娘说实话,不要隐瞒。”

    章大郎迟疑片刻:“也没什么。只是孩儿看那吕捕头出门后? 也是直奔往城南方向。不过那个什么阴间大大王,实在胡扯得紧。娘你一定是因为今晚这事? 想起我那早亡的幼弟? 才会产生幻觉。”

    章氏默默低下头,脸色变幻不定。

    许久,她终于下定了某个决心。

    ……

    铛!

    梆子声响起。

    穿透夜雨,遥遥传荡开来。

    蓑衣斗笠的打更人打了个哈欠? 转身向回走去。

    “这中秋居然下雨? 可愁了满县的老少爷们咯。”

    话音刚落,身后墙根处传来一阵冷笑。

    “关尔何事?”

    “尔不过一个打更人!”

    “又不是县里大官!”

    “尔天天打更,吵不吵人?”

    “就算吵不到人,吵到鬼怎么办!彼其娘之,日你先人棺材板!”

    年迈的打更人转头看去? 墙角空无一人,只有一道炭色的淡影? 不断口吐芬芳,呵斥责备。

    “啊!有鬼啊!”

    打更人脸色骤变? 怪叫一声,丢掉铜锣梆子? 慌不择路? 踉跄跑去。

    然而那道炭色淡影却仿佛尾巴一般? 紧紧跟着他。

    一路跟随,一路责备谩骂。

    终于……扑通!

    打更人吓晕在巷角。

    “哼,这人好不经骂,又不敢回嘴,没劲……”

    那道浅淡的鬼影显现出来,悬浮半空,俯视着打更人,露出残忍之色。

    随后它冷笑一声,向前飞出,寻找起下一个目标。

    ……

    县城郊外,一名书生撑着油纸伞,负笈而行。

    “都说云掩中秋夜,雨打上元灯,乃自古憾事。刘某这运气,还真是无人能及。”

    刘姓书生自嘲喃喃。

    他常年游学在外,本想早点回来过中秋,却因路上牛车坏了轱辘,耽搁大半天。

    好不容易赶到县外,又逢天降大雨,即便撑着伞也无奈淋成落汤鸡。

    此时前方,终于看到了一座凉亭。

    亭中已有人在躲雨,身着黄色长袍,观其侧影,当是一名老翁。

    刘书生三步并两步蹿入凉亭,苦笑着拱了拱手。

    “老丈叨扰了,可否一起避雨?”

    凉风穿透夜雨吹拂而来。

    刘书生只觉后颈一凉。

    亭内避雨的老翁缓缓转过身,露出那张垂落至胸部的脸庞。

    仔细看去,他竟然没有下巴,整张脸都与胸腔长在一起!

    “你……说……呢?”

    “啊!”

    刘书生尖叫一声,翻了个白眼,晕死过去。

    ……

    文和县东。

    两个渔人老鳏披着蓑衣,顶着风雨,一前一后,走在林间小道中。

    他们上无老下无小,也没有婆娘,遂想着找一处干净的地方,取些小酒,烤鱼为食。

    不远处的河畔,出现了一间披着白纱,在风雨中飘零的水榭。

    水榭里,有淑女在弹琴,四周皆点着火烛。

    “中秋佳节,忽降大雨,真是天公不作美啊,两位壮士不如进来玩耍一番?”

    两人同时一惊。

    “这小娘子大半夜在这弹琴,不对劲啊。”

    “好邪。说不定是林中女鬼!”

    “我们快走!”

    两人匆匆而去。

    水榭中的女子头也不抬,轻叹口气,幽幽道:“真是无胆之辈。不急不急,楚夫人已走,今后文和县,便是我烛女的天下了。”

    她话音刚落,嘴角突然浮起一丝笑。

    鬼鬼祟祟的脚步声从身后响起。

    却是其中一名渔人去而复返,搓着手嘿嘿直笑。

    “小娘子可是深夜寂寞?”

    “咯咯咯,寂寞,寂寞多时矣。壮士还不快进来。”

    渔人哪忍耐得住,舔着嘴唇,扑入水榭,抱住小娘子。

    入手一片冰寒。

    渔人正惊讶,小娘子已然转过头,黑发盖脸,犹如另一个后脑勺。

    哗!

    不断生长的黑发将他缠绕。

    地上的烛火升腾,蔓延,化作张开的大嘴,吞没了挣扎尖叫的渔人。

    ……

    县城中,好几户正在吃饭的人家,蜷缩着身子退到墙角,抱成一团。

    忽明忽暗的灯火下,响起奇怪而尖锐的笑声,碗碟桌椅在半空乱飞,相互碰撞,残渣碎片洒落一地。

    亦有人家早早入睡,却突然发现身体沉重,难以起身,仿佛有重物压在身上。

    还有人睡到一半,忽然感觉头顶发凉,伸手摸去,竟发现头发被剃得坑坑洼洼。

    ……

    有户人家的媳妇,端着糠麸去马厩喂骡子。

    忽然看到骡腿边立着一名从未见过的小个子老妇,正在骡蹄边刻字。

    小娘子大声呵斥。

    小个子老妇朝她吐了口口水。

    小娘子面庞瞬间发黑,倒在地上,生死不知。

    ……

    有人家后院突然着火。

    火光中,依稀能看到一个身着赭红色衣服的凶恶孩童,手里拿着赤色旍旗不断挥舞。

    ……